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三十章:你吃醋的样子,真迷人呢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203 2016-12-12 10:28:23

  只见杨倩倩一脸不屑,全程都是用鼻孔在看人,栾熙寒不禁微微扶额,司晨翊这只花蝴蝶那里好了啊,她怎么就跟苍蝇看见血一样不放开,难不成她对每个司晨翊带出来玩儿的姑娘都这么有敌意?

还是说,司晨翊在外人面前宣明了自己的身份,让她嫉妒?

不得而知。

“呃,这位小姐,你叫杨倩倩对吗?”

“就凭你?你敢直呼本小姐的大名?”杨倩倩一脸鄙夷和不屑,随口打断栾熙寒的话,白眼翻得那叫一个标准,语气都带着一丝厌恶。

“好吧,杨小姐,请问我有哪里得罪你了吗,大家都是出来玩的,何必冷言相向?”栾熙寒好脾气的说着,这点小事暂时还燃不起她的怒火。

“呵,你怎么没得罪我?你当然得罪了我,就凭你,待在我家司二少身边就是对我最大的得罪!”说到这里,杨倩倩放下抱在胸前的双手,右手食指指尖径直指向栾熙寒的鼻梁。

‘我家司二少’,天哪,这个杨倩倩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啊,连对司晨翊的称呼都变了,不过因此也能看出,司晨翊这只花蝴蝶在外面肯定叫过不少美女‘老婆’、‘宝贝’、‘甜心’、‘哈尼’什么的,这么想的话,杨倩倩肯定认为自己是他的新欢咯,怪不得有这么大的敌意。

“杨小姐,如果你觉得我没有资格待在司晨翊身边的话,请问你又有什么资格呢?想必在他身边的美女那么多,我肯定不是你第一次见到的其中一个,如果你对每个人都这么怀有敌意,你就不怕精神压力过大导致抑郁症么?”栾熙寒微微推开杨倩倩指在自己鼻尖的手,她的语气微微平淡,但是话语中的刺稳稳指向杨倩倩。

“你,你诅咒我!”杨倩倩也不傻,自然能听出她话中的意思。

“我怎么敢诅咒杨小姐呢?我这是在好心提醒呢。”栾熙寒语气不闹不怒,淡定的和她打着口水战。

“你,你等着,本小姐我今天就跟你杠上了!”最终杨倩倩无话可说,只能吐出这句话解气,好歹自己也是豪门千金,第一次被这么羞辱,能不生气吗?随后,她便气呼呼的跑走了。

呵,跟她栾熙寒斗嘴皮子,她杨倩倩还太嫩,怎么说她前世能从一介平民爬到上流社会圈子,口才肯定少不了,今生好歹也在商场上是一代天才少女,更是巧舌如簧,到现在为止,除了司晨翊那个变态,她还真没遇见能说得过她的人。

“宝贝,你真厉害呢,这么快就赶跑了一个你的情敌呢。”司晨翊走到栾熙寒身边,刚刚他在一旁眼观女人之间的战争很久了,但他既不插嘴,也不插足,全程做着一个局外人的角色,因为他知道,以杨倩倩嚣张跋扈的性子怎么可能说得过栾熙寒?

“你倒是看了一场好戏。”栾熙寒微微不快。

“那当然,两个大美女为了我争风吃醋,这么好看的戏码我怎么能放过呢,想不到我的魅力这么大啊,连你都沦陷了不是么宝贝?”

暧昧的语气,邪笑的嘴角,一脸调戏的表情,看吧,这家伙又变成一幅花花公子的模样,三句话离不开调戏,栾熙寒都该学学怎么免疫了。

“我记得我和司二少你说过,在外人面前,我会做好我司太太的本分,虽然刚刚杨倩倩并不相信我的身份,但我依然保持着很大度的样子不是么,我承认是我赶走了她,但如果在外人面前,我是一个老公被别的女人勾引还无动于衷的女人,会不会有点过于‘大度’了呢?”栾熙寒勾了勾嘴角,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司晨翊。

“宝贝你这么说,还真让我伤心呢,宝贝你就不心疼心疼我吗?”

“你伤心就伤心,关我什么事,我凭什么要心疼你呢?我还就不信你司二少能因为我的不冷不热而伤心,与其在我面前感受什么是热脸贴冷屁股,还不如去找刚刚的杨倩倩小姐,听她对你的百般撒娇讨好不是么?最起码她对你可是柔情万种呢。”栾熙寒不冷不热的嘲讽道,语气微微带一丝激动,因为这家伙口才确实好,不得不说她又被他气着了,眼不见为净,耳不听心不烦,这家伙现在圆润的消失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省得,她被他气的炸毛,在家里被气气她还能忍受,在外面毕竟那么多人看着呢,她可没脸表现出自己的恼火。

司晨翊倒是不以为然的笑笑,嘴角贴在栾熙寒耳廓,轻声道:“宝贝,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在吃醋吗,你吃醋的样子,真迷人呢。”

草!这都行!

栾熙寒心中一万匹***跑过......

这家伙,唉,忍住忍住,不能发怒,现在还在外面呢,这么多人看着呢,忍住!

“算你厉害,我认输。”无奈,栾熙寒只能妥协。

随后,她给了司晨翊一个漂亮的白眼。

“哎哎哎,大哥,难得你能带嫂子出来玩,还杵在门口干嘛?”说话的正是薛英枫,刚刚他还在和一位新出道的嫩模你情我热,真没注意到司晨翊和栾熙寒。

还是杨倩倩气冲冲的跑走,他才反应过来。

“嫂子,刚刚的事你别介意哈,出来玩开心点,开心点。”想必,薛英枫是不想她介意杨倩倩吧。

如果她和司晨翊是真正的夫妻关系,她肯定会在意,不过可惜了,他们并不是。

不过之前这个薛英枫对自己明明还是不冷不热的样子,怎么现在这么亲切的叫着嫂子了?难不成司晨翊的面子真的那么大?

想想,也不是没可能。

“那当然,出来玩嘛,肯定要高高兴兴的不是么?”随后,栾熙寒扯出了一个笑脸。

为什么是扯出呢?

呵,当然不是因为杨倩倩,她还没那个本事气着她,她还不是因为司晨翊的调戏才能气成那样,能高兴的起来嘛?她还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呢!

“是啊,嫂子你不介意就好了,大家伙来玩筛盅怎么样?”为了缓解气氛,薛英枫提了这么个提议。

至于筛盅这种东西,栾熙寒今生倒是很少接触,自然只是个菜鸟,不过,她可不是以前的栾熙寒,她的前世,虽然混到了上流社会,但毕竟是出身平民,也陪过不少大人物去过夜总会、赌场这类的地方。

陪睡自然不会,她还没有那般堕落。

但是好歹在那种情况下混了8年,前世的她斗酒都不在话下,筛盅这种东西,对她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

“好啊。”她爽快答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