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二十三章:敞开的书房大门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277 2016-12-10 15:39:01

  那抹惊讶久留在栾熙寒眸子里不肯褪去。

过了许久,栾熙寒才反应过来,顾不得别的,先是浓重的疑惑,记得她出去的时候书房的门还是紧锁着的,等她回来最多不过十分钟,现在大门却变成敞开的了。

记得管家说过很少有人进入这间书房,就连佣人都不曾进入打扫。

那么,司晨翊回来了?

心中的想法渐渐属实,确实,除了司晨翊似乎没有别人能打开这扇门了,小偷是不可能,想进入司家偷窃难如登天,现在司家大院住着的人也只有司家主支的人,重要的客人和下人了。

司家主支只剩司振业这一系了,也是,上流社会家主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只不过司振业在栾熙寒面前一直表现出的都是长辈的慈祥罢了,实际上在上流社会司振业比栾域还要狠毒。

司振业当年为了家主之位亲手将同父同母的亲弟弟送入监狱,将同父异母的妹妹赶出司家,又从小将大儿子司晨远放在军队常年不曾召回,唯独对这个二儿子司晨翊微微放纵了一点而已。

却没想到,这个二儿子却被这小小的放纵惯成了一个纨绔公子。

司家大院不管是哪届家主当家都只有主支一家可以居住,不过想想倒也是,哪个家主会蠢到把自己最有威胁的敌人安排和自己一起住呢?

而如今的司家大院主支只剩司振业、司晨远、司晨翊了,还不说司晨远从被送到就没怎么回来过几次,所以偌大的大院常住着的除了司振业和司晨翊就只有众多的下人了。

虽说经常会有商业合作上的对象或者说私交上的一些客人居住在客房,可是这几天因为栾熙寒和司晨翊婚礼的事情,客房除了白瑶在居住已经没人了,整个大院真正可以使唤下人的人也只有司振业、司晨翊、栾熙寒和白瑶四人而已,剩下的其他人都是下人。

那么除了自己和司晨翊,有资格进入书房的只有司振业和白瑶了,且不说刚刚那管家还说他们还在忙着策划着自己和司晨翊的婚礼事物,又怎么会来这书房呢,更何况,听司晨翊那家伙说过,司振业从来不来他别墅的,白瑶对司家大院那么陌生,不可能亲自过来。

还不算,他们就算是来找自己或者司晨翊的,最多也是在别墅客厅待待,又怎么会进入书房呢,更何况,这么快速度搞到钥匙的除了司晨翊还有谁。

想着,栾熙寒倒是想看看司晨翊在干嘛,但又怕自己贸然进去会不会被赶出来,毕竟,这个地方他连下人都不让进入,她又怎么知道他对于她的态度呢。

仔细想想,和他接触有两天了,这个花花公子司二少看起来很好接触,但是实际上却很让人捉摸不透,似乎总是隐藏些什么,似乎又不是,自己想多了么?

栾熙寒微微探出个小脑袋,瞅了眼书房内的环境。

“耶?没人?”栾熙寒微微惊讶。

为什么会没人呢,栾熙寒小心翼翼的进入书房。

如果打开这扇门的是司晨翊,那么他人去哪儿了呢?

如果他刚好出别墅,那么自己应该和他碰到才是啊,那么自己仅仅出去了一会儿,他在这间书房待得时间不会超过5分钟的。

只是5分钟的话,如果我是他,不可能会干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多是来取个东西或者看看什么东西,但是栾熙寒想了想看了看,他应该是回来取了什么东西走,甚至可以看出他拿的东西很重要。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从敞开的大门可以看出,他拿的这份东西一定很重要,不然不会匆忙到找到东西就走,连大门都没来得及上锁。

可以想象他找到东西就匆匆离开的匆忙。

以栾熙寒的高智商,想猜出这些并不算什么难事。

紧张的身躯迅速放松了下来。

放眼望去,偌大的书房之比3楼的卧室微微小一点,但是摆设却比较素雅简单,两排大书架分列在左右两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远看没有什么,但走进看来,似乎每本都被看过,而这里加起来最起码有不下一千本的书吧,也就是说,司晨翊把这一千本书都看过?而且从书籍的翻页程度上看来,至少每本书都被翻过一两遍,有些部分似乎还被翻过四五遍。

倒是没想到,司晨翊那个成天在外玩乐的花花大少,居然还能静下心来细细品读每本书,想想这幅画面,似乎......呃,似乎好像可能貌似应该也没什么违和感吧?

推拉门隔断着整个书房和阳台,这扇推拉门几乎是由钢化玻璃制成的,阳光清晰地照射过整个书房,显得书房十分敞亮,一台书桌摆在正中央,靠墙的两边摆着两架储藏柜,上面摆设着各种模型手办收藏等等的收藏奢侈品,显得华丽了很多。

栾熙寒微微走着,书房给人的感觉和这栋别墅别的房间感觉决然不同,如果说别的房间过于奢华精致,那么这间房间无疑是干净素雅的,除了收藏架微微显露出了一丝华贵,别的摆设都过于简单,这倒是微微让栾熙寒疑惑。

走到收藏架前,随手拿起了几个模型看了看。

精致的做工,设计得巧妙,不得不承认,每一个都很完美,没错,是完美。

她自认比较喜欢手办模型,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见过这些手办模型的绝对很多很多,收藏的也不少,可以算是一个很了解模型手办的人了。

但是看见眼前两个大收藏夹上的模型手办,她还是微微愣了愣许久。

不得不说,这两个大收藏架上的模型手办至少有一半都是她没见过的,甚至见过的还有不少都是她很想很想收集到的限量版!

没有收藏癖好的人绝对不知道收藏者对藏品的追求和喜爱,绝对不知道那种拼尽所有都想得到的渴望,更加绝对不会知道那种得不到心爱的藏品的失落。

看到这些栾熙寒都要兴奋过度了,想不到这家伙和自己一样都是个收藏模型手办的发烧友啊!

一个一个仔细的欣赏着,不得不承认,每一个藏品都着实让她又惊又喜,瞬间,她有一直嫁给司晨翊原来真的很开心,很幸福的感觉。

看着看着,她终于想到司晨翊书房里藏着什么好东西了,的确是好东西!很好很好的东西!她忘乎所以,兴奋到了一个境界,一个忘我的境界,仿佛只有这些手办模型的世界。

算算时间,自己似乎待了很久了,光顾着欣赏这些模型手办,差点忘了晚上司晨翊还叫自己陪他出去呢,无奈的耸了耸肩,正准备出去,余光却扫过书桌上的一个角落。

栾熙寒的视线牢牢锁定在书桌的哪个角落里,一抹震惊陷入她的脑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