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十八章 杨盛萍回家了(上)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6361 2017-03-10 09:23:11

  我们坐下,四个男人不用说就是满上酒,饮料给几个姑娘分。可杨六妹她不要饮料,竟然也要喝白酒。愉快的一次晚餐结束了,杨盛金与那两个男青年向家具厂走去,好像是要检查今天一些高档家具的喷油情况。我、张今强与杨盛萍、刘英吃完就被杨六妹她们赶了出来,四个人便向街上走去。出了村却在恒月电子厂门口,看到杨小促跟一个男青年在说着什么,声音很激动。我们四个便走了过去,杨小促看到我们就说:“你们来正好,流年不利遇到一坨屎!你们帮我叫几个老乡来。”

杨盛萍走过去说:“什么哟,你们在吵架吗?这个男人是谁呀?”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是那晚看到的那个小伙子。

那个小伙子就冲杨盛萍吼道:“你走远点,管什么闲事?”

杨盛萍一下火了,高声道:“你欺负我姐,竟然还敢冲我吼,你是哪里来的人渣,姐过来让人教训他。”说完走过去将杨小促拉了过来。那个男青年就向他两人冲过来,我就走了上去,拦住他不屑的说:“你想干什么?”

他一下停住看了我一眼不屑地说:“你想找死是吧,你知道我是谁吗?”

“谁知道你是谁?你想找麻烦就是找揍。”张今强这是在一旁说道。

杨小促这时说道:“他狗日的竟然想骗我去市内做小姐,他今天带我去市内玩竟然带我到小姐住的地方,让我陪她们玩麻将。我装着上厕所才跑出来,他竟然还敢追到这里来。他说来这里找工作都是骗人的,是一个人渣,骗了我这一段时间。”

“你再吼。”他厉声喝斥杨小促道:“我告诉你,你得罪了我…”

“你算那根葱呀!得罪了你怎么的?”我轻蔑地打断他。

他一怔,又仔细看了看我。走上来几步,我伸手一带他就歪向一边差点摔倒。看我们在发生冲突,开始有人来围观。他一看就说:“你们狠,我们的人来了看你们还狠。”说完就向外走去。

“谁让你走了?”我伸手一拉右脚上前一步肩膀一用力就将他摔在地上,然后脚抬起作势要踹下去。杨小促赶紧过来拉着我说:“远乡算了,让他滚,下次他敢来再收拾他。”

那个人就跳起来说:“你叫远乡是吧,回家后看我不怎么弄你。”

“回家你不来找我你是我孙子。”我嘲笑地说道:“我姓姚,叫姚远乡。”

他转身就跑,我们也不追,跟着杨小促向出租房走去。进了出租房她便一下子哭起来说:“我还以为找到爱情,怎么还是被骗了呀!”

大家都不出声,让她小声的哭泣,一时房间里静悄悄的。

安慰人并不是我的强项,我便走出了门外,夜色已经浓了,村庄里可以听到了老鼠爬动的声音。站了一会杨盛萍也出来,拉了我一下,我们便向外走去。

出了村,后面传来刘英的声音:“你俩这么不够意思,走都不喊我们。”后面她俩急步追来。

我们四人又往她们厂门口的街上走去,走了几步我问道:“杨小促不是有那个本地仔喜欢她吗?怎么这段时间不知从那里来一个,两人就这么容易谈上了?”

“她喜欢别人天天像什么一样的捧着她,谁有那时间呀。有那时间的不是一些小混混就是一些没什么出息与志向的,她不被骗才怪。”刘英在一旁说道。

杨盛萍可不乐意了,反驳说:“谁不想自己的男朋友对自己好一点呀,她只是运气不好!”

“你不信算了,反正我是觉得她思想是有问题的!”刘英也不想争辩,拉上张今强走一边去。

“远乡,你觉得呢?”她扭头问我。

我沉默了一下说:“我也不懂,当然对女朋友好是应该的,只要有时间有条件。”

“嗯,好吧!算你回答正确。”说完拉上我的手,慢慢的走在这夜里的街。

过了公路在她们门口的街逛了一圈,把买的零食吃完,时间也差不多了。刘英与张今强早就不见了,我俩就在她们厂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我已经辞工了!”

“这么快,离过年还有一点时间呢?”我讶异道。

“可我真的很想辞工!”

“哦,其实我是舍不得你辞工的!”

“嗯”了一声她就不说话了,我俩沉默地坐着直到时间到了九点半。

“你回去了吧,时间不早了,天气又冷!”说完她就站了起来。我目送她进了厂里,转身回去,走着的路上心里有一些堵。

回到厂里冲了凉,便要睡去。阳先彬却走了进来。我问道:“你还不睡觉?”

