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三章 工作了(下)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106 2017-02-23 09:21:31

  我们坐着,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沉默地坐了一会后她问道:“你怎么会想到出来DG,怎么不再复读一年?”

“我已经复读两年了,不想再读了!有俩同学邀我一起来打工,我就跟着他俩出来,但他们走了!我真不知道会是这样子!”

“那你准备怎么办?”

“找工作。”

然后又一半天无话。

“你知道宏红在哪里吗?”我想了一下问道。

“她呀,在后街三屯恒月电子厂。”她回答道,然后又问:“你来几天了?”

“十天了。”

“十天了啊!那你住在谁哪里?”她一下不相信地问道。

“我没地方住。”

“那你来这几个晚上在哪?”她充满疑惑的问道。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就只好默默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她说:“我要上班去了。”

“哦,你去吧。”我点了点头然后她便向厂内走去。看着她走进大门,我觉得心里一下空了下来。正不知该走还是该留,一个女孩却从厂内向我走来。

这个女孩我认识,以前跟银梅在一起过。她走到我身边,开口说道:“想不到你会来到这来。”然后坐下又说:“银梅前阵子去医院,前月才上班,都是借钱过的这阵子,她…”,然后看着我不说了。

我心里一下便明白了说:“没关系,我去找我姑姑。”

她脸上表情非常无奈,爱莫能助的对我说:“嗯!有空过来玩,我也要去上班了。”

“好”我答应一声,她便转身向厂内走去。看着她进了厂门,我也站了起来,往早上来的地方走去。

走到实鼓村看到大姐那屋,我不由多看了一眼,但踟蹰了下走过去了。

到了山屯村那十字路口后左转走去,那里是恒月电子厂。走了二百米左右,就看到了恒月电子厂员工进出的门。我走到门边问了一下保安,他告诉我大概还要二个小时才下班,便继续往下走去,想看看下面的工厂有没有招工。一路往下却没看到几家工厂,只是前面一段荒野后,远远地看到远处有几家大公司。

继续走去,路边看到一片红薯地,不觉让人想起家里那山、那山上的地、地里的红薯与埋在火堆里散发的香气。我不由心中升起一种冲动,想去地里扒一个,站了一会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烈,但我还是压抑着走过去了,毕竟这不是我自己家的,万一被当小偷了呢!

到了那几家大公司后,才发现这里除了那几家大公司还有许多鞋厂,我挨个看去,却都是招的熟手技工。看看天就要黑了便往回走。又过那一片红薯地,忍住流出的口水,快速地向恒月电子厂走去。

在宿舍门口站了一会,厂里的工人们开始下班。但却是走的内部通道,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走外部通道。听到了有人说家乡话,我挡住了两个姑娘。

“你们好,可以帮我找一个人吗?”看着她俩一脸的雾水与满脸的警惕,我赶紧开口问道。

她们听我是说家乡话,就放心下来说:“你找谁?”。

“宏红。”

“你是她什么人呀?”

听她的语气像是认识欣喜地说:“你们认识是吗?那太好了,我是她堂侄。”

她俩点点头进去了,也没说帮不帮找。但过了一会儿,却见宏红从里面走出来。她到了厂门边便看到了我,走出来惊叹地问道:“是你!你怎么来了?她们说我侄子,我怎么也没想到你!”我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心里完全被激动填满,想说什么却似有什么堵住了咙!

她看出了我的激动就说:“我们去吃饭吧!”说完拉了一下我的手让我跟她走。过了那个十字路口,她找了一家小食店帮我叫了一份炒粉,便坐了下来开始询问。

吃完炒粉,她将我带到恒月厂后,她却没有停下来,而是往厂对面的一条小路走去,然后走到一个低矮的小砖房前。小砖房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有一个男青年。他大约二十三岁左右,看上去人比较狡诈,眼神也给人一种很贼的感觉。她对那男青年说了几名就让他照看我一下。然后回头对我说:“我现在是助拉,请不到假,这住的都是我们老乡,而且是一个村的,你就在这住一晚,明天再想办法。”我点了点头她就走了。那男青年就叫我随便坐,然后问起我来。

他告诉我这里很乱,治安每天晚上都在这查暂住证。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就默默坐着。坐了一个小时后,又来了两个与他差不多大的男青年,给人的感觉与他一样。他们坐了一下就开始吃饭。看我坐在那就用很不耐与漠然的语气对我说道:“要不要吃饭?”

