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五十一章:青梅竹马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68 2017-11-15 03:47:17

  司晨远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余光却瞥到了一抹他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倩影。

  女人恬静的坐在床边看雪,怀里抱着一只懒洋洋的猫儿,她一下一下的顺着猫儿的背,猫儿的脑袋心满意足的蹭着,时不时哼叫几声。

  女人不厌其烦的摸着猫,气色刚刚转好的脸偏向了他这边,看到司晨远时更是不相信她自己的眼睛。

  男人迅速飞奔过去,可是走近了,却找不到了。

  反应过来的女人迅速躲在了窗帘后,不敢相信的捂住了嘴。

  童年的那个小男孩,那个似乎已经淡忘在她记忆里的男孩,居然重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和小时候一样,没变什么,只是更成熟了,可是很明显他也没忘掉自己!

  司晨远意识到是女人躲了起来,不甘心的喊道:“出来!栾熙溪!”

  躲在窗帘后的栾熙溪浑身一颤,他果然记得自己。

  小时候,父亲带她来帝都办事,顺便在司家大院住了一段时间,当年调皮的她最爱跟院里的猫儿玩,不过灵活的猫儿怕生,上蹿下跳的躲避着她的追赶,跑的她摔疼了腿,扭到了脚都抓不住,猫儿却蹲在高处懒洋洋的舔着爪子,蓝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的望着她。

  她被气得团团转,尽管从小的军事化教育教过她坚强,可她还是委屈的湿润了眼角。

  猫儿看她揉着眼泪,更不解了,歪着脑袋望着她,可就在这一瞬间,一道身影迅速抱住了它的腰身,猫儿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抱在了怀里。

  “给你。”男孩儿当时也不高,只比她高一点儿,可是在栾熙溪眼里,真的好高大好高大。

  她红着眼从男孩手里接过猫儿,那怕生的猫儿被抱住了腰身,四只爪子无力的滑动着想跑,却被女孩儿抱得紧紧地。

  “它好怕生啊......”栾熙溪看着怀里的猫儿,温柔的摸着它的脑袋。

  “那是它不喜欢你,来,过来。”男孩轻轻唤了一声,猫儿便猛地一跳,灵活的从女孩儿的怀里跳到他的怀里。

  见猫儿跑了,栾熙溪有些不高兴,嘟起了小嘴说道:“你明明把猫猫给我了,你为什么又要把它叫走!”

  “好,还给你。”男孩笑了笑,将猫儿递给了她。

  这次猫儿没有挣扎了,乖乖的窝在女孩的怀里。

  栾熙溪心满意足的抱着猫儿,温柔的摸着它的脑袋,脸上扬着一抹甜甜的笑。

  男孩看着她的小脸,心底竟然也开心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在我家?”男孩坐在女孩旁边问道。

  “这里是你家?这里不是司叔叔的家吗?”栾熙溪眨着大眼睛歪着脑袋问道。

  “我是他的儿子,所以这是我家啊。”男孩解释道。

  “啊!原来你就是远远哥哥啊,我听爸爸说起过。”女孩想了想,忽然点了点头说道。

  男孩撇了撇嘴,对她这个称呼有些无语。

  “你能不能别这么叫我,很难听。”男孩故意装的像个小大人一样严肃,有点儿不高兴的看着女孩。

  “那我该叫你什么啊?远远哥哥?”栾熙寒歪着脑袋问道。

  男孩不高兴的站了起来,噘着嘴说道:“我不管!反正别这么叫我!”

  “可是我觉得远远哥哥这个名字很好听啊。”女孩甜甜的笑了笑。

  看到女孩儿的笑,男孩的不高兴瞬间消失了,倒也没有纠结她怎么称呼自己了。

  “算了算了,你想这么叫就这么叫吧,我从小到大你是我第一个朋友,来陪我玩儿好不好?”男孩拉着她的手说道。

  女孩看了看男孩,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猫儿,噘了噘嘴说道:“可是远远哥哥啊,我想跟猫猫玩儿......”

  司晨远瞬间脸黑了,他还不如一只猫?

  注意到了男孩的变化,栾熙溪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放下了怀里的猫儿。

  猫儿得到了自由,飞快的跳到了屋檐上,找到了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趴着,晒着太阳眯着眼,好不惬意。

  男孩如愿以偿的有了朋友,在这个孤独的大庭院有了唯一能让他开心起来的人。

  从小到大,司晨远的生活也并没有幸福过,父亲是古板的严父,而至于母爱?他从未体会过,母亲凌若颜给他灌输的思想只有如何得到父亲的欣赏,如何去讨好父亲,如何帮母亲拴住父亲的心,如何做一个继承人。

  他没出过大院,记忆以来一次都没,学习都是司家请的家庭教师,每天的生活如出一辙,他甚至找不到活着的乐趣在哪,所以,他极少笑。

  不过那一年,他五岁,栾熙溪四岁,栾域带着女儿在帝都住了很久,没少见这一对青梅竹马的笑闹,也正是当时,他就跟老友司振业开着玩笑定下了两人的娃娃亲。

  一开始司晨远会让着栾熙溪,宠着他心中的小女孩,喜欢看她甜甜的笑,满脑子的鬼点子都用来逗她开心了,抓猫钓鱼捉鸟,摘果子爬树上房顶,他都做过。

  可到了后来,跟许多男孩子一样,渐渐地调皮了起来喜欢欺负女孩子,突然之间从黑漆漆的地方跳出来做个鬼脸,手里拿着什么不知名的虫子摊开手心让她看,结果吓得小姑娘哭的梨花带雨,自己又使出浑身解数去哄。

  有天栾域终于不忙了,看到树下玩闹的两人,本想走过去瞧瞧,却听见宝贝女儿大喊:“远远哥哥你个大坏蛋!我再也不要和你玩了!”

  那小嘴委屈的撅着,都能挂油瓶了。

  男孩得逞般的哈哈大笑。

  “晨远,你是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啊,怎么欺负她了?”栾域蹲在女儿旁边看着男孩问道。

  “我,我没有......”见栾域来了,司晨远瞬间有种闯祸被当面抓包的感觉,低着头结结巴巴的说着。

  “胡说!你骗人!你明明又拿虫子来吓唬我了!”本来栾熙溪委屈的都快要哭了,可是看见爸爸过来给她撑腰,底气瞬间足了起来。

  搞半天是玩闹啊,栾域无奈的笑了笑,站起来摸了摸司晨远的头说道:“男孩子是不能欺负女孩子的哦,不然我怎么放心以后把小溪嫁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