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九十八章:只是,当时他不在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66 2017-03-03 10:12:26

  其中,最不敢相信的便是韩御凡。

银框眼镜下的他瞳孔无限放大着,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一出戏肯定是要演给韩御凡看的,给谁少发请帖也不能给他少发,碍于司家的面子,他可谓是抽着百忙的时间赶来。

却没想到,司家已经摆了一场好戏等着给他看呢。

栾熙寒那小贱人没死,这是他万万都不敢相信的。

可是台上司仪说的明明确确,他坐的位置也能清晰的看见栾熙寒的脸。

而且,他看得到栾熙寒眼中的复仇火焰!

此刻他慌了,他是万万没想到,栾熙寒还活着,而且现在的她还有司家为她撑腰!

他今天能做到栾家家主的位置,那是因为他从入赘栾家的这一天开始就在计划这一切了,其中还少不了一个神秘人的暗中帮助。

尽管他到现在都搞不清除那个神秘人真正的目的,但是无所谓,既然他让自己坐上栾家家主的位置,自己肯定是不坐白不坐,何乐而不为?

只是现在,栾熙寒还活着,这次现身想必也是谋划好的,之后肯定还有一连串的计划让她抢回栾家,一时间他到是乱了方寸。

他和她不同,栾熙寒现在背靠司家了,而他和韩家决裂之后就已经是没有任何后路了,而且,还有什么样的势力能和司家抗衡?

对了,他还有那个神秘人,说不定他有办法。

韩御凡倒也不是蠢材,有胆子抢了栾家也就有法子想出办法化解眼前的危机,看了看礼堂中央的栾熙寒,他咬了咬牙,婚礼现场他是待不下去了,待得越久越气。

他开车出了帝都,直接回了晴城。

路上他想了想,倒也不是没办法对付栾熙寒,他还有张王牌,栾熙溪。

栾熙寒和她姐妹情深,不可能对她不管不顾,有这张牌在手,他也算是有恃无恐。

不过,此刻的他还并不知道,栾熙溪早就被救走。

另一边的婚礼现场。

有人欢喜有人愁。

欢喜的人,大多的是栾家其余受邀来到婚礼现场的分之族老们。

司家和栾家交好多年,再加上这场婚礼本来就是栾熙寒回归众人实现的一出戏,栾家有发言权的族老一个不差的都在现场。

那些族老们虽然也看中利益,但是他们也知道,没有栾家主支的领导,他们根本吃不到半块肉,能啃啃骨头就不错了,甚至有时候,连喝汤的机会都没了。

韩御凡明显就是个土匪,栾域还在的时候,他们还能按照自己手中的股份拿到数量不低的分红,可是现在,韩御凡上位之后,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手中的分红都一砍再砍。

虽然只是旁支,但他们终究姓栾,是栾家人,多少还有点忠心,偌大的家族落在一个外姓入赘女婿手里,没有人真正的开心。

现在,栾熙寒回来了,他们的二小姐回来了,他们自然乐的合不拢嘴。

至于,愁的人呢......

韩御凡算一个,一堆堆的帝都名媛们,却是最大的吃醋群体了。

她们还真的想知道,能让司二少结婚收心,那女人是有何等的容貌?司家儿媳妇的门槛不低,又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嫁进司家那样的豪门?

看到栾熙寒之前,她们还不甘心,但在这之后,她们不服也得服,栾家,这个家族除去司家之外,在整个z国,没有任何一个家族可以匹敌。

如果硬要说的话,确实还有一个家族和栾家实力相当,就是华西北区的第一世家洛家,只是那个家族非常的低调,只在自己的领域发展,已经很少在帝都露面了。

而且她们也不傻,自然看得清现在的局势,经管现在栾家还是韩御凡在当家,但是以这场联姻的趋势,恐怕司家要站在栾熙寒这边,想帮她拿回家族了。

对于司家而言,这是笔不亏的买卖,对于栾熙寒而言,这也是她最好的出路!

想到这里,大多数识相点的名媛只能任命的叹叹气,想要嫁入司家已经不现实了,收到这封结婚喜帖的时候她们就该认清了,司二少不是她们的菜,还是把目光放到别的继承人公子哥身上吧。

可还有一小部分的死心眼不肯放弃,不服的看向栾熙寒。

杨倩倩就是其中的一个。

呵呵,陈思思,栾熙寒,她居然被这个死女人当猴耍了一回!

她不甘心,凭什么晨翊哥哥会娶她?对,是联姻,一定是联姻他才会迫不得已的娶这个死女人的,他们直接一点儿感情也没有!

杨倩倩不服的想着,带着一丝自我安慰的想着。

哼,栾熙寒是吧,她记住了,她杨倩倩是什么人?管她是哪家的大小姐二小姐,栾熙寒她就是王母娘娘她照样都不怕,等着吧,她会把晨翊哥哥抢回来的!

然后,杨倩倩便气呼呼的离开了司家大院。

没有女人愿意参加自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婚礼,若不是想见见那个神秘新娘的真面目,这个什么破婚礼她才不会来。

另一边,台上的两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婚礼的流程,司晨翊是真心的,每个步骤都是真心实意的在完成。

而栾熙寒,完成的却有些机械了。

如果说,司晨翊今天早晨就回来了,早早的陪她去参加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婚礼教堂宣誓,或许此刻她也会真心,她也会感动。

只是,当时他不在。

对于她来说,她终究还是对这个花花公子有些感觉,比起现在的晚宴,她更期待中午的宣誓,因为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不会有人打扰,婚姻也不会有联姻的束缚,只有那个时候,她才能体会到他们这段婚姻的色彩。

只是,当时他不在。

司晨翊永远也不会知道,她等他等的有多么的绝望,直到刚刚在礼堂后台见到他的时候,这个男人居然并没有因为他的晚来而感到抱歉,甚至还一脸的随意,一脸的轻松,好像这场婚姻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当时,她是心碎的,只是她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再来,她告诉自己,她的痴心也改醒醒了,花花公子不能爱,这个婚姻本就是联姻,她能复仇,就应该满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