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四十四章 艳子(上)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231 2017-04-05 09:39:01

  吃饭出来,我知道现在是再也不能去107宿舍了,就跑去陪王雾守电话,毕竟在球场都有可能遇上。唯一可惜是,以后与阿练那个小姑娘瞎聊没机会了。

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打电话,有想爸妈的、有想儿女的、有想爱人的、也有想爷爷奶奶的。我却不由的也想起了家,但我却不知家里方圆几个村,哪个村有电话。默默的看了好大一会,这时一个温柔甜腻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身高只有1.55米的姑娘走到了桌边,圆圆的脸,胖而均匀的身材,一头长发垂到腰下。

她着急地说:“可以让我先打吗,我上着班的,我每月的这一天都会给我爸打电话,我们那只有镇上有电话机,我爸或妈只要在这个时间就会在镇里一个亲戚上班那里等我电话!”

王雾好像认识她,说:“可以,下一个就是你,毕竟你要上班,大家也谅解一下!”其他的人也不说话,默认了。也许是这个女孩子太可爱了吧,我就看到王雾在登记簿上写上胡相恩三个字。一会胡相恩打完电话给周围的人都说了一声“谢谢”就出去上班去了。我傻傻的站了好一会,直到加班的下班,一大些人涌进来,我才离开。出来在总公司门外的铁栏杆上坐到十点钟后回纸品厂去了。

在纸品厂的小食堂吃饭的时候,我见杨正海与李泽泽走进来,便上去对他俩问道:“今天那个阿芳的事情,你们肯定有份的吧,”

李泽泽一头雾水:“啥事?”

我摇摇对说:“那你们打饭吧。”说完我就让开,不知道就算了。他俩打好饭就过来跟我蹲一块,吃了一会杨正海说:“你是不是嫌人家阿芳丑?”

我微微一怔然后郁闷道:“你参与了?”

杨正海回答说:“我才没那闲情,是她们在宿舍里议论。”

我点点头说:“那还差不多,简直是太小看人了!”说完闷头吃饭。

一晚上稀里糊涂的过去,然后一个星期也稀里糊涂过去。这就是上夜班的好处,时间过得特别地快。因为上班只想着睡觉,下班就是真的睡觉,没有其他的什么想法。时间也就哗哗地没感觉就过去了。星期天的晚上,我在总公司的饭堂吃完饭刚站起来,王雾就来站在我身边说:“前几两天都没见你,我还以为你不过来吃饭?”

我摇摇头说:“有时我一吃完就从后门走了,去江边坐着凉快。”

他“哦”了一下说:“今天没事吧,我们去找老乡玩。”

我点点头说:“好呀,我先出去洗手。”说完我俩走出来,洗过手后跟着他往宿舍走去,走了几步我问道:“老乡是女的?”

他回答说:“是的,在二栋。”到了二栋又上到五楼,然后在511门前停了下来。门是开着的,他轻轻拍了拍门,一个二十三、四的姑娘看了过来说:“是你呀,进来索。”在她的旁边一个头从床帘里伸了出来,竟然是胡相恩!

王雾就向我们介绍说:“这是李红、胡相恩。”

然后对她俩说:“我老乡,纸品厂的。”

胡相恩说:“叫啥子吗?”王雾看向我,原来他也一直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就客气的向胡相恩笑笑说:“我叫姚远乡。”

李红在一旁说:“这么好听的名字,一听就知道是有文化的。”

我摇摇头微笑说:“什么呀,带乡字也就是乡巴佬的乡字好不!”

胡相恩大笑道:“我们才是嘞!”然后王雾也参加进来,然后从这个乡巴佬的话题延展开来聊了下去。当聊过各自的家庭情况快聊到个人恋爱情况时,回去上班的时间到了。我礼貌的向她们告别,然后在她们的注视下走了出来,留下王雾在那陪聊。刚才她们很多工友已经回来了,全部都加入了聊团。大概王雾都认识,感觉他也游刃有余。

吃饭、上班、睡觉。偶有的夜晚也会去陪王雾坐坐,也经常会遇到李红或胡相恩。日子悄悄的走过,夜班结束。

夜班转成早班的时候,星期天的晚上是不用上班的。星期六早上下班后,想到今晚不上班,忽然的没了睡意,躺在床上眯了一个小时后醒了。起床向总公司走去,却发现也没有什么玩的,看看店里面的钟才九点半,忽然想自己有一块手表多好。心里面这念头就压不下去了,想一想桥那边的街就有好多自己做手表的店子,不约地便向那里走去。半个小时候我出现在一个店子里,然后在几个店子间看来看去,最后在一个店买了一个45元,看上去比较大气的手表。将手表戴在手上,想想该不该去哪里炫耀一下,头脑里不停的闪过地址,最后我选择了后街山屯,好像突然想那里了!走几步看一下时间,在看了四次后,我到了对面的公交站台。公车走了多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自己看了多少次手表,在山屯下车的时候,我大约是看了十五次。也就是十五个五分钟算下来差不多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然后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果然差不多。

