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患得患失

第二章 感谢万能上帝的宠爱

患得患失 鲸鱼宝宝是艾君 2493 2016-05-05 00:47:41

  那几年,身体太差,会常常晕车,和他的初次相遇就是在这到站就下车的公交车上,呕吐在他的旁边,引来他的谩骂,之后决定与他势不两立,相见如同不见。

现如今的许珃,一改往日的风格,一身黑白上下装,黑裙袭地,高跟鞋的搭配,更显出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没有清纯的萌萌哒少女模样,没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意志,没有病怏怏的姿态示人,没有了以前的气息,只有以前那让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可怜的回忆。

张弛的歌声作为来电铃声响起,把许珃拉回了现实。

“喂,蔡董,总结报告已经发给徐莹了,没有问题下午我就去深圳了。”

“小珃啊,报告我收到了。有个好事,你想听吗?”

“都讲是好事了我能不听吗?你说”

“临时得到消息,南京分公司总裁生病住院,我推荐董事会想让你去接管一下。”

“我最近要出差。”

“深圳那边的徐莹解决”

“但是做事毕竟要有始有终阿,还是你教我的。”

“分红奖金一分都不会少你,你如果可以把分公司的运营状态走到正常轨道,董事会决定总公司的股份再给你百分之七,前后加起来,你将是GR的第五股东。奋斗了几年,终于等到了的机会,要自己把握住啊,我去开例会了”

许珃挂了电话,继续坐着公交,晃晃悠悠到了底站,刚下车就听到人头攒动的嘈杂声,马路对面是个菜场。

几年下来,都不知道selever的真名,可是许珃却与她坦诚相待,以为一辈子再也不会回去,直到生老病死,生命尽头。

有的时候,陌生的人比朋友更值得交心。因为她不会注重你的家庭背景,不注重你家里是否有钱,有权,她是你伤心的时候可以找她倾诉,开心的时候可以找她一起分享,就是这么简单的一种关系,紧而可分,跟患得患失毫不搭界。

“我回来拉,小助手还不领着菜去厨房?”许珃拎着菜,进门边换鞋边看到selever正在打包着行李箱。

“诺,奴家遵命。”selever放下收拾的衣服,走到门口接过菜放入厨房。

“你看你一回去,一个人夜里都没有聊通宵的同伴了!”许珃忙活着弄着菜感叹。

“不要想太多好吧,不就是个回家吗。”selever洗完手后拍了拍许珃的肩膀,又回到房间去收拾着衣服。

但是,这么一走,真的没有依靠了,半夜睡觉起来都没有一个一起喝酒聊天的人……

“就是在一起时间太长,这次分开,感觉怪怪的。”许珃讲完,鼻子略酸,过了会又恢复常态。

也许是辣椒刺激到眼睛,鼻子辣到,变得酸楚起来,。

“我是谁啊,selever哎,大名一报,一个个吓得都得八抬大轿来接我,我会回到这个城市的,因为这个城市有你啊,我太暖,你肯定又爱上我了。”selever突然入戏,嘻嘻地害羞,希望可以岔开话题,免得伤感。

“但是我可能要一年半载才回来,南京分公司总裁住院,我要去让公司继续运作”许珃继续忙活着,一语将她从戏内拉出,生怕两人又会一起抱头痛哭,不如趁她还开心尽早说明清楚状况,让她在家多待几天。

“那我就在家多呆呆吧。”selever随意的回答震惊许珃,她没有任何哭闹,这件事就像耳边风一样,飘过。

时间流逝,饭菜都上桌,许珃洗了洗手,解开围裙坐下。

许珃:干杯,一路平安

selever:干杯

红酒杯一口见底,中间的交界处被红酒洗涤过后,显得更加锃亮。

吃过饭后,忙忙碌碌把东西搬到车上,往机场走去。

一路上selever叮嘱了许多问题。

许珃面对selever的一系列问题,不知从何回答。

selever坐在副驾驶抓住许珃的手。

“再讲一遍,我呢是一定会回来的,你就放心吧,今天你不是刚好要去出差了嘛,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烦躁的时候多抽抽烟,觉得压力大了就可以借酒消愁那么一大下……”

许珃开着车,没等到selever说完,抽出手轻轻推了她的脑袋,无奈地笑了。

selever配合的偏了偏头的位置,转动眼睛,和许珃一起走笑了。

许珃微笑,感觉到selever的内心,突然觉得心里安心很多,仿佛一块大石头从心里缓缓地慢慢地降落下来,selever又回到正常了。

行李托运后,在VIP等候室准备登机.

