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三十九 杨碧辞职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464 2017-03-31 09:36:06

  吴小亚回来,杨碧脸色不善的看着她。她才刚坐下,看到杨碧的表情,赶紧的又站起来说:“姐,你怎么了?”

杨碧说:“你说呢?”

我赶忙打圆场说:“算了,她不是怕你不肯起来么。”

吴小亚这时一下明白过来,“哈哈”一笑说:“我以为什么呢,不就是说你打呼噜吗!又不是什么大事。”

杨碧说:“你还说,让我都差点无脸见人了好不好!”说完站起来向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不行,我一定要出这口气!”吴小亚看见她坚决的样子,一转身就钻上床用被子蒙住,宿舍里便响起她俩打闹的叫喊声。

一会儿,杨碧在吴小亚的被子上揉得差不多了,便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的床上坐下。一会吴小亚才从被子里钻出来,披头散发的对着杨碧的床说:“姐,你要帮我扎头发,全被你弄乱了。”

杨碧摇摇头说:“怪我喽!我又没扯你头发。”

“谁让你拿我当面团揉的。”

“你爱梳不梳,我懒得理你。”、

吴小亚这时转个头对我说:“你看姐欺负我,你怎么不帮帮我。”

我故意装着不知地说:“我没见她欺负你呀,你们不是在闹着玩么!”

“你偏心,你俩是一窝的,不跟你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我微笑说:“你确实不用说,就流泪行了。”

她就从床上起来,从枕头下拿出一把梳子,向外面走去,在过我面前时假装恶狠狠的样子,冲我一瞪眼,出门而去。

我就问坐在床边还在稍微有点喘的杨碧道:“我们今天去哪里玩,要不我带你去人民公园玩吧?”

她说:“那里太挤了,要不我们就去桥那边逛逛算了,她们说也很热闹的。”我点了点头准备起身。她看我的动作就又接着说:“等一下她,我们一起去。”

我点头说:“好”。然后坐着静静的等。

不一会吴小亚回来了,头发重新梳后,辫子比刚才要好看了些。杨碧看到她就说:“我们是不是去江那边玩?”

吴小亚说:“可以呀,说了好几天呢,都没去成。”说完放下梳子过去拉杨碧。

杨碧说:“拉什么!不就是在等你么?”

吴小亚便说:“那快走,我等不及了。”说完拽着杨碧向宿舍外走去。当我们走出后,这间宿舍里就没有人了。不是回家就是去了老乡或亲友那里,其他宿舍也一样,留在宿舍里的人就组织起来一起玩,让自己不那么感到孤独。但有一些只剩一个人的宿舍,如果朋友少的话,便只能在孤单里默默地过着寂寞的年。

出了公司门,向右沿着店面走一百米,便到了那条江边的路。沿着江边这条路,再向下走一两里,就到了那座跨江的桥头。走上桥,便看到桥下江水的另一种激荡,远处的上游与下游,都是满江澎湃的浪花。桥那边,从桥上看去确实的人很多,这地方我曾经路过几次,那时却没这么多人。

下了桥头,走在这条不大的街,两边的喧闹不绝于耳,这里的年味竟然比我们公司周围与镇上都浓。看到了小孩子的玩乐、听到了炮声,以及街边挂满的福字与别人脸上的笑容。这条街其实是单边的,一边是一片草地,一边是整齐排着的四栋楼。五层高的四栋楼一个模样,每一栋有十二间。这是一家公司的宿舍楼,楼上住的大都是打工的人群,楼下的街才显得那么亲切。

我们在这条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一会看看这家店,一会逛逛那家店。不大一会就走到了头,毕竟这条街不是很长,而且大部分是卖表的。

时间到了十二点,肚子饿了。看着十字路口对面有一家饭店,就对她俩说:“我们去那先把肚子解决到吧?”她俩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我。我就率先向对面走去,刚好是绿灯。

