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四十一章 再遇杨盛萍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174 2017-04-02 00:16:57

  到了总公司大门外,我礼貌的向吴小亚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我回去了。”

她却笑了起来:“才不要你谢呢,我进去了,拜拜。”说完放开我的胳膊转身轻盈的走了进去。加上她的胖,有一种滚动的感觉。心里忽然的想笑,却又不由一愣:“我不是该伤心的吗?怎么反而有想笑的感觉。”想不通就不去想吧,独自向纸品厂而去,还有一个夜班在等我。

下了班,睡到三点就睡意全无。不知从那里搬来一个施工队,一天不停的在厂外那片空地打着桩。撞击的声音一声声从远方传来,让人在睡梦里不得安宁。起来早了不知做什么,就去把衣服洗了。四点半准备向总公司走去,杨正海却走了起家来说:“前晚他们说你上班像要死了一样,你不会是去哪里了,然后一天没有睡觉?”

我点点头说:“哦,没什么,就是去别的地方逛了逛,回来太晚了而已!”

“我们都猜你去做什么坏事了,这段时间都鬼鬼祟祟的!”

“我倒是想做坏事,但你觉得我能什么出什么坏事。”

他点点头又问道:“我又不信,怎么这么早就去吃饭?”

“一班就睡,没吃早餐,所以过去早一点。”他就点点头去了李泽泽那里。

我也懒得管他俩会发生什么事,就先往总公司而去。路上竟然遇到我们一班的几个人。其中的头机老杨师傅冲我打了一下招呼,我们就走在一起。老杨师傅身材瘦小,又爱抽烟,整个人看上去很猥琐的感觉,但其实他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前晚就是他不停的来叫醒我的瞌睡,要不肯定很惨。到了饭堂打了饭便坐下默默吃饭。

吴小亚一下班就只奔饭堂来了,因为刚下班饭堂里人不是很多,虽然这么大的饭堂,桌子也有几十排,她却一眼就扫到了我。我看她是很容易的,她在门边,那是个很显眼的位置。她走了过来就说:“等我哦,我打饭就来。”我点了点头。

老杨师傅就问:“你女朋友?”

“不是,只是老乡。”

“矮了一点,胖了一点,但人看上去还是很不错,要珍惜!”

“吴师傅,她真不是!”

吴师傅笑笑说:“我是说,如果是要珍惜,过来人告诫你一声,曾经我也被人爱过。”

我不由笑着问道:“哦,你现在难道没人爱吗?”

“这不清楚,因为我要到将来才会去想,现在是不是被人爱的问题。”

旁边几个人呵呵一笑,其中一个人说:“乡仔,你就不要问了,小心揭了老杨的伤疤。”

吴师傅就笑笑说:“行了,吃饭,你看我像有伤疤的人么,长这么难看,整个人就是一个伤疤。”大家笑了起来,然后继续吃饭。

一会以,吴小亚端饭过来,老杨师傅正在我对面。他就往一边挤过去,自己将我对面的位子让出来,吴小亚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老杨师傅说:“没关系,应该的。”然后埋头吃饭。

工友们都走了,又等了一会她才吃完,然后我们去放了盘子。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刘勇却冒了出来向我打招呼:“老乡,好久不见!”

“你是不是才从家回来,我怎么就一直未遇见你。”

“我早来了,天天加班加点,那有你们那么好才八个小时,命苦!”

“你们加班有钱赚呀,我们不加班工次不高的。”

“别说假话了,你们的不加班的工资跟我们一样高的。”说完又对着吴小亚说道:“我那老乡听人说辞工了?”

吴小亚说:“是呀,走几天了,怎么想她了。”

他摇摇头说:“那里呀,我只是想问问,她有没有伤心,我对不起她,但她不适合我。”

我看着他俩说:“走吧,我们在这聊不合适,如果你需要说出来才能让自己好受,我们去吴小亚她们宿舍说行不。”

他点点头说:“好,我们也是好久没聊了。”

我摇摇头说:“我说大哥,我们好像曾经都没聊过,唯独在杨碧那里聊过几句的吧。”

他哈哈一笑说:“是的是的,走我们去聊聊。”说完我们仨就向吴小亚的宿舍走去,一起去听听他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原来刘勇竟然还是杨碧的师傅。他在原来的厂做丝印部的大师傅,那时杨碧刚从家来,不会做车位就安排在他们那里学丝印。学了半年都是刘勇教,后来杨碧受不得那气味,就调去学车位了。两个人曾经因为师徒关系被人笑着像夫妻,就有了一些想法。没多久刘勇辞工来到这边,二年后他去那边玩又看到杨碧,觉得蛮有感觉的,就想把杨碧转过来一起,可谁知杨碧并不是那种能帮他的人。她总想让刘勇去租房子一起生活,而刘勇的想法却是想先自己办家小丝印厂,这段时间正要辞工。她觉得是瞎闹,就不欢而散。刚好刘勇的一个朋友,帮他介绍了一个也是做丝印的姑娘,他俩的想法不谋而合,感情也合拍,所以…

听完后,我与吴小亚都表示理解,吴小亚对他说:“杨碧姐也没说你什么,她是订了婚的你知道吧?”

