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五十三章 我不能害你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378 2017-04-21 21:06:55

  刘勇的厂搬到下面一个工业区,租了一层400个平方,已经初具规模。而且人员都配齐了有三十多人。吃饭后他就回去放烟花开门,并请员工下午吃开业餐。我们都为他高兴,赶紧掏钱封红包。他一个劲的拒绝,最后一个人说:“不收,朋友没得做了。”他才收下大家的红包。

吃饭喝酒聊天,到下午三点才散。然后刘勇又邀请我们参加他的公司开业典礼。大家就一窝蜂的向他公司所在的工业区而去。他的厂房是在工业区里的第二栋楼的第三层,走进里面设备虽然还比较单一,但也有了一定的规模。员工们正上班,整个车间非常的整齐。我们在车间转一圈后下楼来,还有一些邀请来的客人也来了。刘勇就去拿出烟花交给他的员工准备在吉时的时候点燃,同时准备剪彩,这仪式还弄得有模有样的。

四点过五分,烟花冲了起来,王雾与刘勇还有两个他的客户,一起剪断了手里的红绸。这时员工们挂起了各个客人送来的条幅,厂门边又响起更热烈的鞭炮声。

仪式结束,他的员工们便在车间摆上桌子,一会儿就开始上菜。我晕,买了半个猪,自己做酒席。于慧看仪式完了就悄悄拉了我一下,用手往外一指。我就与她悄悄的走了出去。

“我受不了这样喧闹的环境,你不会生气吧?”出到了工业区的门外她说道。

我赶紧摇头说:“我也是,只是好奇看看。等会吃饭肯定会很吵,还是走了好。”

“他会不会怪我们?”

“不会,他应该都想不起来我们是在还是不在。我们又不是主要客人,只要王雾在就可以了。”

这条路比较偏僻,好在没有多长,两里路那样子。两边还是种菜的土地,不过没有人在地里。一会我们就走到了大公路上,转了一个弯就回到了总公司门口。我俩在厂门口站了一会,看看天色已晚,就对她说:“我要回去了,明天我虽然八点才上班,但是回去晚了怕不安全。”她拿紧我的手,明显的很舍不得,我想了一想说:“要不我明早回去,现在去开房可以吗?”

“嗯,你去哪里开?”

“上面那里,我们纸品厂有一个人,他说他在那里开过很安全。”

“哦。”她就不说话了,我就让她等一下,我去把自行车推出来。

在一个旅馆那里开了一间房,就上街吃饭,吃饭的时候她突然说:“要是我一晚没回去,她们会不会说?”

“应该不会吧,说就说呗,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还怕她们说什么。”

“嗯,没事,我就说是去我表姑那里了。”

吃完出来,我们就向旅馆走去。将门关上后,我笑笑说:“我们这是不是正式结婚了,要不要拜堂?”

“那你拜我就行了,我是女神。”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她的模样我心一荡,伸手把她抱住。

早上起来,将她送到公司门口才六点半后,我依依不舍地上了自行车便往纸品厂飞去。

时间很快就到过年,于慧的妹妹从HN过来等她一起回家。我很想留她下来与我一起过,因为厂里面要留人过年值班,我被留了下来。她却说不太可能,因为是她爸让她妹来等她的。她在总公司订了二张回家的火车票,放假第一天我就过来送她上车。她的妹妹与她一点也不像,相同身高却很胖。头发是短发,脸色发青。穿一件印花的T裇上衣与一条黑色健美裤。她一见我就问:“姐,她是谁,怎么来帮我们搬东西?”

于慧赶紧说:“是表叔让他来帮忙的,他没空。”

她妹“哦”了一声就对我说:“谢谢你。”

“不客气,小事而已。”说完帮她俩提着包向厂外的大巴车走去。送她俩上了车,世界一下子又孤独起来,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回到厂里,钻到床里就睡去,醒来已是晚上十点。下楼在一家刚开的小饭店吃了一个炒粉又上楼。站在楼上的阳台上,看着远处的灯火,不觉的在心里想起小时候家里的感觉。一种更加寂寞与孤独的感觉在心里漫延开来,向远方向夜空溢去。

除了三十与大年初一、初二,其余时间都要开着两条线。二十九的晚上下了班,却茫然的不知往那里走,站在厂门边等着夜色越来越浓。一个工友拿着一个篮球从身边过去,叫我道:“乡仔,打球去,明天不上班,今天我们刚好有六个,玩个痛快。”我点点头跟了上去,球场那里灯亮了起来。眼前除了球场的声音,周边一片寂静。

早上起来,因为厂里已经放假整个厂非常的静,耳能听到的就只有宿舍楼下那一个大开水器的声音,不时的一声轻响,是保温接触器吸合的声音。站了一下感觉这样心情太压抑就下楼向市里而去,想去成德电子厂那里看看能不能遇上几个老乡,说说话也好呀。

车到了总站,依然的人山人海。还有好多人是直到今天才放假回家。挤过总站门口那一段,人便没有了那么挤,再往下十多分钟后便走到成德电子厂的门边。在门外的小店旁坐了一会倒是听到好几个说家乡话的老乡,不过都不认识也不好冒昧打扰,毕竟几个都是姑娘。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想了一想准备去宏近工业区去看看,毕竟那里曾经有一个美好的记忆。一起身却看见几个人走了进来,男女各三,其中有一个竟然是银梅。她看到我也有些意外,我却不知该不该与她找招呼,她那发福的样子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她却走了过来惊奇的说:“怎么是你,你没有回家?”

