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四十九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214 2017-11-01 05:04:46

  栾熙寒连忙打开手机,确实是瑶瑶发的邮件。

  可是打开看到时,她却愣了。

  “小寒,我尽力了,吕琳音这个名字我几乎是查遍了整个z国,同音的字每个名字查下来总共有五千多人,但是身份证上的照片没有一个是她,然后我又查了司二少五年前的活动范围来往人物,可是除了查到上流社会上的应酬交际外,什么都没有!会不会是被司叔叔抹除了?”

  不,不可能,司振业不会平白无故的抹除这些,而且以白家的势力竟然查不到吕琳音这个人是谁?除非她的身份信息也被抹除,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抹除这些的,只有官家黑道和国外势力才做得到。

  那么吕琳音,到底是什么身份。

  “回来了,妹妹。”

  吕琳音从华南机场VIP贵宾通道出来,随手将拉着的行李箱立在身边,墨镜下的眼眸垂着,她不敢和哥哥对视。

  “回家吧,爸妈都很想你。”男人手搭在她肩膀上说道,随后替她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哥,对不起......”吕琳音低着头。

  男人替她打开车门,又看了一眼,却只是轻叹一口气:“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回来了一切都好,这几年在国外过得如何?”

  “我?我......一切都好。”吕琳音愣了愣,回答道。

  “又撒谎了吧?一说假话就结巴。”男人温柔的笑了笑,摸了摸妹妹的头。

  “爸妈怎么样?”吕琳音问道。

  “爸还是老样子,虽然这几年一直生你气,但你终究是他的亲闺女,他一直在想你,妈因为你这几年不告而别,头发都白了,身体也有些差,隔三两头的就要往医院住。”谈到这里,男人嘴角苦笑了一下。

  “......那你呢,哥?”吕琳音眼角有些湿润,当年她一时任性离家五年,确实让家人担心太多太多了。

  男人明显愣了下,要不是吕琳音提醒,他险些在开车时走神。

  “雨涵死了。”

  “你还想着那个贱女人?”听到这个名字,吕琳音瞬间变了脸,一脸震惊。

  “琳音!注意点措辞,死者为大!”男人也变了脸,低吼着说道。

  “死者为大?呵呵,还好她死了啊,不然哥哥你还要被她迷到什么时候?”吕琳音双手环胸,冷哼说道。

  “你的名媛礼仪呢?最起码的尊重都忘了?”男人皱着眉,不悦。

  吕琳音冷笑的更厉害了:“尊重?就她一个从泥巴堆里长大的野丫头,她也配?”

  “吕琳音!”男人将车停在路边,眉目间尽是怒意。

  见哥哥发怒,吕琳音识相的闭上了嘴,反正那个女人也死了,哥哥也订了婚,时间久了他还能忘不掉?

  男人怒意渐消,路灯透过车窗照在他的脸上,正是吕宏清。

  “那个女人怎么死的?”见哥哥气消得差不多,吕琳音试探的问道。

  “被人害死的。”吕宏清说着,握着方向盘的手更加用力了,露出手臂上一道道青筋。

  害死的?吕琳音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爸妈做的,这一次出手还真是狠啊,不过那个女人也算是罪有应得,区区平民还妄想嫁给她哥哥。

  “人都死了还管那么多干嘛,放下吧哥,我听说你都订婚了。”

  吕宏清的拳头捏得更紧了,要是真能放得下,他还执着什么?

  “哥,我不是第一次劝你了吧?纪雨涵她配不上你!死就死了,一个平民女人害她干嘛?又没什么好处。”吕琳音叹气。

  男人没说话,继续开车。

  回到吕家,吕琳音自己搬着行李箱,门口早早等候的吕夫人看见女儿的归来,感动得眼角湿润。

  “女儿啊!你终于回来了,你这五年在国外过得还好吗?怎么都这么瘦了,当初为什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啊!你知不知道妈有多担心你啊......”吕夫人抱着女儿痛哭。

  “哼,我吕家的脸都被她这个逆女给丢尽了,她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回家?”客厅看报纸的吕父头都不抬,冷哼着说道。

  “当年的事还说什么啊老头子!琳音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又要把她赶走吗!”吕夫人抬头瞪着吕父,不悦的说道。

  “最好永远别回来,我没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听到这话,吕父也有些愠怒了,放下手里的报纸,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指着吕琳音的鼻子说道。

  “你!她是你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这样!”吕夫人尖叫道。

  听到父亲的冷嘲,吕琳音也只能苦笑,当年毫不留情面的明明是他,亲自冷着脸把自己赶出吕家,一分钱、一份关心都没有!可是这都过去五年了!他到了今天还没消气?难道他这个父亲关心的永远只有脸面脸面,从来没有关心过一下她这个女儿吗?

  “哼,反正别指望我去管她,回来了也让她自生自灭!”见老伴儿动怒,吕父的火气倒也消了些,摆摆袖子进了书房。

  吕父很疼吕夫人,但是骨子里重男轻女的思想却很严重,吕宏清儿时身体不好,医生甚至说过他活到20岁都是个奇迹的话,因此吕父一直想要二胎,好不容易吕夫人怀上了生下来却是个女儿。

  而且当时吕夫人年纪也大了,生下女儿后基本上没有怀第三胎的希望了,所以一心一意都放到了最疼爱的小女儿身上。

  吕家老爷子一共有两个儿子,吕父下面还有个弟弟,吕家老二年纪轻轻就结了婚,早早要了孩子,长子比吕宏清还大两岁,而且长得一表人才,管理能力更是十分优秀,不知道顶几个吕宏清了。

  早些年的时候吕家老爷子身体还很硬朗,但如今年过八十慢性病缠身,身子骨倒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指不定哪天两腿一蹬就走了,吕父怎能不着急?

  儿子吕宏清天资一般,本想靠他这张脸娶个豪门千金回来巩固下地位,结果他却心心念念一个平民女人!

  剩下一个女儿,他算是费劲了心思,小时候十三四岁就送到帝都念书,倒也钓到了司家二少爷的那颗真心,两人青梅竹马了这么多年,本想靠着金龟婿拿到公司继承权的,结果盼来了什么?自己这个好女儿啊,放着司晨翊不要,玩儿出轨?

  一气之下,父女彻底翻脸,多次狠下心想要教训吕琳音,却被疼爱女儿的吕夫人护着,本是伉俪情深的两人也因此有了隔阂,爱面子的吕父端着一家之主的架子,五年前瞒着老伴儿把吕琳音赶出了家门,在他眼里,女人就要恪守妇道,好不容易钓到的金龟婿,就因为女儿的不知廉耻而丢了!他怎么能不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