许珃看着杂志,余光扫到正在看自己的selever。

“你有什么话要讲,暗恋的话就别说了。”

“按照偶像剧的发展,我强吻你才是最直接的话吧。”

许珃捂嘴惊讶看着她,之后两人相视捂嘴笑了起来。

空姐敲门,做鞠躬礼,“何爽小姐,您可以登机了”

,两人站起,许珃欲开口讲话,selever突然抱住许珃,不想分开,就这么简单。

许珃拍了拍她的背,说道“回到家记得电话联系”

selever把头搭在许珃肩上,动着嘴巴。

“你到南京的时候我大概就下飞机了。”

许珃震惊道,“不会这么快吧”

selever解释道。

“现在不用转机了,你不知道吧。”

selever又一次在许珃面前炫耀自己是生活百事灵。

selever更用力突然抱住许珃,许珃知道她不想离开,五年了,早已依赖成性。

“何爽小姐,请尽快登机”广播呼唤着selever.

何爽慢慢松开手臂,放开许珃。

“好啦,我走了,晚上不要太想我。”

许珃依旧笑着,看着何爽往过道走去。

何爽给了许珃一个微笑转身后,眼睛合起,眼泪一泻而下。

所有的离别不回头,都是想在你心里留下最美的印象。

透过玻璃窗看着何爽进入飞机舱,许珃放心的回去。

感觉以后都不会和她再见了,她留给自己的也只是她的名字。

所有东西准备就绪。

下午,看着爱车被开走到保养,房里的东西都盖起了白布。许珃打了一个长途电话,似乎没通。在公寓门口随手在路上拦了一辆的士,幸亏这时候路上人不多,路也不拥挤。

的士停在高铁站外的区域。

许珃透过车窗,看到上海虹桥,确认到站,准备下车。

拉着行李箱走进车站,突然看到久等许珃的徐秘书,许珃招手示意,徐秘书微笑。

许珃走近徐秘书,开口询问,你是在等我吗?

徐秘书开口说道,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许珃碰了下徐莹的手臂,柔声道,别绕弯子了,徐莹姐。

徐莹拿起文件袋递给许珃,解释道,车票还有我给你准备的住行,机票今天没有了,将就将就做高铁吧,服务都差不多。

许珃接过文件袋,打开看到高铁票,酒店图片地址房卡,汽车图片和钥匙......

徐莹如释重负般,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许总裁。

许珃应了一声,突然反应过来,立马谦虚说道,还没去呢。

徐莹早已远走,留下了一句,照顾好自己。

许珃看着徐莹的背影,笑了笑,声音大了大讲道,你也要一直和老蔡好好处,老夫老妻别老吵架,让人看笑话。

徐莹开车飞驰而去。

感谢她的一直以来的照顾,虽然比她年长九岁,徐莹作为秘书深知早熟的她的野心和欲望,许珃和老蔡合作免不了她的牵线,三人之后成为好朋友,之后老蔡和徐莹擦抢走火结婚,许珃经常去他们家聚餐,可能是自己喜欢和他们相处,是因为他们会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照顾,而自己也需要这种安全感。

鲸鱼宝宝是艾君

努力了好几个春夏秋冬,接到突然的调离令,人生可能又得来个拐弯了。最空闲的就是在高铁上睡觉,不用理会那些复杂且繁琐的事情,静静地回想到那个下午,那个同样也是这个快要入冬季节的时候。越想越来越多,越想越来越复杂,干脆给自己一个安安静静的空间,就放松一下,只是空余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