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九十四章:甚至想过将她明媒正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26 2017-02-20 16:32:25

  凌若颜的想法已经很疯狂了,仿佛没了凌雨怡,司振业就会爱上她一样。

但他们的关系只是联姻,为了利益才会结婚,本就没有爱情。

可是她不甘心,一点儿也不甘心,若是那个男人爱上了别的女人,或许她也不会这般疯狂,可他爱上的偏偏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凭什么那个小三的女儿命这么好?能让司振业爱上她?那凭什么司振业就爱不上她凌若颜呢?她才是凌家名真言顺的大小姐啊!

一个疯狂的计划渐渐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回到帝都后,凌雨怡过得也不算太好,她讨厌帝都,讨厌司家大院这个地方。

可是她不得不留在这里。

司晨翊的身份已经曝光了,她没有任何的能力能从司振业手上抢到儿子的抚养权,她舍不得儿子,所以不得不以二房的身份留在这里。

留在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司振业不是没来看她,不是没来陪她说话,只是她都回绝了,除了儿子她谁也不想看见。

她不会忘记怀孕时他对她的冷落,也不会忘记那时她自己的绝望和孤独。

她也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对未来的打算毫无头绪,甚至有些迷茫,对自己的将来迷茫。

有时候她觉得,她会不会已经处于抑郁症前期了?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

唯一能让她牵挂的,就是儿子了。

司晨翊当时三岁,再怎么懂事终究也是个孩子,还是贪玩的年纪,吵着闹着要去帝都的游乐场看看,非要拉着她陪着。

无奈之下,她跟着去了。

是司家的司机送他们去的,可是万万没想到,一辆货车故意性的侧翻,导致货箱掉落,连人带车直接压扁。

凌若颜的手笔,为了解决他们母子,连车里的司机都没放过。

那一瞬间,凌雨怡没空多想别的,牢牢护住司晨翊,硬生生的将他护在身下,或许是母爱的毅力和伟大感动了上苍吧,她的身体和车座恰好形成了一个小三角区,三岁的司晨翊安全的被保护在其中。

“小翊,妈咪可能,可能不行了,妈咪不求你怎么样,只求你好好的活下去好吗?”

“妈咪知道,今天这场事故绝对不会是意外,那辆货车的动作明显是故意的,小心你姨妈,小心你外公,小心......你父亲。”

“对不起,妈咪可能保护不了你长大了,看不到你长大成人,看不到你结婚,看不到你成家立业,妈咪真的觉得好遗憾.....”

“小翊,在司家你要学会隐忍,那样你才能安全的长大,今天的事就当做是意外吧,不要找任何一个人复仇,安稳的活着好吗?”

“对不起了,小翊,妈咪,将来不能陪着你了。”

这是凌雨怡最后留给司晨翊的话,救援队前来救人的时候,前座的司机已经断气,而她奄奄一息的半眯着眼,小晨翊在她身下不知所措。

看见救援队的人将儿子安全的抱了出去,她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安详的闭上了眼。

听到这个消息,司振业一时竟然愣住了,心中有种莫名的痛处在撕扯。

他不信,那个女人有能力独自带着儿子在国外度过三年,他不信她就这样死了。

可将满身是血的她送到医院之后,医生却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多出内脏破裂大出血,早已经断气了,还是准备后事吧。

那一刻,这个沉稳冷毅的男人慌了。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家主,他不该有爱,不该有情,对于任何一个女人,他都只是解决生理需求而已,对于凌若颜,也只是联姻而已。

而凌雨怡,似乎不一样。

第一次见面,他便喜欢上了她的眼睛。

很纯净,不带一丝杂质,像新生的羔羊一般。

后来的后来,栾熙寒问道,司晨翊最爱她哪里,他回答便是眼睛,当时她还奇怪,之后才知道,她的眼睛和他的母亲很像很像。

或许司振业对栾熙寒的倍加疼爱,就是因为她的那双眼睛吧。

也就是因为这双眼睛,司振业爱上了凌雨怡,一开始他并没发现这段感情的由来,对她似乎也就淡了下来。

这段时间,他没少听凌若颜的挑拨,说她这个妹妹有多么不知道洁身自好,母亲就是个小三,怎么样难听的话他都听到过,他本是一笑并不做理会的,可是这样的杂言碎语听多了,他对凌雨怡的感情,似乎也就淡了。

渐渐地不怎么去看她,听到她怀孕的消息,他甚至还以为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这个怀疑还是做了亲子鉴定之后才打消的。

说到底,他从未信过她,才会渐渐听进去那些杂言碎语吧。

她走了的那三年,他过得很潦倒,很少笑过,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下属告诉他凌雨怡的下落,不过可惜,那三年他从未找到她过。

三年后见了面,那种久久存留的思念怦然而发,他才发现,他离不开这个女人,他需要这个女人。

小晨翊跟着母亲长大,过得也很好,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司振业第一次感觉到初为人父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司晨远出生时完全没感觉到过。

他很看中司晨翊这个儿子,虽然小晨翊对他的感情淡淡的,但是他依旧很开心。

那时的司晨翊很黏母亲,对他比较冷漠,甚至都没怎么和他过话。

但是他看得出来这个孩子的懂事,年仅三岁,智商却足矣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相比了。

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他想立司晨翊为继承人。

司晨翊的名字确实是他起的,当初他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好好的辅佐司晨远在司家的位置,并不希望他们手足相残。

只是,司晨远今年都快五岁了,在商业上面却完全没有天赋。

商界的勾心斗角方面,他可以用一窍不通来形容。

废嫡立幼虽然很说不过去,但是如果长兄无法担当起家族的重任,幼子又过于优秀,那么想立司晨翊为继承人,倒也不难。

渐渐地,他的心似乎更偏向了凌雨怡这边,甚至想过将她明媒正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