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七十二章:我的孩子被你害死了吗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92 2017-01-17 16:39:10

  不得不说,栾家的这个百年机关确实精妙,这个寻常的白瓷砖和别的用来铺地板的白瓷并没区别,但是一块简单的白瓷砖却能影藏整个偌大的负四层入口,确实精妙,精妙到一个境界了。

不过栾熙寒没时间惊讶,蹙着眉一脸深沉的先下了台阶,去了负四层。

她知道负四层的,一个一个房间阴暗潮湿,温度几乎在0度左右,专门储藏特殊酒种的,具体还有藏些别的东西,但是原主确实不常来这里,具体藏着些什么她也没能从栾熙寒的记忆里知道。

她也没那么多心思去想太多,只是迅速的下到负四层开始一个一个房间的找着,负四层的房间多的数不胜数,想要找到栾熙溪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

在她后面进来的司晨翊和江颂也分头开始找着。

栾熙寒找着一个一个房间,依旧打着手电筒不敢开灯,但是心里的那份焦急迫使着她一点一点加快自己的速度,她真的很担心姐姐,此刻她的眼皮跳个不停,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很不巧,此刻她的右眼皮不受控制,用着比她心跳还要快的速度跳动着。

一下一下跳动着的右眼皮,这让栾熙寒感到很不安,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像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心头的不安促使着她再次加快寻找姐姐的速度,还不忘催促着司晨翊跟江颂加快他们的寻找速度。

“司二少,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快点找吧,我估计这会外面已经天亮了,再拖下去暴露的风险也越大。”栾熙寒没有时间走到司晨翊面前跟他说这番话了,只是迅速的回过头去大声跟他说着,巡查一个个房间的速度也不曾慢下来过。

听着栾熙寒的话,司晨翊倒是并没有回复她,因为那种不祥的感觉他也有一点,自从进了负四层,他就有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说不出哪里出了问题,但是不安的感觉也促使着他加快了速度。

栾熙寒从最开始边走边找着每个房间,现在已经变成小跑着找了,但是她一直一无所获,打开的一个个房间门,看到的不是藏酒就空无一物的空房间,负四层接近0度让她觉得好冷,但是她连打哆嗦的时间都没有,依旧迈着紧促的步子一个一个房间的找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栾熙寒不知道翻了多少个房间,开了多少个房间门了,终于在打开某一扇门之后,见到了栾熙溪。

有那么一瞬间,栾熙寒都没能认出地上半躺着的女人是她的亲生姐姐,她衣服破烂,单单薄薄的衣服随意的穿在伤痕累累的身上,头发散乱着,眼神空洞的看着某一处,像极了被丢弃的布娃娃,柔弱不堪。

栾熙寒只觉得鼻子酸酸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她知道,韩御凡肯定不会放过姐姐,但是姐姐的情况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差,记忆中的姐姐是优雅高贵的,高贵的一点的瑕疵都没有,更别说如今的狼狈落魄了。

没有人给她治伤,她雪白的肌肤被灰尘所染,一道一道伤口因为没有及时的处理而结成难看的疤痕,她身上单薄的衣服根本无法抵挡负四层酒窖内接近零度的寒冷,曾经温婉魅人的脸颊也被冻得起了冻疮,眼神却空洞的看着某一处,让人看不透她的内心。

这样的姐姐,栾熙寒真的不敢相信,心中对韩御凡的恨意又加一分,也微微自责着自己为什么不再早一点救出姐姐,是不是她能早来一步救出姐姐,姐姐受到的痛苦就不会这么多了。

她迅速跑到了栾熙溪身边,可是走到姐姐面前,栾熙寒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眼眶中的湿润无声的落下。

“姐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寒啊,我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我现在救你出去,跟我走吧。”栾熙寒哽咽着说完了这句话,眼中的泪水一滴一滴落在栾熙溪所处的房间里,溅起一堆堆灰尘。

不过栾熙溪似是没有听见栾熙寒的话一般,眼神看着某一处不曾移动过,整个人呆呆的,看不出一丝灵气。

“司二少,你快来,我找到姐姐了......”栾熙寒有点不知所措,摸了摸眼泪,先叫过来了那边还在寻找的司晨翊和江颂。

他们二人一进来,和栾熙寒一样,见到这样的栾熙溪是惊讶的,曾经的栾家大小姐,那个温婉高贵的名媛,变成了如此模样,确实难以相信。

栾熙寒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姐姐披上,希望能为她遮挡哪怕一点点的寒冷,不过栾熙溪依旧是呆呆的,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姐姐应该是被精神药物控制了,就跟之前我和你说的一样,此刻她的状态和正常人很不一样了,应该无法听见你跟她说的话。”司晨翊淡淡的说着,之前他们就推测过,韩御凡既不能杀栾熙溪却又想要从栾熙溪手里拿到大权,除了让她疯傻,别无他法。

栾熙寒自然知道姐姐的情况,只是她不愿意接受罢了,微微调整自己的情绪,扶起姐姐就准备走。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走吧二少,拖得时间越长越不安全。”栾熙寒看向司晨翊,徐徐说着。

可是被栾熙寒扶着的栾熙溪却表现出了异常,一双眼眸讯速恢复了焦点,看向栾熙寒,眼中竟然浮现了说不出的恐惧,浑身上下颤抖着,一瞬间爆发出一股力量,直接把栾熙寒推开。

毕竟栾熙溪是有黑道的身手底子的,被姐姐这么一推或许也是她没有防备,直接被推倒在地,自己似乎还没搞懂是怎么一回事。

“不不,不,不要,你是谁,我的孩子呢,我,我的孩子被你害死了吗!”栾熙溪蹲在墙角轻轻摇着头,眼神惶恐的看着栾熙寒。

听着姐姐这话,栾熙寒心如刀绞,有种说不出的痛楚在作祟,被司晨翊搀扶起来后,想去拉着姐姐直接离开,但是栾熙溪却缩在墙角不让任何人接近。

“你姐姐应该是被神经药物侵扰了,此刻形成了短暂的神志不清,她应该已经不认识你了。”司晨翊拉过来了栾熙寒在自己怀里,叹了一口气柔声的说着,似是在安慰着她。

Miss_梓涵

文文终于签约啦,封面也已经上传了哦,亲们留言评论收藏咖啡走起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