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打工路上的青春

第五十六章 巧遇刘梅

打工路上的青春 北泥山的野草 5197 2017-04-29 06:32:19

  面试很胜利,就是将机器全开一遍,然后排了一下单,估一下纸架上头机与二机送上纸架纸皮的长度。面试完后那个应聘的主管就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班,这就是说我应聘上了,我忍着欣喜考虑了一下说:“下个星期的今天吧。”他答应了,让我先去办好入职手续,到时直接来上班就可以了。

回到厂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还是搭了一个摩托车回去的,晚上已经没车了。

天一亮我就去写字楼拿了一张辞职表填了就交给主管,他一看问道:“你干嘛辞工?你做得挺好的呀?”

“我找到了一份离女朋友近一点的工作。”

“你去了XX纸品厂?”

“嗯。”我瞎应承了一声。XX纸品厂是在总公司对面的工业区,我去的厂却在另一个市,离这里有上百公里。他点了点头又在上面看了一下说:“你这是快辞没有一个月是要扣一点钱的。”

“我知道,没关系,机会难得。”

“好吧,很可惜的!”说完在上面签了字,又递给我,我拿了就去交到了前台文员那里。下午下班匆匆的借了自行车就向总公司而去,到了她宿舍没人,偷跑去她车间门外看了一下,她在加班。出来却意外发现李泽泽正在总公司门前的栏杆,傻傻的坐着。我将自行车停在他旁边问:“你怎么来了?”

“我经常来呀!”

“哦,我倒是很少遇到你在这里。”

“嗯,我来的时候与你错开了,听说你与新组长不和?幸好我调我哥那一个班了。”顿了一下又说:“那个人好像谁都与他搞不来,只有杨正海例外。”

“嗯,不过没关系了,我已经辞工了。”我耸耸肩说。

“你找到新工作了?”他很意外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我要不找,这样下去组长会疯掉的。这厂里也是稀奇,放风出来却迟迟不见动作,害得好多人转厂或者回家!”

“那里以后见女朋友不是很不方便!”

“有什么办法,唉,烦!”说完两人都不说话了。一会儿他想起了什么说:“我可能也要回家了,我要带阿香回家结婚,只是她爸不同意说太远了,不过我们回去争取一下肯定会成功的。也许下个月我们就会很少或不会再见面了!”

我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看着地面。这一走,就会有很多人慢慢消失在记忆你,一生也不会再遇见。不觉有些伤感,就默默的哑坐着,看着身边走过的人群。

九点后有人下班了,我向他点了下头说:“我女朋友要出来了,我先过去了。”看他微笑一下我就向厂门走去,进去宿舍大门那里等着于慧。

“你今晚怎么来了?”她在人群里看见了我,挤了过来。

“出去说吧,或者你先回宿舍我在外面等你。”

“那你等我一会,我很快就会下来。”说完拉了一下我的手就进去了。

风在这火热的夏天给人一阵浸润的清凉,于慧在我等了十分钟后她出来了。我从厂门口载着她来到我们常相拥的江边,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就吻在了一起。两个相爱的人,吻才是相爱最好的话语。

“我辞职了?”

“哦,准备下一步怎么做?”她没有意外,因为已经早有心里准备。

“我昨天已经请假去找了工作,不过太远了,在ZS市!”

“那有什么呀,我也可以转过去呀,你先过去把工作稳定,是与现在一样的工作吗?”

“嗯,做组长,有点担心怕做不下!”

“哦,不会的,你肯定做得下,只要你敢去做,你的能力我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

“跟你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吗?我男朋友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对不?”

“嗯,放心,我只会技术越来越高,能力越来越强,要不怎么好意思娶你。”

“嗯。”她应了一声就将头埋进我怀里说:“你要来看我!”

听着从我胸那里传来像是心上来的声音。我双手将她紧紧了一紧,重重的“嗯”了一声。

夜越来越深,坐了好一会她离开我怀里看着夜深处说:“我们去那偏一点的地方吧。”…

送她回到总公司门口我就回去,进到宿舍都十二点多了!轻轻地冲了凉,钻被子里睡去。

几天的时间过得飞一般的快,我辞职的消息传到了组长耳里,他一下子变了一个人,忽然地对我好起来,最后几天每天与我有说有笑,好像失散几十年的兄弟。最后一天杨正海在帮我整理东西,他也主动的帮我将一个包从宿舍拿下楼说:“兄弟,以后来这里就来找我,我还是有一定能力帮帮你的。”

我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就提着东西出了厂门。

出了厂门杨正海看着说:“搞到好工作也不说一声,对得起老乡吗?”

“什么好工作,那么远的一个地方,厂又小,哪里知道好不好!”

“怎么也是一个组长呀,比我们这些虾米强!”

