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五十章:风云再起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168 2017-11-10 06:27:14

  再退一步讲,出轨也就罢了,还偏偏被司晨翊给抓了个现行!这件事还从帝都传到了华南,让他这张老脸往哪儿放?

  这件事气得吕父好多天没吃下去饭,偏偏还被二房的亲弟弟嘲讽了一波,气得他更是血压升高晕倒住了好久的院。

  要是吕琳音跟司晨翊的事成了,他有这个金龟婿做筹码,根本不担心抢不到继承权,但出了这种事,女儿算是废了,二房那边当然是做梦都能把嘴笑烂了。

  在看看剩下的一个儿子,天天和一个平民女人谈情说爱,要是之前他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有个好女婿。

  可是现在这事吹了,他怎能纵容儿子继续糊涂?

  他有给那个女人开过支票,但那女人倒也是个硬骨头,当着他的面直接拒绝,还跟儿子告了一状,反而让他们父子关系有了裂缝,气得他是直接下了狠招。

  特意去道上花了一笔钱,就是为了不留痕迹的解决掉那平民女人。

  人是成功的解决了,不过儿子那颓废的一个多月倒是他的意料之外。

  后来他设了个套跟韩家订了婚,事后这小子虽然抗议过,甚至想退婚,但是家族脸面摆在头位,他闹闹也就过去了。

  听说那韩家千金订婚时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过无所谓了,韩家目前是蒸蒸日上,能结下这门亲事那是百利而无一害。

  他也不盼着那没用的女儿能做什么了,退而求其次,稳住韩家这门亲,想从老头子手里拿到家业也不是难事。

  想到这些琐事他就容易头疼,吕父揉了揉眉心便睡下了。

  门外,吕夫人安慰着女儿,吕宏清一人烦闷的在阳台吸着烟。

  父亲只知道家业家业,从来没有关心过子女,母亲心里眼里只有宝贝女儿,根本没有他这个儿子,妹妹小时候借着母亲的溺爱欺负他,长大了尽管懂事了却也没让他省过心,小时候他就一直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一份子。

  就因为这可笑的身份,他没有自由,没有家的关爱,还要被家族掌控婚姻掌控自由,掌控他的整个人生,他真的恨极了自己的投胎,偏偏投到这种家庭里。

  纪雨涵是他人生中唯一一个让他看到光明的女孩儿,经管遭到了家族的反对,但他们的感情一直稳定,可他真的是做梦也想不到,那么善良的女孩会被人害死!

  他没有证据,种种现象都表现出那只是个意外!

  可是他不信,真的不信......

  帝都机场,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从vip通道下了机。

  “长官,您为什么要选择在这时候退伍?您现在的前程明明是一片大好啊!”一个年轻的士兵先跟眼前的男人敬了个军礼,随后帮他把行李搬到军车上。

  男人坐在车后座,看着繁华壮阔的帝都机场,冷笑着说道:“为了拿回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

  多少年前,帝都还没有这么繁华,现在这座城市变得如此陌生,他都有点儿不认识了。

  年轻的士兵尽管心有疑问,却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专心开着车。

  最后,军车停在了司家大院门口。

  “终于回来了呢。”男人下了车,看了看右手上的劳力士腕表,嘴里念叨着。

  出门回来的管家看到大门口的军车,心里咯噔一下,小跑着到大门口,看到那身着军装的男人,脸色瞬间煞白。

  “陈管家,这么多年不见了,您老倒是老了挺多啊。”男人摘下军帽,冷声说着。

  “大......大少爷......”陈管家被吓得双腿一软,摊倒在了地上,一脸的不敢相信。

  大少爷不是在军区吗?他怎么回得来!当年他为了讨好老爷私下没少害过前任夫人,大少爷会不会因为这个一直记着他的仇?

  男人正是司晨远,许多年前被司振业丢到军区自生自灭的司家大少爷。

  “怎么,陈管家年纪大了腿不好?那还是注意点吧,冬天地滑,小心摔掉了你的小命。”司晨远眯了眯眼,语气看似随意的说着。

  “这么多年没回来了,从小长大的大院变得真多,不过它的主人回来了,以后不管什么模样,它都能变回来。”

  司晨远穿着军靴,一步一步走进了大院。

  当司振业看到他的一瞬间,和陈管家一样,满脸皆是震惊。

  “怎么,我回来了你也很惊讶?父亲。”司晨远一步步走到司振业面前借着身高俯视着。

  司振业稳了稳脚步,后退了几米才问道:“你怎么会回来!”

  “这是我的家啊,我怎么不能回来?”司晨远冷笑了一下,不屑的看着司振业说道。

  “你想做什么,跟你弟弟抢家业?”

  “怎么能说是抢呢?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啊,父亲你是老糊涂了?”

  “有我在,你妄想!”司振业端出了架子,同样冷冷的说道。

  “那就看我这个弟弟有什么本事抢得过我了,听说这几年他过得挺好,喝酒泡妹自在逍遥啊,可是我呢,在军区流了多少汗,流了多少血,才能活的下来有今天的地位?”

  “不过呢,军区地位再高,那也不是我想要的,这次回来,我只想拿回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

  “你不该一碗水端平么?父亲!”司晨远一字一句的说道,说得很慢,却是字字狠辣诛心。

  听到这番话,司振业眼底明显有一丝恻隐。

  “我送你去军区也是为你好,你已经是帝都军区的一把手了!放弃这些回来,你难道觉得值得?”

  “为我好?呵,那就把属于我的司家还给我啊,这才是为我好!而且我觉得这很划算,很值得!”司晨远有些恼怒了。

  “那是你弟弟的!”司振业也不是好说话的主,指着大儿子的鼻子说道。

  “对啊,我弟弟,一个花天酒地的纨绔少爷!你宁愿把这么大的家业交给他,也不给我是么?”司晨远点了点头,似是意料之中,最后问了一句。

  “是!”司振业毫不犹豫的答道。

  “你还是和多年前一样糊涂啊,当年是被狐狸精迷了眼糊涂,如今是老的糊涂啊,竟然想把这么大的祖业交给那个狐狸精的儿子,一个花花公子,呵,真让我失望啊。”司晨远冷笑,回头直接离开了司家大院。

  他的东西他自然要拿回来,至于东西什么时候回到他手上,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次离开军区还有很多事没交代完,司家就先给他那弟弟保管几天,等他忙完一切自然会回来拿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