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患得患失

患得患失

鲸鱼宝宝是艾君

  • 小说

    类型
  • 2016-04-04上架
  • 1938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感谢匆匆离开的过客

患得患失 鲸鱼宝宝是艾君 2479 2016-04-05 15:33:22

  客厅里的复古风情,没有拉紧的窗帘里透出的微薄光线,配上天微微的亮。

被手机闹铃叫醒的许珃,从落地窗前的地板上摸索着手机关掉闹铃。被叫醒后就再也没有继续睡的想法。

欲起身,却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selever,昨日为抚平她的‘伤’,就在客厅的地板上将就睡了一晚,五年来,每每当selever受到情伤后,都会拉着许珃大醉一场。

一阵放空后,拉回现实。

记起今天下午要出差的总结报告,许珃小心地移动着selever的手臂,走到房间里洗漱,化了淡妆,准备关门离开。无意间瞥到落地窗前熟睡的selever,又回到房间在衣橱里拿了条毛毯,小心翼翼地盖在她只有48公斤的小躯体上,蹑手蹑脚地轻轻地带上门,往公寓旁的咖啡馆走去。

街角的咖啡厅门上,还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老潘擦着杯皿,准备着一天的开始工作。

许珃推开咖啡厅的门,把牌子放到吧台上。对吧台的老潘玩着早安的客套,问候道:早,老潘。

老潘将提示牌拿起,放到吧台下面,习惯性询问,老一套?

许珃欣慰道,还是你懂我。一边往走到从寄存柜输入密码,拿出笔记本。

环顾四周,目光锁定自己的老位置,却发现老位置已经有人了。

之后在座位附近随便选择一个位子放下包,准备着开机工作,对着还没亮的电脑屏理了理头发。

过了一会,老潘走向许珃,端起托盘上的咖啡,放到桌上。说着:老规矩,还是你爱的口味。

许珃抬头向老潘微笑道,你真好。

老潘拿着托盘又走到吧台继续擦拭着杯子。

许珃拿起勺子搅拌,随即端起微抿一口之后,电脑出现了欢迎使用,许珃把咖啡杯放到杯碟上,手指不停的在电脑上滑动,一秒进入工作状态。

这是她的工作,整理排版着同事发过来的图片,做出最后的总结报告,现在进行的是最后的步骤,审核,加深会议发布的思路结构。

今天,一年之约到期,站好最后一班岗。

窗外人来人往,不知道过了多久,selever披着金黄色的头发推门进入咖啡店。习惯性走到老位子,却没有看到许珃。

环顾四周,在老座位附近听到许珃敲击笔记本键盘的声音,坐在她的对面,问道“今天怎么不做老位子?”

“之前有个姑娘来的比我早”许珃回答,眼睛却一直没从电脑上转移过。

工作认真起来的许珃不是人,是个一直在运转且不停歇的机器。

selever之后一直拿着手机观赏自己刚做的头发。时不时地看下许珃,想引起许珃的注意。

许珃的眼神只在selever进来时停留过一秒,之后继续完善着报告。

selever无奈,吸引不成功。砰地放下手机,喝了口许珃刚喝过的咖啡,淡淡吐出一句,啧啧,都凉了。

许珃听到手机落桌,换了个动作,一手拖住腮,一手滑动着笔记本,许珃移动视线看着selever,开口挤兑selever道,是你起得太晚了。

selever持续假装不开心的玩弄着头发,询问许珃,难道没觉得我现在变得很美吗?

许珃调侃道,听美女这意思,是想重新找个人约起来?

selever无视许珃的调侃,反而调戏起她来。看上你了,约不约?

