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二十五章:她的生日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1991 2017-05-10 14:05:18

  花是她喜欢的类型,很美,让她找不到不收下的理由。

瞥了某人一眼,他的脸色还很认真,嘴角的浅笑有些迷人,道歉似乎也是诚心诚意。

栾熙寒眼珠贼贼的转了转,似是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小嘴痞痞的扬了扬,抱着花就走。

嗯,花儿是很美,她收下了,但是原谅不原谅某人嘛,让她再考虑考虑。

八十八朵玫瑰是很大一束,栾熙寒抱着花有点儿吃力,轻轻嗅了嗅花的清香,很是清澈芬芳,说明了花是非常新鲜的,司晨翊到底是用了心的,每朵玫瑰上的刺都有修剪干净,不用担心会划伤到手指。

回到了卧室,栾熙寒找了个花瓶,小心翼翼的插好每一朵玫瑰,放在窗台的一个角落,任由它们肆意的绽放。

她有点呆,坐在吊篮里撑着脑袋,看着花瓶里的玫瑰有点入神。

玫瑰很美很美,可尽管把刺修剪干净,却也改变不了它危险的事实,如果你下定了决心捧起玫瑰,就要做好被它刺伤的准备不是么。

司晨翊这个男人,和玫瑰就很像......

这个男人像玫瑰一样充满魅力,但是你却不能爱上他,他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如果你下定了决心要爱上他,就要做好面对一切未知数的考验。

首先,他是个红颜遍布天下的男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有多少个情敌,其次,他是个很危险的男人,他有多少故事恐怕他自己都记不清,而且栾熙寒的直觉告诉她,司晨翊的背后,肯定有股很大的势力在帮衬。

甚至她有种预感,不久之后会有大事发生。

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在司晨翊这个男人的魅力下,她早就沦陷了。

但在这个世界上,不是说两情相悦就能够在一起一辈子的,有很多别的因素会成为他们的阻碍。

更何况,两情相悦这个词,放在他们身上根本就不合适。

到现在,她都看不清司晨翊对自己的心思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种玩世不恭的爱情么,和他的性格一样,他开心了,你就是他的怀里猫,你对他撒撒娇,他对你笑一笑,而他不开心了,你就只是一个被他玩腻了的玩具,随意的被丢在一旁,连一声招呼都不打。

你就像是个失去了怜爱的猫儿,皮毛都变得黯淡无光,随意的被撂在家里,他放荡不羁爱自由,想走什么时候都会走,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甚至他会不会回来都不清楚。

这样的一个男人,栾熙寒真的想不通,自己怎么就会动心,这个男人或许是个好的蓝颜知己,但他绝对不会是一个好丈夫。

至少,他不能给自己的妻子安全感。

这也是栾熙寒最不能接受的。

天色沉的很快,太阳彻底下山时,天空还飘了一会雪,她怕玫瑰冻着,便把花瓶抱回卧室,只是卧室是在没有地方放得下,无奈她只好捧着花瓶跑到客厅。

当她把花瓶在窗台上放好后,才发现司晨翊还在家里,侧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着手机。

“你都不问我WiFi密码的吗?”突然被他扯到这个话题上,栾熙寒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呃,密码是多少?”脑回路似乎被什么堵住了,让她一时忘记了自己还在和他冷战。

司晨翊却是慵懒的笑了笑,回答她的只有四个字:“你的生日。”

呃,是栾熙寒的生日么,就是这具身体原主的生日。

重生以来,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占用了她全部的时间,让她连自己的生日都已经忽略。

不过记忆告诉她,她的生日就在这个月十一号。

等等,十一号,那不就是明天?

瞟了某人一眼,他的视线仍留在手机屏幕上,那副慵懒的模样让她看不出他的目的。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生日的?

她开口问道,而某人给他的回答依旧是四个字:“无可奉告。”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砍死这家伙。

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说这四个字的时候,那神色,那欠打的样子,有多么的惹人烦!

回到卧室,连接上WiFi,映入眼帘的却是这么一条新闻。

“栾家二小姐生日宴,司家二少一手操办,只有帝都名流收到邀请函,地点位于帝都帝国大酒店,新婚就是收心?司家二少已然拜倒在栾二小姐的石榴裙下?”

“最幸福的联姻夫妻?丈夫亲手操办妻子生日宴?”

“最奢华的生日宴!承托出了一段最纯真的奢华爱情?”

看着一个个夸张的标题,栾熙寒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有些无话可说。

这些媒体是不是写的有点儿太夸张了?而且,司晨翊那家伙给她办了生日宴,还是明天?

什么情况,说到底她还是有点儿懵。

“怎么了,我给你办生日宴,有什么不正常的么?”似是早就料到了她会来问自己,司晨翊一脸轻松的反问道。

栾熙寒咬咬唇,她不问能行吗?这还叫不正常吗?替她办生日宴,可她这个寿星前一天晚上才知道,还是从网上得知的消息,可笑不可笑?

“有什么可笑的?”司晨翊笑着问:“怎么了,我给你办生日宴,你还不开心了?”

“别跟我装,说得好听了是生日宴,可在上流社会这个圈子里,生日宴真的能叫生日宴吗?用应酬二字形容都算好的了,说吧,你到底打了什么坏主意?”栾熙寒撇撇嘴,半眯着眼问道。

“聪明,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有什么坏主意?”司晨翊起了玩儿心,还想逗逗她。

“快说!”栾熙寒有点儿不耐烦。

“不冷战了?”

......

原来这家伙下了个套,就等着她去跳呢是吧?栾熙寒有点儿生气的磨了磨后槽牙。

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继续冷战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了。

“不冷战了,快说吧。”无奈,栾熙寒只好服软。

“这才乖嘛。”司晨翊得意的笑了笑,还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