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三十一章 艰难的一个月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063 2017-03-23 09:30:39

  早上起来,因为昨天适应了一天,对厂里都熟悉了一些,早早的去打了卡后就去了机台那里。与我换班的工友见到我就意外地说:“你不多睡一会,不用来得那么早的,我们不到时间是不能走的。”

我解释道:“我醒得比较早,就来了。”

他笑笑说:“要是我,不坚持到最后一分钟,我是不会起床的。”说完就自个儿笑起来。我也笑一笑,在机台边默默的等着。

七点半很快到了,五分钟后夜班一走,我们新的一天工作便正式开始。因为是到了一个新环境,上班很仔细,时间就感觉过很快,不知不觉的就下了班。

回到宿舍,往床上软软地躺了半个小时便到了四点多。艰难地起来冲好凉,他俩已经去总公司吃饭去了。

一个人慢慢地向总公司的饭堂走去,一边看那傍晚与夕阳在别离。

到了食堂都6点了,总公司这边已经下班了好几批人。吃完饭后起身向外走去,到了外面,他俩依然的坐在栏杆上,眼在看着街道,心在想着美女。我过去给他俩打了一个招呼,便向厂门的右方走去。感觉还是没有习惯上班的节奏,还是早点休息,让自己上班习惯后再像他俩一样的出来玩。

回到宿舍往床上躺去,一会就睡着了。

就这样星期天到了,星期天三个班轮转。我们这个班是B班,由现在的白班转成中班,中班是下午三点半上到晚上十一点半;A班原是中班,现转成夜班,由十一点半上到早上七点半;C班转成白班,两个星期一转。

下了班冲好凉,刚坐下杨正海走进来找李泽泽,看我在梳头发就说:“今天我们一起去饭堂吃饭,明天要下午3点半才上班,今晚玩晚一点。”

我问道:“去那里玩?”

他回答道:“去逛街呗,到镇上去。”

我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就继续的梳头发。李泽泽也穿着一条短裤从冲凉间出来了,一边走一边不停的用手拍打着头发,等他也穿好衣服,我们就向总公司走去。

在饭堂吃了饭出来后,又坐在总公司门口的栏杆上,坐着看了一会儿下班的人群,等下班的美女们走完了,便一起向镇上走去。到了那个溜冰场,他俩去买票,就问我要多少码的鞋,我赶忙推辞说:“我不会,你们玩就可以了,我在这外面等你们,或者我去外面玩,到时间我再来这里找你们。”

他俩不同意说:“那怎么行!我们一玩就要到十一、二点,因为明天要下午才上班,我们玩很久的。”

我平静地道:“没关系,我玩一会就自己回去了呗。”

李泽泽说:“那你小心点,记得如果遇到查暂住证的,将厂牌拿出来就可以了。”

我点点头说:“好的,这街上那么多人,我又记得回去的路,能有啥事。”说完他俩就去换鞋,看着他们在溜冰场里滑了一会,感受了一下这躁动的音乐,就一个人向外走去。

出了那条小公路,沿着大街向镇中心走去。到了镇中心,看了一下便走向国营商场。商场只有一层,但很宽。中间是放的大型商品,然后是四周围着的一圈柜台。逛了一圈,看到了相机柜台就待在那慢慢欣尝。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相机,看了好几遍才意犹未尽地走出商场。然后向那好几排的摊子走去,一个接一个地逛起来,看到一些收音机之类的总忍不住拿起来看看。然而逛久了心里想不到乏味,就往回向江边走去,本来想去溜冰场的,但那里太吵了。

江边有一片台阶组成的江堤,从离江面一米高的地方开始,大约每50CM一阶高一直到小公路的路面。我跳下到最低一阶,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然后静静的看着江面以及江对面远处的芭蕉林。

感受了一会这江边的风景,心里就开始盘算怎样渡过这段时间。口袋里早没钱了,明天才三十号,还有十六天发工资。我只有几天的工资,肯定是过不了下一个月,而这十六天吃饭我已经没钱买饭票了!怎么想也没想出过头绪,就站起来在台阶上走,顺手捡起一个石子,向江心扔去。

沿江往下走了一会,开始有情侣们在江边幽会,为了不打扰别人我走上小公路,然后慢慢悠悠地向厂里走去。到了那家大鞋厂后,再往下的路,人就多了起来,充满了这一条小公路。

有小伙、有姑娘也有中年人,只是其中大部分都是姑娘。在一个三岔路口我却发现了一条街,就信步向那走去。街还挺热闹的,有医院、书店、幼儿园。看那上面的名字,都是这个鞋厂开的。在一个十字路口,向右转沿着与江堤感觉上是平行的路一直往下走,路两边全是各种小吃摊。人潮在这兜兜转转、来来去去。好不容易的走出这条街,却又是一条更窄更拥堵的街。随着人流走出,我辨识了一下方向就向左走去,一会儿到了那条可走回厂的大街。