我看到他们眼里的不屑就回答道:“我吃过了。”然后起身向外走去,走出村口到了恒月电子厂宿舍门口站了一会,百无聊赖就想找地方睡觉,想想昨天的地方,便向那走去。

天刚亮,我走出草地便往昨天看到很多鞋厂的工业区走去。因为那工业区的后面还有许多的工厂。又走过那红薯地,口中还是一样地流着口水,过了红薯地看到一处小井,昨天居然没看到,不可原谅。我走过去将手里的自来水倒掉,装了一瓶便喝了一口,好甜!喝饱后我又灌满那矿泉水瓶,往那工业区而去。

找工作找到了下午,才看到一家鞋厂写着招普工,我就去排队面试。要求也简单,就是能做五十个俯卧撑。不过我对自己是没什么信心,因为我手曾是断过的,最多能支持十五下就不行了,何况这两天来我只吃了两份炒粉。但队都排了,也跟着他们做了起来,做到八个就不行了,起来走到一边。用看热闹的心情,想看看最后有几个被录取。一会儿完了,能坚持到五十的竟然没几个,二十多个人最后就要了六个。其实那些落选的看上去也不差,可是都脸上无肉,也许与我一样境遇吧!羡慕地看了那几个被录取的走进办公室,我便转身走出这家公司,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便往恒月电子厂那里走去,这边明天再过来吧!

回到恒月电子厂旁,正要走过去,却看到宏红站在那里。她一看到我就焦躁地问道:“昨天你怎么走了?”

“我不习惯跟那些人在一块。”

她埋怨着又问:“你昨天晚上睡哪里?我今天担心死了,还以为你被查暂住证的抓去了。”

我指了远处的草地说:“我睡那里,醒来就去这边找工作了。”然后又向我来的那个方向指了指。

“你敢一个人去靠青山?”

“没什么的,习惯了?”

她又惊讶的说:“你不怕遇到打劫的。”

“没事,反正我会躲。”

“那随便你,我拿一张毯子给你,晚上冷。”

我不好拒绝,就等着她去拿毯子。一会她拿了毯子出来,我接过后她就告诉我,明天她们不加班,到时我过来,跟她一起去吃饭。我应了一声,提着毯子向那昨日的地方走去。到了那地方想着宏红的话,决定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看了看周围后选了一个高一点的地方。它像一个土丘,周边没草上面草却很茂密。往四周看了看,然后找了一个背光的地方悄悄爬上去,随便找一丛草铺上毯子躺下。睡了一下才想到今天除了喝水,啥都没吃。不过想到明天下午有宏红带去吃大餐,渐渐的美梦去了。

天亮了,我将毯子藏在那里,又开始一天找工作的行程。找了一天,看到的都是招熟手与女工。只好无奈的早早来到恒月电子厂宿舍门口,守候那一餐将要到来的美食。

看着宽阔而高大的工厂,心里特别的羡慕在里面上班的人。偶尔会有穿着工衣的工人走过,便让我产生深深的仰慕。

终于看到了下班的人群,大约半小时后,宏红还有一个我没想到的人出现在我面前,她叫李蓉,在家时曾经的恋人,一个家庭条件非常好的大美女。后来因为我家穷,就淡了然后分了。我们一起走到山屯的街上,找了一个小饭馆坐了下来。

宏红向我介绍了跟着她一起出来的女孩:“你们认识吗,我表妹,李蓉。”我看了李蓉一眼,她怯怯的坐着,也不说话。想到以前,便也没敢与她打招呼。宏红看我们都不说话,就一个人去点菜,然后跟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吃完饭,我回我那青草地,她们却往那村里走去。

就这样我又找了一天的工作,依然没有结果!晚上路过恒月电子厂时又看见宏红在等我,她一看到我就赶紧说:“你是不是认识阳先彬?”

我心里一阵讶异她怎么会问这个,但还是回答说:“是呀,我同学、”

“他要你明天早上去他厂门口找他。昨天他们问我家里是谁来了,我说是你。他就说要你去找他,他们厂要人,他找人给你介绍。”

我欣喜道:“哦,这样啊,那我明天就去找他”。

“你今天在那吃的饭?”宏姚又问道。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饿着肚子,也不想这样麻烦她就说:“买了一个炒粉”。

她就点了下头说:“那我进去了,你晚上小心点呢!”

看着她进去,我刚想往睡觉那走,肚子却被她刚才的话提醒饿了起来,想想明天也许会有工作了吧!吃一个炒粉应该没事。然后转身向卖炒粉的地方走去。

吃完炒粉后回到睡觉的地方,躺下却一晚无眠,阳先彬那肥胖的身影便时刻在我眼前显现出来。天慢慢的亮了起来,我走到公路上,往宏红告诉我的地址走去。

到了保屯路口,便看到前面一个房顶上几个大大的字“中贱纸品厂”。我往那走去,一会儿就到了厂门口。

在厂门边静静的等着。六点半后,便看到夜班下班的人出来买早餐,再一会儿后就看到阳先彬走了出来。

他一出来就激动的说道:“我听他们说起你的名字,我以为是同名。我还特意问了宏红,想不到真是你,现在我们就有伴了。”

我忽然一种感动,心里酸酸的,不知说什么了!

