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

第八十章 番外(六)永瑢

清宫梦 婉若晨曦似水流年 2012 2016-09-29 13:38:41

  回到宫中,皇阿玛果真大加赞赏了和静的《南巡游记》,并决定,接下来的木兰行为,也带和静去。和静去的话便意味着她也要去。我又开始期待起木兰行围来。

到达木兰围场的当天晚上的宴会上,钱若兰大出风头,一段舞蹈下来,全场哗然。太后更是喜不自胜。但是就在这节骨眼儿上,多尔济不合时宜的添了一句:“听说和静公主身旁的檀雅姑娘擅筝,不知道能否弹奏一曲,让我们开开眼讷?”将她置于骑虎难下之地。

今天晚上,如果檀雅弹筝了,效果太好,盖过钱小姐的风头,势必会得罪太后及钱家小姐,但是如果不弹,皇阿玛那边丢脸将也是一个杀头的买卖。

最后檀雅走向舞台中央,弹了一曲《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并唱了出来,显然这首曲子的声调并不适合檀雅的嗓音。估计她也是在故意将实力有所保留。但是即便这样,一曲作罢,依然赢得了满场喝彩。她显然也很意外。她就这样不经意间便得罪了太后……

听到她坠崖的消息,我除了悲伤以外便是震惊,我虽然猜到了她那天晚宴无意得罪了他们,却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动手。一得到消息,五哥便带人冲出去寻找,但是还没出围场,五哥便被人抬了回来,好像是得了腹痛的急症。

与此同时,多尔济也已经带人冲出围场。于是我赶紧召集人紧随其后。到达崖底之后,搜遍整个崖底也没见着什么,多尔济的人马先于我们到达也先于我们离开。就在准备放弃的时候,我在草丛里发现一块儿带血的布片儿。周围还有哩哩啦啦的血迹。

手下一侍卫说,看这痕迹,有点像被猛兽袭击撕扯的痕迹。被猛兽袭击撕扯?那岂不是凶多吉少了?我拼命的祈祷这不是真的,然而崖底除了这块布片儿便是斑斑的血迹,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痕迹……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回到围场的,五哥病见好转之后便冲过来问我进展。我只得将找到的衣服布片给了他,并把现场的情形跟他陈明。

五哥还没听完便冲了出去,我知道他必须亲眼看见才能死心,而我也期待他回来能带回来我们希望看到的奇迹。但是焦灼的等待了一个晚上,我们期待的奇迹也没有出现。虽然五哥也是失望而归,却依然没有放弃派人出去各路寻找,直到我们拔营回宫。

回宫之后,太后便下了指婚的懿旨,五哥苦苦哀求才从皇阿玛那里求得了两个月的等待时间,两个月之内,檀雅若回不来,便迎娶钱若兰为福晋。

另我们无力的是,尽管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但是却始终没有檀雅的消息,直到五哥大婚的日子来临。

大婚这天虽然京城热闹非凡,但是五哥心情极其低落,虽然太后说,日后檀雅回来可以与钱若兰效仿娥皇女英,一起服侍他,但是五哥的失落依然如同失去了檀雅一般,万念俱灰的样子。我明白五哥的心意,倘若真心喜欢一个人怎么忍心将宠溺一个人的心性硬生生的分作两份?如若檀雅当真回来,得知五哥大婚的消息,那么五哥还怎么能够抚平她秀眉之间的哀愁?

听说京城里曾经红极一时的满春园整顿之后改名为天上人间,最近街头巷尾都在传天上人间的新奇,整顿过后,已完全不似一般的青楼庸俗,还提供雅间听曲儿品茗。

我见最近五哥心情过于烦闷,便提议过去见识见识。当我们到达之后,店内的装饰确实不俗,也不似一般青楼那样莺莺燕燕。装修风格清雅细致,可以看得出必然出自一素净娴雅人之手。

雅间里纱幔后,琴伶已经准备就绪,我与五哥落座之后,琴声便轻柔响起,曲不是之前听过的,但是五哥听到后却神色呼地一凛,虽然他并没转身。但是我肯定五哥熟悉这段旋律。

我也立刻抬头透过纱幔望去,发现里面戴面纱的女子有一双跟檀雅一样扑扇的大眼睛。我赶紧说:“五哥,我去看看他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别样的茶点。”便起身离开了。

在御花园遇见她的时候,我已经确定她是被人陷害了,因为皇阿玛找我去书房,就让她先等会儿我。结果从书房出来便得知他落水的消息。

我不禁百般自责,她已经两次在我已预知危险却还没来得及保护下出事了,我决定去找五哥,把我的疑虑跟五哥说清楚。

一进五哥的院子便看见五哥在审讯一个小太监,手里还把玩着一个木制的盒子。我想我不需要跟五哥再说什么了……

但是就在我以为五哥铁定能处理好檀雅的事情的时候,多尔济去找皇阿玛提出和亲的要求,而和亲的对象点名了要檀雅。命运呐,还真是造化弄人啊!

一旦和亲,那么我们与檀雅将作是此生不复相见了。多尔济果真还是对檀雅起了兴趣。如同当初围场上初次见面我担心的那般。她终究还是走了和亲的道路了。

更为虐心的是,五哥被封为荣亲王作为和亲护卫队首领。届时他俩将是怎样的面对与同行呐?

和亲大婚前夕,檀雅托人给送来了礼物,而我的心情却随着婚期的一点点接近而渐渐沉入谷底。

大婚当天,我跟其他王公大臣们在城楼上目送和亲队伍出城,我分明看到了她脸上无以述说的忧愁,以及为顾及场面而勉强查出来的笑容。而五哥速来不动声色的面容上更显冷酷深沉了。一对壁人就这么阴差阳错的擦肩而过……留给旁人的唯有一声叹息。

和亲队伍出城没几天,便得来消息,和亲队伍在城郊出事了。我立刻率人前往,只见城郊一处树林里,大红的婚车还在,马匹辎重也在,只是没了和亲队伍的人影。

我查遍整个树林也没找到这些人的踪迹,整个和亲队伍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