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一十四章:那,你对我是什么态度?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76 2017-04-04 15:17:02

  因为浴缸里的水已经变凉,本来浮在水面上的泡泡全都融了,水面清清的,栾熙寒亚麻色的长发仅仅遮住了一小部分水面,她整个人毫无生气的躺在浴缸里,连司晨翊踹开门的大动静都没能引起她的注意力。

  “熙寒?”司晨翊轻声叫了她一声,可惜没能得到她的回应。

  司晨翊有些担心,顾不得其他,一把将她从浴缸捞起。

  怀里的人儿湿漉漉的,皮肤都是冰凉冰凉的,水温已经完全凉了下来,她在那么冷的水里泡了半天都没有反应吗?

  栾熙寒下意识的靠在司晨翊怀里,一双水眸紧闭着,似是不愿意睁开。

  有时候她在想,这个男人对她的态度如果仅仅只是玩玩,那为什么要救自己这么多次,还有每次他对自己表露出的温柔,那样的真实,让她找不到破绽。

  她的四肢还在发着抖,之前的她木木的在水里泡了那么久,都没觉得冷过,可是为什么一被司晨翊捞出来,浑身上下就好似身处北极一样,冷的发颤。

  忽然想好好的睡一觉,就这样在他怀里睡着也好啊。

  司晨翊迅速的给她披上浴巾,简单的擦了擦就把她抱进被窝,放下她后,想去给她找吹风机吹吹头发,直接睡了的话头会痛。

  只是,刚想离开,他的手便被抓住了。

  自己腕上的小手很是无力,就连抓着自己的动作都是极轻的。

  虽然浑身上下被裹成个粽子一样,栾熙寒却觉得自己更冷了,离开了这个男人的怀抱,似乎哪里都给不了她温暖。

  无奈,司晨翊只好重新抱住她。

  “乖,我去给你拿吹风机吹一下头发,不然会感冒的啊。”他的声音温柔的不像话,这是他第一次耐下性子哄一个女人,此刻的他收敛了自己一身的戾气,像个斯文的大男孩一样,抱着栾熙寒,轻声哄着。

  栾熙寒却只是小小的摇了摇头,环着司晨翊胳膊的两只藕臂下意识的收紧一分,不让他离开。

  没办法,司晨翊只能顺手拿过来一条毛巾,细细的给她擦着头发,直到她的发丝渐渐蓬松起来。

  感觉到男人的细心,栾熙寒的心里却是更加的矛盾。

  她最受不了的,便是这个男人的温柔攻势了,记得上一次他对自己的温柔,还是在婚前,那段时间曾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可惜,欢乐时光总是短暂。

  司晨翊现在对自己再次温柔起来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他还想再玩弄一次自己的感情吗?

  难过之间,栾熙寒暗中蓄力,猛的挣脱出司晨翊的怀抱。

  他的怀抱再温暖又如何?她不需要!

  栾熙寒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闷着,背过身去蜷缩着身子,吸了吸鼻子,努力克制住自己即将掉下的泪珠。

  她的动作让司晨翊愣了一下。

  “熙寒?你怎么了?”司晨翊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栾熙寒没有任何回应。

  “听话,你头发还没擦干,你直接这样睡会头疼的。”无奈的揉揉眉心,司晨翊依旧温柔的安慰着。

  今天的事真的对她的打击确实太大了,他可以理解,只好轻声安慰。

  不过,司晨翊不知道的是,栾熙寒并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而沮丧,更多的原因来自于她对他们感情的不坚定。

  “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今天我确实还是晚到了一步,你......受到侮辱也有我的一份责任,我不求别的,只求你看开点振作点好吗?不要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可以么?你这样,我也会心疼。”

  从被子下摸出栾熙寒的小脑袋,替她盖好了被子让她躺好,而不是一股脑的缩成一团,自己也躺在她的旁边将她抱紧。

  可是他明显的感受到了栾熙寒的挣扎,她似乎有些抗拒自己。

  栾熙寒视线转到自己身上,眨巴着她的一双大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他这话的可信度。

  “你这话,我怎么理解?”她垂眸说道。

  原来这个男人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被韩御凡玷污过,所以才会有这般的耐心受着自己的气吧?想想也是,要是换做平时,自己这样不冷不热的对他,以他的脾气早就该受不了了。

  栾熙寒倒也没有解释,她想知道他是什么态度。

  世家公子不管是联姻还是在外风~流,都有一定的情感洁癖,终究喜欢的都是干净的姑娘,在很多很多在豪门家族儿媳妇的标准里,都有要求清白之身。

  “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对你的态度都不会变。”司晨翊的声音放的很轻,不过语气满满的都是坚定。

  他这话说的不像是假话,栾熙寒毫无条件的就信了,嗯,信了。

  “那,你到底对我是什么态度?”她往司晨翊怀里拱了拱,小脑袋蹭的他心口痒痒的,有点儿像撒着娇的一只猫儿。

  “你觉得呢?”有些贪恋她这乖巧的模样,司晨翊不着急回答,倒是反问起了她。

  栾熙寒嬉笑着,没说话。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的笑颜,司晨翊却想起了她那晚的泪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