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七十五章:现在的我可是有问必答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99 2017-01-21 09:31:26

  想想也是,栾熙寒苦笑了一下,自己现在也和那些女人一样了么,他过了对自己的新鲜期,就把自己放在了一边,让她联系他的方式都没有,让她想关心他的情况都不行,这是有多么的绝情?

还真印证了那句话,被他司二少抛弃的女人只有不舍,从来没有过嫉妒和恨,自己居然也是这样,倒还真是可笑,可是她确实舍不得他啊,她真的好担心好担心他,似乎他替自己挡子弹之后,她对他的态度整个就变了,之前对他,只是对待一个朋友吧差不多,可是现在,她却是以担心自己丈夫的心情去担心着他。

这让她好矛盾好矛盾,如果说他对自己并不在意,他眼里的她,只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中的其中一个,还是即将被抛弃的那种,或许吧,他们虽是夫妻,但也只是挂名的而已,他们的关系,就是连彼此的电话号码都互不相知,还有什么可谈的余地呢?

可是她不明白,自己的存在都如此卑微了,他为什么还会替自己挡子弹呢,这个问题,她终究都无法想通。

既然想不通,越想也是越难受,干脆就不去想,安眠药给她带来的头晕似乎消减的也差不多了,勉强撑起沉重身子,简单的穿了一件家居长裙,贴心的下人在保温箱里给她做了美味的饭菜。

这让她想起来了去救姐姐的前几天,司晨翊也曾这样,给晚起的自己做了一大桌子菜,心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抽痛再次蔓延开来。

拿出保温箱里的饭菜,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逼着自己吃完了,她没心情收拾碗筷,只是叫了一个下人来收拾便独自上了楼。

她的心有些迷茫,让她不知所措,她不知道现在该干嘛了,脑海里除了司晨翊还是司晨翊,似乎都想不到别人了,而且他的影子她怎么不去想,似乎都不会散去,久久的停留在她心中某个角落。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短信出现在栾熙寒的手机显示屏上,迅速的吸引了她的眼球。

‘栾小姐你还好吧,我是江颂,这会老大在他帝都的一处私人别墅里静养,你能过来一下吗,呃,不过来也行,老大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就是通知一下你,你要过来的话让司机直接送你来,老大都安排好了的。’

看到这条短信,或许是因为江颂告诉了她司晨翊没什么大碍了,骤然松了一口气,心口压得那块大石头似乎也消失了,迅速的穿了衣服,踩着一双平底鞋就去找司机。

倒也和江颂说的一样,她在司家停车场刚好就看见一个私人司机过来接她,那个司机带自己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司家大院处于帝都中心区域,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似是开到了郊区,远端是浅海区,眺望过去,寂静的海景总能让人的心平静下来,海边的一处平地,一栋白色的别墅静静的眺望着海。

那就是司晨翊的私人别墅么,在海边盖个别墅,倒还真是他的好想法,也不负他纨绔公子的手笔了,但是这么个安静的地方,养养伤应该还是不错的。

那个司机倒是说,他只是听司晨翊的命令把她拉过来而已,进去还是她自己进去吧,栾熙寒倒也没多想,提着自己在司家大院的时候叫下人熬的银耳红枣粥,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开门的不是司晨翊,而是江颂,见到栾熙寒倒还有点意外,老大想见她,他就负责把她叫过来,但是逼近联姻中的夫妻嘛,各过各的生活,没有彼此随叫随到的说法,来不来全看心情,还不说栾熙溪那边状态也不好,栾熙寒去照顾姐姐不来完全说得通,可是她来了,确实出乎了江颂的意料。

“栾小姐你来了,呃,老大他在二楼,你去看看?”江颂说道。

“嗯好,那我先上去了。”栾熙寒只是简单的和他打了个招呼,便上了楼梯,她不知道此刻心跳为什么那么快,可能是担心他吧,她的心一直没能安静下来,这个别墅二楼比起一楼的空旷,相对的有点拥挤,因为空出来一大片的位置做了轮空设计,靠着扶手可以直接看到一楼,二楼只有两个卧室和一个阳台而已。

比起司家大院里他的别墅,这个海边的别墅多少都有些简单了,推开主卧的门,那个男人静静的靠在吊篮里,面朝着浅海,暖阳轻落在他英俊的面颊上,有种让人心渐渐静下来的感觉。

他的上身一丝不挂,肩膀处缠着厚厚的纱布,透过阳关可以浅浅的看出纱布内的暗红,栾熙寒看着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是因为替她挡了子弹肩膀才会受伤,她有点内疚,张开口想说什么,但是满脑子的话一瞬间就卡壳了,嘴巴愣愣的动了几下,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司晨翊似是感觉到了门口的动静,回过头,看见栾熙寒,他却笑了。

“我就说是谁来了啊,宝贝你能来看我还真出乎我的意料呢。”他依旧是一副纨绔的模样,他转过身面朝着她,绷带缠着肩膀,但是却露出他迷死人的腹肌,眼神带着挑逗的看着栾熙寒,整个人带着一丝痞气。

栾熙寒微微叹气,这个男人啊,真是时时刻刻都不忘记超雌性生物放电啊,当然,数不胜数的妹子心甘情愿投入他的怀抱,她,也算是其中一个吗?

“我给你带了银耳红枣粥,补血的,你记得喝。”憋了半天,栾熙寒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终究只是客气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把手里的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有什么事情要问我,说吧。”司晨翊看着她,眼神依旧温柔,但是却看出了她的意图。

“我,多少都是你替我挡了子弹,我来给你送点粥关心几句不行吗?”栾熙寒被他看穿,多少都有点不自然,不敢看着他,目光略带躲避的说着。

“噢,这样啊,现在的我可是有问必答,你现在不问一会问我会不会回答你,可就看我的心情了。”司晨翊笑了笑,带着一丝邪魅,转回去,面朝着浅海,时间接近日落,太阳落在海岸的西边,在海水里印出浅红的颜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