刘勇点点头说:“这我知道,我倒不记较这些,何况她那男朋友没一点志气,与她也不配。”

吴小亚说:“她看来是自找坟墓,那我还担心她什么,难怪她总是对谁都没怨言。”

我想了一下说:“看来最该埋怨的是她自己。”

刘勇说:“我们小厂已经租了房子在外面进行筹备,那个姑娘一直在外打理,我这几天所有老乡我都要挨个聊聊,因为我要出去了。”说完他就起身准备向外走。

我就对他说道:“祝你成功。”

他说了一声“谢谢”后礼貌地挥一下手出去了。宿舍里没有其他的人了,吴小亚站起来说:“我去冲凉,你等我。”

我赶紧摇摇头说:“我一个男人待你们女宿舍像什么!我去外面等你。”

“哦,那一定要等我。”说完像很不放心地看着我。然后忽然地走上来双手将我抱了一下,然后红着脸放开,说:“你不许不等,你去呗。”

我不由愣愣地看着她,然后愣愣地走出去,愣愣地出了总公司,愣愣地坐在那街道上的栏杆上,忽然地感觉如此的不可思意与荒唐。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我竟然还在耐心的等待。她出来了,新穿了衣服。这套竖纹的套装看上去要显瘦一些。同时也感觉她高了些,那可能是脚上高跟鞋的原故。她过来带着一丝羞意说:“哥,我们走呗。”说完她就快步往江边的路走去,也许是她怕遇见认识的人吧!毕竟这时正好是人多的时候,很多不加班的工友们都在这街上玩。

出了公司门口的街她才慢了下来,等我走近才说:“哥,你生气了吗?”

我疑惑地道:“生气?我为啥要生气,你做了什么吗?”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与你出来玩呀。”

我不由一笑说:“哦,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说完就走上了江堤边上的公路,沿着公路往上走,慢慢一直走到镇上。以前杨碧在鞋厂就调头了,她好像兴致很高,到了镇上还不想调头。我催促她要回去了,我俩帮从原路回来,送她到公司门外那条街的街头我就回厂准备上班。

时间很快在这样的日子中溜走,明天又是星期天。下午吃过饭,就与吴小亚去江堤上走,今天的天气好,温度也在几天前就升了起来。她穿着一件长袖衬衣,一条小脚的健美裤,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我慢慢地跟着,爽受着这难得的最后一个夜晚,因为她明天早上就走了,今天下午她已经办好了离厂手续。

走到那个有沙滩的地方,她回过头来问道:“远乡哥,我们去那滩边的石头上玩好不好?”

我看着她童心未泯的神情就回答道:“好呀,你想去哪里我就陪你去哪里。”

她笑笑说:“哥真好。”说完她就踩上沙滩向江边上那个礁石堆走去,我沿着她走过的脚印走了过去,江水正不停的在冲刷那一片礁石。

黄昏的江边,依然能看得江水里偶尔游到滩边水浅处的鱼。清得透明的江水被风带起小浪,连续不绝拍击岸边的礁石与堤墙。一丛芦苇在堤岸的半高处,三只鸟在芦苇杆上。江那边模糊还能看见那芭蕉林似乎有风的晃动,江上的船正有几艘在驰来。看着吴小亚跳了几下,我也在上面跟着她跳来跳去。

玩了一会就都累了,我就说:“我不行了,我要坐会。”说完就坐在江堤边的石头上,她也过来,挤了一半坐下。

我看了看她调皮的脸说:“你与我挤,你不害羞?”

“才不,就挤。”

“好吧。你随意。”说完就这么坐着,看着那未黑的江面。

默默坐着,天终于的全黑了,我就对她说:“我们回去了吧,天太黑。你明天要走了,你不回去与你宿舍的姐妹们多说说话?”

她摇摇头说:“才不呢,平时我与她们就很少说话,我们来的时间不长,关系都不是很好,现在要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你也要收拾一下东西呀,要不明天早上你才收拾,会不会耽误时间?”

“不会的哪,我又不是去上班,只要是在中午之前赶到,就没关系的。”

我点点头说:“好吧,随你,不过我要上班,一会儿我就要回厂了。”

她语气稍带埋怨的说道:“你不是十一点半才上班的吗,那么早回去干吗?”

我懒得再说话了,站起来伸展一下手臂,然后走到近水一点的滩上,捡起一块石头往水面斜砸过去,看那夜的江面被远方灯光照出的一串白色水花。扔了几下就没有了兴趣,又走回来。

吴小亚已经站在那里,我就说:“那走了吧。”她却走了过来,将我拦腰抱住,我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颤抖。

我赶忙问道:“吴小丫,你怎么了,这样不好,你快放开。”

她却不说话,也不放开,一会儿我说:“行了,像小孩子一样,我们回去。”

“哥,你会忘了我吗?我知道我一走,以后能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怎么会,这么可爱的小妹妹,你不是就在后街么,那地方我经常去玩的。”

“哦,就算一个地方,能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我哥他们厂是不许出来的,一个月只许出来二个小时,还要打放行条。”

我不由一愣,问道:“那你还去?”