“这么早,谁睡得着?”

“我呀,只要让我闭上眼,我一会就见到周公了。”

“谁跟你这属猪的比!”

“属牛,好像你也是属鼠的,专门是晚上钻营。”

“别扯了,是不是真睡了。”

“这也有假,你有啥事?”

“能有啥事,无聊找人说话呗!”

“咦!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能出什么问题!真只是睡不着,今天跑了一天,也没怎么累。”

“你今天是跟那女人去哪里了?不会是受到伤害了吧。”

“你想多了!我们很正常的发展着,今天玩到九点才回来的。”

“她那么多老乡,你们就没有越到一点阻力,她们都是第一次出来,你一个异乡人,没人阻止她跟你谈乱爱。”

“我们不是乱爱,是正常的恋爱好吧,超越了精神与灵魂的爱情。”

“行了,超越了精神与灵魂的爱情是个什么东西,我不是很懂。请原谅我对爱情的肤浅,我只是想努力的喜欢一个姑娘,然后努力的让她不用在外打工,这就是我心里的爱情。至于超越什么精神与灵魂什么的,我好像没什么精神与灵魂。”

他用老沉的声音说:“你的肤浅跟我不靠边,没什么原不原谅的,毕竟你恋爱不多。”

我用微带鄙视的声音说:“恋爱还是少一点好,像你这恋爱当饭吃的风格不是没一个人都能承受的。现在你这一段精神恋爱花钱不少了吧,超越多少精神了?”

“别笑话我的感情,我今天本来就是来借钱的,还有多少钱,我要五十给她买棉被。”

“我借给你我就一分都没了,不过星期三就月底发工资了,四十要不要?我留几块钱养口袋。”

“肯定要了,发工资还你。”

我一边掏口袋一边说:“再发两次工资就过年了呢,你可要管好自己的钱包,被人掏空了,年都会过不成的!”

他满不在乎的接过钱说:“过年没钱怕啥,现在的幸福才重要,走了。”说完便走出去。看他走出去的背影心里想“这下他睡得着了”。

冬天的黎明总是匆匆的来,还没睡够的我赖着不想起床,可是想了很多理由都无法说服自己多睡一会儿后,只好乖乖起身。

现在机器已经磨合了一段时间,因过年赶货,机器就满负荷的开动起来,我们也每天加班到九点,晚上便再也没有时间去玩了。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天,只有我们的好运不知是开始还是结束,本来这个星期天是要加班的,但是现在安排新机开两班,老机开一班。我们就不用每天加班到九点,但却要开始上夜班。这样安排,那些订单就不用那么赶。因为新机跑一天做的产品,老机要跑一天多才能做完,于是星期天就宣布放假。我们这一班人与老机过来的人全部做了调整,我们这一班过去了三个人,然后又过来了三个人,我被分到了夜班也就是原班。

工资发了三百多,加上阳先彬还我的有四百多,对现在的我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早早起来,便向山屯走去,前一个月没有还宏红的钱,这一次得找到她将钱还上。到了山屯我来到恒月电子厂门边,却没见到一个人从厂内出来,外面的路上也没几个人,应该是加班了。我就转身往出租房而去,心想还是去找杨盛萍吧!

到了出租房,那里一个人都没有,门也是锁着的。便往伟一电子厂走去,到了厂门边,也没见有几个人出来,街上不难看我是稀稀的几个行人。便问了问保安,保安告诉我,全厂加班。这下我就不知往那走了,想一想还是去书店吧!便向后街的书店走去。

看书到了十二点半,买了一本电工技术方面的书就出来,来到伟一电子厂门口的时候已是下午一点半。在厂对面的餐馆点了一份快餐,边吃边向伟一电子厂的门口看去,看看会不会有奇迹。然而奇迹果然没有发生!

吃完饭我走出餐馆向出租房那里走去,走在路上却意外地遇到刘梅。她满脸苍白地走在路上,失去了平时的那种朝气。我走上前问道:“你怎么了?你没加班吗?”

她这时才看到我,说:“没什么,可能是感冒了,全身没力。我今天请假了。”

我一听就问说:“那你不去看一下,你们不是有厂医的吗?”

她心不在焉地回答说:“厂医只是发点药,她也不知我是怎么了,叫我去买点感冒药试试。”

“你买了吗?”

