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二十九章 找到工作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489 2017-03-21 09:20:55

  酒足饭饱,姐说要带我去走走,就一起向外走去。她走出门后却往我们进来时相反的方向走去。往那个方向在巷子里转了一阵后,我们出到一条马路上。在马路上走着,感觉越来越熟悉,只到看到一个厂的名字,才知道已经是到了宏小工业区了。这么近,我早上还绕了那么远!进到宏小工业区,走了一段后便到了一条街,那次我与刘梅挤得累死才挤出去的那条街。今晚它人不多,静静地躺着,任凭着彩灯、人群、音乐在她身上慢慢地流淌。我们也慢慢地在街上游动,体味着这夜里街的芬芳。

在一个蓝光旋转的酒吧,姐对刘成说:“来的时候你说要在这里请我去浪漫一下,什么时候实现?”

刘成看了她一眼说:“有必要么?里面的酒贵,而且流氓多。”

我点了点头说:“那里面也没什么,要不进去看一下,又不消费没关系的。”

姐疑惑地问:“行吗?”

我点点头回答说:“行,你们来。”说完我就向酒吧的大门走去,在侍应生的欢迎声里,我们进到大堂,一个姑娘问我们喝点啥。我向她说道:“你好,我们的正主还没来,等一会。”然后我们进了一个隔音门,一个喧嚣的酒吧便出现在我们面前。听着这重音乐,姐赶紧拉了我一下,手朝外指。

刘成出来就问道:“怎么样,浪漫没?”

姐叹口气说:“怎么跟电影里的不一样。”

我与刘CD笑了,我笑着说:“姐,亏你还是在县城长大的。”

在街上又继续走去,前方两边的店子,有音乐,有彩灯,将一个夜染成迷醉。

走了一会便开始感到没有什么意思,前面出现了一家化妆用品店,姐便钻了进去,这是女人的通病又犯了。我与刘成在街上找了一个水泥凳,坐下来聊天,一会她拿了几张面膜出来,刘成一看说:“买是买,晚上可不许敷,我心脏不好。”

姐冲她狠声说:“我就是像鬼也比你好看。”我与刘成笑了笑,赶紧收声,然后一起向前走去。

到了街头,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左转沿着那条大路往回走。一会回到了出租屋。姐拿出一幅扑克说玩一会,坐着太无聊了。刘成不答应,说是走得太累,只想躺着,便都躺在各自的床上聊天,姐看她自己与我们也聊不出什么共同的话题,一个人出去串门了。

早上她俩去上班,我吃了一点早餐就出去。一会来到宏小工业区,在工业区里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什么厂招人,就又向新鸡工业区那里走去。一个工厂接一个工厂的看过去,到了下午三点又回到旧可电子厂那里,继续我的找人大业。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开始有人上班了,人慢慢的多起来,然后塞满了厂门前的那条街。我眼睛在人群里不停的扫视,却没见一个认识的人。人群开始少起来,正感到无望,却一个人走了过来,说:“咦!你怎么在这。”我仔细一看,这不是在家的时候去炸鱼时那个司机的妹妹吗?晚上还陪我出来在桥上聊了一会儿的那个。

我回答道:“我刚来几天,在这找人。”

她“哦”了一声说:“我上班了,你慢慢找哦。”我“嗯”了一声她就转身进去了。

等了一两个小时,也没找到人,便转身回去。心里老是想:“干嘛就是等不到想要等的人呢?”到了出租房那里,他俩已经回来了,姐正在做饭。我想去帮忙,却发现没什么可帮的。

吃了饭,他俩又加班去了,我就一个人早早睡去。

时间过得很快,算时间,已经来了一个月。自己却一直没找到工作,慢慢变得焦急起来。

这一天,已经在工业区走了一天,依然没有什么希望。找杨盛萍与刘梅我是已经完全放弃,就连那天遇到的那个老乡都再也遇不到,只是单纯的找着工作。一天下午回到他俩的房子,姐今天不加班,她看我有些沮丧就说:“不要着急,刘成不是两个月才找到工作。”

“哦,不过我也不能老待在这里呀!”

