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三十二章:高手的对决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373 2016-12-13 09:23:18

  随着司晨翊放下已经喝完的酒杯,所有玩筛盅的人不由愣了许久。

这,这什么情况?

司晨翊直接认输?难不成栾熙寒真的猜对了?这个女人能有这么大能力?所有人不由微微质疑,但是看向栾熙寒那自信满满的神情却也觉得不一定,仿佛又像是有那么一回事......

沉默,持续了将近半分钟。

“哎,别都不说话啊,嫂子猜的也不一定是对的嘛,大家也跟着猜啊,就当这局只是咱们司二少一个人退出就好哈......”终于,薛英枫打破了这尴尬和沉默,重新活跃了气氛。

哎,老大这是干嘛啊,就算嫂子直接猜对你也给个错误答案混混嘛,这不是故意冷场么。

薛英枫微微不满,看着一旁一脸看好戏模样的司晨翊,不禁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不过这个动作倒是没人注意到。

“呃,是啊,继续猜,我猜24。”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我猜12!”

“那我就猜30!”

“25!”......

好在场面还是活跃起来了,各个大少千金都开始猜筛盅里的答案。

当然,不可能有人猜对。

“好,那我就开了,各位睁大眼睛看好了!”说着,薛英枫渐渐拿开盖在筛子上的筛盅。

“6-2-3-1-4-2......”众人不禁默念。

“还真是18......”

一旁没怎么说话的杨倩倩不禁喃喃自语,虽然她听筛盅的能力只有四五分的皮毛,但是毕竟玩了筛盅这么多年,算点数这种事她也是其中老手,只要看一眼就知道答案。

但她看了至少有六七秒,她真希望是她看错了,一遍又一遍的看着点数。

“呵,只能算那个女人运气好,我还就不信她玩筛盅能有多强。”杨倩倩不禁不满的念叨着,气愤的拿起一杯酒,帅气的一口喝完。

要知道,这一大杯啤酒至少有四五百毫升,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能这样一口气喝完不带喘的还真没几个,看来杨倩倩酒量确实不错。

其他人自然也拿起酒杯喝了起来,当然,因为是啤酒,来这里玩的人肯定酒量不会太低,至少不会是一杯就倒。

“嫂子,上把你赢了,那你来筛盅吧。”薛英枫放下酒杯,随后递给栾熙寒筛盅。

栾熙寒猜出了答案,他自然就得喝酒咯。

“别啊,薛少,你在掷几把,我再猜几把玩玩嘛,你肯定不介意的吧?”栾熙寒微微一笑,笑容甜美而醉人,客气的说道。

“呃,嫂子你要猜,那我当然乐意掷啊。”薛英枫人还是很豪爽的,随后拿起了筛盅开始了第二轮。

别说栾熙寒了,就连懒懒散散模样的司晨翊都坐直了之前半躺在长椅上的身体,璀璨的黑眸微微眯着,其实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越是认真,他越是这副模样。

看来,栾熙寒成功激起了这位大少爷的兴趣。

一旁的杨倩倩也是如此,虽然她在听筛盅摇晃的声音只能猜出数字的四五分,但是她毕竟玩了这么多年筛盅,自认还是有点实力的,也是一脸认真的听着,一双眼睛还紧盯着薛英枫手里的筛盅,仿佛要把那筛盅看穿一般的火辣。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筛盅赌局了,已经演变成了一场战争......

栾熙寒撒着之前受着司晨翊的一肚子火,杨倩倩吃味的一心想打败栾熙寒,呃,至于我们司二少嘛,或许是被激起了某种大男子主义的欲望,想展示一番吧?

谁知道呢。

薛英枫掷筛盅的技术显然很高超,6枚筛子在他的掷动下在筛盅里响起清脆悦耳的声音,节奏感更是恰到好处。

但是栾熙寒和司晨翊听着的却不是这个声音的节奏,而是去听细节,听着筛子每次敲打着筛盅的声音清脆程度,久而久之,一部分有天分的人就能听出筛子的点数。

和第一把一样,不过薛英枫显然是知道栾熙寒有着和司晨翊一样能听出筛子点数的能力,这次掷摇可不像之前那样随意,节奏时缓时促,仿佛就是故意挑衅着他们的听力。

确实,高手和高手的对决中,绝招往往就是这样,你有能听出筛子点数的张良计,我有着能故意摇出你听不出筛子点数的过墙梯。

当然,毕竟司晨翊和薛英枫是作为发小一起长大的,他这点小把戏司晨翊还感觉不出么?

显然,他这是给司晨翊开后门了。

不过,栾熙寒到没有因此放弃,轻灵的双眸渐渐闭起,左手修长的手指支撑着她雪白的额头,斜靠在椅子的扶手上,右手若有若无的按着某种节奏敲打着桌台的边缘,整个人微微浮现出一丝慵懒的感觉。

但是,除了慵懒,更多的体现出了一种高贵,一种不可取缔的华丽,像是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变身成了公主一般美丽,像是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雪白的羽毛体现出来她的高贵。

一瞬间,在座的不少男士都被吸引。

当然,他们也只能看看过过眼瘾罢了,之前栾熙寒表现出的很随和,收敛了自己名门出身的华贵和高尚的气息,像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

她前世出自平民,今生流落在外,这些伪装自然不难,也可以说是本色出演了。

就连一旁嘴角微带笑意的司晨翊都渐渐收起了纨绔的一面,淡淡的欣赏着这幅似画般的美景。

虽然是无意间露出这样的神情,但是无可置疑,栾熙寒从这一刻开始,认真了。

不管是前世今生,她都有着这样的习惯,和司晨翊的习惯差不多,把自己表现出一副很慵懒的模样,往往是做给别人来看的一面,实际,这种情况,最适合专心致志。

很多人都觉得,根据掷筛盅的节奏来说,都是依靠着最后一刻筛盅扣向桌面时那一声的响动,才能听出点数的大小,其实并不是,掷过筛盅的人都知道,筛子是随着节奏来晃动的,筛子也是随着节奏的晃动来改变大小的,像是一首曲谱,按照旋律来翻滚,所以说。

只要掌握了筛盅晃动的节奏,自然知道6枚筛子下一步的晃动翻转的点数是多少,只要掌握了筛盅的节奏,不管怎么变化,不管什么时候停止或者持续,只要推算出停止的那一刻筛子的时间点,那么,此局,你将是比掷筛子的人还要熟悉点数,还要熟悉筛盅的人。

就仿佛,将一切的变局掌握在自己手中,将一切,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将一切,玩弄于鼓掌之中一样,一样的感觉。

认真下来,仿佛整个世界骤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了音乐的吵闹声,没有了喧哗的热闹声,没有了一切来自外界的杂音,只有筛子撞击筛盅的敲击声。

一声一声的节奏传入栾熙寒的耳中,像音乐一般清脆悦耳,渐渐地,一个一个音节串联在了一起,渐渐的化作为点,点化为线,线化为行,行化为谱。

前世作为音乐出身,从而融入上流社会的她,又怎么会不了解这些呢?

不知过了多久,轻闭的眸子瞬间睁开,一抹笑意渐渐染入栾熙寒的嘴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