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十五章 恋爱了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479 2017-03-08 09:23:43

  终于下班,在机位边站着打了好几次盹,这个晚上实在很难挨。回到宿舍我抢先冲了凉,扎进床里就睡着了。

一个星期不经意的一晃星期天又到了,可惜的是并没有放假,睡到九点醒来便向山屯走去。外面天空无云却有些凉,看近处的草丛有微风在吹过。到了那十字路口后习惯性左转,走到恒月电子厂前面。宏红正在那厂门边,正与李蓉在说着什么。我想了一下就走过去打招呼:“宏红姑,你们今天不加班?”

她俩听到我的说话就向我看来,宏红说道:“你来了,好久没过来了吧?你怎么不过来玩呢?”

我解释道:“没有呀,我过来你们都在加班。”

宏红想想就又问:“哦,你今天不加班?”

“我上夜班,出来逛一下就准备回去睡觉。”

“那正好,我们要去山屯逛,我们就一起去吧。”

心里虽然很想去出租房那里,不过很难得与宏红遇到!便点了下头:“好的。”然后看向宏红旁边的李蓉,只见她在我来后就不说话。默默的站在一边,头望着脚下或旁边。我也就懒得给她打招呼了。正想问宏红为啥还不走,却又有一个姑娘走了出来,对宏红说道:“走嘞!我刚才把鞋擦了一下。”原来是在等人。

她们走在前面,我慢跟着,只见她们都是穿的恒月电子厂的工作服,都是一样的短辫子,只裤子有点区别,宏红的是一条黑色的直桶裤,她俩是黑色的健美裤。到了十字路口,宏红回过头来问我:“我们先去伟一电子厂等一个人哦!”

我心不在焉地回答说:“等呗,没关系。”

那一个不认识的姑娘才意外冲宏红道:“他是你认识的?”

宏红便对她解释:“我侄子,跟你说过的。”

“啊!你说的你的侄子就是他呀,哇!帅哥。”她惊叹道,然后又对我说:“你怎么今天才过来玩啊!”

我笑笑说:“我经常过来的,只是不巧,遇不到你们。”

“哦,你们加班也很多的么?”

“两班倒,基本上每天十二个钟。”

“哦,那就很难遇到了!”

走到公路边,正遇到车少的时候。过了公路我们便向伟一电子厂走去,她似想到了其他的便与宏红与李蓉聊天。我也就不问她的名字,毕竟以后也很难遇到。一路走去,一会儿就到了伟一电子厂门口。一个姑娘早等在那里,这时过来跟她们打了招呼,便向街上走去。我依然是默默跟随,听她们聊她们工作上的琐事。

跟着她们逛了一圈,意外中的事没有遇见,没有碰上杨盛萍她们。可能应该在出租那里吧!到了十一点半,她们商量去那里吃饭。其中伟一电子厂的姑娘就说去她表弟那做饭吃,她们也答应了。然后我们便向回去。宏红回头告诉我,她表弟租的房子就是我刚来她带我去那里。我一听路过十字路口就准备向她们辞行回去。因为那个姑娘的表弟就是送我一碗饭吃我不要,骗了银梅感情的那一个专骗姑娘的小白脸。那姑娘这时也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对我说:“你是宏红的侄子吧,听说过你。”我笑笑说:“是的。”然后就不说话了。

未到十字路口,就见三个男青年跟他们招呼,其中有一个就那个小白脸,只是感觉另两个比他更白。我见她们聊得有点不想走的意思,就跟宏红说:“我要回去睡觉了,要不晚上打瞌睡难受。”

她一愣说:“吃了饭再去,要不了多久的!”她们也都出声留我,那个小白脸也惊讶地说:“咦!你也在,一起走吗,我买酒我们喝一餐。”

我摇摇头说:“我早上没睡好,下午不睡顶不住,下次我再来。”说完很假的写一些歉意在脸上笑了笑,就向工厂走去。

回到厂里,却见保安室旁边的通知栏那里有几个人在看什么通知。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是通知新车间明天正式开线,下面还写有人员调动安排。却见我的名字也在,感觉有些意外。因为新车间那条线以前说好全是那一批培训人员的,但现在却不是。