感觉自己很潇洒的走在山屯的街上,转了一圈却没发现一个认识的人,颇感觉有些失望,于是出来去恒月电子厂那边也走了一朝,问了问几个说家乡话的姑娘,宏红竟然不在这干了。又去村里走了一圈结果依然是失望!一时的不觉兴味索然,便出来向旧屋村走去。沿着公路向下,路过那个纸品厂,厂门口连人都没有,更别说认识的了。又走了十分钟,便到了一处天桥,过了天桥就是旧屋村。

我知道山屯村那几个厂太大,如果不租了房子,能遇上老乡的机会都很少,何况认识的。而这里不一样,这个厂不大,而且宿舍与厂是分开,老乡又多,所以总会遇到几个老乡。

刚走到路口就见到秦丽媚与两个不认识的人走出来,她看到了我,大约考虑了一秒钟,然后笑了笑迎着我走来。走近后我微笑说道:“这么巧,没想到能遇上你。”

她回答说:“真是稀客哦!二年多没见了,你现在哪里?”站着与她聊了一会,将我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她也没多问,只是要我去她那里坐坐。

最后我说:“不用了,你知不知刘梅在那里?”

她摇摇头回答说:“我不知道,她也是一直没来,只听我妹说她辞工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失望地“哦”一声就准备告辞,她却说:“大公路对面的一个鞋厂你知道吧,那里有一个老乡来了半年多了,有一次来我们这玩,说是认识你。”

我一下高兴地问:“谁呀?”

她见我高兴,也微笑着回答说:“叫杨通珍。”

我一想说:“我在学校认的妹。”说完就对她说:“那我过去找她,看能不能找到她!”她点了点头,就与那两个姑娘走了。

出来往刚才的天桥走去,天桥那边就是那家鞋厂。

在鞋厂那里,向保安说了一下杨通珍的名字,一会儿两个姑娘便出现在厂门边。她俩一走出来,杨通珍就向我跑过来说:“哥,真的是你。”说完就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高兴地说:“我也没想到能在这看到你,你不用流眼泪,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她就眼睛眨了几下就说:“我们去那边草地上坐着聊好不。”说完指了指天桥旁的一个草地。

我点点头说:“好,我们去呗。”

在离天桥十多米的地方有一块干净的草地,我捡了一处坐了下来,她们也坐下。我们就各自问起出来这段时间的遭遇,不时的为对方叹息。聊了半个小时,依然意犹未尽,却有人来叫杨通珍回去,原来她还要上班。我让她回去,我下次再来找她,她才依依的起身,向厂里走去,临走时说:“姐,你陪哥说下话,那个人太烦了,明明知道我有人来,还要来喊我!”

我冲她说:“你赶紧的去吧,上班重要。”她点点头就向厂门走去。我俩看着她进了厂,我就对那个姑娘说:“你们是一起出来的吗?”

她含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们是一个村的,还是小学同学。”她接着又说:“你们是在一中读书认识的吧,我在二中。”

我“哦”了一下,恍然了。然后说:“我还是先回去了,我们上班那里有点远,等下次我时间充裕再来找你们玩,到时我带你们去市里玩。”

她一下非常高兴地说:“好啊,我们就是来的那天路过市里,就再也没有去过,我们俩个人不敢去那里。”

我笑笑说:“好,下次我带你们去。”说完我就起身准备向公交站台走去。

她也起身说:“我陪你去等车。”说完我俩就向站台走去,在站台边我才想起问她叫什么名字,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回答道:“小艳,她们都是这样叫我的,除了珍珍叫我姐。”

我点了点头说:“小艳,你还是回去吧,这外面也不安全。”

她点了点头说:“哥,我不送你了,你路上小心。”我点点头,她便转身厂里走去。

一会儿我上了车,想想看看车上的钟到了几点了,却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买了表,手一翻就将表送到眼着,想到这个动作刚才一个都没有做,不觉好不郁闷。

回到厂里才三点钟,走过总公司后面的江堤路,却发现运动场里很多人在打篮球,不觉的手痒,就往回往总公司大门走去。

进了球场才知道原来公司有一场球赛,是整个集团的篮球赛。这些是各个厂或部门的球队在练球,看看不能打扰,就准备出去找一个地方坐着等吃饭。正要起身王雾却不知从那里冒出来说:“去哪里玩,陪我在这里看看?”

“你喜欢看打球?”

“哪里,我们24车间的球队在训练,我在做后勤。”

“那好吧,反正我去外面也是坐。”说完与他往他们球队训练的那个球架走去。

看了一会他问:“觉得我们队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马马虎虎!”

“你会不会看,我觉得还可以的好不?”我笑笑不语,一会儿说:“你们这是在瞎打,而且球技一般,你去看看对面那一个地方。”

他看了一下说:“哪里有两个是总公司厂队的,肯定历害了,我们只要求在手袋厂的几个队里,不垫底就行。”

“这么低要求?”