“没事的,刘成他们厂,可能要招工了。”

我想了一下说:“哦,但我明天还是去远一点看看。”一会刘成回来了,一起吃完饭,刘成与姐都去另一个老乡家里打牌去了。我就收拾好,一个人睡去。

早上起来,他俩还在睡,我悄悄起床也不吃东西就向外走去。沿路向宏小工业区的对面走去,然后过了桥一路直行。路两旁并没有太多的工厂,我就沿着公路一直走下去。路两旁全是田地,在很远的地方才看见有工厂。在十一点的时候前面又出现了一座大桥。走过那座大桥,到了一条大街,街边上就是我在来的路上看到的那一些工厂,我挨着仔细看了过去,却并没有什么合适的。基本就是性别不合,全招的女工。我就继续向前走去,在一个路口吃了点东西后休息了一会,就想着往右转进那看起来有很多工厂的路走去,走到头后,却并没看见有什么工厂。却在前面出现了一座桥,潜意识里像有什么在呼唤,便走上桥向对面走去。在桥中段时我看到桥的上游的远处,一个大大的招牌立在厂房顶上“里闻纸品厂”。我就想:“这么大的纸品厂,应该会招工吧。”就走过桥,沿着江边的公路向里闻纸品厂走去。心里期待着能看到招聘的告示。到了里闻纸品厂门口,一个招工牌立在那,上面写着诚聘坑机手多名,我不由呼了一口气。忍着激动的心情走到厂门旁边的保安室,向里面的保安员问道:“先生你好,你们现在还招坑机手吗?我是来应聘的。”

那个保安说:“招的,不过现在厂长没上班,你等到两点再来吧。”我看一下保安室内墙上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走向江边,想寻一个能坐的地方。看了好一会,才发现要在几百米的地方才有一排石台。

走到那个石台上,坐下来,看着江面上运沙船来来往往,江这上被浪冲出一阵阵水花,心慢慢的沉静下来,心中忽然有一阵担心在心头伸起,不由想:“我能面试进去吗,我技术够不够。”担心越来越强烈,我不由有一种想回去的冲动,刚想站起来往回走,就不由对自己说:“你还要去麻烦别人,让别人养着你吗?能这么没自信吗?”看着自己坐下意志就会变弱,我就站起来,向江上游走去,一路走着,一路看着江上与江边的那一片风景,渐渐的被这江的宽广与芭蕉林的幽静所吸引,再看那太阳映在江里的炙热,心里不由生起一般豪情,看着时间在靠近,我就回身向里闻纸品厂的厂门走去。到了保安室,那个保安员一看到我就说:“你等一下,我打电话问一下。”他拿起电话,按了几个号,一会儿就向电话里说:“有一个人来应聘坑机机手。”然后就挂了。他回过头来对我说:“等一下,有人来带你。”

我感激地说:“好的,谢谢。”就站在那等着,一会儿,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从厂里出来,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是你来应聘吗?”

我赶紧点头说:“是的先生,我应聘坑机。”

他点了点头说:“我们这里是做纸的,纸很轻,活也很轻松,你愿不愿干。”

我不由一愣说:“你不是招坑机吗,原纸都是几百公斤一个的,上吨的都有,怎么会很轻?”

他又点了点头说:“哦,那你就等我一下,我带你去车间面试。”说完就一个人走到墙边的花坛边,掏出烟来猛抽了几口,只见他矮瘦的身材,头发依然花白。他正抽得有劲,一辆小车从远处驰来,在厂门口停下,一个一米六五左右的身材有些肥胖的人,钻了出来。他走到那个人那里,将他说了一通,他赶紧指着我,意思是说明,他是来应聘我才出来的。那肥胖的人看了我一眼,才放过他,进去了。

他扔掉烟,走过来,示意我跟着他走。走进厂门,沿着一条厂区路,走约八十米,就到了一个很大的车间。进了车间,他将我带到一个三十岁的男子面前说:“这是来应聘的,你安排一个机台给他。”说完就走了,那个一米七左右精壮的男子问我:“你是应聘什么?”