“买了,前面那小店买的。”我却看她那脸色越看越难看,应当是痛的。毕竟我打断手的时候痛过,虽然嘴上不说痛,实际已痛入心扉才会有这样的脸色。我由是说道:“去前那药店看看吧,那有一个老医生帮忙看病。”

“不了,我先吃这药看看。”

“看你脸上这样子,都发青了,肯定是痛的。我虽然不知道你那里痛,但却知道感冒药是治不好痛症的。”说完不由分说的挡在她前面。

她看我不会放弃就说:“那我只是去看看。”我就带着她向那个药店走去,因为不远走几步就到了。人走进药店到了医生对面,便回过头看着她。当她慢慢跟过来后就对医生说:“我老乡痛得历害,麻烦您帮看看。”那个医生点点头就叫她过去坐好,一边诊脉一边问了她一些问题说:“你有一些水土不符,没什么大的问题,以后一段时间少吃辛辣的东西。”说完就开了一个药方,我拿了药方去拿药,她却抓着我的衣角,我回过头对她说:“我知道你刚来没钱,我帮你拿药。”她低下头,不开口了。我就去柜台那里,将方子交给柜内的女子,她一会儿就把药包好,就让刘梅过去教她怎么吃。我就给她倒了一杯水让她先在这吃一次,然后我就去付钱,一共也才四块三毛钱。我们走出药店,看她的脸色就好了一些,应该是药里有去痛片的缘故。我把她送到厂门口,对她说:“你还是去宿舍好好休息,我再给你二十块钱,你去买点东西吃吧。”说完就拿了二十块钱递给她,她接过去对我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进去了,我想想就向出租房走去。

出租房的门是开着的,我走进去却发现张今强与另外一个小伙子在玩牌。他看我进去就说:“来了啊,我们一起玩吧!两个人我老是输给他。”

我说:“现在就快四点哩,还早吗?”

他说:“她们今天要加到六点才下班,再打一个小时,我们再煮饭。”

我说:“那好,你们不加班呀?”

他说:“加呀,下午一点就做完了。”就完就又开始洗牌,我们三人便开始玩起来。

玩了一会我问道:“张今强,你怎么知道她们加班到六点?”

张今强:“她们昨晚过来去,说是在饭堂吃了一个星期饭,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我:“这不是她们说的吧?”

张今强:“嘿嘿,反正意思差不多!你看那里,我菜都准备好了。”

我:“那等一会儿我们就开始做吧!”

张今强苦笑一下说:“这我不会,煮饭还可以做一下。炒菜我炒得不好吃,我姐会过来炒,只是吃饭会晚一点。”

我淡淡一笑说:“没事,我来炒。”

“你会就行,那你就炒呗,我们洗菜。”他说完我们继续打牌。

五点半到了,在张今强的郁闷里我们结束了牌局,开始准备晚餐。

炒第一个小菜的时候,杨盛金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鸡腿一边走一边啃。看我们在做饭就说:“我今天是赌对了,只在饭堂打了一个鸡腿就走了,我就知道有饭吃。”

张今强:“这还要赌,哪个星期天不是在做饭吃!”

杨盛金却不回答他的话,而是继续说:“我看好你们,我再去溜达一圈回来,应该就有得吃了。”说完回身走了。

到了六点二十分左右,门外传来杨盛萍她们的声音,一会儿七个姑娘鱼贯而入,刘梅竟然也跟在她们后面。杨盛萍看到了我,怔了一下,然后就哈哈大笑,我却莫名其妙。

杨小促有点小生气地说:“笑!你笑!笑死你。”

杨六妹冲她更气了说:“笑过屁呀!”我们三个男人却怔在那,看着她们摸不着头脑。

我走过去对杨盛萍说:“你怎么了,有什么好笑成这个样子。”她也不说话,虽没了声音,脸上却依然是大笑着的表情,看我问她,就用手指着我身后那摆好的菜,银铃的笑声却又冒了出来。张红看我们疑惑的样子,就对我们解释说:“她刚才与杨小促打赌,杨小促说你肯定还在这等她。她说你肯定走了,太晚你不会在这里。她们就赌如果你还在,她今天就做菜,如果不在,杨小促就做菜,结果你还在。本来她们想看她求别人帮她炒菜的样子,但菜却又做好了,她在笑这个。”我们这才“哦”了一声,表示懂了,只是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做菜吗?

她们开始去桌子边坐下,杨盛金也走了进来说:“老远就听你们的声音,高兴什么?”杨六妹一笑回答说:“问盛萍妹。”杨盛萍白了她一眼,不说话坐下。

杨盛金放下手里的酒说:“没卖饮料!不知道你们会过来这么多,我以为这么晚你们会不过来了。”

杨小促用眼瞥了一下杨盛萍说:“那刚才输了的那个人去买!”