组长是那个辞职后重新招来的,也就是我机位与我打架的那一个小伙子的哥。电脑台岗位是现在白班的吴程,糊机是我们线的糊机师傅,头机也是我们现一个班的头机师傅,二机是我。然后还有一些名字,应该都是新来的。下面还有一句话让我很郁闷,‘以上人员白班者明日过新线上白班,夜班者今晚不上班,明日转白班过新线’。我一边向食堂走去,一边心里暗自诋毁‘这人也太不地道,昨天不把通知贴出来,今天早上我出门前不把通知贴出来,现在你贴出来干嘛!’走过写字楼门口,却见那个送单文员从里面走出来,看见她我就问道:“你怎么还来加班,写字楼星期天不是不上班的么?”

她有些矜持地回答:“你去玩回来了,明天你转白班了呢。我今天来贴那个通知,本来是明天贴的,后天正式开新线,可是老板请人看了日子,说明天日子好,我就来贴了。”

我的表情充满感谢地说:“哦,你贴的真是时候,我回来就看到了,要不睡觉起来才知道,就浪费我下午的做玩时间了。”

她听后嫣然一笑:“我走了,BYEBYE。”看着她的背影,她的漂亮让我诋毁不起来。想想应该骂的是那个看日子的人和那个迷信的老板才对,也就释然了。

食堂吃了饭后想睡一下午觉,只是心里依然的挂念着什么,睡到下午1点就睡不下去了,起床便向山屯走去。

到了杨盛金他们租房子那里,只见杨六妹与张红还有两个不认识的姑娘在织毛衣,没有见到其他人。

杨六妹看见我一怔:“咦,这时才来呀!早点来吗,刚才杨盛萍她们都还在这,现在应该都到后街了!”

我有点失望地说:“哦,她们去后街玩去了,就她俩吗?”

张红在一旁回答:“阳先彬、我弟、杨小促、刘玉倩、刘英总共有6个。”

我一听平静地说:“哦,那我也玩去了,你们怎么不去呢?”

杨六妹摇摇头说:“走得太累,还是在家坐着好,还能织件毛衣。”

我理解地说:“那我走了,你们玩。”说完就向外走去,心里想这真是不巧了。走了出来,却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那就去看书吧,虽然山屯的小书店里都是一些故事类的书,不过也能打发时间不是。

看到了下午四点半,走出那个小书店,看着老板那有点想吃人的眼光,我飞一般离开。一边走一边心里想着‘我就只是看了你一本笑话和几本杂志,何况都没看完不是,虽然故事书看了不买是有些不地道,但那又能怎样呢,书不是还在那里么!’我急走而去,反正是不回头了。

到了出租房那里,人只多了一个杨盛金,他看我进去感到有些意外说:“你不是上夜班吗?”

“临时通知转白班了,我们新线明天开工。”

他点了下头说:“这们啊!正好我们去买菜,我一个人不好提。”

“好呀,那现在就去吧。”说完朝外走,他也就跟了出来。我们向着家具厂后面的菜市场走去,还未到菜市场他说:“我们省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原来是她们回来了,只见阳先彬与张今强手里都提着东西,四个姑娘中却只有刘英与刘玉倩拿着一点东西。我们等着她们走近。

杨盛萍远远就看见了我们,扫了她哥一眼再扫了我一眼走近停下来对着他哥说:“哥,你来干嘛?”

“想买菜,不过看情况是不用了。”杨盛金回答她道,然后转身走了。她又小声问我道:“你不是上夜班么,怎么现在还在这。”

我耸耸肩说:“中午接到通知,明天上白班,所以下午我就过来了。”她听我一说,就回头看了阳先彬一眼,我看她眼色不善就说:“中午才通知,出来早的人都不知道。”

这时阳先彬也对我说:“你调班了?”

