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二十六章:薛家大少薛英枫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325 2016-12-12 10:28:23

  下了车,栾熙寒仔细看着眼前的地方。

“喔,付醉梦生,司二少哎,这应该就是你平常出来玩儿的地方吧,怎么,今天怎么有兴趣带我来你的主场咯?”看着眼前的楼层,这里应该在帝都市中心的另一侧,周围也算繁华,但比起市中心其他地方却要安静许多,衬托出整个会所的华丽。

付醉梦生,呃,这名字这么显眼不怕被扫黄大队查水表啊?显然咯,来这里玩的肯定都像是司晨翊这样的豪门贵少,估计这会所多年来生意兴隆,一直没被查水表的原因就是因为咱这司二少护着吧。

也是,要不是因为司家在帝都说一不二,想必就算是别的豪门子弟护着也没用,办的这么繁华,要不是有人撑腰,想必付醉梦生这块大肥肉肯定被不少人看上。

倒也是不知道这儿的老板和司晨翊有什么交情,能让他这么照顾这里的生意,肯定来头不小。

“怎么,宝贝,今晚陪我来玩咱们早就说好了不是吗?”司晨翊依然是那副慵懒邪魅的样子,不紧不慢的跟栾熙寒搭着话。

“你的话我哪敢不听啊,只是想不到司晨翊你还有把老婆带去会所的习惯,按你之前的话来说,让你的姑娘们看见我,就不怕她们不高兴嘛?”这是之前在司家大院偏院那间房间里的谈话,内容不止司晨翊记得,栾熙寒自然也记得很清楚。

“不错,记性倒是很好,但宝贝,你不觉得我带你来这里,不就是给了你这么好一个查岗的机会么?难道宝贝你不在意我在外面的夜生活?”司晨翊顿了顿,勾起一抹笑意,淡定自若的拉着栾熙寒进去付醉梦生。

“我哪敢查你的岗,而且我在意不在意你的夜生活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难不成我说了介意你就再也不来这里咯?”栾熙寒任由他拉着,无奈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司晨翊倒是没有说话,不过这是栾熙寒的意料之中。

进入付醉梦生的大门,就可以看见前台的接待小姐,不得不承认,单单是一个接待,这身材就已经十分火辣,穿着也十分的清凉,露出胸前雪白的圆润,再看看这附近别的妹子,别说什么水蛇腰大白腿,单单胸前的裸露,最低都有C啊。

栾熙寒自认今生重生在一个大美女身上了,身材最起码也有32D了,但是看着这么多的美女,尤其是那个前台接待,接近E罩杯的身材,她都有点自愧不如。

再看看自己,今天她穿着一套最新的秋季韩款A字连衣裙,虽然是低领,但唯一裸露出来的却只有她的一双长腿罢了,再看看这里的妹子,无一开放的穿着吊带短裙,只遮住了上下两个关键点,已经是初秋,但是她们却穿的这般清凉,哎,怎么说呢......

“哟,司二少,您来啦?怎么,今天还带妞来了?这可不像你啊,怎么,我们付醉梦生的姑娘们惹你不高兴了?”一个懒散的声音传来,栾熙寒本能反应的随声望去。

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的男人走了过来,身高大概有一米八二左右,上身穿着牛仔外套,内衬白色衬衫,下身穿着破洞牛仔裤,还搭配着白金裤链,手里还拿着一杯色彩鲜艳的鸡尾酒,和司晨翊一样,一副富二代少爷的模样。

“呵,薛大少爷今天有空管我了?如果我说这是我老婆你信么?”司晨翊不以为然的冲那男人笑笑,随手搂着栾熙寒的肩膀说道。

看得出来,他们很熟。

后来才听司晨翊说道,他是帝都八大豪门里上四家豪门里,唯一站在自家这边的薛家大少爷薛英枫,更是薛家唯一的独苗,据说薛家这一辈有6人,但是5人都是女孩,唯独这位所以从小到大含着金汤匙,大概和司晨翊一样,被惯成了一个纨绔大少。

但栾熙寒却不这么觉得,自从了解了司晨翊的‘真实模样’之后,总觉得这家伙并不简单,可见,他的朋友圈子里也不可能都是庸才,想必,他们的交情肯定不止于在玩乐这方面,说不定司晨翊谋划的那件事里,他占到的功劳苦劳想必也不少。

就像他说的一样,这个薛英枫既然是薛家后辈唯一的独苗了,想必背负的东西肯定不比司晨翊要少,恐怕他的真实实力也不容小觑吧。

可司晨翊为什么把她这么介绍给他的‘狐朋狗友’呢?栾熙寒微微疑惑,该不会这家伙结了婚就真准备收心了吧?得了吧,他这花花大少的心她可收不起呢。

“噗!”只见薛英枫一口吐出正在品尝的鸡尾酒,一脸震惊的模样看着栾熙寒。

“老大,你没搞错吧,你可是天天游走花丛片叶不沾身的人啊,怎么,学人家痴情公子收心了?还是你家老头子也开始学着我家老头子一样给你安排相亲对象,让你商业联姻了?”薛英枫不可思议的说着,边说还有种边替司晨翊感到惋惜的感觉。

这么快就迈入联姻的坟墓了啊,你家老头子还真是不放过你啊,哎,真可怜哥们儿你就要被这某家大小姐约束咯,再也不能陪我来外面风流快活咯。

当然,这是他内心想法,他又怎么会当着栾熙寒和司晨翊的面把这话说出来呢?

呃,不对啊,为什么司晨翊今天还是出来了?而且还带着这位大小姐?

“呃,哥们儿,你为什么带着嫂子出来啊?她查岗的啊?”只见薛英枫拉着司晨翊到了一边,悄声的说道,似乎故意躲着栾熙寒。

司晨翊看着被晾在一边的栾熙寒,乖乖的自己逛着付醉梦生酒吧台,点了一杯自己喜欢的浅绿色Margarita鸡尾酒细细品尝,并没有去关注他们的趋势,心中对她的好感又加了一分,他不喜欢那种干涉男人各种事情的女人,非常不喜欢。

倒是那边的栾熙寒看着他们聊天的样子不以为然,不让她知道就不让她知道呗,反正她也没那个兴趣去干涉他们之间的那盘棋,反正这段婚姻就是各取所需罢了。

另一边。

“哥们儿,你确定你以后就要娶她了?”薛英枫微微疑惑的望向司晨翊。

“不是以后,已经领证了。”司晨翊倒是不以为然,慢条斯理的答到。

“我的天啊,这不像你的风格啊哥们儿,你家老头子把你绑去领证的?”薛英枫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你脑袋里能不能有点正常的想法,我爸和你家老头子一样了?绑你去相亲领证的是你家老头子好不好,不过说起来你嫂子的确是我爸给我安排的,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我家老头子从来不管我相亲不相亲,就给我认了一个对象,喏,就是她,我的娃娃亲。”司晨翊无奈的耸耸肩,笑了笑。

“喔,那还不是一样,这么快就要蹲婚姻监狱了。”薛英枫一脸同情。

“不一样,她,是计划很重要的一部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