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五十二章 搬厂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199 2017-04-21 09:47:55

  刘勇一听赶忙说:“唉呀!小妹呀!哥第一次见就让你帮忙真不好意思,是xxxxxxx订单的。”

于慧听了后说:“这是七车间的那个新订单,那个料有。我去帮你拿一点料头,裁床那里有好多,放假前收在小仓库的。”

刘勇一下子就高兴起来说:“那麻烦小妹了呀,我下次请你吃饭。”

于慧只是笑了笑就让我与她一起进去,同时让刘勇等一会。我俩进去后就向手袋车间走去,在一个三层的厂房二楼她走到一个门前拿出了钥匙。

我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有钥匙?”

她耸耸肩说:“有时候我要过来拿料呀,我来的时候主管就给了我一把钥匙,我也不知她怎么想的。”说完进去拿了一点布头折好,递给我让我放口袋里说:“我口袋小放不下,你放,不能让保安看见。”

我接过来拿在手里说:“走吧,保安不会管我手里拿啥东西的,我认识他们。”

我们走了出来,将布料给了刘勇就又进去。来到于慧的宿舍,里面因为是放假,乱哄哄的一片。我与她往她的床上一坐,宿舍一下就静了下来。一会后就七嘴八舌的问于慧是不是男朋友来了。看到于慧肯定的点了点头,她们就炒着要我出去买糖,否则不许在她们宿舍。我与于慧只好苦笑一下又走了出来,出来的路上我问道:“你怎么想都没想就答应帮刘勇拿布料?”

“她不是认识你吗,他们厂何况是供应商,帮也是应该的。”

“哦,他是才开始做没多久,以前他是丝印厂的师傅。”

“真的呀,那你可以向他学学开厂的经验呀。”

我点了下头说:“嗯。”然后我们就在门口的小店买了一包糖又才回去。才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在议论:“她俩一个漂亮一个帅气,真的好配哟。”我不由与于慧相视一笑。

发完了糖,于慧才得以去洗澡。她带着东西正要走去,我看那些女人一个个看着我似乎有什么话要审问,赶紧对于慧说:“我去外面等你算了。”

她“哈哈”一笑答应了。

在厂门外等了半个小时她就出来,我俩坐了一会想想也没有必要去跑,今天也玩得比较累。我俩就去厂对面的电影院看电影。

看了两场电影后我们出来各回宿舍,明天我可是上早班,也不敢玩太晚。

不知不觉的年要到了,厂里出了一个通知,年前要搬厂。原来另一个镇的新厂已经建设完成,设备都全部安装到位。人员全部过去开动那边的新线后开始拆除这一边的老线,并安装在那边另外的新车间。

当晚我过去与于慧说了这件事,她点点头说:“我表叔跟我说过了,你们会搬。搬也好呀,又不影响你。出门在外反正都是外面,那里都一个样的吗!”

“是啊,出门在外,何处不是异乡!可是我找你就不放便了呀!”

“哦,那也是,我们见面的机会就会少了,你不会慢慢就不喜欢我了吧?”

“怎么会,你担心这个有点多余了。”

说完我们就向外面走去,今天她刚好也不加班。

搬厂的时候到了,我们把自己的行李搬下楼来,专门有送货的大货车搬运行李,人就坐上中巴。

车开了半小时后就到了新厂,这边的纸品厂地盘真大。七层的宿舍楼,五栋大大的车间,还有了纸品厂自己的篮球场。

我与另外三人分到了一个宿舍,是612房,在阳台上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江面。我们四个开始整理宿舍,一起动手一会儿就整理好,然后开始铺各自的床。到了中午我们就去新饭堂吃饭,宽畅的大厅大约有两800平方米,桌椅都是新的,墙是还装有好几台电视。吃好饭我们四个就好奇出去在厂周围转悠一圈。厂区的四面围墙一面是江,一面是路,两面是芭蕉林。江边还有一家牛仔布洗水厂,走到厂后我们看见了一眼望不到边的芭蕉林。

转了一圈回来,发现四周非常的偏僻。除了那一家几个人的洗水厂外,就是一条通向远处的公路与一望无际的芭蕉林。发现没什么玩的,几人就走回宿舍睡觉。

下午起来吃了饭,又回到宿舍,他们约来几个人,开始小赌起来。而我不是这方面的材料,就一个人在阳台上看路灯亮起,体验这传说中冷清的夜。

早上全厂开了一个大会,经理在上面慷慨激昂的一通讲话后,一道烟花冲起。然后生产厂长走了上去说了一通,员工便散开走进车间。

车间还是与那边一样布局,两边是两条纸板线,中间是用后未完的纸头堆放处。机器是我在后街时的那一款机器,操作与这个厂那边的老机略有不同。蒸汽送来后我就将机器开了起来为,当纸跑了一些上去后却见副厂长跑了过来,像看什么一样地看着我说:“你会开这机器?”

