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二十九章:一根手指就够碾死他了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161 2017-05-26 04:09:31

  今天这场戏,正好可以拿去帮姐姐打离婚官司,不用白不用啊。

栾熙寒的这句话,倒是让这出戏的局势有些变化。

韩御凡那脸色黑的已经不像样了。

周围的吃瓜群众也终于恍然大悟,他们还真差点忘了,韩御凡目前还是已婚状态。

所以说,现在这出戏等于......男方原配的妹妹来找茬,女方的未婚夫来找茬,女方的父亲也来找茬,男方女方还是表兄妹关系......

这绝对是年度大戏啊!上流社会出轨、私生子的戏吃瓜群众们都看腻了,今天这出戏玩儿的这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搞得全场都嗨了起来。

“韩先生,既然你解释不清楚和这位小姐的关系,那我完全可以代我姐姐以此为由向你提出离婚诉讼,如果你觉得大家的面子可以放开了丢,那我们就法庭上见吧。”栾熙寒的这套说辞毫无漏洞,让韩御凡都一时语塞。

“风水轮流转,栾熙寒你可别得意的太早!”咬了咬牙,韩御凡压低声线说道。

“很不好意思,前姐夫,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吧,风水轮流转这话没错,之前的优势确实在你手上,但是现在幸运女神似乎已经转到我这一边了哦。”栾熙寒抿嘴浅笑了一下,风姿倒是有些优雅的说出这句话,一副大家名媛的风范。

和韩御凡那小肚鸡肠的咬牙切齿模样比起来,她的名媛风姿更能博得群众们的好感度。

她已经听到了周围的窃窃私语,说着韩御凡的粗俗。

“不好意思,司太太,小女不懂事坏了你今天的生日宴席,我这个做父亲的替她给你道个歉,还望你海涵。”见栾熙寒上前,韩国城还是礼貌的说了句抱歉。

“没关系,韩先生您客气了,这件事也不怪您女儿。”当然不怪韩雪露,某种意义上她还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呢。

有她这个小三出面,瑶瑶就不用去演假小三了,名声自然也能保全。

嗯,一切都很顺利呢。

生日宴席本就是她拿来搭戏台子的,戏演完了,戏台子也改下了,匆匆结束宴会,栾熙寒还处于兴奋之中。

“这么开心?要不要给你再办个庆功宴?”看着栾熙寒那样,司晨翊都不忍调侃一句。

“好啊,就当是补办我生日了,少叫点人啊记得,几个熟人朋友一起玩儿才叫过生日嘛。”栾熙寒倒还当了真。

“真的想去疯一次?”

“还能是假的不成?”栾熙寒翻了个白眼。

“那好啊,晚上八点付醉梦生等你,允许你带上你好闺蜜。”司晨翊答应的倒是爽快。

“八点等我,那八点之前你去干嘛?”某人已经开始查岗了。

“去给你制造惊喜啊。”司晨翊笑了笑,半开玩笑的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开车走了。

重点是,这家伙都不把她送回大院,自己一个开着车跑了,把她甩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栾熙寒心里一万匹***跑过。

无奈,只能打车回家。

路上她跟白瑶已经通过电话约好时间,不过等晚上到场的时候,她才发现这小姑娘打扮起来还真有一套啊。

“怎么了瑶瑶,你终于开窍了知道化妆,知道美发,知道穿礼服了?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栾熙寒笑着打趣。

以前的白瑶啊,别说打扮自己了,参加晚宴穿个礼服都是给面子了,今天却突然开始爱美了,算不算是个进步?

最能促进一个女生进步的,自然是爱情。

“我们这种世家女哪能有爱情啊,只是心情不太好,刚好你生日,就打扮漂亮点来陪你疯呗。”想起昨天起床看见的那个晦气男人,她就一肚子怒火无处愤发。

“谁惹到咱们白大小姐了?姐们儿今天陪你喝,不醉不归啊!”看她那小委屈样,栾熙寒就不忍刮了刮她的鼻子。

进了付醉梦生,前台的小妹就第一时间迎了上来:“二少奶奶啊,还有白小姐你好,我们二少都等你们好久了,怎么才来啊?快跟我进包厢吧。”

前台小妹还是一如既往的穿着清凉,上身吊带露肚脐小短衫配牛仔外套,下身一条略略遮过大腿的超短牛仔裤,这一性感的穿着确实吸睛。

她说过不用叫太多人,司晨翊倒真只叫了两个,还是她比较熟悉的江颂和薛英枫。

“嫂子你终于来了啊,我们哥几个都喝了好几杯了,这位是白小姐吧,你好你好,请坐吧先?”打热情场的一直都是这位薛家大少。

“可算是把你等来了。”司晨翊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懒懒的望了一眼门口,打了个哈欠说道。

“难不成你都等我等的睡了一觉了?”看着他那懒样,栾熙寒撇撇嘴说道。

“再晚十分钟,估计我真睡着了。”慵懒却又不失优雅的伸了伸腰,起身去吧台调了两杯鸡尾酒递给她们。

江颂坐在角落的一个窗台口处,看着窗外的夜色。

就连栾熙寒亲自去打招呼,他也只是懒懒的嗯了一声。

这个包厢不会是进懒虫了吧?怎么都蔫儿了吧唧的,司晨翊有时候懒可以理解,她都习惯了,但是怎么连江颂都开始打蔫儿了,什么情况?

“唉算了,不理这家伙,瑶瑶,咱们去K首歌呗?去不去?”懒得理江颂,栾熙寒刚想回头抓着白瑶去唱台点歌,看到的却是她惨白的脸色。

“你怎么了瑶瑶?”栾熙寒有些担心的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此刻白瑶心里的震惊无法言说。

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她不可能会认错!

戴上眼镜的他似乎多了一丝斯文的气质,但依旧掩盖不了他衣冠禽兽的本性!

“啊?哦......我没事小寒,刚刚走神了。”眨了眨眼,有些敷衍的说道。

“他是谁啊?你的朋友吗?”缓了一下,转头问向栾熙寒。

“他叫江颂,是司晨翊手底下的人,据说是个黑客天才,国家级别的布防他都能分分钟破解。”栾熙寒到没注意太多,轻抿了一口手里的鸡尾酒。

唔,还真看不出来,她男人调酒倒还有一套嘛,味道不错。

“哦对了,你们应该见过啊,那天我们在暮色被算计后,就是他送你回的家。”品了品酒,栾熙寒又补充了一句。

白瑶已经摸懂了这件事的大概。

所以说,眼前的这个衣冠禽兽,那天趁着自己昏迷不醒,就对她用强了?

好,虽然她抓不出证据报不了警,但她若是想报复,一根手指就够碾死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