我回答说:“坑机。”

他点了点头说:“好,你跟我来。”说完就向纸板生产线走去,车间里是两条线,左右各一条,他将我带到进去右手边那一条线的二机,将那个开机的叫开后对我说:“你就在这看这一台机,一会儿我来找你。”我点了点头,就站在了熟悉的机台旁边,看机器现在走得很顺,就将机器的各个地方都检查了一下,也都正常。就站在那里,调节快慢跟进纸架上纸皮的多少,大约半小时的时间,那个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几张纸问我:“这些纸,你能不能认出来。”说完递过了我。我将纸的代号认了出来,他就又走了。一会那带我进来的老人走了过来,问这个人道:“怎么样?”

他点点头说:“厂长,他可以。”原来那个人是厂长。厂长就朝我招了招手,让我跟着他,向外走去,一直走到门口旁边的办公楼。到了办公楼里的大厅里,他站住对我说:“工资24元一天,一个月三十天,每天八小时,三班倒,没问题吧?放假一般国家的节日,或者订单少的时候。”

我一想:“24元一天,一个月720元,比在家里多了6倍。”就点了点头,心里还想道:“有工作就好了,还管得上其他的!”他就将我带到前台文员那里,跟那文员说了说,又回过头来对我说:“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

我赶紧说:“明天就可以。”

他就点点头说:“那你明天过来,带好行李,办好一切手续后,后天早上7点前在车间门口等我。”说完走了。

那文员就问我要身份证和毕业证以及未婚证。她登记了一下对我说:“还要交五十元押金。”

“明天来交行吗?”

“可以的,明天带行李来后,就在保安室那里等我,我会去给你安排宿舍。”

我就非常感谢地说:“谢谢你,好的。”

她笑了笑说:“不客气,那你就回去吧,明天过来就行了。”我点了点头就向外走去,到了保安室那里,向保安员说了一声“谢谢”。他就问:“应聘上了没有?”

我回答说:“我明天过来,后天上班。”

他很高兴地说:“哦,那就好,记得明天早点过来。”

我又非常感谢地说:“好的,谢谢了。”然后就往回走。沿着原来的路,回姐租房子的地方。

进了门,姐已经回来了,因为没加班,正一个人在家里织笔衣。看我回来了就问道:“你今天去了哪里了,怎么这时候才回来?刘成还以为你这被治安队抓走了。”

我赶紧解释说:“去得比较远,有三十多里路了,走路要走二个多小时。”

姐疑惑地问:“你怎么不坐车?”

“找工作,做在车上怎么找呀!”

“那你回来,怎么不坐车回来?”

“不知怎么去坐车,我也是第一次去那里。”

姐一下也明白了说:“哦,那先休息一下就吃饭吧!刘成刚去加班,本来想等你一起的。”

我说:“好。”然后就去洗脸,拿了盆与笔巾,就向水喉那里走去。当清凉的水冲在脸上,疲惫去了一大半。舒爽了一会,我就回去将换的衣裤拿来,干脆洗澡。

洗完澡,回来将旧衣脸放在包里。姐看到鄙夷地说:“你不会这么不爱干净吧,等会我帮你一起洗。”

我摇摇头说:“我明天一起来就要拿走,我找到工作了。”

姐欣喜的问道:“真的,在那里?什么工作?”

我回答说:“我也不知那里是什么地方,我是一路走去,没看地名,厂名我知道,叫里闻纸品厂。”

姐又问:“工资怎么样?”

我回答说:“24元一天,每天8小时,很少加班。”

姐惊讶地叹道:“什么,这么高?”