许珃心不在焉地回答,约约约。

Selever从包里拿出烟,娴熟的点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靠在咖啡杯的沿边,轻轻敲击,咖啡顿时像似有了点缀般。

许珃感到奇怪,抬起视线看着selever,询问道,怎么又抽了。

Selever解释,心烦,最近要回香港一趟。

selever说完又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雾。

老潘摆放着餐具,看到抽烟的selever。

老潘友情提醒道,美女,这里不允许吸烟。

selever缓缓移动大眼睛看了老潘一眼。

selever抛出一句,作怪

老潘忍不住笑了出来,看附近没人,就做了个你请的手势,又继续摆放着器皿。心想,现在也没有人,等会他走了之后用醋挥散一下,谁让他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无可奈何呢!

selever欲把烟掐灭,看着烟即将烧完,用力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顿时燃烧殆尽。把烟头丢进咖啡杯里,香烟里的火星立即变得火红,之后没了颜色,只剩枯萎的烟头。

selever趴在桌子上玩弄着刚刚投进香烟的咖啡杯。

许珃抬眼看了selever一秒,给了她三秒的平缓时间。开口问道,什么事要回去。

Selever装作不确定,抱起沙发上的抱枕,缓缓倒在沙发上,抛下一句。说道,可能在外时间蛮长的,想回家了

许珃不信,又深入询问加重语气道,到底什么事。

Selever又从沙发上坐起,好啦,不骗你了,昨晚刚接到的召回令。

得到满意的回答,许珃对selever说道,那昨天为这事不开心,没关系,今天心灵鸡汤我亲自下厨,给你践行。

许珃说完,已经把刚才的文件确认好后电邮给蔡总的私人秘书徐莹。

selever好奇托腮,渐渐靠近许珃,盯着许珃的眼睛,欲反击挖苦许珃道,你头一次下厨房,不知道会怎么样。

许珃感受到selever的眼神,移动目光,嘲selever眨了眨眼睛。低声炫耀道,我可是有证的。

Selever把桌子一拍,装作生气怒吼许珃,藏的够深的啊你,我不管,你得给我个解释,我白白给你做了那么多顿。

耍起小孩子脾气的selever最难搞。

庆幸是周末,这个城市,大家都在家里睡觉吧。

许珃望了望四周,一片寂静,工作太入神,就连之前坐在自己老位子的那个姑娘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许珃轻轻拿起selever的细手,放在桌子上,轻拍两下,变出小孩的语气解释道,因为人家需要你的照料才能茁壮成长。

Selever偏头一哼,抬头看钟表上时间,突然站了起来,岔开话题:我要回去收拾了,下午一点半的飞机……

selever拿起包准备转身离开,许珃干咳两声,说道,拜托帮我把笔记本带回去呗,我给你准备心灵鸡汤。

文稿此时已经发过去,许珃将电脑合起,放进包里。

selever带着稀奇的眼神回头,“你不是一直都不求人的吗?”故意拉长最后一个字的读音。

许珃解释,这是拜托,意义不同。之后激将selever道,你就讲带不带吧。

Selever拿过笔记本,哼唧几句:好,那我今天就当个信使,给你带着,看你今天给我做菜的份上。

话刚说完。selever拿起许珃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包,背在身上,大摇大摆的推门离开。

许珃看着selever推门离开回想起自己刚来时的经历,不免多了几分暗淡和矫情。

许珃透过玻璃看着她渐行渐远,不知道这次回去,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许珃对着吧台叫老潘,准备结账。

老潘此时有事已出门,来的是店里一个实习生服务员。

服务员解释,许珃小姐,老板交代,你的VIP卡里还有积蓄,暂时不用结。

许珃明白了他的意思,收起卡,边说道,这样啊,那就下次再说。

许珃拿起包走到柜台,还是照旧,拿笔写下一句寄语,之后便离开咖啡店。

许珃走在路上,恰巧走到某个车站,一辆公交车正缓缓行驶。感性的悸动悠然而来,上了车,找了个靠窗位置做了下来,随着公交车的颠簸,眼前的画面也不免多了几分生动。

花最少的钱,走过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也是一种享受,生命的自由。

鲸鱼宝宝是艾君

着重外表的selever和非外貌协会的许珃,两个人似友非友地处了五年。故事发生在今天,selever突然间收到回家的召集令,另一边也被调回以前呆过的城市。两个人就此在上海告别,有的人此生只是匆匆的过客,可能一别再也不会相见,相见的时候张口就来聊起家常的日子渐渐远去,留下的只有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