我点点头说:“嗯,新线开了,明天正式开工。”她们几个看我们说话也就都停了下来,这时刘玉倩说:“走吧,回去再说。”大家就一起向出租房走去。到了小店那却见杨盛金从小店里提着一瓶酒与两瓶饮料出来,杨盛萍低声低估道:“酒鬼,看我不去告诉嫂子。”

我笑笑说:“又不喝醉,怕啥。”她就鼻子很不满的“哼”了一声。杨盛金三瓶不好拿,就将那瓶白酒递过来让我拿,他就一只手提着一瓶饮料向前走了。

大家一起做饭是一种能忘掉想家情绪的热闹,如一家人在一起过节时的温馨。有刘玉倩与张红的存在,做饭时我们略显多余。直到吃的时候,才终于让我们几个男人找到了存在感。酒已在杯里,因为只有我与杨盛金喝酒,那可是满满的两大杯。杨盛萍坐在他哥的左边,我坐她哥右边,她的眼一直狠狠的盯着我俩。阳先彬就坐在我的另一边,正好能看见她的狠狠的余光,不觉对我说道:“你俩怎么那么招杨盛萍恨?”

我细声说:“你理她干嘛,大概是杨大哥买酒没买她喜欢喝的饮料呗!”

他又说:“真的假的!不是买有饮料吗?那她喜欢喝什么饮料呢?”

我想了一下说:“这我就不知道了,好像听谁说过她有点喜欢喝XX奶。”

“那我去买来。”他对我小声说完后又对大家说:“我出去一下,有点事,你们吃着先。”就站起来出去。

杨盛金疑惑地问我道:“他这是干嘛,都开吃了还走。”

我回答说:“他马上回来,去买点东西。”杨盛金也不管他了,因为他最大,他邀大家一起动筷,一场热闹的宴会便开始。

一会阳先彬回来,拿着三瓶XX饮料,走进来就一脸殷勤走到杨盛萍身后说:“杨盛萍,这是你喜欢的饮料,给你一瓶。”

然后一边递着一边又对其他人说道:“还有谁要?”杨盛萍莫名其妙的望着他,然后又望着我。杨小促却向阳先彬伸出了手。我赶紧的冲杨盛萍眨眨眼睛,杨盛萍恼怒的看我一眼,接过阳先彬的饮料,很客气的给阳先彬道了一声谢。杨盛金大概知道了啥冲我道:“你骗了他?”

我微点了一下头回答:“不敢跟他说真话,就小骗了他一下,要不杨盛萍会收拾我的。”

杨盛金嘴角上扬说:“怕收拾就好。”说完就叫我与他继续喝酒。杨六妹也用意味的目光望着我,然后鄙视的看了阳先彬。刘玉倩这时对还站着的阳先华说:“一个大男人就别喝那饮料了,给我吧。”阳先华就很不情愿的递给了她,回来坐在我身边后问我:“她好像也不是很喜欢呀?”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呀,你看她不是在喝吗。”我用我也不是很懂的表情回答者后又说:“吃饭的事是大事,吃饭吧。”他也就不说话了,饭局在继续。

吃完饭,收拾好我们一致同意了杨盛金的提议,沿公路走去旧屋。走出后到了山屯十字路口,阳先彬却不去了,说了一个很弱智的借口说要去他妹那还钱。我们也不揭穿他,都知道他是脚痒了,去那下面另外几个老乡租房那里跳舞。看着他向后街那方走去杨六妹说:“我们要不要先去家具厂那等他。”大家呵呵一笑,就向着旧屋走去。一路走一路聊,各找自己的聊天对象。过我们厂的时候杨盛萍就走过我身边问道:“这是你们厂吧,还不错吗。”

我点点头说:“就外面灯好看,里面不宽也没多少人,总共才2百多人,那像你们1万多人。你看里面,都玩去了,冷冷清清的。”

她摇摇头说:“再大又不是我们的工厂,是老板的。人多也不好,上班、下班、吃饭都麻烦,而且管得也严。”就这样我们聊着就到了旧屋。女人们一看到了街就不说话了,眼光扫着两旁的店子与摊位,一会走这边,一会走那边。最后到了一家卖毛线的店子,杨六妹与刘玉倩、张红便走进去。杨盛萍这时却突然说:“哥,你们是有遇谋的吧?”