我微笑着说:“只放三天假,回不了,就来这里玩一下。”

“哦,我们放假倒是有几天,不过我去年才回家与他结婚,今年就不回家了。我现在来又进这个厂了,以后有空就过来玩。”说完手拉住一个男人的手肘。

我对着她的男人微笑着说:“恭喜你们大婚。你们这是玩回来哟。我叫姚远乡,是银梅对面村的。”

他伸手来握了握我的手说:“幸会。今天我们要去朋友家,约好了,要不去我们家玩一下。”

我赶紧说:“不用,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也还要去找人,你们玩啊!”说完向着她们拱了拱手,就向外走去。

绕着宏近工业区逛了一圈也没见一个认识的人,心里有点不服,跳上一个去后街的车就向山屯而去。到了那个熟悉的十字路口,下了车便向曾经她们租房子那里而去。走了一会那段时间的感觉又回来了。

在那棵树下,我坐了下来。村中传来很多家乡的声音,但依然的不认识。看着巷子里来来去去的人,坐了一会越来越感觉自己的心灵上的空虚,便起身向外走去。生活毕竟走过便是走过,很多东西不可能还能拾起。落寞地向公路走去,十字路口下车的地方,人群在涌动。

等了一会儿车,连过几辆都没停,人太多了。反正也没事就坐在路边等哪辆车松就坐哪一辆。正看着南来北往的人发呆,肩上传来一声轻响,有人拍我肩膀。我回头一看:“咦!杨政。是你。”

我赶紧站起来,伸手就拍了拍他。然后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一下不知说什么好。一会我俩都笑了起来,我问道:“杨政,你现在在哪里上班?”他往后面的草地上一坐说:“还不是老地方,我又没有走过,你是刚来还是来好久了?”

“我都来了一年多了,没回家过来看看。”说完又补充道:“我在偏堂那边,离这里比较远,那边没老乡想来这里看看有认识的没有。”

“都走完了,或者换完了。老乡是好多,都是另一些人了!哦,对了。那个杨盛萍回来了,好像来得不久,两个月这样子。”

“哦,你女朋友呢?”

“一个月前回家生孩子去了,没钱,要不然我也回家了!”他无奈的说道。

“你女朋友还是张倩吧?”

“你以为呢!我是多么专情的一个人。”说完站了起来说:“走,去我那里,我房子还租着的,今天就不用回去了,我们好好干一杯。”

“你以前不是不怎么喝酒吗?”

“都快要当爸爸的人了,还说以前干嘛!”

跟着他向村里走去,又走过那个树下,却见杨盛萍坐在那里,这真是巧了!她呆呆的看着我像傻了一样。我与杨政走了过去,清了一下混乱的心情叫了一声:“杨盛萍。”见她没有答应就又说:“好巧,你没回家过年呀?”

她这才一下清醒过来,悠悠的回答:“好巧。”杨政这时也在一边对她问道:“在等男朋友去玩啦?”

“没有,他在做饭,我出来这里坐一会,里面太闷了。”她站了起来,脸上开始露出一点笑容回答道。

“哦,那你玩一会,我们还要去准备过年的菜。”杨政说完就让我跟着他走。我对她微笑了一下,说了一声:“我们走了,再见。”

到了杨政的出租屋,就一个单层的小黑屋,只有8平方米那样子,有一个窗户而且屋里也比较潮湿。我一坐下又问:“杨盛萍的男朋友是本地人吗?”

“什么本地人哟,是我们一个老乡,刚来没多久。她们认识才一个月,不过同居了。我看你们眼神不对才赶紧喊你走的,你莫怪。”

“哦,你想多了,我有女朋友的,她回家过年了。”我老实的说道。

“那就好,她不太适合一般的男人!哈哈,对了你女朋友是刘梅吧?”

“不是,我一直没找到她,才不久我谈了一个我们公司的,感情比较好,是同省不同市的。”

“联系不方便就是这样了,好多感情这么一动,就没了,唉!我也没见过她,她都不下去找我家那口子她们玩。只是曾经我堂哥与她姐来看过我一次也没消息了。”看他遗憾的表情,大概他也有故事。一时无话就坐在那里休息。想到杨盛萍她肯定已经被那个本地仔给吹了,看来她也是够坎坷的了,不过应该也是自找的。

坐了一会,我说:“我们还是去搞一点好菜来吧,我都一年没吃自己做的菜了。”

“好啊,走。”

出了村到了菜市场,由于也不挑啥,两下就搞定提着一袋往回走。刚走到房门前却见到杨盛萍与一个男人站在那里。

“我俩来与你们一起过年哦,就两人太冷清了。”

杨政没想到有这么一出,不过还是痛快点了下头。看他点了头我就说:“好呀,四个人热闹一点。”