饭店内,正是吃饭的高峰,隔壁包间不时传来猜拳声与哄闹声。大厅内也都是好几人一个桌子,推杯交盏的发好不热闹。我们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完全边缘在这年的氛围里。

吃完饭,她俩没了一点逛街的兴趣。毕竟这异乡在这年里确实没有什么好玩的,无非就是人家过年,然后我们自己越看越感觉心酸。不如回去,在那宿舍里,眼不见心不酸。于是我们就往回走去,街上现在又多了好多摆摊的人,一些衣架往路边一放就是一个服装摊,她俩一下来了一点兴趣,便一个摊位接一个摊位的看过去,走回到桥上时,已经能看到了笑颜。

回去我们三个却球场打了一会儿球,就是到了晚饭的时间。球场里有很多人,看来留下来过年的人不少。有很多是买不到票的,有的是回家做车太辛苦的不想回,有的像我一样没钱回的。吴小亚说她请吃饭,我们也倒没什么意见,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吃完饭后照例吴小亚回宿舍,我与杨碧去玩。

时间如此过去,转眼初六到了,她俩开始上班。我们纸品厂却是要初八才开工。

初六初七两天没事可做,待着实在太无聊就去我们县办事处那里。看着大包小包从家里过来的老乡们,虽然没一个认识的,但依然升起浓浓的羡慕。

晚上回来就去陪她们玩,不过我们不出去了,毕竟回厂的人很多,都要邀请一起玩,吃吃她们或他们带来的家乡特产,一时各个宿舍热火朝天,杨碧她们的宿舍也不例外。看看我实在有些多余每晚九点未到便一个回了宿舍。

宿舍里的人也在这两天回来完了,空空的宿舍已经回到放假前的样子。初七的晚上我刚走回去,李泽泽看见我就说:“来抽一包我家乡烟。”说完就拿了一包烟扔我床上,我笑了笑说了一声“谢谢”就问:“你是中午来的吧?早上我出去前就没见你。”

他摇摇头说:“不是,我才来一会呢,刚才杨正海还来找过你。”

我点点头说:“哦,他也回来了,那我去看看他。”李泽泽点了点头,我就向外走去。

到了杨正海的宿舍,他已经躺下了,不过没睡,正在与对面铺的人说着话。

我进去就说:“杨正海你回来了,我看你早上没来,还以为要明天才来呢!”

他说:“哦,你去玩回来了,我下午三点到的,本来是早上,车坏了几个小时。”说完从床上拿了一包烟说:“家乡烟,来一包。”

我伸手就接过来他又说:“锅炉房那个老乡也回来了,他要我们明天一起吃饭,说是带来了家里的渣鱼。”我点了点头,然后找了一根凳子坐下来与他们一起聊天。聊了一会打起了瞌睡,就辞别回自己宿舍睡觉。只是宿舍里经常有来招呼的人,喧闹到十二点我才睡去。

早上醒来便向车间走去,好几天不上班了,忽然地对车间有了深深的想念。因为起得早,信然能看到有刚到的工友正急匆匆的走进来。他们是刚从家里来的,还拖着大包小包。九点的时候三个班的人都来了,全在车间门口三五成群的堆着。

九点半点到了,厂长主任几个人从办公室向这里走来,在厂长的一声“集合”声里,大家整齐地分三排排好。厂长带头然后几个主任跟上每人简短的说了几句,刚走过来的文员就开始派红包。很快在组长的帮助下,文员将红包派完,然后每个车间的车间主任集合自己的队伍开始安排工作。当主任说出来我们组是白班的时候,我们班有一半的人开始叹气,因为他们不能用开年这一段时间的白天与老乡团聚了。

散了会,我们走进车间。每个工位机手开始启动自己的机器空转预热。半小时过后,车间里响起了蒸汽声,蒸汽开始送过来,等压力表上的指针指到十公斤时我打开自己机器的主阀,蒸汽开始进入机器,熨筒慢慢的就开始变色。将纸装上,也依然不开机,就这么让机器空转,然后就几个堆一起,聊一路回家的见闻,聊着上午吃饭时间到了。