他看我不说话就继续说:“等会师傅上班了,我要杨政去给师傅说,现在正少人,只要是介绍的都要。”

我紧点了点头回答了一声:“哦。”他就进去上班了。

到了九点,门口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材瘦小。他用家乡话喊了一下我的名字,我赶紧走了过去,他就是杨政。

“老乡进来。”他向我招手。

我走了进去,然后看到一个中年人,国字脸,身材高大,40岁左右。杨政对我介绍说:“这是曹师傅。”

我赶紧问候道:“曹师傅您好。”

曹师傅向我点了下头就要了我的身份证,看了一下便带我往写字楼走去。从门边到办公楼也就三十米距离,而我却感觉像要走入另一个世界。从一个玻璃门进去后,是一排整齐的桌子。他带我到了一张办公桌前,然后他简短的跟那坐着的女孩说了一下,就走了。

那女孩开始登记,登记完后问我要押金50元。我说我没带,能不能明天交。她说可以,然后办了饭卡、厂卡、工卡并带我出了办公楼。

办公楼不大,单层是三室一厅,共有三层。出了办公楼经过一个车间,我看到有机器在开动。出了那个车间后又看到一个更大的车间,里面的机器声非常的刺耳。沿着车间的墙走过后就是一栋三层的宿舍楼,她带我到了第二层告诉我房号后就下楼走了。

看她走后,我走进去找到那间房,房内有两排床,每排有三架双层铁床。按文员告诉我的床号找到我的床位,便坐在床上心里一下踏实下来:“终于安顿下来了。”

坐了一会,想想得去把毯子拿来,便起身向厂外走去,而且还得去跟宏红借钱交押金。

钻进草地,拿了毯子出来,就来到恒月电子厂门口等宏红。等了一会肚子又饿了,口袋里却一分钱也掏不出来。中午这里竟然不许员工出来,便只能继续等着。等了一会却在围墙外的草地上靠着睡着了。

直到下午下班,才看到宏红走了出来。我跟她说了情况,她就进去拿了五十元钱出来交给了我,吩咐了我几句后进去了。

我往厂里赶去,因为师傅跟我说过七点半上夜班。回到厂里正好七点,放下东西来到饭堂,用食堂的餐具打了满满的一大碗饭。菜不多只有两勺,不够我就将汤里的空筒菜打出来。出来吃的第一餐饱饭啊!直到现在菜桌上只要有空筒菜,在我眼里它就是最好的美味。

吃完饭后我便向车间走去。到了车间门口,只听车间里闹哄哄的机器声,白班人员正在准备下班,有些已经等在车间门口了。

过了一会,车间外又站了几个工人,他们应该是来换班的夜班人员。一会曹师傅也过来,把一个30岁左右的人叫过来指着我说:“这一个人新来的,交给你了。”

那中年人回答一声:“好。”曹师傅点下头就走了。中年人看了我一眼,就脸无表情开始问一些问题,然后就带我向车间里走去,车间里两排长长的机器,给人很神秘的感觉。跟着他从门边一直走到机器的尾部,将我带到一个打包的岗位,我才知道他是我们的组长阿苛。

车间流水线的大皮带不停地冒着纸板,然后被一条宽两米的传送带送到一个架子上,架子边已经站了一个人,他每到一定数量就按一下按钮,然后上面的纸板就向我们流过来。站在工位上,对面的老员工教了我一会,我的工作便开始了。

绑上、整齐放好,然后到一定高度后,有一个专门的人拉走。虽然是重复而单调的工作,但是我第一份工作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干劲实足。而且因为是流水线的工作,到了下半夜,机器只要开动,我就得叫醒那几个因机器调试停机就抓紧时间睡觉的工友们。而我却一晚非常清醒,得之不易的工作,我必须珍惜。

黎明来了,窗外吹来的风特别地清凉,让人不由就精神起来。七点十五分换班的人来了,我离开岗位来到车间门口卡钟那里等着下班。阳先彬这时才刚来打上班卡。

“习不习惯?”他微笑着问道。

“习惯呀,这有啥不习惯的,比在家干活轻松多了。而且我在家时也是在工厂住呀。”聊了几分钟他就上班去了。

到了七点半卡钟一响,整个厂的电铃也跟着响起来,最后几个跑着来上班的人打完卡后,下班的人便开始排队打卡。

我走出车间,先去办公室文员那里交了押金,然后到了饭堂,早餐却只剩下了稀饭与馒头。饭堂里闹哄哄的,不时的有人吃好了出去。饭堂不是很大,三米宽三十米长,顶上是铁棚。

吃过早餐回到宿舍,里面已传来呼噜声。

我将毯子铺上,便去冲凉。冲好凉回来却在睡的时候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没有枕头。便下床去车间找了一张废纸板回来当枕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