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五章 第一次出租屋的大宴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285 2017-02-24 20:33:07

  摇摇晃晃的日子又到了星期天,因为转班,我们白班要到星期一的晚上才上班。想想时间非常的充裕,我与阳先彬决定去山屯好好地玩一天。

天刚亮我就起床站在宿舍门前的长廊上。宿舍楼只有三层,我们纸板部的男工住二层,纸箱部住三层,还有纸板部的女工友也是住三层。十二个人一个房间,每层有七间房。我住在205号房,阳先华与杨政住在203号房。宿舍楼的旁边是一条三米宽的水泥公路,公路一头连着去市区的那条省道,另一头连着保屯村。宿舍楼的前面是一片被挖掘机挖平后却荒着的地,上面是一丛丛的比人高的芦苇,往它的方向走1.5公里是旧屋村。宿舍左侧对面500米的地方有一家大型的制衣厂,这厂12间7层的宿舍楼就在前面的空地旁边,它宿舍楼下的那片空地区域,正有人在捡这段时间被风吹下来的女性内衣。难道是还要捡起来去卖么?楼下旁边的公路上。星期天加班的人急匆匆的走过。

看着这些匆忙闪过的人,再看看天边阳光就要到来,我不觉感到一种慵懒的闲适。正看得入神耳边却听到老叶的声音:“小子,这么早在看啥啊?”

我赶紧转头回答道:“叶师傅早,我没看啥,就是睡不着了,起床出来透透气。”

“不赖床这习惯好。”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说:“今天有没想要去哪里玩?老乡多吗?”

“我有老乡很多的在山屯,现在去玩太早了,而且他们大部分要加班,叶师傅你准备去打鸟呀?”我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把鸟枪。

“怎么有兴趣,今天可不行,哪天我带你去那山里打,刚才打一只小鸟没打着飞下来了,我从上面追下来,没了。”他看一看两边的铁棚顶,摊了摊手。然后指着右边远处那有一片白桦树的小山说:“看到没,就那里鸟很多,有时间我们去那里。”我装出很高兴的样子说:“好。”他一笑就走上楼去了。

站了一会,我进去洗了一把脸,然后坐在床上看一本从工友那里借来的故事书。八点的时候阳先彬进来,看我已经起床便回去洗漱,一会儿我也走过去在他宿舍门口等他。等他走出来已经八点半了,看上去他倒也人模人样,头上好像还打了发胶。

我问道:“你不嫌麻烦吗?”

他没好气的说:“我要是有你那脸那身材,我比你更随意!”

“我随意不是因为长得好,我是这样的性格。”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没丑过,不懂丑人的心事。”他淡淡的说。

“我说你还要不要脸,你是丑人么,怎么也是一个高中生,矮与丑不是一个字的好吧!”

“我认为矮就是丑的一种,你不知道我梦见过很多次我再有十公分高度的样子。”然后默默的在虚无里陶醉了一会。

我淡淡地说:“很多人都只想要有你那么一张脸就够了!”

“那是他们不懂,光有脸没什么用,其实主要的是身高,当姑娘仰视的时候是感觉不到你脸的,她们只会看你挡住的天空。”

“扯吧,爱情哲学家!我感觉还是看脸的多!”

他不屑的看我一眼说:“那是你没有遇到过,如果你喜欢一个女孩,然后比你高一点,你懂吗!”

“你不会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吧,是谁呀。”

“走吧,说出来都是泪。”

我同情的看着他,却怎么看也不值得我同情。然后就与他一起向山屯走去。

到了山屯,租房里已经有六个人了,还听到一个让阳先彬振奋的消息,伟一电子厂不加班,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伟一电子厂的女孩子。我不知道他振奋个啥?前次过来伟一电子厂不也是没加班吗?那杨小促、杨六妹、杨盛萍三个杨妹不就是伟一电子厂的吗?