我回答说:“会呀,与原来的差不多。”

“哈哈,真是得来全不会功夫,我知道你枝术是最好的,这一整条线都能开起来。来,你每一台机都开起来。”副厂长在那里一边笑得合不扰嘴,一边往头机走去。我这时才发现车间的机手们都在望着机台发呆。我去到头机开始教他把机器开起来,然后又去糊机。一会儿一条线都动起来了。对面一组的也跑过来看。毕竟都是老师傅,一看就知道了。一会儿整个车间都动了起来。当两边都出了纸板的时候,厂长带着两个人匆匆赶来。却看到都有纸板拉出去了,不由就向副厂看去。副厂长走过去说:“好个乡仔会。”

厂长道:“哦,他哟,我忘了他会了,他还是我面试的,他来的时候就是开的这种机器,那让他机动的看一下,教教他们。那边两个车间的人都不行。我们得去看那两处。”说完就走了。

副厂长就去把两边的两个学徒都调了过来,让他俩跟着我说:“你们的机器操作上有什么问题,就问他,一个星期内要全部搞熟悉,这是自动化机,不懂很容易出事。”说完就走了。

时间过得真快,由于我这里多了两学徒,上班就轻松多了。一个月过后,由于机器多,订单开始没那么忙,一个星期天就放了一天假。我借了一个自行车就向总公司机而去,路程不是很远,我一路问过去,一个小时就到了原来的镇上。到了总公司,进去看到王雾在守电话机,便走进去与他打招呼。他一看就问:“你们搬过去了,那边怎么样?”

“还行,条件比这边好,就是比较偏僻。”我回答说。

他点点头说:“你是来找于慧的吧!你们发展得我来不及反应呀!”

我尴尬的笑笑,不知该说什么。他却又笑着说道:“逗你一下,她跟了你我们都放心,你去找她吧,她好像不加班。而且年底了,货也赶得差不多了,以后加班也少。”

我就尴尬的笑着走了出来,然后向于慧的宿舍走去。刚走到门口,一个姑娘正在门口,看到我就说:“她还在睡觉。”

我微笑着“哦”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声“谢谢”就走了进去。我轻拉开于慧的床帘,她竟然还真是睡得香,身体在被子里轻微起伏,嘴角微笑着似在做梦。我找来一根凳子坐在她床前静静的看着她,一会儿她是否有了感觉,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张开眼看了我一眼就又翻身睡去,却突然间坐了起来瞪着我说:“不是做梦?”

我不由“哈哈”只笑说:“你还在做梦,赶紧睡好,等会梦醒了。”

“你这个死人,什么时候来的,干嘛不叫醒我?”

“刚来的啦,才坐了一会,你醒觉真好看。”

这时旁边床上传来一个声音:“别在这里面肉麻哦,实在影响我睡眠!”

于慧一笑说:“杨姐,还不起床去看你男朋友呀?”

“吹了!”

“不会吧!你们才处了一个多星期呢?”

“你以为每一个人都像你这么好命,他长得丑我不怪他,竟然还小气!小气就算了,竟然还脾气大!脾气大我也忍了,竟然还问我要钱还赌债!这是有多奇葩的人,我们才确定关系一个星期,他都暴露了他的本性,唉!幸好。”说完又在被子里叹了口重气然后说:“你们继续,我蒙被子里。”

于慧听了笑着说:“杨姐没关系的,会有好的男人的!”

那个杨姐在被子里瓮声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就没声了。

于慧开始起床,然后对我说:“我去洗脸,你在我床上躺一下吧,这么早你不犯困吗?”

“没事,我坐着就好,你去洗吧。”说完拿起她床上一本故事会看了起来。

看了几个故事,于慧回来了,我俩就下楼而去。走过电话室的时候,王雾叫道:“帮我弄两个包子来。”我答应了一声便与她出厂而去。在外面买了四个包子一杯豆浆就走进来交给他。

他接过去时说道:“别跑太远了,这地方可不太平,前天才有人在桥上被抢!”

我点下头说:“我们就在这江边玩,或者就在门对面看电影。”他点了点头,用手往外挥说:“快走快走。”我一笑就走了出去,然后与于慧去到一个饺子店,要了两碗饺子。

吃完出来向江边走去,这时的江边风已经能透衣了,感到一股冷冷的寒意。但依然无法阻挡我俩对江边所有的向往。在三叉路口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刘勇正用三轮车拉着一车货走了上来,难道星期天仓库还有人上班?

他看到我们就高兴地停了下来说:“你们去玩呀?那天多亏你俩,我是当晚四处找印油,才完成了那个订单,否则我就要失去了一个大订单。别的厂准备不足被我们抢了。”

我连忙说:“恭喜,我们做点小事而已,你忙吧。”这是却从车后走出来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姑娘胡相恩?

她跟我打了一下招呼,然后说:“你俩好配哟,去哪里玩?”

我赶紧说:“随便走走,你现在帮刘勇哥在做事呀,不在你哥那边吗?”