有了洗菜的人一切就变得简单了,另外两个男人也就只能煮煮饭,我决定做一次主厨。

下午五点,村上四处鞭炮响起,我们的年夜饭也做好了。做饭的过程里我知道了她的男朋友叫小严,不过一米七五的身高,壮实的个头一点就看不出来小。

四个人围上我才发现忘了买酒,我问道:“你们喝什么,我喝白的。”说完向门外走去,在门边回头看着他们。

杨政回答说:“白的。”又转头问小严:“你呢。”

“随便。”他痛快答道。

出去小店里拿来三瓶白酒二瓶椰奶。男的一人一瓶白酒,椰奶就全给了杨盛萍。几个人倒也喝得热闹,可惜的是他两人一瓶没喝完就倒了,小严还是杨盛萍帮着喝了一点些。看着他俩一边说着醉话,一边歪到床边躺着翻滚,杨盛萍就开始收拾。虽然她也喝了些白酒不过一点事也没有。

“你还是扶你男朋友回去吧,这里我来收拾就可以了。”

“让他在这里睡吧,我们那里今晚有两个女人要在那里睡,是我一个朋友的嫂子,她们来这里陪她过年。本来还怕不好睡,现在这样正好。”

“哦,那好吧,这里睡也行。一个男人三个女人睡在一间房里确实不好。”

“嗯”了一声她就继续做着手里的事。我就将桌子收了过后扫地。一会忙完我俩也坐了下来,感觉有些尴尬就说:“要不我送你回去了吧,你也好去休息一下。”

“这么想撵我走呀!”她装着伤心的说。

“那倒不是!”却不知说什么了。

她一笑说:“逗你哪,你送我回去吧。”

我“嗯”了一声就站起来,跟她向门外走去。虽然是很旧的村。但是因为人太多了,过年里昏暗的小巷还是很热闹。跟着她走出村子,到了外面那条大一些的公路,上面人更多,好多异乡的小孩因为没地方玩鞭炮,就都在这路上燃放。

走了几步,我觉得不对劲问道:“我这是去哪里?你们房子是租在另外的村?”

“没有呀,就是这个村里,只是想出来陪你走走。”

“回去吧,你要知道我明天一早起来就会回厂,也许就不会再相遇!”

“我知道,所以才想陪你走走呀,放心吧,不会吃了你。”

我默默不出声了,看着街灯拉长我们的身影。走了一会她又说:“我现在很后悔,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你恨我吗?”

“不恨。”

“嗯,我确实没有别人恨的资格。”

“不是,你又没有做错什么,没理由恨你。”她一听,人便限入沉思,一会说:“谢谢你,我以为我做错了!”

“追求自己心里面的东西,又不是错。你只不过是没成功而已!”

“不,我错了,我没看清那个治安仔的本来面目。他以前打工时因为自卑才选的我,后来就看不上我了,竟然在喝醉酒的时候让他的一个治安员强奸我,还两人一起!那个畜生。你说我是不是很脏?”

“这样!”我不由愤怒道:“你不脏,是别人脏。你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你没有去投诉他们?”

“没有,而且也没用!”她冷冷的说道:“都怪我眼瞎,唉!”

“你干嘛给我说这些?其实我不会同情别人的,如有机会帮你报下仇倒也可以。”

“报什么仇哟,把你赔进去不值得,老天爷总有报应!总有一天会得到它应得的惩罚。”

我俩默默的又走了一段,在一株路边的树下她停了下来,靠在树上说:“我谁也没有说过,跟你这一说我觉得心情好多了,你怕我脏吗?我们谈了多久,半年多有没有,我们好像什么都没做过呢!”

“什么呀,你怎么这么说?你现在要好好对你男朋友,我有一个女朋友,回家过年了,我很爱她。”

“以前我们要是有过什么就好了,我也不会弄到今天。我那个男朋友长得还可以,却没一点内涵,而且没出息,唉!”

我一时语塞,怔怔的站着,她也不说话,默默的看着我。最后我说:“我们回去吧,太晚了不好!”

“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呀?我能拥有你一次吗,我不想生命里有遗憾。”

“你!”我一时气急,说:“这怎么可以,我们回去!”说完就转身,刚走两步她在后面喊道:“你再走我就喊非礼。”

我猛一怔,停了下来问:“为什么要这样?”

“我想知道我究竟爱什么人,你别说我贱,我就要。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呀?”说完走上来抱住我的头,嘴就凑了上来。我赶紧用手拦住说:“我不能害你,你已经够无辜的了。”

“不,我们去那树后面的草丛里。”

……

走出草丛,回到路上,她眼泪不停的在流,我不由小心的说道:“是你要的,你还哭什么呀?觉得对不住自己男朋友了吗?”

“不是。”回答完却开便轻泣起来,声音越来越大。

我赶紧安慰道:“别这样,当什么都没发生行吗?我害怕。”

“不行,我现在才知道我真正的爱在你这里,原来有爱才有感觉,我却没有把你珍惜。”说完停止了哭声,用手擦了一下眼泪说:“谢谢你,明天你就回去了是吧?”

“嗯,天一亮就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