然后我们与新来的认识后就开始吹牛,然后就互相打听看有没有几百年前的亲戚关系,然后…然后杨盛萍她们就进来了,阳先彬站起来迎了出去,她们今天多了两个不认识的姑娘。

杨盛萍一见到我就走到我身边说:“你怎么两个星期都不来了?”

我耸耸肩道:“我们有白夜班,来你们也不在,而且白班下班都七点半了,三点半下班的时候比较少或者没有,夜班就不用说喽!只有像今天这样不加班才能过来玩。”

“那我们也是!加班的话要到九点。我哥哥他们更惨,有时候要到十二点,一般都是十点。”她说着,眼却总是不停的打量着我,时不时的看着我的眼睛。

然后就这样聊下去,虽有些尴尬却越来越觉得她可爱,有时候问一些很头痛的问题,我真不知该怎么回答。尤其是问我读书有时没谈过恋爱,我能说有吗!只好含混过去。那阳先彬看我们聊得投机也参加进来,方缓解我的尴尬。

又过了一会,恒月电子厂也来了一些人,这地都快坐满了。宏红也来了,还有李蓉。她俩看我也在,就走了过来,宏红问起我工作上的事情,我就如实的回答了她。她听完很高兴地说了句:“好好干。”然后开始说一些她的工作经验。

就这样聊着就快要到中午了,有人提议买菜自己做饭,大家一致同意,然后开始分工。我被分去买菜,一起的还有宏红与另外两个家具厂的男青年,杨盛萍也要跟我们走,那李蓉自然的是跟宏红了。阳先彬也要跟我们,却被杨六妹她们留住了,说是他煮饭煮得好。

我们来到村里面的菜市场,看着菜市场里的菜,凭感觉开始买。一买了一大堆后,我们合议了一下感觉够了便往回走。

走着的时候,杨盛萍要跟我组合起来一人提一边,我也就答应了。李蓉却在一边说了今天第一句话:“我提不动了。”宏红叫我帮她提,我就将她的那一袋拿过来提着,另一只手跟杨盛萍合伙,并排着向出租房走去。

到了出租房,就有人过来一起整理与清洗。阳先彬与她们在打牌,杨六妹留他下来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在这了。

一会儿菜洗好了,杨盛萍进来开口喊道:“菜洗好了,哪几个来炒?”

我惊讶于她的嗓门,但却也看到了她的质朴。

有两个女孩子站起来往放锅与煤油炉的那一个角落走去,然后拿起来走出房间,房间太小只能去院子里炒,否则房间里油烟很久也不会散。我们自觉的去帮忙拿厨具。

到了院子里,杨盛萍问我会不会做菜,我说会一点,然后我又问她:“你会不会?”

杨盛萍眨巴了一下眼睛说:“你猜。”

我想一下说:“会。”

“会一点点。”

“一点点,什么意思?”

“你好像有点笨呢!”

“这!我没在镜子里看出来。”

“你真是的,我妈妈做菜的时候我帮烧火的。”

“敢情就是不会!”

杨盛萍狠狠瞪我一眼说:“一般的菜我还是会做一点的!别小看我。以后我可以学会做很多菜。”

“哦。”赶紧停止,然后回过头去看那两个大姐炒菜。

杨盛萍看我如此敷衍地回答可不满了:“你不鼓励一下我?”

我又回头看她说道:“鼓励会有效果?”

“你真是气死我了,你得去小店买冰棍,要不可能我会发火。”

我忙说:“好,小店在哪?”想想待在这也没啥事,走一下也行。

“走,我带你去。”

我们走出院子,到了小店后对她说:“我想告诉你,我没钱,就看看行吗。”

“你没钱答应出来干嘛。”她好奇的看着我说。

“我想出来走走,要不欠着你,发工资再买,加利息两根冰棍成吧?”

