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二十章:恶魔,真的是恶魔!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186 2017-04-13 10:05:01

  这么明显的讽刺,就是傻子都听得出来,韩御凡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好!打就打,司晨翊是你不客气在先,等会可别跪下求饶!”韩御凡是真的被气着了,从韩雪露手里抢过来对讲机,对着门外的人吼道,几秒钟的时间,狭小的卧室就挤满了人。

“就这么点人?要不出去打?给你们个一起上的机会。”司晨翊嗤笑了一声,明显对于这点儿人提不起兴趣。

确实,如果韩御凡真的只养了这几只狗,那他还真是要好好失望一把了,难得拿出了自己的贴身的老家伙,还想痛快的杀一场呢。

说着,司晨翊在一瞬之间便翻窗下到空地上,还悠闲的朝二楼吹了个口哨。

房间里的人察觉到司晨翊的动作,已经是在第一时间开了枪,可是一发子弹都没能打中,只是在窗帘上制造了几个弹孔而已。

“追!都给我下去追!让埋伏在大院里的人都出来干活!我就不信包饺子都包不死他!”韩御凡朝着对讲机怒吼着,自己则是转动轮椅到窗边看戏,韩雪露在他旁边陪着。

司晨翊见四面八方的人越来越多的朝他涌过来,他才满意的笑了笑,看着手里的手枪喃喃道:“这才像样嘛,老家伙,今天真是个开杀戒的好日子。”

短短的一刻钟,一个可怕的噩梦便诞生了。

栾家大院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死的至少是百人以上!每具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眉心被一颗子弹击穿,当场毙命。

在尸堆里,站着一个男人,他嘴角舔着血,漫不经心的给手枪换着子弹,他的口罩在打斗中摘了下来,只剩下墨镜挂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挡住了他因为嗜血而变得猩红的眸子。

他浑身沾满了鲜血,不过没有一滴是属于他的,全部来自于他手下的亡魂,他一步一步走到没有被鲜血染红的空地上,走的是那样的慢,那样的随性,像极了一个死神恶魔。

对血腥味的感知司晨翊早就麻木了,毕竟这么多年下来,不是你杀人,就是别人杀你,这是永恒不变的定律,对你的敌人仁慈就是对你自己残忍,他从不杀无辜之人,杀的只有想要他命的人。

他手里的.44Magnum左轮手枪似是满足了方才的嗜血,鲜红的血液配上它枪身原有的金色,像一朵朵血花一样,形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危险美。

司晨翊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枪,与其说枪是自己的一件物品,更不如说它是自己的老朋友,一次次的合作让他脱离危险,帮他消灭所有想要杀他的人。

这就是黑~道,弱肉强食的世界,谁手腕狠辣谁就是老大,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危险的,仁慈两字根本毫无地位。

随性的朝着二楼窗口开了一枪,偏了,只在在玻璃上留下一个弹孔,只是吓唬吓唬韩御凡而已,他本就不想打中他的,这条狗虽然背叛了自己,但是还是有点用处的,留着为妙。

今天算是给他的一个警告,司晨翊翻窗进到二楼,带着一股腥风。

“不得不说,韩御凡你养的狗还真是没用呢。”司晨翊冷笑着,一步一步的毕竟着韩御凡,直到他无路可退。

“我从不轻易杀女人,趁我现在没对你起杀心,你还是赶快走吧。”这句话,是司晨翊对着韩雪露说的。

韩雪露的眸子动了一下,似是下定了决定:“不!我要和御凡哥哥在一起,生死都要在一起,你要杀他就先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杀你?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让我欣赏过,这样的女人活着没有任何意义。”除了某个傻不拉几的笨女人是个例外,他司晨翊这辈子除了栾熙寒是真的再也没欣赏过任何女人,包括......很久之前的琳音。

倒也不浪费时间,司晨翊对着韩御凡没有受伤的另一条腿就是一枪。

和在暮色那次一样,不残不死,却能让他在轮椅上坐个大半年。

“和上次一样,给你的教训,一条狗就该做好一条狗该做的,敢咬主人那是自不量力。”反正身份都已经暴露,司晨翊干脆摘下了墨镜,他的俊脸毫无遮挡的表露在韩御凡面前,嘴角挂着冷笑,让人背后凉凉的。

今天的教训足够了,至少短时间内韩御凡都会乖乖的不敢闹什么幺蛾子出来了,至于外面的血流成河,呵,他是一条聪明的狗,肯定明白如果他对外泄露自己的身份,他的下场就是外面尸体里的其中一具,或许比那还要惨!

所以说,今天司晨翊开杀戒更是为了杀鸡儆猴。

韩御凡抱怨不得,恐吓不敢,这个男人简直太恐怖了,不!他就是恶魔,从地狱里来的恶魔,一百多条生命,他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全部屠杀了个干净!

恶魔,真的是恶魔!

他韩御凡当然杀过人,栾域就是其中一个,但是像他这种,短时间杀了这么多人还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

就算是个大男人,他也被吓着了。

白送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不装孙子了啊,说不定这位大佬一个心情不好就把自己给毙了,那就太可怜了!

他的右腿本来就没好,现在左腿也添新伤,而且这两伤都拜这个男人所赐,更重要的是,他还只能忍气吞声!

司晨翊没多久便走了。

他去了道上位于晴城的基地。

没人知道夜君的势力有多大,可正是他的这股势力制衡了全球的黑~道,让不少帮派不得不向他屈服,正是因为如此,才能维系住黑~道难得的平衡。

所以在全国各地,都有他势力的据点,晴城作为和帝都链接的华南大城,自然不例外。

司晨翊并没在这里呆太久,只是换了身衣服,洗去了自己一身的腥风血雨便回了帝都。

韩御凡的麻烦找完了,嗯,他想某个小女人了,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

一路飙车回到了司家大院。

这会的栾熙寒正在他们俩的小别墅里睡着午觉,司晨翊并不在别墅,这个她是习惯了的,不过某个男人昨天才跟她表白,今天就没有汇报的玩失踪,是不是有些过分?

哼,等他回来,最好给她个完美的解释,不然,哼哼,她玩死他!

栾熙寒怒气冲冲的想着,想想蹂躏司晨翊的那个画面,她都快笑出声了,渐渐的,就进入了梦乡。

午睡也是很重要的,最好不要有人打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