“是我妈要我去的,说是跟我哥在一起才放心。”

唉!儿行千里母担忧,何况还有女孩子。不觉的也感到一丝怜悯与情意自心里升起来,就双手也将她搂住,然后就这么默默的抱着,好一会后我小声说:“我们还是回去了吧,不早了。”她轻轻的抬起了头,看着我,我不由的就吻了上去,她笨拙的回应着,我不由的心生一种罪恶感。

吻了一会我放开她,然后搂着她的腰向总公司走去,送她到了厂门口我就回来,想想今天的事,如在梦里。

天亮了,我下班洗了一把脸,就往外走,李泽泽问道:“准备去哪里玩?”

我回答说:“去一趟后街。”

他点点头说:“那个地方听说很乱,你要小心了。”

我一笑说:“没事,我以前在那里。”他“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我也出了门。

到了总公司,吴小亚已经将行李拿出来放在外面。我看到就问:“你怎么不等我来帮你拿,你一个人搬不累么?”

她也许因为昨日的事吧,看到我脸上就起了红云。低下头说:“是我们宿舍的一起帮我拿出来的。”我点了点头就拿起三个大一点的,她就拿着两个小的,然后向公交站台走去。

星期天,虽然我们很早,但依然的有不少人。好不容易挤上一辆车,却早没了坐位,她就抱着我挤在过道上,我自己就双手就抓着上面的扶手。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总站外的公交站台,下车时非常挤,我就让她等一会下,门口边上肯定是有扒手在堵着,然后好扒东西。一会儿松了,我与她拿着东西下去,两趟才拿完。路边上两个姑娘在哭,她们的钱被偷了。路过的人有同情的,有埋怨她们自己不小心的。有的让她俩去报案,她俩器了一会却默不出声走了。

去后街的车不用去总站搭车,我与她扛着行李走过天桥后,就是去后街等车的地方。由于早上往后街那个方向在星期天比较松,所以我俩在车来后很轻松地上了车。

半小时车就驰过了后街,在后街下去好像有两个村的路程,吴小亚就喊要下车。下车一看,这是没来过的地方,我就问:“这离上面镇上有多远?”

她想想说:“没多远,好像五里路。”我一想,这还是真没来过,因为那个家具城,离镇上只有一里多路。然后再往上才是山屯村。

下车的地方是一个十字路口,从我们这边望向对面,可以看到田野。一条条不宽的公路从眼前穿过田野后,孤零零的在远方消失在一个山坳。主公路上两边全是房屋,但并不繁华。我们要进去的小公路,两边是民居,房屋不高。只是那两公里外才看到有四或五层的厂房。我俩提上东西就不停的有摩托车司机来问去哪里,我俩懒得理就直接向里走去。

二十分钟后到了一家鞋厂前。吴小亚停下来说:“我哥就在这厂里,我们在这等,一会他中午下班就会出来,我写信给了他的。”

“这这里呀,以前我就在刚才下车那里在往回走三个站。”

“那你以后还会回来这里么?”

“回不来了,那岛佬不行,我们是罢工走的。而且这里我不知道有没有相同的工厂!”

“哦,我哥这里也是岛佬。”

我想了一下说:“那你还是回去算了,这里肯定不好。”

“我不和我哥在一起,我回家我妈要骂我!”我就不好怎么说了,默默的看着那厂门发呆。现在还未下班,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我们站的地方是进来的那条小公路,它在这厂门口稍稍的转了一个弯。我们身后已没有了房屋,是一片被公厂与民房包围的荒草地。正打量间,三辆治安摩托车从远方驰来,吴小亚就问我:“哥,你厂牌带着的么?”

我点点说:“带的,没事,就算没带也大不了将他们揍一顿回家呗!”

一会儿摩托车过来了,看我们带着行李在那里就停了下来,一个人下车过来问道:“你们是那个厂的,不上班在这里干什么?”

吴小亚赶紧说:“我们是在这里等我哥,我哥在这厂里。”最后三辆车都停了下来,那人又问:“有没有身份证?”看着他们嚣张的样子我手不停的痒着,吴小丫就去掏身份证。

其中一个却说:“不用了,我们走。”然后温柔的对着他车后坐的姑娘说:“我等一会来接你。”然后就是摩托车启动与远去的声音。那留下的姑娘却看着我,我很疑惑的向她仔细看去,不肥不瘦的身材,一米五五左右的身高,一把长发,略显清瘦的脸…咦!杨盛萍!一时心起波澜。

平息一下心情我有点不相信地问道:“你是杨盛萍?”

她平静的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