杨盛萍脸一沉恨恨的说:“哼,到时可要记得。”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来二毛钱买了两棍冰棍顺手给了我一根。

我们一边吃一边向外走去,到了村口的大树下,就在树下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大树旁边的家具厂就是她哥哥工作的那家厂。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等着她哥下班后邀他去吃饭。冰棍吃到一半,她问我道:“你觉得那做菜的两个女孩子哪一个漂亮?”

我一时感叹于她的天马行空的问题,一时考虑她问这的目的,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回答道:“我没仔细看,感觉上还行。”

“还行什么,她俩都不好看,她俩喜欢我哥哥厂里的男孩子,可惜人家不喜欢她们。”她说完又问我道:“你有没有感觉到,长得不好看的女孩都有绝技傍身。“

“哦!她们有什么绝技?”

“她们炒菜可好吃了,我好喜欢嘢!”

“哦,那你有什么绝技?”

她却忽然小声的怒喊:“你发工资要买10根冰棍,你不买就告诉你姑姑说你欺负我。”

“你干嘛要我买10根呀?”我装着不解问道。

“谁要你说我丑。”她气鼓鼓的瞪着我。

我正要回答,后边却传来杨盛金的声音:“怎么了,被嫌了。”

我站起来,原来家具厂已经下班了。正要开口说话,杨盛萍却说了:“要你管,今天出租房那里不煮饭。”说完就站起来向出租房走去。

杨盛金却拍了拍我:“这么久都不过来玩,你们很忙?”

“我是两班倒,时间有,只是与你们不一致。”

杨盛金想了一下点点头说:“那没关系,有时间就过来玩,我听他们说你的事了,好好混。你跟她先去,我一会就过来。”说完转身回厂里去了。

我紧跟走着向杨盛萍赶去,她却在那拐角处等着,一看我就问:“我哥怎么没来?跟你说什么了?”

“叫我们先走,他一会就来。”我回答了她然后想到了什么就问:“我一来你好像就关注我,是什么原因?”

“我哪里是关注呀!只是我们听宏红姐说起了你。我哥说你有志气,愿饿着睡野外也不与他们那几个人在一起。我哥说你这样的人将来肯定能出人头地。所以就想看看你是怎么样一个人喽。”

“哦,这样呀!可是这也没什么呀!”

她“哦”了一声不知该说什么,就一起向出租房走去。

到了院子里,却看见不知是谁借来的桌子摆在了院子里,上面已经摆满了盘子与碗,看着这一桌丰盛的饭菜,喉咙里传来“咕嘟”的声音。

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阳先彬也不打牌了,走过来跟我坐一起,然后问道:“你们刚才去了哪里?”

“就在村门口树下那里等着杨盛金下班,告诉他们这有饭吃。”

“哦,我还以为真是去买冰棍,这么久。”

“买了,她买的,我没人民币。”

阳先彬疑惑的问道:“她怎么会叫上你?”

“这应当问她,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摇着头说。

杨盛萍去杨六妹她们那里说了一会儿话后也走了过来,就在我旁边找了一条凳子坐下,阳先彬就问她:“你刚才敲诈了他一根冰棍?”

“怎么了,有意见,你问他看我敲到没!”她看了阳先彬一眼就转向我。瞪了我一会就转头去看着门外,大概是在盼望她哥快来,来了我们好开饭。

她哥没有让她盼望很久,一会儿就来了,一同来的还有三个男青年。他们一进房间就喊道:“太香了,这又有好久没闻到这样的香味了。”

几个年长一点的就开始招呼大家在桌子旁坐下,几个女孩子开始舀饭摆上桌。后来的几个男的拿出了两瓶白酒。凡是下午不上班的男的都满上,结果男生都满上了。杨六妹也要了一杯,大宴开始了。

我轻呷了一口,感觉度数比较低,就一口喝了,杨盛金看我一眼就顺手把那开了的半瓶递给我。大家都开口惊讶道:“你这么能喝?”我说:“不是,只是这酒度数低。”大家就不说了,我看出他们的脸在诽谤。