吃过饭,大家这才开始将纸穿上,开始按单生产。新年第一天开机时间过得很快,还没反应过来下班的时间就到了。交了班我们回到宿舍,刚冲完凉,杨正海就过来叫我去锅炉老乡那里吃饭。我们一起出去,那个老乡是锅炉房一个组长,住的是管理宿舍,客理宿舍在厂门口的另一边的办公楼后面。从纸箱车间旁边小路走过去,穿过一排风景树就到了,可老乡却不要在,问问同宿舍的人说是出去了,我们就转身出来向总公司饭堂走去。

不知是不是他穿了一套新衣服的原因,吃过饭非得要我与他一起去107号宿舍。不就是一套天蓝色西装么,有必要显摆一下!我本来想去杨碧那里,可顶不住他的死拉硬磨,只好与他一起向那里走去。

宿舍里都不加班,燕兰与燕紫两姐妹还有吴芳都在,阿练也在床上坐着织毛衣。我们一进去,阿练就看到我说:“老乡来玩了,好久没有来了嘞!”

我笑笑说:“年前不是都忙过年吗!”这时吴芳与她们几个都看到了我们,就起身给我们找凳子。

燕紫说:“好稀客哟,这么久没来,我们以为你们拍拖了呢!”

杨正海就说:“那里呀,我回家的了。”然后就与她们几个瞎聊起来,燕兰将从家带来的瓜子花生拿了出来,我走过去抓了一把就去阿练的床上坐下了。过了一会,燕兰的老公也进来,她们就嚷起来要打扑克。

作为一个忠实的观众,我依然的一边看阿练织毛衣,一边的看着她们打扑克的气氛。然后就是看到回去时间时杨正海那百般不舍。

第二天一下班,我冲好凉就躲着杨正海与李泽泽向总公司走去,吃了饭到了杨碧的宿舍,杨碧正在准备去加班。见我进去,就叫我与她一起出来,一边往下走一边说:“你晚上不用来呢,我们现在一开年就赶货,天天加班到十点,哪天不加班我就在食堂等你。”

我点点头说:“好,我这半个月都是白班。”说完我们也不说话,并排着慢慢向楼下走去,到了了生活区的门各自分开,我一个人就向球场走去。

打了一会儿球到了九点,回去时却见杨正海在那里与李泽泽聊天。杨正海一见到我就问:“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我假装茫然地说:“情况,我能有什么情况?”

他就又问:“那你为什么今天去那么早,我们找你都找不着?”

我依然不知的样子回答说:“你们找过我么,我只是饿得比较历害先去吃饭而已。”又瞎扯了一会,他也就回去睡觉了。

这个星期马上就要结束,时间倒也过得很快,这几天来我每天都陪杨正海与李泽泽去找燕兰她们玩。在那里除了与阿练聊一下外,就是看他们打牌。李泽泽也只是与阿香聊几句,其他时间就是在那傻坐。每当我看到他这么的傻坐,我就会不自然的升起一股敬佩。佩服他这种无聊的精神。星期天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却看见杨碧在那里正吃着饭,我打好饭就走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一会杨正海他们也过来,杨碧却不与我说话,走的时候眨了眨眼睛,我不由的好笑,可也装着不认识配合了她一下。

陪他俩到了燕兰她们那里,我找了一个借口就出来了,然后去了杨碧的宿舍,她见我到了就站起来让我与她一起出去。到了外面的街,就陪她向镇上走去。镇上又恢复了正常,来来去去又是那些忙碌的人,过年那悠闲的人们已然不见。与她一路聊着往镇上而去,她要买一些日用品。我与她在那家商场里轻车熟路的一会就买齐。出来就往江边回来,江边上已经是人满为患。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真堤上走着,这鞋厂不加班,人可真多呀。我们从人群里挤过后,往下来到老地方坐下来,一边聊天一边吃刚才买的零食,一边体验夜的静…