“这没多高呀,一个月下来720。”

“你知道吗,我们这里几个厂的工资低薪都只是260到300元。全靠加班一个月也只有500左右。你不用加班都有那么多,天!行了赶快吃饭。”说完指了指桌上的菜,就一个人出去了。大概又是找人玩去了。

吃完饭,我就一个人坐在床上休息,同时也准备收拾东西。十点后,刘成也下班回来了,与姐一起走了进来。一坐下就问:“你是做什么工作,怎么工资这么高,我们师傅的工资都才二十块一天。”我具体的跟他说了一次,便又开口对他俩说:“我想借50元钱,我交押金不够。”

姐说:“好的,我明天早上拿给你。”说完又继续聊起来。到了十一点,各自睡去。

天一亮,我们就起来了。姐帮我把东西收拾好,然后递了50元钱给我,就与刘成上班去了。临走时交待,有时间要过来。我应了一声,就看着她们出去。然后收拾好东西锁上门,背着包向昨天的路走去。

九点的时候,我到了里闻纸品厂门口。保安室里面还是那个保安员,他看到我就说:“来报到了呀,我帮你打电话。”说完就拿起电话来拔。一会放下电话就叫我自己进去找那个昨天的前台。进到里面,前台就叫我过去,她就问我要了相片与押金,然后就走去里面。一会儿出来,交给我一张厂卡后带着我向宿舍走去。从办公楼出来,就是我昨天去车间的路,旁边是一栋很大的车间,从窗外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机器,原来这厂还有纸箱部。过了那一栋楼就到了宿舍楼下,她就告诉了我房号与床位号,自己就回去了。我到了房间,里面没有人。我看了看床位,是在进门左边靠门的这一铺床的下铺。里面可睡八个人,四铺分上下铺的铁床。里面已经住了五个。我将床收拾好,然后就将姐那里拿来的席子铺上,将毛毯拿出来,枕头就用我装衣服的包来代替。

躺在床上,心里顿时觉得好轻松,不觉就睡去了。一会儿感觉有人进来,是两个男青年,应该与我差不多大,他俩看了我一眼,就坐下抽烟。我也就将身体朝里继续的睡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走下楼向厂外走去。来的路上,往一个路口走去,我曾看到那里有一条街。

沿着厂门口的那一条沿江大道,向来的方向走去,走了大约100米,是一家大型工厂的宿舍,宿舍边上有一个大型的运动场地。因为它是在路的下方,能很清楚的看清它的全貌,它有由两个篮球场,一个网球场与一个溜冰场组成,走过它的外围,就到了一个三叉路口后就是那一条街。两旁是两排五层高的大楼,楼下全是门面。有小超市、饭馆、米粉馆等。走完这一栋楼,却看见了一个大大的牌坊式的厂门,上面写着《里闻集团》四个大字。想到我们的厂名,原来与这里是一家公司。走过厂大门,就去找了一家米粉馆,吃了一碗炒米粉。

吃完走了出来,就在小超市里买了洗衣粉与香皂,然后就走了回去。在走过江面时不觉的想去坐一下,看一下那江水的绵柔与那江对面芭蕉林的幽沉。

坐了一个小时左右,周围再也看不出风景,便走回宿舍,宿舍里的工友已经回来完了,他们都是上早班。看我回来,今天中午回来一次的一个工友就问我:“你是今天新来的吧?是做什么工位的?”

我笑着回答道:“今天刚来的,做坑机。”

他点了点头说:“我听说新来一个,原来是你,你是哪里的?”

我回答说:“贵州。”

“哦,你们有个老乡在对面线,到时我帮你介绍结他。你知道去那里吃饭吧?如果不知道,等你老乡过来我们一起去。”

我非常感激地说:“我去过那条街了,只是不知道食堂在哪?”

他笑笑说:“等会你就知道了。”说完起身向冲凉房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