我喝了大概半瓶,他们6人把那一瓶半也喝完了。杨盛金看着桌上的菜说:“你们还要不要,再去买几瓶。”我们赶忙说不要了,早上喝了当天都不舒服。他想了一下说道:“那好,晚上再喝。”说完各自盛饭吃了起来。

饭后要么玩牌的要么逛街。我肯定是逛街的了,阳先彬与另一个男孩加上我与八个女孩子,浩浩荡荡向山屯街走去。

我们出了村就到了恒月电子厂,宏红与李蓉向我们道别,然后回了宿舍。

过了十字路口进去300米到了伟一电子厂门口,杨六妹与杨小促她俩说想睡觉,跟我们告别也进去了。剩下的姑娘都是杨盛萍一个宿舍的,其中就有杨盛萍说过的人丑有绝技的那两个姐姐,一个叫张红、一个叫刘玉倩还一个叫刘英。我们里面另一个男孩是张红的弟叫张今强。看着杨小促她俩进去了,我问她们仨:“你们不睡午觉?”

杨盛萍说道:“我们才没那么多瞌睡,玩的时间都不够。”我无话说了,就闭嘴跟在她们后面,听阳先彬跟张今强聊天,偶尔那几个女孩也掺和几句。就这样向前走去,一会到了一处两层楼的市场,她们兴致高昂,看啥都有兴趣。时不时的也问一下我们的意见。其实我是没什么意见的,人要是丑穿啥都没用,漂亮穿啥都好看。我看着刘玉倩废掉一件又一件衣服,心想衣服若是会说话肯定会骂起来的吧!逛完第一层楼上到第二层楼,杨盛萍却把我喊在她身旁,说是她也想看一件衣服,等发工资来买。

她每拿一件就问怎么样,不是被我否决就是被她们否决,最后我看到一件淡红色的休闲服说:“这可能好看,要不你穿试试。”

她拿了一看说:“这小了一点。”那老板娘说有其他码的,说完就在货架下翻起来,然后拿出来一件明显比较大的递给了她。她进试衣的地方是一个用布围起来的角落,一会儿她就出来了,说穿着不好看。

我说:“我们都没看到,怎么你就觉得不好看呢?我觉得你应当穿着好看的。”

她摇摇头很坚持的回答道:“反正就是不好看。”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走了一段距离她在我身边小声说道:“那衣服中码的太紧,大码的腰又大。”

我哦了一声说:“没事,多选选,要不你可能就只适合买高腰的了。”看着她那鼓鼓的胸,原来挺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挺大就成了麻烦了。

又走了几家就逛完了,开始走下楼,然后向山屯的更深处走去。杨盛萍说那里还有一个更大的市场。走着就看到一条街,一条真正意义上的街。两旁是一间挨着一间的商铺,卖什么的都有。街上人来人往,有的店子还放着劲爆的音乐。

我们挨着看了过去,看到有感兴趣的商品就进店看一下,一个个乐此不疲。在一个卖小电器的店子,我们一会看看收音机,一会看看相机,都有想买的冲动。看了好一会才出来,然后一路聊着什么时候也买台相机照几张相。快到街头的时候我们便看到一个四层楼高的商场出现在眼前,从楼顶垂下条条彩带,几个高音喇叭在放着流行的歌曲。

她们加速向门口冲去,阳先彬却冲我苦笑一下,我看他疲乏的样子说:“要不你在这找地方坐一下,我跟她们一起催她们快点出来。”他摇摇头就跟进去,依然是一个个买服装的铺子,好不容易出来,下午已经四点了。

我们往回走着,一路听她们说发工资的时候来买什么衣服。听得耳朵都要生茧了。

杨盛萍还不厌其烦地问:“你说我是穿休闲的好看还是运动装好看?”

去的时候感觉很长,回来总是感觉很快,不大一会我们就到了那个出租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