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八十九章:她的婚礼?还真是搞笑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77 2017-02-10 14:39:00

  不过司晨翊叫他一声‘云老’,是完完全全的给足他面子了。

“夜君说什么呢,我这把老骨头可是对您忠心耿耿啊。”云老扯了扯笑,略带尴尬的回应着司晨翊的话。

“云老,你是老糊涂了吧,连自己的忠心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了?还是说,你所谓的真心,就是派人暗杀我,派人围剿我?”司晨翊冷笑。

此话一出,在本部的其他元老都竖起了耳朵,聪明的隐隐约约都猜出了前因后果,云老的叛心不是一日两日了,但以往都很能沉得住气,至少在夜君面前都是忍气吞声的,可暗中却在培养着自己的势力,看这架势?难不成今天他就行动了?

众人不禁冷汗,看来今天要有大事发生。

这些人最开始也是不服他的,但是见识过了这位新任夜君的手段之后,瞬间为云老的下场捏了一把汗。

“既然夜君已经挑破了话匣子,那我这把老骨头也就没必要演下去了,杀手是我派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但,那又怎样?”说着,云老手里拿着一把枪,直瞄司晨翊的眉心。

整个本部都不允许携带枪支,射击室里也只是固定的几把枪而已,经管云洪业是威望很高的元老,却也带不进来枪。

这里的安检可比什么机场车站的安检强多了,但经管如此,云老此刻手里依旧握着一把毛瑟手枪。

想必他把安检处的人都买通了。

黑.道崇尚力量和狠厉,此刻云洪业若是一枪毙了司晨翊,不会遭到任何的话柄,反而会更容易的上位,获取到更多的势力。

他老了,夜君的位置他也没什么精力去坐,但是,他完全可以扶持一个傀儡上位,而他就做那个傀儡背后的提线人。

起初司晨翊刚上任夜君的时候,他也有想过把他培养成自己的傀儡,但是这个男人的气魄手段让他渐渐觉得不安,叛心就这样萌发。

司晨翊倒也不是察觉不到他的叛心,只是他没能抓到确凿的证据,云老在道上地位不低,他不能无凭无据的解决他。

他的枪进来的时候他就顺手放在他的专属休息室里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个老东西还留了一手,算他疏忽大意。

“夜君大人,你要是当初听点话,也不会现在这样一天。”云老阴狠的笑了笑,他也知道拖时间对他不利,即刻开了枪。

司晨翊反应极快,在一瞬间,一个闪身避开了子弹的锋芒,但是子弹的侧翼还是划破了他的额角。

却也在这一瞬间,他跑到了云洪业背后,妄图抢下他的手枪。

毛瑟以射速为名,云老的枪法也不差,但他足足打空了一整个弹夹足足十二发子弹,却也只有第一颗子弹微微划伤他的额角而已,每一发子弹他都灵敏的躲过。

下一秒,司晨翊猛地一个抬腿,直接踢中了云老的手腕,钝痛使得他丢下了手枪,随后司晨翊一个反手擒拿,云老毕竟年纪大了,手脚功夫上肯定打不过司晨翊这个年轻人,这场斗争就这样结束。

以赤手空拳擒获一把拿着毛瑟的元老,让会议室里别的人倒吸一口冷气,他们见到的仅仅是夜君的手腕,这次是他的身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整个道上数一数二,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最不敢相信的是云老了,他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可是足足打空了弹夹都没能击中夜君一发,他咬牙,栽了就是栽了,他自己技不如人,他不得不服。

“呵,夜君的身手果然不错,我这把老骨头算是服了,既然落在你手上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云老暗叹一口气,闭上眼任命的说道。

司晨翊冷眼看了看他,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先把他关着,等我回来处理,这期间该怎么做你们清楚,这段时间我不在就出了云老这个大岔子,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把自己的片区自己的人都管好,如果还出什么差错我不介意下次回来替你们管教管教。”

说完,司晨翊便走了,他着急赶回司家大院参加婚礼,没有一丝的时间可以耽误了,甚至连处理他额角伤口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一个简单的擦伤而已,他确实不会在意,回头擦点药就好了。

他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离不开自己儿时的痛苦,他想那个小女人了,因为只有在栾熙寒陪着他的时候,他才能忘记这些阴暗面,才能真正的感受到阳光。

他答应过她会赶回大院,他不会食言。

另一边。

此刻已经到了去教堂宣誓的时刻,但是栾熙寒没能等到他的新郎。

似乎只是她的意料之中,她无奈的笑笑。

但是她没有放弃婚礼的过程,独自进入礼堂,走过那圣洁的红毯,身穿圣洁的白色婚纱,脚边踩着一朵朵鲜艳火红的玫瑰。

走到尽头的时候,神父都愣了,做了那么多年的教堂神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走进教堂的。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栾熙寒,他认识的,就是这场婚礼的新娘,可是,新郎呢?

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神父,现在难道不该宣誓了?”栾熙寒淡淡的开口问道,面色的表情看不出她的内心。

“呃,栾小姐,你可愿意,愿意司先生成为你的丈夫,一生一世无论生老病死贫富贵贱,誓死相随,绝不背叛,宽容他,体谅他,做他合格的妻子??”神父面带尴尬,硬生生念出了手里的宣誓词。

“我,愿意。”栾熙寒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坚定的说出了。

是她自己自作多情爱上了那个花心的男人,一切痛苦她自己承担就是了,但是她需要司太太这个身份,她还要复仇。

忘记那个男人,反正他来不来都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复仇路,还惦记着他干什么?

栾熙寒心里很乱,但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

她不知道她怎么走出的礼堂,浑浑噩噩的戴上了自己的戒指,她便跑了出去,呵,她的婚礼?还真是搞笑。

一个人的宣誓,一个人戴上戒指,没有交换戒指,没有婚礼上的深情拥吻,没有他将她抱出教堂,她的婚礼,就这样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