回到宿舍里,发现人都跑光了。我洗了一把脸躺在床上,很累却又睡不着。就起来在别人的床上拿了一本书,看没多少页睡意却来了,不知不觉就沉沉睡去。

早上醒来大约6点,看时间还早想再睡一会,却再也睡不着了!因为身上疼。起床洗漱就向外走去,宿舍里还是均匀的鼾声。

出了厂门,却也没有什么好去的地方。想了一想就在厂门边的左面,那一个有沙滩的江堤岸上,找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看着大江上,船来时的波浪以及朝阳映在江里的景色,默默出神。早上依然有凉风吹过,缓缓的拂过我有些躁动的心。当太阳开始烧人的时候,江面上船便多了起来,路上的行人也开始了匆忙行程。阳光太烈了,便起身回宿舍。

宿舍里他们也早醒了,有的在看书;有的睡在床上聊天,说的都是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我找那个李泽泽借了一本书,也躺在床上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到了中午饭的时间,我们就一起往总公司走去。吃过饭后就马上出来,因为总公司的人中午吃饭是最挤的,她们都想快一点吃完后去午睡一会。因为中午只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们待的时间太多就会与她们的时间相冲,也许会被挤在门那里出都出不来。而且小门中午也只开一个小时,过了时间就得从大门走,绕道总公司外围后从下面三岔口那里又折上来。

出了总公司,在江边慢慢的走了一会才回宿舍。到了宿舍躺在床上就想睡,合衣在床上躺着,一会儿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二点半。洗了一把脸,开始准备去上班。

站在那宿舍门口的走廊上,默默的看着前方的车间屋顶。一会后时间到了,很多工友开始往车间走去,跟着他们到了车间,与白班打了打招呼就开始等在那里,一会后白班走了我便开始一天的工作。

上到五点半,又是吃饭的时间,有半个小时吃饭。饭是刚才拿饭盒给饭堂大叔去总公司统一打来的。吃完又开始上班,感觉没多久,晚班的工友们就来了。

下了班,头机老杨就叫我跟他走,原来中班下班有宵夜,不要钱的。拿了盘子去,菜真好,毕竟是小锅炒的菜。饭是自己打。吃完饭到了宿舍大家就抢着冲凉,看他们抢得搞笑,就等在一边任他们抢。每个人都好像受过专业训练,洗澡很快,没多久就轮到我了。洗完澡后时间刚到一点,将头发弄干就上床睡去,一觉就睡到早上九点。

时间很快就到了星期三。月底了,想想又要买饭票了,下午提前下楼去,到了写字楼,买了一号到十五号下午一餐的饭票。早上的就不买因为不够钱。夜宵反正又不要钱,多打一点,吃一半留一半来做早餐,这样中餐就可以不用吃了。出来走到车间,稀稀拉拉的来了几个与我一班的人,正在打卡那里等着上班。

下了班,打夜宵时,我就打了一大碗,然后拿回了宿舍。吃了一半就饱了,剩下的就用从车间拿来的白咔纸包起来。

冲完凉后时间还是昨天那个时间,上床沉沉睡去。半夜时却感到一丝凉意,难道这个冬季要来了吗!

星期六到了,早早的我就醒来。这几天晚上都是穿着衣服才睡得着,毯子毕竟还是太薄了。洗了一把脸,吃了那半碗昨夜留下的剩饭,便向外走去。准备去外面逛逛,看看这里天凉下来的风景。

出了厂门后一个人就在江堤上逛起来,前方江水来的方向,在江面消失的地方,好似冒了一条船出来,不时的发出一声嘶鸣,从上游闯下来。风吹得太劲了,我顶不住风的那一股冷劲,本来想好好的玩一下的!回到宿舍傻傻的坐着,想看一本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杨正海走了进来,他看到我说:“你起那么早做什么,这天气冷都窝被子里。”

“起来走走,睡多了难受,你不睡,有事?”

“我姐来看我,我刚回来。”他淡淡的回答了我一句便想找地方坐下来,看了一下我的床铺却说:“我X,这时还不买棉被,这毯子不冷?”

