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三十一章:她怀孕了?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131 2017-05-31 05:21:00

  说出来你肯定不信,他司晨翊这么个情场高手,竟然会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无比期待一个女人的答应。

栾熙寒考虑了许久,最后勾起一抹欣然的微笑,踮起脚尖吻上他的薄唇。

她以吻作答。

有人说,唇越薄的男人越薄情,可她并不认为,至少她的男人,她的爱人,她的丈夫司晨翊不是,因为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真心!

万事没有绝对一说,花花公子也有收心之时,她爱他,所以她会无条件的欣然接受。

她终究是看清了自己的心,爱上了就勇敢的去拼,爱情本就难能可贵,遇上了还不去珍惜,那才是真的傻好么!

栾熙寒能感觉得到,她吻上司晨翊时,他有明显的一愣。

她这算是答应了么?

心口有些暖暖的,反客为主的与她纠缠在这个吻中。

一直到场上另外三只单身狗都把狗粮吃吐了,他们才结束。

“老大,你们两个秀恩爱请去顶楼的贵宾房好不好?我们这还有三只单身狗呢,这狗粮我可以拒绝食用吗?”薛英枫一脸无语的看着面前秀恩爱的这两人,嘴角都撇到耳朵上去了。

江颂没说话,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将视线移回窗外。

白瑶则是抱着手机录着像,嘴角也露出为他们开心的微笑。

真好呢,小寒你也算是找到属于你的幸福了对吗?她的幸福又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光临呢?

或许她这辈子都很难等到了吧......

下意识的将视线移到江颂身上,瑶瑶愣了愣,随后打消了自己这个可笑的念头。

他?说不好听就是个强~奸犯而已,自己和他还能有什么交集?

另外一边,栾熙寒有点儿羞涩的埋了埋头。

她自认自己是脸皮够厚的妹子了,一般的黄段子污段子她都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听着说着,当着别人面kiss也不算什么,但是,薛英枫说的这话,真的......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想吃狗粮就来喝酒,今天是出来玩的,不喝杯酒庆祝庆祝我表白老婆成功?”司晨翊开了一瓶红酒,凭着空气中的醇香,栾熙寒便闻出了着不一般的年份。

轻酌了一杯,确实是好酒,单凭这口感,至少市场价就有七位数。

“怎么了,小寒,不继续喝了?不醉不归啊!”白瑶说着,还想继续给栾熙寒倒酒。

“我真醉了怎么办?发酒疯了你负责啊?”栾熙寒半开玩笑的说了句,确实喝得有点多了,这会已经有点头晕了,发酒疯倒是不会,不过她醉了谁把她扛回家啊?

“不是还有你老公嘛,咱们老大可是海量啊,他又喝不醉,醉了也能公主抱走直线把你抱回床上是吧嫂子,嘿嘿......”薛英枫已经有点醉了,半迷糊的靠在沙发上嘟嚷着说道。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栾熙寒更没胆子喝了。

记得婚礼那晚,她就喝得晕乎乎的,莫名其妙还把某人给睡了......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晚她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早上起来也没有一点关于昨晚的记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可见醉的有多厉害了。

胃里一阵恶心,估计是酒喝多了,拉着白瑶就去洗手间。

“啊啊啊啊......我吃什么了,为什么吐成这样啊?”栾熙寒捂着胃,对着洗手池泛恶心。

“你酒量没这么差吧小寒?你吃坏肚子了?”瑶瑶递给她一杯水,手轻轻的顺着她的背。

“我没吃什么啊,一日三餐很正常啊。”栾熙寒撇撇嘴说道。

瑶瑶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蹙起了眉头,拉了拉栾熙寒的胳膊。

“你第一次是不是已经给司二少了?”看着瑶瑶这一副认真脸,栾熙寒只好如实回答。

“你月经有多久没来了?”

栾熙寒仔细想了想,上次姨妈来找她还是在结婚前了,好像,是有一个多月没来了......

“你会不会怀孕了?”看栾熙寒没回答,犹豫了一下,瑶瑶还是说出了口。

怀孕?听到这个词栾熙寒倒是愣了愣,怎么可能,难道一次就中了?运气这么好是不是可以去买彩票了?

“还真有可能......”算了算时间,如果说怀孕的话,可能性还真不小!

“你去买个验孕棒啊,什么叫可能不可能?”这话听得白瑶哭笑不得。

“哪买啊?”栾熙寒一脸懵。

“药店啊,你有没有常识啊?算了我给你去买,刚好附近就有家24小时药店。”也是醉了,瑶瑶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说走就走丢下栾熙寒一个人在洗手间。

不得不说,这厮速度还真快,五分钟不到就买回来了。

“给,怎么用就不用我教你了吧,自己看说明。”白瑶说着,将手里的小盒子递给她。

有些无奈的去验尿,但是结果还真吓了栾熙寒一大跳。

看着面前的两道杠,栾熙寒是真的懵了。

“小寒,你好了没?”瑶瑶敲着洗手间的门问道。

“我,真的怀孕了......”说着,把面前的两道杠给她看。

白瑶眯了眯眼,却只是轻叹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也算是恭喜你啊,刚结婚就能当妈咪了。”

“可这个孩子真的来的不是时候......”栾熙寒无奈的扶额。

“你不打算要啊?”白瑶倒是有些吃惊的问道。

“我也不是说,没打算要,只是现在帝都的局势你也知道,任何风吹草动影响的都不是一星半点了,我不可能怀着孕去和韩御凡打商战啊!”栾熙寒叹一口气,情绪有点儿崩溃。

“哎,这倒是事实。”白瑶倒是点点头表示理解,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过这个孩子留不留,你还是跟司二少好好商量商量吧,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

是啊,她已经准备敞开心扉接纳他了,自然要跟他坦白这个孩子的事情。

“行了,先回包厢吧,回去你再好好想想,一定要想清楚了再做决定啊!”白瑶说道。

“嗯,我知道。”栾熙寒点点头,轻叹一口气。

包厢里还算热闹,喝得烂醉的薛英枫握着麦克风喊着‘死了都要爱’,比公鸭嗓都难听。

司晨翊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江颂依旧望着窗外的夜色。

“去洗手间去了这么久,出什么事了?”见她回来,司晨翊放下手机有些紧张的问道。

“哦,没什么,女人的事情就别多问了嘛。”栾熙寒撇撇嘴,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