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三十三章:人生如酒,酒如人生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1987 2016-12-13 09:23:18

  可是呢,他也就摇了一分多钟,倒是真没想到,在这短短一分钟内,居然能准确找到自已摇掷的旋律,能准确地推算出筛盅扣下的那一刻筛子的点数,看来,真的不简单。

在栾熙寒睁开眼的那一刻,司晨翊就恢复了那般慵懒而不务实事的模样,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肯定又给他带来了惊喜。

说实话,他也是刚刚筛盅扣下的那一瞬间才计算出筛子的点数,这次栾熙寒可是确确实实抢在了他的前面,这倒是让他有喜有怒。

喜的是,这场游戏似乎更好玩了,牵扯进了他最终目的的那盘棋,如果一个不确定,整盘棋局或许都将改变,但这也正合了他得意不是么?

但是怒的是,她居然丝毫面子都不留给他,他可是出了名的筛盅赌神,她这不是打他脸么。

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他这时候可没空在意这些面子问题,他还真想知道知道这个女人身上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秘密。

毕竟,这盘棋,他谋划了多久,他已经记不清,这颗王棋,他等了多久,他更不知道。

“呵,我认输。”嘴角染起一抹邪笑,潇洒的端起一杯酒,不过不像是之前那样一饮而尽,反而是细细品味着,酒杯被他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看得透他的内心。

轻摇着手里的酒杯,透亮的啤酒泛出晶莹的光泽,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放弃了细细品尝的机会,选择一饮而尽。

呵,比起这种一步一步走下去,他更想要的是一下锁定这盘棋的胜局不是么?

人生如酒,酒如人生。

司晨翊再度弃权,不禁让各个千金大少疑惑不解,这是什么情况,筛盅之神居然连续两局弃权,这难道是打算退出筛盅圈子了?

想想,好像也不可能吧。

大家都在微微疑惑和好奇,但是一旁的杨倩倩气的鼻子都要歪了,她玩了这么多年筛盅,女人里她无所不胜,刚刚的筛盅节奏她也很认真的再听了,当然知道薛英枫故意扰乱听音的节奏,她可是一点都没听出答案,凭什么那个女人就能把点数脱口而出?

她不服,一定是蒙的,而且绝对是错的!

“我猜15,我就不信她猜的就是对的!”怒气冲冲的杨倩倩忿忿道,最先开口说道。

“我猜是21。”

“我猜是30。”

“我猜9!”

好在,气氛托了杨倩倩的福,好歹倒是热闹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冷场和尴尬,至少这一点,她倒是做了件好事。

开盅。

‘6、6、5、3、4、4......’

果不其然,答案就是28。

看见筛子的点数,栾熙寒不由微微轻笑,虽然已经知道自己的答案不会错,但是看到点数是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大家只好又一杯酒下肚。

杨倩倩越喝越气,仿佛把酒当做栾熙寒一样,喝的毫无优雅风范,一副大姐大的模样。

可不是?遇到情敌也就罢了,遇到的还是个在自己最擅长方面比自己还强的情敌,这放谁身上谁都受不了这口气吧。

“我就不信了,这局我来掷筛子。”说着,杨倩倩放下酒杯,一把抢过薛英枫手里的筛盅,6枚筛子摇动起来,不过明显可以听出,杨倩倩是带着怒气掷着筛子,筛子撞击筛盅的声音杂乱无章,声音不再是清脆悦耳,反倒是有着一丝微微的嘈杂和响闹。

显然,她是把筛子当成了栾熙寒,就是摇,也要把她摇晕,摇出个脑震荡什么的更好!

女人,嫉妒起来真是可怕。

不过这样乱七八糟的声音却也更难辨别筛子的点数,首先杨倩倩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去掷筛盅,筛子被她摇的发出‘咚咚’的响声,很难听出每个音节的细节变化。

再来,就算是按照节奏来听,也是不可能,杨倩倩摇的有一下高没一下低的,根本谈不上节奏,更谈不上旋律,就连该有的规律都根本找不到。

这明显是想破罐子破摔,就算我猜不到我也要你们什么都听不出来。

栾熙寒还真为她这无赖精神微微无语......

不过,就像这样放倒栾熙寒,她杨倩倩还是太嫩,前世的她也有过这样的经验,记得那是她有一次陪过一个醉酒后的大客户玩筛盅,酒后的那人摇晃的筛盅节奏响动也杂七杂八,和杨倩倩摇晃筛盅发出的响声很是类似。

这样的情况,听筛子的大小,不靠细听筛子每个面撞击筛盅声音微小的不同来判断,也不依赖筛盅摇晃的节奏推算出6枚筛子该翻滚的轨迹,更不会依赖所谓的运气。

她只用一个办法,听筛子撞击到筛盅的声音大小。

杨倩倩这样的掷筛盅方法,不像正常情况,筛子会一个一个以此撞击筛盅,而是2个、3个、4个、5个甚至6个一起撞击到筛盅,从而,可以从声音的大小来判断出一次有几个筛子撞击筛盅。

之后,只要细听每次筛子撞击的数量,将6枚筛子全部听过一遍后,只需要听出其中一枚筛子的点数大小,之后通过撞击声音的大小来推断筛子的数量,之后可以将6枚筛子划分为不等分的几组,在经过推算,自然而然就能得出6枚筛子点数加起来的总和。

要是让栾熙寒去听每个筛子的点数,她还真听不出来,不过这个游戏的答案也就是求筛子点数的总和,又何必去计较那么多呢。

嘴角的笑意渐渐浮现,在杨倩倩扣下筛盅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但她却不想前两把一样脱口而出,反而是笑的更深。

不过心高气傲的杨倩倩那里荣得了她这种态度?

“喂,说啊,你猜这次筛盅里的点数是几?”杨倩倩一脸不屑,望向栾熙寒。

“首先,我不叫喂,其次,我猜,这次的点数,是21!”

栾熙寒不紧不慢,徐徐说道,清美的脸颊上尽是自信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