“我哥那边不好,我回来想进手袋厂,王雾哥将我介绍给勇哥帮忙。”

我一听人就在雾里了,不过还是赶紧说::“你们去忙正事吧,我们去玩了。”于慧也礼貌的与她俩告辞,我让到一边看着她帮刘勇推车过去。

走了一段我向于慧说:“你知道我是怎么认识胡相恩的吗?”

“我知道你想说啥,我表叔在家有一个女朋友,是很小就订的婚,他不喜欢但我表爷很喜欢,而且与另一家的长辈是很好的朋友,家里催他结婚呢!”

“哦!他妥协了。”

“那就个女人很好哪,人漂亮而且有工作,只是家庭不太好。”说完眼神却一下子空洞下来。好一会又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好不下去了,你会怎么办?”

“我会伤心,还能怎么办。”我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说着玩。”说完调皮的抓紧我的手,蹲在地上让我拉着她走。这时我们已经在江边的沙滩上。

玩到中午的时候,刚走到路上,却见刘勇在那里张望,看到我们就说:“嘿,看来我估时间还是很准的。走我们去吃饭。”

“算了吧,请我们吃啥饭哟,我们自己吃就可以了。”于慧推辞道。

“这不行,可不只是你俩,还有七八个老乡,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们不能不参加。”

我赶紧说:“大喜呀!而且还这么多人。那好吧,光请我们就算了,你多不容易的!”

“好,快点来哦,我们在XX餐馆。”说完踩上车走了。

我俩来到厂门口的街上,走了一遍却没发现他说的那个餐馆,不由相互对视着疑惑。

我左右一看说:“我找一个人问一问。”说完就走向旁边的一个饭店,可那里的人也不知道。

于慧说:“是不是他开厂那里?”

我想了一下说:“不是,他们那里只是几幢民房。”正在踟蹰王雾却从身后走了来,看到我们说:“今天刘勇请客哟!你俩不去吗?”

于慧看见他叫了一声:“表叔”。

王雾微笑说道:“怎么样,这小子不行吧。”于慧脸一红不说话了。

我赶紧说:“刘勇刚才给我们说在XX饭馆,可是我俩没看到这街上哪里有这家饭馆?”

“跟我走呗,他不知道你这段时间不在这边,小慧又是宅女。”说完向前走去。我们跟着他在前面过了公路,然后从一个巷子进去,就看到了一个手写的牌匾“XX饭馆”。

我们三人走进去,里面已经坐了五六个人了,刘勇不在可能又去邀请人去了。唯一的女性胡相恩看到我们赶紧站起来说:“你们来了,快来坐,他一会就来了。”

饭馆不大,是一家民房的一楼装修而成,厅里没有其他的人,可能是时间过了吧。因为员工下班是十一点半,然后十二点半又上班。这周边几个工厂都差不多。而且这里比前次吴小亚带去那里更偏僻。厅里面有四张桌子,现在我们坐的这里是两张拼成的。于慧与胡相恩坐在了一块,我就与王雾坐在了于慧旁边。一桌子人倒也认识,就开始闲聊起来。老板这时也别了一张围裙从里面出来,我一看竟然是那次球场认识的,那一个我们老乡里传说最漂亮的那一个姑娘!她一看到我就说:“大帅哥今天来这里了,我可是荣幸死了,哇!还有王雾哥,你认识我不?”

王雾笑道:“这么美女谁不认识呀,我都来几次了,长得不帅你没留意!”

“天地良心,我真不知道。”说完又白了王雾一眼说:“肯定是骗我的。”说完也不理王雾了,对着我与于慧说:“听说我们的大帅哥与王雾哥的侄女成了一对,嫉妒死好多人,这一看嫉妒过屁呀,谁有妹子这么漂亮呀!”

王雾在一边笑笑说:“你这嘴看来真是干这一行的料,难怪老乡都来你这里包餐,要不把我也包了?”

“好呀,把你整过人包了都可以。”说完对着王雾一个秋波,一下子全部人都笑了起来。看大家都笑得欢她反而不太好意思了,就转身进去,一边说:“你们等我的拿手好菜啊。”

于慧对我说:“看不出她这么娇弱,还能出来开店子,真佩服她!”

我点了点头说:“我也是。”

“她好像认识你呢?”

“也认识你王雾叔呀!她认识的人肯定很多,才能出来开店呀!没人帮她也开不起来对不?她好像以前搞过传销,发现是骗人的就出来了。其他的我知道得不多!”

王雾在一旁说:“她很能干,本来要升她做组长的,她自己发现饭堂菜越来越不好吃,就想起了出来开店,这不开得很红火。”

刘勇回来,同来的还有两女一男。菜也开始上来了,饭馆那个美女老板也坐了上来。刘勇看人到齐了就端了一杯酒起身说:“我今天请大家吃饭,一是感谢兄弟们的帮助,二是告诉兄弟姐们两个好消息。我的厂正试成立并注册了,同时有了厂名与新搬到了真正的厂房,一切都走上了正规,这里要感谢大家。第二个好消息是我有了女朋友,哈哈,相恩来我们敬大家一杯。”我们一阵掌声后都起来干嘛了一杯,然后坐下问刘勇具体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