“说这此些没用的,我要走了,有空过来玩。”

“我送送你,要去前面才有车。”说完帮我拿起一个包,一起向厂门口这条路尽头的公交站台走去。

于慧要请假送我,前天是星期天我过来时说好了的。我到了总公司那边,在那天的小旅馆开了一间房,将东西放好就向总公司而去。今天于慧不会加班,凤也不会。我去那一家老乡的饭店点了几个好菜,她们来的时候我没有请她们吃一次大餐,却在我走的时候才请,感觉自己挺没情商的。老板娘这阵子感觉成熟了好多,身体也没有了以前的娇柔。店里暂时没客人吃饭,就陪我聊了一会,知道我要走了也感觉有一点遗憾说:“打工就是这样,聚了散了,就向一个过客,却无法留下什么。唉!那怕一个联系方式也好呀,身边就这样再也没有这么一个人,明知还活着却再也没机会相见!”

“你一个做生意的,有那么多伤感做什么?你这里来来去去的人还少吗,别把自己伤感透支,以后变冷美人了!”我笑笑说道。

“嘿嘿,你说呢!能变美人就好,管他冷热的!”然后又问道:“你过去那边怎么样?”我们就这样开始聊起来,聊了一会时间差不多了,她店里现在也有了两个人帮忙,提醒她要有人来了,下班时间到了。她这里现在有不少的人来包餐,到时间就忙得团团转。她向我说道:“不陪你了,我要忙了。”

“好的,我也去外面等她俩,回来你再上菜。”

“行,你去吧,到时你们三个就去我后面的小院子里吃没人打扰,也节约一下我的地方。”

没加班的女人,是蜗牛型的。只到加班的人又去加班了,于慧才出现在大门边,等她的时候凤已经过来,与我一起在不停的批判。一直到她出现大门边。

她脸略尴尬的对我俩说:“让你们等久了啊,下班冲凉太挤,排不上!”

“姐,你竟然撒谎能到这个级别了!脸不变色声音也不抖!”

我微笑了一下,于慧却道:“话多得很,人家话是真的。”

“哦,那我相信了。”凤笑着说。于慧白了她一眼:“你爱信不信。”然后问我:“你信吗?”

“当然信,你只是洗澡时,洗得格外干净了一点,而且头发也整得格外漂亮。”我违心的说道。

她也白了我一眼:“两人一个德性。”

我们三人来到老乡的那家餐馆,已经不需要去她饭馆的后面了,就在厅里坐了下来。她看我们来了就问:“这时才来,你们都不加班?”

于慧点了点头说:“加班,我只是请假了。”

“哦,那就可以慢慢吃,多聊聊天。”然后回头说:“可以上菜了。”

这一餐饭吃了一个多小时,聊天多过吃饭。凤儿听说我是去做组长,一个劲的表扬,或一个劲的说于慧有眼光。弄得大家一阵尴尬过后,就是对她的无知或单纯免疫。或者是她自己的目标很低吧,这样快乐也挺好的。

出了饭馆凤就回去,懒得做我们的无敌大灯泡。我与于慧就向旅馆走去,二人的世界总是那么让人迫不及待的着迷。

早上我与于慧早早的起来坐车向总站而去,中午快到的时候我们到了那个市的总站。害怕于慧回得太晚,就在下车后直接买了回去的票,然后送她上车。她眼泪在车上却流了下来,我赶紧对她说:“我安定好就来接你。”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车将她拉出了车站,我默默向公交站台走去,拖着两大包行李。

到了宁定纸品厂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多。我拿出厂牌进去,找到那个王主管后就去登记宿舍。组长是二人一间在三楼,房间倒也比较明亮。放下东西后收拾,铺被子等一系列搞完已经晚上,饭却忘记了去吃。直到同宿舍的那一个组长下班来,已是八点多!他应该早有思想准备,一进来看见我就说:“你是新来的姚组长吧,我叫李宪,以后多多关照。”

“以后您关照我才对,我新来的不熟悉,希望你能多多帮我,不胜感谢。”说完将身上来时路上买的烟递了一支过去,他接过说:“大家互相帮助,这个厂挺好做的,你不用担心。我冲凉先,我还要去老乡那里混吃的,呵呵。”说完向冲凉房走去。

看着差不多了,我想了想就向外走去。工厂是建在一座山边,厂门前是一条七米宽的公路。路对面接有一条小路,很远处有一个村庄。往厂门右边的公路看去,一里外是我来时下车的那个村街。左边公路很远处开始可以见到稀疏的厂房。路灯在两旁亮成一排夜的风景,路对面沿路的小溪却安慰着这夜的心灵。

看看太远地方又不熟就在厂门边坐着不走了,厂里面机器在车间喊着,厂门边除了保安很少见人走动。毕竟纸品厂人不多,而且都是男人,都不太喜欢四处瞎跑。

回宿舍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在这里的第一次上班,心里忐忑着久久没有睡去。

早上早早的就去了车间,进了车间看到那些机器,心里那忐忑的心情反而平息了下来。绕着车间转了一圈,布局与里闻是一样的。回到车间门口又站了一会,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走了进来。他一看见我就说:“你是新来管A线的吧?”