他郁闷地说:“我们是手袋厂,男工很少,要不你们女队来与我们打!”

我摇摇头说:“我们纸品厂车间里一个女的都没有好不!”

“就是喽,我们也是没几个男工,选都没得选。”到了吃饭时间,他喊了一声“停”,说了两句后就与我向饭堂走去。

吃过饭,星期天他是不用看电话的,就让我陪着他向胡相恩她们的宿舍走去,难道她喜欢那个李红?

到了511宿舍进去一看,却见胡相恩在那里发呆,便说:“胡想思,你在想什么?”

她怔了一下抬头看到我俩,嗔着说:“我是胡相恩好不,你才胡想思!”

我笑笑说:“可是我看你是在想人的好不!”

她点点头说:“我想我爸了!”我赶紧“哦”了一声,然后看着王雾,期待他岔开话题。

他就问:“李红呢,我们来打牌来了,昨天不是说好的,她跑哪里去了?”

胡相恩说:“她去吃饭,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吃饭没看到她?”

王雾摇摇头回答:“我们没注意!”然后又问道:“你怎么不去吃饭,还是已经吃过了?”

她回答道:“我不想吃,今天睡多了!”然后却对着门叫了一声:“李红姐,你回来了。”我俩回头一看,是李红还有两个二十四五的姑娘或者少妇,因为从两人微胖的体型与气质上看实在看不出是不是结过婚,李红二十一、二岁,身材看上去偏瘦,但去又感觉丰满,那一双露在外面的小腿,纤细却又肉肉的感觉,唯独那脸似乎已经受过风霜,一米五七的身高一把飘着的齐腰头发。

王雾似乎早也与她约好,见了她就说:“快点摆上,我把老乡都叫来了。”

打到九点,我瞌睡却早早到来,毕竟我今天才睡了一个小时,还且是没睡着的。当我打到第三个哈欠的时候,胡相恩看不下去了说:“姚远乡,你这么打瞌睡,要不要回去睡了,我们叫别个姐姐来打。”

我露出超越时空的感谢,点点头说:“那我就回去了,我实在顶不住了,我昨晚下夜班今天还没睡觉的。”说完向她们告别出门回去。

白班是最好谈恋爱的,因为时间与姑娘们的工作时间同步,而且时间还比较充裕。杨正海与李泽泽现在主动的避开我和工友们,看来她们的恋爱事业稳步在发展。我也识趣的与他们擦肩而过,晚上就去陪王雾守电话聊天或者去镇上的书店看一些书,主要是一些电子电工机械之类的书籍。日子一过就是一月,我们又要转班了。活罪一般的夜班在苦难里接束后,这个星期天又放假了,想想是看姐还是去看妹,最后还是选择了去看妹。九点未到就到了旧屋,我在厂门边让保安帮我打了个厂内电话,等了一会,却是艳子走了出来。

她笑着走到我身边说:“你是来找她的吧,她姐接她走了,去SZ市去了。”

我不由不甘的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走了半个月了。”

“你怎么不过去?”

“她说她先过去,半个月后来接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来。”

“哦,那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一下吧,你今天上班吗?”

“不上,我星期天都不上,我与杨通珍不是一个部门。”

“哦,那我们去对面的公园吧。”她点了点头就与我过天桥向公园走去。下了天桥街上人在挤着,花花绿绿的商品摆满了每一个小摊。这里曾经是我与刘梅走过的地方,一时心里不由生出一种微弱的情感。

公园里人比较多,进了公园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这是以前曾经与杨盛萍拥抱过的地方。坐了一会便开始以杨通珍这话题,慢慢聊起来,聊到家聊到学校。聊了两个小时就带她去饭店吃了饭。

出来后就带她在街上逛街,从旧屋逛到三屯,她乐此不疲。而我却是在追寻记忆的足迹,寻找让自己抚慰的印迹。到三屯逛了一下,看看手上的表到下午三点了,就对她说:“我要回去了,我送你回厂吧?”她“哦”了一下,就跟着我向旧屋走去。

走着时她说:“我第一天这么疯的出来玩,哥,你下次带我去市里好不好。”说完用手抱着我的手臂,使劲摇着。

我笑笑说:“可以。”她高兴的将脸靠我肩上,说:“哥,你最好了。”

我平淡地说:“这算啥呀,不就是出来走走呀!”

“可就是这样也没人陪我们呀!”

我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肩,说:“好吧,下个星期天,我带你去市里玩。”

没多久就回到了她的厂门口,她放开我的胳膊,然后看着我。

我笑笑说:“进去呗,我会来的,下个星期,不见不散!”

她重重的点点头说:“哥,你要不来,我会难过的。”我点点头,给了她一个放心的表情,她才转身进去了。

回到总公司,饭堂这个点已经没饭,我就在外面找一个地方对付一下,却意外看到刘勇与王雾在一个饭馆吃得正香。

王雾也看到了我,招手让我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