杨小促在一旁答道:“啥,我们今天早上就说好的。”

杨盛萍听她说完就赌气说道:“你们一选就要好久,我才不陪你们,我要去下面玩。”然后看着我。

杨盛金眉头一皱不过同意了:“去可以,不过要早点回去。”

我就对张今强说:“你大概也不会在这选毛线吧,我们一起去?”他点了点头,我们三个加上刘英就继续向下走去。

走到旧屋公园门口刘英说:“我们去这里面爬山?”我看着杨盛萍,杨盛萍也不说话,直接就进去了。我跟在她身后,一起向山顶走去。因为是晚上七点左右,路上有很多来来往往的行人。走着却见刘英与张今强慢慢落在后面去了,远远的夜光下我看见了她们拉着的手。我诧异的看向杨盛萍,她笑笑说:“我都不知她们是什么时候的事,反正有几天了。”说完我看到了她眼光中的一丝羞涩,然后我们默默的往那不远的山头走去,上山头时的路有点陡,我很想去位她的手,然后我就真伸出了手,就这么自然的拉着了,手里传来一种柔柔的温暖。

拉的手越来越紧,当到了山顶的时候,她已经靠在了我身上。与她轻轻依偎着站在山顶上,虽然看着的前方是别人的灯光与街道,而我们却似乎在别人的世界找到我们的世界。站了一会杨盛萍柔声问道:“今天是你叫阳先彬去买饮料给我的?”

我轻声地回答说:“不是,你不是生气你哥与我喝酒吗!他不知道就问我是为什么,我就瞎说你是生气我们没给你买饮料,他就去了喽。”

“哦,你知不知道他追过我。”

我点点头说:“知道呀,他现在不是还在追你吗。”

“他也真是的,我都叫他不要烦我了,他就是要来找我。”

我一笑紧捏了一下她的手说:“你可爱呀,有人喜欢你很正常,他喜欢就让他追呗。”

她一听就拿开她的手,扬起来做要打我的样子娇嗔道:“再这样说,我打你!”我笑笑继续去位了她的手,然后说:“我们现在这样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说了,我的工作又是他介绍的,而且他早就给我说过,他喜欢你而且是超喜欢的那种,可是我还是想找你!”

她一听有点忧心地问:“你会为了他躲着我吗?”

我坚定地回答说:“曾经这样想过,现在肯定不会了。”

她抬起头来,直视我的眼睛说:“这不要信他,他都追过杨小促的好不好!没结果就来追我,真是的。你看今天就没有跟我们一起来。”

“原为是这样,前次才来旧屋这里追一个老乡,没追上又掉头说要找你。”

她露出厌恶的表情说:“你要给他说我们的事,省得我麻烦好吗?”

我赶紧承诺说:“好,我会找机会告诉他,我相信他不会伤心的。”说着却听刘英的声音在下面响起:“喂!你两个!我们该回去了,人要少下来了,等会怕不安全。”杨盛萍也不答话,却拉着我往下走去,她俩看我们往下走,也就转身先出去。到了公园门口她俩早已等在那,刘英对杨盛萍说:“抖一下你脚底,死蚂蚁太多了!”

杨盛萍回答道:“晓得是那些人哟,以前总是摸在最后。”

刘英道:“以前有吗,不会吧,我怎么忘了。”我与张今强笑了,杨盛萍却要冲过去,她们就这样打打闹闹一会后,我们走到了旧屋街头。

继续走着回去的路,过我们厂的时候杨盛萍问我:“你是过去玩,还是现在就回去了。”看着她那眼神我说道:“我不玩了,但我要送你到你们厂门口。”她细甜的“哦”了一声,刘英却开口了:“我受不了了你们,一身鸡皮屑掉下地。”结果她俩的又一阵打闹的向前跑去。

送到厂门边我回到宿舍9点半了,洗洗睡去,却并没有那种睡不着觉的恋爱后遗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