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四十三章:让她作为一个疯子活着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188 2016-12-14 17:34:29

  “没错,婚礼后你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两份合约的唯一负责人只有你,到时候司家肯定会全力支持你做负责人,到时候在栾氏这两份合约就是稳住你地位的最好武器。”司振业一脸慈祥的说着。

司振业说的确实属实,唯一负责人的意思就是如果企业还有这个人存在,那么这个项目全权交由唯一负责人负责,唯一负责人跳槽或者出了意外导致不能进行项目管理,需要合约双方进行协商才能更改,换句话说,如果司家不同意,这两个项目的负责人位置,栾熙寒坐的稳稳当当。

这两个项目合作带来的利润绝对不小,至少占了栾氏近几年新合作项目收益的50 %以上,就算韩御凡为了不让栾熙寒进入栾氏宁愿抛掉这两个项目,栾家的族老会可不愿意支付违约金,当然,司家和栾家是世交,违约金当时谈的时候因为私人关系并没有谈到多高,最让他们眼红的还是这两份合作带来的巨大利润。

所以说,这个方案,绝对是栾熙寒回归栾氏的重中之重,但是不可能是全部,到时候肯定需要新的业绩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不过这个不用担心,有了司家这个后盾她还担心业绩不够?

只是,这些根本不够她达成控股权,没有找栾域真正的遗嘱,她就是东凑西凑拿到手的也只有不到35 %的的股份,因为遗嘱被韩御凡篡改,属于栾域的61.5 %的股份都落在了他的手里,就算自己回到栾氏拿到在自己16岁回归栾家时栾域划给她的10 %股份,韩御凡依旧有51.5 %的控股权,加上很久之前司家和栾家的合作投资占了栾氏20 %的股份,在零零散散收购外姓股东手里的一点股份,也只能攒到35 %封顶,剩下的14 %左右股份全部属于栾家的族老,他们都是些势利眼,自然是看谁更好依附就站在谁那边,或者说,等着她和韩御凡把他们手里的股份炒出个天价再卖出去,自己想在股份上压制韩御凡,还是太难。

唯一的办法,就是救出姐姐,询问栾域真正的遗嘱的所在地了。

也不知道司晨翊那边查姐姐的下落查的怎么样了,那家伙信誓旦旦说能在婚礼前打听到自己姐姐的下落,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资本那么有信心。

不过栾熙寒肯定希望他能查到姐姐的下落。

也就在栾熙寒想着这些的时候,说曹操曹操就到,司晨翊就那样圆润的来了,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他们之间的心灵感应。

栾熙寒这样想着,不过她摇摇头,怎么可能,她和司晨翊有心灵感应,开什么玩笑,她跟谁有心灵感应也不愿意跟她有所谓的心灵感应好么?

本来正在讨论的众人,就因为这个小插曲升起了一丝莫名的低气压。

白瑶倒是讲了几个冷笑话,栾熙寒只是象征的笑了笑,不过她倒是把司振业逗得乐不可支,气氛也算是挽回了一点。

“你想知道栾熙溪的下落么?”司晨翊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栾熙寒倒是愣了愣,然后笑了笑:“司二少想如何?”

他们二人说话声压得很低,司振业也和白瑶聊得正欢,说了什么只有他们二人知道。

她才不会认为司晨翊好心到白帮她差姐姐的下落,不趁机坑她点什么东西怎么可能?不过,他如果提出的条件并不过分,她会答应,毕竟事关复仇,她不惜一切代价。

“哟,怎么,你还想让我提什么要求?”司晨翊偏过头去看着她,嘴角微微扬起。

“只要你查到的确实属实,并且是不出卖我本身意愿情况下,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栾熙寒倒也精明,不出卖她本身意愿的情况下,不就是除了她不愿意做的咯?

别人都说夫妻相,这对小夫妻,只有腹黑是他们的共同点吧?

“喔,不出卖你本身意愿,陪睡如何?”司晨翊一脸调戏的看着她。

“......”你认为陪睡不出卖我本身意愿?栾熙寒瞬间脸色变黑,刚要炸毛发怒,却在那一瞬间,被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怎么了,你摆出这个表情难道是不想知道你姐姐的下落了么?”

一瞬间,栾熙寒就蔫了,为了姐姐,她不忍也得忍!

“你放心,就算你脱光了诱惑我也不一定提得起性趣。”说到这,司晨翊暧昧的看了眼栾熙寒的某处,暧昧的笑了笑。

草!这家伙看不起人是吧,她栾熙寒,虽然,虽然,呃,虽然没有36D,但也有32D的好吧?他这是什么意思?脱光了也提不起性趣是吧?她就那么没魅力?

栾熙寒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要燃起来了。

“不得不说,韩御凡想的倒也真周到,能把栾熙溪藏到那么个地方,确实让我都刮目相看呢。”见栾熙寒要炸毛,司晨翊立刻换了语气,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啊啊啊啊,这家伙,故意这样惹她的吧?

栾熙寒暗磨了磨后槽牙,狠狠的瞪了司晨翊一眼,但是她没并没发火,忍!为了姐姐的消息,她忍算得了什么!

“说吧,我姐姐现在到底在哪里?”栾熙寒深呼吸,硬生生的压下去了那股火气,努力做出心平气和的样子说道。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司晨翊看着栾熙寒这副模样,不禁笑了笑,偶尔发现逗逗她居然还是件蛮有趣的事情。

“先说坏消息。”这是栾熙寒的习惯,坏消息先说出来,之后听听好消息才能平复平复心情,不然先听好消息在听坏消息,不是空欢喜,就是冲了好消息的喜气。

“坏消息啊,就是栾熙溪现在被韩御凡安排疗养院。”

“疗养院?这算是坏消息?那么好消息呢?”栾熙寒微微疑惑,韩御凡会吧姐姐困在疗养院?这不可能吧,按照他的性格怎么可能吧姐姐送到疗养院?

“好消息就是,栾熙溪现在的状态,接近于一个疯子。”说到这里,司晨翊的语气也变得正经起来,微微皱了皱眉。

“这还算是好消息么?”一瞬间,栾熙寒眼角微微泛出泪花,视线也变得微微模糊。

司振业和白瑶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至少可以确定你姐姐还活着,韩御凡为了自己的名誉和手中的股份拿的稳当,一时半会不会杀了她,但是让她作为一个疯子活着,韩御凡绝对干得出来这事。”

栾熙寒眼眶中打转的泪珠再也无法忍住,一滴一滴晶莹剔透,垂直落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