十一点的时候,我将她送回了宿舍,我也回去洗洗就睡。

日子又到了星期天,依然的看见杨碧在等我,吃过饭我们就一起出去。因为今天过后明天我们转成了中班,他们几个一下班就冲到镇上的溜冰场去了。我与杨碧买了一些东西就来到了那个江堤上,边吃边聊天,看着江面越来越暗的江色,没有夕阳的黄昏黑夜来得特别的快,当最后一丝光点亮远方的灯,我就轻轻的将杨碧抱进怀里…

当回来的路上,我告诉了她,我明天就中班了,她不是话,只是更紧的抱着我的腰,在转角的街头,紧紧的与我一个拥吻。

时间飞梭,中班很快过去,这个星期天是我们中班转班成夜班,七点半去换班,要上到明天早上七点半。因为年初货多,星期天就不放假休息,所以就会这样转班。这是最辛苦的一种换班方式,因为我们要挨整个晚上。黎明到来的时候,整个车间才恢复一点生气。

星期一的下午,早早的我就起床向总公司走去。这时总公司的车间刚好下班,我就在生活区的门边等着,工友们一个个闪过,有认识与不认识的。认识的因为要加班,点头微笑一下便过去了。一会就看到杨碧与吴小亚与几个姑娘一起走了出来,我就跟着她们向里走,吴小亚说:“咦!这么早?”

我笑笑说:“我上夜班呢。”

杨碧就说:“转班了哟,吃饭了没?,我们去冲凉下来才吃饭。”

我说:“没呢,我现在就去吃。”

她说:“哦,你去呗。”说完我就去食堂,她们就上去。

吃完饭我就在饭堂等她,因为她不加班才会冲凉后下来吃饭。在最后一批吃饭的人走进饭堂的时候,她走了进来,同行的还有吴小亚。她们冲我笑了一笑就排队打饭,我默默的等着,一会儿她俩端着盘子走了过来,盘子是不锈钢餐盘,上面分几个格子,饭菜均在上面。

等着她俩吃完饭我们仨就向外走去,星期天不加班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因为嘈杂的饭厅里不穿工衣的漂亮姑娘、帅气小伙很多。公司大门外也来了好多外厂的人,他们是在这等朋友或亲戚,好一起度过这难得的晚上。我们仨在一家小店买了一些小零食,尤其是吴小亚竟然环这春天还在冷的日子,买了一根冰棍。

我们仨往江堤走去,到了一个沙场的边上,那有一个不用的空地。因为被水冲刷过,所以比较干净,而且全是裸露的石头。这空地的另一边,就是那条宽宽的江。看了看应该是经常的有人来这闲坐,地上有好多零食的包装垃圾。我与杨碧选了一个地方坐下,吴小亚却走去了江边,蹲着在那玩水。坐下后就默默的看着眼前的风景,依然是那没有夕阳的黄昏。

杨碧开口说:“我现在都不加班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我不知道,不会是没货做了吧?”

她摇摇头说:“不是,我辞职了。”

我一怔说:“为什么,不是做得好好的么?”

“不是的,我们是新来的,总是做那不好做的货,组长太偏心了,她的老乡做的都是好做又工资高的工序,那天我与她吵了起来了,所以不想做了。”

“她没有怎么样你吧?”

“那她不敢,只是我自己觉得没意思!”

“那你又去哪里做?还是回家了?”

“回我原来的那个厂去,那个厂的主管是我一个地方的老乡。”

我想了想后问:“那也可以,是在什么地方?”

“在QQ镇,那里离这比较远,我辞职到期后,你要帮我一起把行李拿过去。”

“可以的,你通知我一声就行了,我请一天假。”

“那倒不用,我这个星期五到期,你还是上夜班的。”

我不仅一愣:“这么快?”

她点点头说:“我多看那个肥猪一分钟我都难受,所以就辞快工。”

我点了点头,却不知说什么,遥遥的看着远方,然后又看看玩水的吴小亚。忽然我也好想去玩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