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十二章:有做我司晨翊妻子的资格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85 2016-12-08 15:35:11

  司晨翊看着站在一旁的栾熙寒,清纯的脸蛋上尽是决绝与坚定,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尽显复仇欲望的狠戾,司晨翊微微触动,这抹狠戾微微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接着望向栾熙寒的脸颊,未施脂粉,但仅仅是素颜就已经美到倾城,不得不说,就是这张让雄性动物看见后就想犯罪的脸颊,也深深吸引到了他,激起了他的兴趣。

司晨翊唇角微微上扬,不错,有点意思。

“过来。”

“啊?”栾熙寒微微疑惑,这家伙跳转话题太快了吧,但还是走到他身边,坐在了沙发的一角。

司晨翊看着躲在沙发另一角的栾熙寒,俊眉不由微微皱起,他倒是第一次觉得沙发这么宽大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再过来一点。”

栾熙寒听话的挪了挪,不过挪动的距离倒是可以忽略不计。

“......”

司晨翊狭长的眼眸微眯,拿放在桌子一旁的那杯栾熙寒随手丢在那里很久的红酒,刚刚司晨翊递给她后,她就随手放在桌角,她心情复杂,又哪有那个闲情雅致去品酒呢?

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司晨翊微微摇晃,随后嘴角微微扬起,一口喝光。

栾熙寒不由惊讶,怎么说也是上流社会出来的少爷,在别人面前他也是绅士有为,也见过他刚刚品酒时的优雅,可是现在居然变得这样随意,这样喝红酒的方式她倒是第一次见。

也就在栾熙寒微微错愕愣住的时候,却没发觉司晨翊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却发现自己的唇瓣微热,司晨翊的薄唇正贴着她的!

来不及挣扎,却有一股红酒的清香传来,随后她感觉红酒的味道浸入味蕾,真真切切!

原来,司晨翊并没有喝红酒,而是一滴不剩的喂给了栾熙寒。

等等,这不是重点,他!夺了自己的初吻!

虽然她栾熙寒有着纪雨涵的灵魂,但是栾熙寒这具驱壳的初吻依旧还在。

记得前世和吕宏清那个渣男在一起的时候都,她都在不要命的帮那个杀了自己一家的仇人打拼,根本没发觉自己居然很少跟他约会,接吻更是没有几次,经验上肯定不会有什么比得过这个花花大少的优势,没过多久就被司晨翊微微吻得喘不上气。

她知道自己的初吻将来肯定会被这个男人夺取,呵,以他这个花花大少的性子,结婚后别说初吻了,就连她的清白之身说不定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他偷偷‘闯入’。

但是,现在他还没决定结婚的吧?那么他这算是什么?

勉强吞咽他喂来的红酒,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品的酒倒还不错,迅速的推开他,却没发现自己的耳根微微泛红。

“你......”

“喝得出年份么?”司晨翊打断她,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栾熙寒虽然推开了他结束了这个吻,但是却依然处在他的怀里。

“82年,DomaineLeroy甜红。”栾熙寒微微思考,上流社会DomaineLeroy的红酒酒种倒是经常出现,不过82年的DomaineLeroy甜红现在市价大概有十万美元一瓶,尽管如此国内也很难找到销售的商家。

栾熙寒回到栾家后她就开始学着融入上流社会,不管是一个名媛该有的礼仪举止,还是她曾经一杯就倒的酒量,都得到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训练,变得有礼有条,不过这个82年年份的DomaineLeroy甜红,她也就在自家爸爸五十寿宴喝过一次,这家伙居然随意就能拿出一瓶,倒也是个藏酒的行家?

不过这么珍贵的酒种就这样开了一瓶也不知道是说他财大气粗还是浪费成性了,不过这到像是她这个纨绔大少的作风不是么?

“不错,有做我司晨翊妻子的资格。”司晨翊嘴角勾起一抹笑,拉着栾熙寒就走。

“唉?你带我去哪?”栾熙寒嘴里含着疑问,刚刚他强吻她的事还没算呢,他怎么就这样把她拉走了?

“民政局。”

这家伙倒是没骗她,拉着她就往大院外走去,看着那些下人看她的眼神暧昧,栾熙寒都羞愤的无地自容了。

那辆劳斯莱斯依旧停在司家大院门口,司晨翊拉着她二话不说就去民政局,路上二人倒也没什么可说的话题,司家大院本就在帝都市区,民政局倒也没多远,车上的尴尬没多久就化解了。

作为上流社会的权贵,自然不像普通人一样需要排队、等待、查户口本各种各样的繁琐事务,绿色通道上只有他们二人,只是拍了张结婚证件照,不出十分钟,下面的人就把两个艳红的小本本送到他们手里,结婚证。

之后倒也没什么意外的原路返回司家,回去的路上栾熙寒看着自己手里的结婚证,嘴角不禁流露出一抹时而尴尬时而兴奋的笑,自己结婚了,闪婚给了一个她就见过一面的娃娃亲对象,一个花名在外的男人,呵,不过自己的复仇之路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拿回栾家之后想必韩御凡不会好过,韩御凡是以韩家分支入赘栾家的,虽然是以分支的身份入赘,但是搬到韩御凡在栾家的势力之后,哪怕以韩家整个的势力对付栾家都不过是鸡蛋碰石头,记得吕宏清那个渣男的未婚妻就是韩家主支的人,想必吞并韩家后再扳倒吕家易如反掌,将吕宏清踩在脚下也指日可待了吧。

倒也不怕韩家和吕家联合起来对付她,毕竟自己现在还有司家这个外援不是么。

想到这里,栾熙寒嘴角的笑意柔和了几分。

“现在笑的倒是蛮好看,不像刚才那样牵强,怎么,嫁给我不是你想的么?”司晨翊微微说道。

“司二少又怎么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而高兴的笑,又是为了什么而牵强的笑呢?”

“老婆,现在我们是合法夫妻了,你不觉得这么叫我司二少太生分了么?”司晨翊耸耸肩,故意装出一脸不满意的样子。

“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栾熙寒瞪向司晨翊,她微微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家伙现在一定是一肚子坏水!

“宝贝,你说我现在都叫你老婆了,宝贝你觉得你该叫我什么呢?”司晨翊嘴角上扬,一脸邪笑的看着栾熙寒,口气暧昧的不要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