杨盛萍在我身边说:“远乡哥,你去帮我买两瓶饮料来好不好?”我点点头就站起来准备向外走。杨小促却说:“姚远乡,不要去!盛萍你不要耍赖,是你输,又不是别人输。”

杨盛萍神色自若地说:“人家愿意帮我买,不行吗?有钱难买人家愿意,怎么地!”

我也懒得听她们争,就两步走出门往小店走去。从小店回来,她们已经开始动筷了,看到我进来张红就说:“远乡弟,你要女朋友吗,倒贴给你要不要。”

杨六妹也说道:“小弟不错吗,还会做菜,味道不错哟!我们这有几个姑娘都忍不住脉脉含情的看着你,你看怎么办?”

我淡淡地说:“这有啥,你们不是都会做吗?”

杨盛萍这时却在旁边说:“坐下来吃饭呢!说话太多,等会没力气吃饭了。”她们就大笑了起来。

在喧闹里吃了饭,时间已到了八点,我们收抬好全都走出了屋子,然后锁上。杨六妹、杨小促、张红、刘玉倩与杨盛金还有刚才那一个小伙子一起向家具厂走去,我与张今强还有杨盛萍、刘英、刘梅就向山屯街走去。路过伟一电子厂门口的时候刘梅就进去了。

我们四人就继续往里走,来到伟一电子厂后面的一座亭子里坐了下来,然后就是她俩姑娘在聊天,我们当听众。一会儿似乎说累了,杨盛萍就靠在了我的身上,我轻轻搂住她的肩膀。亭子外,繁星当空,希望能永远都这样,感受这搂住她的感觉,然后一起看那远远的星空。

十点到了,我们开始往回走,在夜的路上,他俩在左,我俩在右,一起手拉着手。杨盛萍紧挨着我说:“我星期五辞工到期,办好手续就去买星期天的车票,你星期天要去送我。”

“好的,这个星期我上夜班,星期五我陪你去买车票。”

“真的呀,那太好了,我现在就担心星期五,我一个人去买车票有点危险。”

“你早上办手续是吧,下午一点钟我过来,我们就一起去,三点钟回来我还可以睡一觉。”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我们就又这样默默的走着,一会儿到了伟一电子厂门口,目送她走进厂门,我往来的路走去。

回到宿舍已经是十一点了,随便洗洗就睡去。

早上醒后就睡在床上看书,直到十一点才起来吃饭。吃过饭就到旧屋瞎转了一个小时又回来准备继续睡。在回来路过厂左侧小店的时候,却正看见叶师傅正在买水喝。他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又从架子上拿下来一瓶饮料递给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竟然是阳先彬爱情故事里的女主角。我没有过去打招呼就了走过去,走回自己的宿舍继续自己的睡觉大业。

星期五到了,睡到十二点,起来吃了饭就向山屯村走去。到了十字路口,却见杨盛萍已经等在那里。她手里提着一个蓝色的碎花小包,穿着一套应该是才买的粉红运动套装,脚上一双白色网布运动鞋,那齐胸的独辫轻轻从肩上搭下,全身透着一股纯真的朝气。我快步走了过去,看着她那透着思念的眼睛,然后拉住了她的手说:“你怎么这么早,我可以去出租房那里找你的呀!”

她情不自禁地说:“我早就想去找你了,又怕你没睡醒,我手续九点钟就办好了,这几个小时好无聊!”

“都是我考虑错误,我要是早一点过来就好了,我们现在就开始打车吧?”

“好,都听你的,我跟着走就是了。”一会儿车来了,星期五也不挤而且车也很快,我们四十五分钟后就到了总站。然后走到办事处把车票买好,我们就走出到了大街上。

她靠着我的肩说道:“我还想去逛一下,可以吗?”

“好啊,我陪你,你想去哪就去哪。”然后带着她向城楼走去,走了一会我问道:“你是还想买什么东西是吗?”

“是呀,我想看看这里的街上有什么能买的,我想买给我妈。”

“那我们去运河商场吧。”

“我没去过,你带我去吧。”从城楼那里走出去,就是一个广场,她“哇”了一声说:“这么大一个广场呀,好漂亮。”

“我们在这走走好不好?”

“好嘢!”然后我就紧紧拉着她在这广场上逛了一圈。出了广场走过桥,一个四层的大商场出现在我们面前。我拉着她走了进去,她一路惊叹:“哇,好大的商场。”

开始在里面转了起来,一层看完了就又看第二层,看完四层楼过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都是死贵死贵的!”最后我在第三层给她买了一个四十元钱的音乐盒,她一路走出来都在心疼太贵了,却又拿着爱不释手。

北泥山的野草

已经发了十八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