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豆蔻樱年

第十三章 决裂

豆蔻樱年 omotow 2250 2016-04-03 14:17:31

  杓千奈跟在她后面不紧不慢地走着,时不时瞟两眼叶宸宇拍的照片。

“啧啧啧……”仙小蝶好奇地把照片扯过去,左看右看。“一路上就看见你一直瞧这个。不过这照片很好看,技术是不赖呢。”

”嗯,是不错。“

”诶!第一次这么认可人啊,快说说怎么回事?“仙小蝶不由得把照片摇的很响。

”哼,我只是觉得在这么阴沉的一天,也遇到些不错的事。“杓千奈夺过照片没好气地说道。

的确,和某人一比,谁都不错……

胡说!这么晴朗的天哪里阴沉了?仙小蝶想着,撇撇嘴。“说到好事,圣菲尔学院借这次艺术晚会与伊维萨贵校联谊,才是最令人兴奋的。”

“是是是,因为这所谓的联谊我们还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

“怎么能说浪费?”

“哦?”杓千奈挑挑眉,看着她严肃的样子顿时来了兴趣。“那你说说学校为什么要联谊?”

仙小蝶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不情愿地嘟着嘴:“校长说这个可以加强两校学生会成员之间的交流,促使学生会工作有更好的发展,同时两个学院之间的关系也会更好……”

“噗嗤——”杓千奈笑了,居然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两校的利益关系更好吧。”

仙小蝶沉默了一阵,没有反驳。

毕竟贵校之间存在互赢互利本就不算稀奇事,只是平日里都不挑明了说而已,再说了也不碍他们什么事,又何须管那么多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我们的事也就是办好联谊会而已。”

杓千奈颔首,这种事谁知道呢。

“知道,联谊会上与外校学生搞好关系才是我们该做的。交朋友呢,可以尽量交一些颜值稍高点的富家公子,像褚……”

话说到一半,杓千奈就把那个未说完的名字生生地咽了回去。

“你说什么?,像谁?“仙小蝶眨眨眼,有刨根问底的意味。

“啊……我是说……”杓千奈有些接不下话来,不过还好小蝶最近在她耳边念叨的人名数不胜数,现在总能想起一两个来。“伊维萨学院的舒泽尔!”

“哦!原来是他。”仙小蝶的脸上晕开一丝笑容。“舒泽尔在贵校内礼貌又淡漠的气质也是很有名的,如果有女生和他一起出行什么的,那才是三生有幸。”

杓千奈扶额,唉,怎么有这么个朋友……

“嗯,只要你别这么花痴,我也就六生无憾了!”

“切。”仙小蝶很不满意。“是你不懂得欣赏,欣赏!懂吗?”

“好的姑奶奶,这里就有满屋子的工艺品。”杓千奈略感好笑地推开礼堂的大门。

因演出在即,又加上此次有是与伊维萨学院联谊的活动。今天下午大家就根据学校的要求到这里来安排各项事件,为几天后的联谊会做最后的准备。

仙小蝶听了,嘴角也勾勒出笑容,走在杓千奈的后面。

前面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仙小蝶看清时,他已经走的很近了。

杓千奈仍然目不斜视,毅然与他擦肩而过,神情完全像对待一个陌生人。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匆匆走过。

这样的举动让仙小蝶很是好奇,“呃,那个……”她有些尴尬的开口,但杓千奈也只是偏了一下头并没有说话。

为什么一言不发?是没看见,还是不想说话?当她看见杓千奈有些漠然的面容,这些问题就立刻化为了泡影,这剩下她支支吾吾的声音。”我说……我……我们为什么不去公告栏看看节目表?也可以凑凑热闹不是吗?“

杓千奈紧抿着嘴唇,往公告栏的方向走去,依旧没有说任何话。

“看看看,来了,来了。”

“咦,真的是她!”

“竟然来这儿看……”

待她们走近时,议论声也逐渐变得清晰。

“杓千奈不是说自己什么也不会吗?如今怎么……”

“肯定是借口!当初是怕自己上报的话一个人出演吧,现在还搭了一个,到底是什么方法?”

“嘿嘿,到底是深藏不漏,没看出来呀!”

杓千奈蹙眉,当目光落到节目排表上时还是愣了一会儿,单上居然有她的名字!

怎么会?她没有申请任何事,也没有答应他人参加什么东西,最重要的是出演得不只她一个……

正当她疑惑着想去看清表上的人名时,一只手搭上了她的右肩。

杓千奈顺势扭头,却看见了最不想见的那个人。

“别看了,你的搭档是我……”他的声音依旧清澈如水,一切未变。

褚灏煦没有留给她回应的时间,只是示意杓千奈和他走。他走出数步,却发现身后的人儿并未跟上,他停下来看着一脸茫然的杓千奈。

她张了张口,没有说出任何话来,任由前面的男子又走回来重新拉起她的手。

“走吧。”褚灏煦淡淡地说道,没有去领会旁边的窃窃私语。

他们离开了喧嚷的人群,杓千奈回头望望,恐怕那些人又要滋事……

褚灏煦把她带到练习室,习惯地关上琴房的门。

杓千奈现在回过神,果然该来的总会来,但是褚灏煦不会想在这手刃她吧?想到这,她还是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练习室的中央是一架华丽的白色三角钢琴,旁边横卧着一把小提琴,四面都是镜子。杓千奈打量着四周,镜子里是她淡漠的神情。

褚灏煦径自打开小提琴的琴盒,拿出一把栗色的琴,好像在自言自语:“节目是以双人形式出演的,这里有乐谱你可以看看。”

杓千奈应了一声,好像他们真的只是为了演出而练习一样。

“需要合奏吗?”

“嗯。”褚灏煦顿了顿。“不过等你一个星期后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再练也不迟。”

杓千奈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笑,终于开始奔入主题了吗?

“他们有告诉你行动的时间吗?”褚灏煦熟练地调动着琴弦,漫不经心地问道。

“目前没有。”

“血族的情况我不多说,想必你一定了解过。”他停止手中的动作,他抬起头时眼中有几分寒意。“反击若失败,你可能……”

“我清楚。”杓千奈打断了他的话,行动一旦失败,她将必死无疑。“我既然承诺过,就会去做。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承担我应有的责任,不需要任何人来插手。”

褚灏煦的眼神里有一丝丝波动,终究是叹了一口气,潋滟的眸中映出了她决绝的神情,而后的语气里也是略感无奈。

“我知道了。”他起身走出练习室,杓千奈只能看见他冷冽的背影。“再见了。”

褚灏煦留下两个字消失在她的视线尽头,杓千奈缓缓低下头。

这是最后一次劝阻吗?

呵……希望还能再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