我点了点头说:“我是新来的,不过不知道管那条线。”

“A线呀,唉,把我累够呛,空一个多月了,我一人管两条线。”说完去打了卡,就过来与我聊天,我不由小心翼翼的回答,毕竟是同车间搭档,需要他帮助的地方太多了。他叫张正涛,B线的组长。

员工陆续的来了,都是一些年轻小伙子,每一个人都好奇的看我一下然后走了过去。主管在上班铃响的时候也走了进来。他看了我后笑了一下说:“跟我来吧。”我俩就进到车间A线的接纸台处,然后他叫了一声:“A线的全部员工,开会了。”

电脑台一个员工就按了一下信号灯,往头机方向打了一个手式,一会十三个人就整齐的排在我俩面前。幸好有王主管站在前面一点,否则第一次站在众人面前脚是会抖的,不过也已经在努力控制了。

“集中大家,主要是宣布一件事,就是你们组将于他来带,我们欢迎。”听了王主管这一名话,我不得不强行让自己不在心乱,然后心里非常紧张但依然镇定的向前迈了一步,与他们一起鼓掌。停了后王主管示意我自我介绍,我清了清嗓子说:“大家好,我叫姚远乡,从今天起将与大家共事,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很不利索的把话讲完,已经感觉到身上有汗了,赶紧退后一步。王管看我介绍完了就说:“以后大家要互相帮助,让这个团队做出成绩,你们组一直都是垫底,说是没组长,现在有了,我相信你们会越来越好。”说完侧头看我一眼问:“还有要说的么?”

我想了一下,有是有,可问题是说不出来,赶紧摇头。他就回过头说:“散会,开始工作。”

说完对我说:“你去看一下生产的订单,然后就接手工作吧,这一个多月可把老张忙坏了。”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走了。

我走过去电脑操作员就走了过来说:“组长,我们今天的单。”说完把一把订单交给我。我看了一下交货时间,先把急的放在上面然后找出同尺寸的按纸排好说:“先做47寸的吧,我把单整理出来抄下去。”说完就开始抄单。一会抄完了47寸的单。共5份,拿着电脑放一份,一份找到叉车让他叉纸,然后又回来糊机、二机、头机三个机台一个机台放一份。

纸来后从头机开始,到二机到糊机的帮他们把机开起来,才发现他们技术很一般,不由有些想不明白。当纸板出来后看走得比较顺了就开始排下一个单,排完我就去找老张,问一下车间员工的技术情况。

找到他时,他也刚好忙完了,就与我介绍起来。

原来,这个村另一边新开了一家纸品厂。这里的一个主管把人拉走了好多,造成每一条线都少人,不得不将普工升了一部分起来做技工。就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看来任重而道远呀!而且我来这里肯定也是搞错了地方!我来的地址应该是另一边,难怪没见着认识的人!不过也算运气与天意,好好干吧。

工作很顺利,这个组的人缺的是技术。两个星期后他们完全的接纳了我。纸板线也走得很顺,技工的技术能力也都搞高了好多,上班也不紧张了。当然我也适应了我的角色,也不紧张了。主管也很满意,尤其是那天做了一个比较特别的K=K纸板的时候,那是他们以前只有一个组能做出来的纸板,而且那个组的人都走了。主管那天下来狠狠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哈哈的走了。一个组的人也很高兴,像中了奖似的。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厂里发工资那个星期天放了假,想过去找于慧却一天不能来回。就一个人出厂去镇上闲逛,沿着厂门口的公路往街上走去,同行的还有老张与我同宿舍的李宏。

路两边全是菜园,一直到几公里后的山。菜园里相隔不远就会有几个简易窝棚,那是外来种菜人员居住的地方。在菜坝地里,有几条小溪与路边的小溪相连,这是人工开挖来易于灌溉的。一路上显得很幽静。走了不大一会我们就了街上,街上倒也热闹,因为往街那边走就是几个大工业区。而且这街上原住居民也比较多。我们在一个菜市场门口老张说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鱼买,想买两条晚上煮。我与李宏说回来再买,老张大概有钓鱼的瘾,不看几下鱼心里堵得慌,李宏冲着我笑准备对他妥协,却在一旁传来一个声音:“远乡哥。”

我侧头一看,一下怔住!竟然是刘梅。熟悉的身材熟悉的脸,熟悉的笑容,只是多了一丝惊喜。

“真的是你呀!远乡哥。”只见她用手半捂嘴,依然不太相信地说。

“刘梅,你怎么在这里?”我冲她问道。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她一下走了过来,张开手想将我抱住,却在走近时黯然的放了下来,双手垂放下去捏住了衣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