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花开,花落

第十八章 开始

花开,花落 璩燚 2143 2015-11-27 10:14:37

  “凌译,你快放我下来!”李柯被转的有点晕头转向,连忙把那三朵被某人用来表白的玫瑰举起来,“哎哎哎,花,花,花!”

“花怎么了?”凌译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三朵玫瑰,有点糊涂了,这关花什么事儿呀?

“花瓣快掉了!”李柯小心翼翼地把花抱在怀里,秀眉一皱,两眼上挑,“还不赶紧放开!”

凌译不乐意了,扁了扁本就性感的薄唇,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某个不解风情的妮子。谁知,这妮子非但不理自己,还哼地一声撇过头,只留了个后脑勺给他。

凌译现在是肠子都快悔青了,这情况分明花都比他重要,心里直嘀咕:凌译呀凌译,没事你干嘛拿花来表白呀?虽说那花是他自己买的,但是现在他是越看越觉得碍眼,当初他怎么就觉得这花好看呢?

他凑到某个不在气氛中的妮子身旁,一把把花给抢走了好引起某人对他的注意。没想的是,这人是注意到他了,可是却是甩了他一对白眼。

“你干嘛呀?快把花给我!”李柯简化被抢走了,连忙要把花给拿回来

“今天是我表白,又不是它们!”某人盯着手中的花就像见到了什么仇人一样,想到某个妮子的行为更可恶。

见她不停地想要把花抢回去,心里更不舒坦了,连忙将花举高,酸酸地问道:“你心里到底是花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李柯被问得有些糊涂了,对着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在问“你怎么会这么问?”。忽然,她好像有想通了什么,再仔细一瞧某人的表情,“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心里顿时觉得这人还真是可爱。

她小狗一般的嗅了嗅鼻子,特别是凌译的周围:“好酸啊!凌译,你有没有闻道?”

凌译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脸上划过了一抹不自然,嘴角抽了抽了抽。这个表情让李柯更乐了,实在是憋不住了,心想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儿?

“呵呵呵······哈哈哈······呜呜呜······”只是还没等她笑够就被某个小气的男人给吻住了她的樱唇。

这时,世界都安静了,只有那娇艳的蔷薇花正在静静的绽放,空气越来越稀薄了,好像被谁夺走了一样。嘴巴上有点凉凉的,却又带着点温热,软软的,感觉似乎还不错。可是,呼吸好像越来越不畅了。

李柯连忙推了推某人,可是某人似乎还挺享受,一直抱着她,嘴唇也没离开。李柯急了,一脚踩了下去。

“啊——嘶——”吃痛的凌译松开了手,连忙抱着自己的脚,原地打着转:“好痛啊!”

刚得到新鲜空气瞬间就像又活过来一样的李柯见他直喊疼,心里面慌了,赶紧上前问道:“真的很疼吗?可是我······我没用力呀!怎么样,疼得厉害吗?啊——”就在李柯刚靠近某人的时候,就被一把给抱住了。

“凌译,你先松开,让我看看你叫怎么样了!”虽然自己没用多少力气,可是她今天穿的是高跟鞋,所以还是有点担心自己把他踩伤了。

李柯挣扎着要看他的伤势,可是却被他紧紧地抱住:“没事儿了,骗你的。”

“你?”李柯有些气急,挣扎得更厉害了。

“我就是想看看,如果我受伤了,你会不会担心。不生气好不好?女孩子生气地话容易长皱纹的。”

“长皱纹就长皱纹,反正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刚刚你可是答应我会做我女朋友的。”凌译这下急了,他才表白成功,还没一个小时呢,这妮子就开始不要自己了,这可不行。

“谁说我答应了?我怎么不记得了!”

“可是刚刚你说······”凌译被噎着了,这妮子方才的确没说自己要当他女朋友。

气氛顿时有点僵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可是他绞尽脑汁都找不到一句话来缓和一下他们之间的氛围,心下有点挫败,耷拉着脑袋。

“大笨蛋!”李柯见他居然不来哄自己开心,心里面感到有点委屈,连声骂着“大笨蛋,大笨猪!”

听到她在骂自己,凌译知道她这是给自己机会,于是,他赶紧拉着她的手,说道:“好了好了,你别生气了,是我说错话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那你还说不说那话了?”

“不说了,不说了。”凌译赶紧保证到,毕竟谁让他说错话了。

见他一脸认真道歉的样子,李柯噘着嘴,哼哼道:“下不为例!”

“遵命!”凌译立马立正敬礼,惹得李柯顿时乌云尽散。

“还不走?你不累,我可累了,脚都站的疼了。”李柯见有人正往他们这边看,有点像被看戏的感觉,连忙把他的手给拉下来。

这时,凌译才看见原来某人今天居然穿了高跟鞋,心里很是开心,这是不是代表着其实她也挺在意自己的。

突然,他弯下腰,一个公主抱就将李柯给抱了起来。

“啊——”被抱着的李柯有点被吓着了,看看眼前这个男人,又看看四周,连忙推了推他:“凌译,快把我放下,这里是公园,还有这么多人在看着呢!”

“我知道这里是公园。”

“那你还不赶紧放我下来,这么多人在看着呢。”

“我老婆脚疼,我不舍得,只有抱着她走了,他们想看就看呗!”这声“老婆”叫得可真顺溜,听得李柯瞬间羞红了脸:“谁是你老婆呀?”

“你呀!”凌译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我才不要当你老婆呢!更何况,我们还没交往呢!”

“我现在不就在追求你嘛,老婆,俗话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你看,我都没耍流氓,你可不能对我耍流氓呀!”

“嘶——老婆,轻点儿,疼!”本还在叽里呱啦说着自己的理论的人突然喊着疼,只见一只娇小白净的手正掐着他腰间的肉,似乎力气还不小。

“知道疼了,就赶紧闭上你的嘴巴,走啦!”李柯松了手,也不再要求凌译放开她,反而将自己的脑袋外歪在他的怀里,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离开公园后,俩人正式开始了第一次的约会。一直到夜里十点多,李柯才回到宿舍。当然,那时候已经是N大的门禁时间,守门的大爷原先不想放行,后来也禁不住他俩的软磨硬泡才点头答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