我笑笑说:“没时间去市里,先将就着,上完中班再去借钱来买。”

他睁大眼睛说:“还有一个多星期,你受得了,我那还有钱,我拿五十给你。”说完就出去。没一会进来手里拿着一张五十的人民币。我也不娇情,伸手就接过来说:“等我有钱了,我就还你。”

他摇摇头说:“好,没关系。”然后又接着说:“外边小店就有,我就是去年在那里买的,三十多元一条。”

我听后说:“那我就去那里看看。”说完就向外走去,他也回了自己宿舍。

走出厂门,便往厂门不远处那家日杂店走去。到了那里在店里看了一遍,发现并来好,就出来往总公司门口的那一条街走,到了后找了一家超市,看了一会又出来,然后就向下一家超市走去,看了几家超市,才在其中一家价格比较合适;面且被子比较好的一家,花了三十元买了一条,拿着就回宿舍了。回到了宿舍,看看时间还早,就打开被子钻了进去。果然,温暖很重要。

中班就是休养的一个班,上班时间刚好是别人娱乐的时间,下了班却又刚好是睡觉时间,睡眠并没有被耽误。而且早上不想起床可以睡懒觉到十二点。

时间就在这无聊里慢慢悠悠的到了转晚班的时候。我们中班是在上完星期天的中班后,接着上星期一的晚班。下了班,想想来了这么久,也没有去姐那里了,趁转班有白天一天时间就想去那里玩玩。早早冲好凉,躺床上睡去。

凌晨十二点半睡,早上六点就醒了,起来洗了一把脸,就往姐她们那里而去。过了桥是一条长街。走完那一条长街,在一个十字路口我却犹豫了,想想就不走了原路了,而是左转下去。因为我记得在市区玩的时候,曾看到有一条路就是往这个方向来,看那路的宽度可能就是这一条路。

走着走着,因为是第一次走,感觉街很长。一路下去,都是很多的店铺和工厂。在走了半个小时后,一座大桥出现在我眼里。果然是那条路,过了桥就是那市区那个中心广场的侧面。

过了桥就到了总站,沿总站门口的大街往下,十多分钟后我就到了成德工业区那里。走进去在里面逛了一逛,都在上班呢。看看小店的钟,才八点多,就走出来往一条小街走去,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认识的老乡。

十多分钟后到了那一条街,因为曾听姐说过,这里是我们县人最多的一个地方。走进去在那条小街逛了三遍,这是一条很窄的一个小街,说巷都不为过。两排普通的店子,卖什么的都有,倒也齐全。最后一遍走出来的时候,却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高中同学小罗。他看到我也很意外,走上来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很疑惑地回答:“我来快两个月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你住那里?”

“住厂里,来这里找我姐她们玩。”

“你进厂了呀,在那里。”

“搞步镇,你在那个厂?”

“我没有进厂,在外瞎混呢。”然后他又接着问:“你姐在那里?”

“在下面成德电子厂,她们在上班,我就在这里转一下。”

“你有事来找她吗?”

“有点小事,我们要买饭票,我从家来,又没发工资,所以就来找她要点钱。”

“这样呀,我没什么钱,要不我可以给你点。”

“那不用,我去我姐那里拿就可以了,也不是很多,50块,她随时都带得有,对她影响也不大。”

他一听有些意外地说:“50就够了,这么少!那你等等我,我去拿来给你,我住那里有人在睡觉,不好意思不能让你进去。”

我点点头说:“没关系,我就在这里逛。”

他也点点头说:“你等会啊,我一会就出来。”

“那算了吧,我去姐那里拿就可以了。”

“那不行!遇见了,怎么能不帮,又不是很多钱,钱多我是无能为力。”说完就转身进巷子去。

一会他从巷子出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五十递给我,就一起在街旁边的水池边坐了下来聊起来。

聊了一会,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说:“我要去了,我晚上还要上夜班。我姐也要下班了。”

他点了下头说:“好,我送你到街头吧,我也要出去一会。”说完我们就向街头走去。到了街头就要分开,我们的路是不同的方向。我来到成德电子厂,还有十多分钟才下班,就走到小店那里坐了下来。

一会她们下班,在人群里我看到了姐,就站起来向她走去。她也看到了我,也向我走来,走近后就问:“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昨天又不来?”

我回答说:“你先吃饭吧,我一会就要回去了,只是看今天有点时间,想来看看你们。”

她点了下头说:“那我去吃饭,你可不许跑。”说完就进去吃饭。

吃完饭出来,就跟我一起坐在小店门口的石凳上,刚坐下她就问:“你为什么今天有空?”

“转班,我去后就是上白班,然后又是中班,我们是三班倒没星期天。今天是转夜班,要晚上十一点半才上班,所以就过来看下你。”

她点头“哦”了一声又说:“我们还以为你过去就失踪了,或是把我们忘了!”

“你觉得我是这样的?怎么也不会把你们给忘记了呀!”

她哈哈一笑说:“开玩笑都不行了么!行了,我买两瓶水来。”说完就去店子里拿了两瓶马蹄爽饮料。

一边喝一边聊,慢慢地她上班的时间到了,我们一起向外走去。在她们工厂的大门,告别后看她进去,我就转身往外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