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五十二章:好景不长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59 2017-11-17 22:13:53

  “嫁给,我?”司晨远有点不敢相信。

  “爸爸?什么是嫁啊?”栾熙溪歪着脑袋问着。

  栾域摸了摸女儿的头说道:“嫁给他的意思就是做他的新娘子,懂了吗?”

  “我要做远远哥哥的新娘子?”栾熙溪眨着大眼睛继续问。

  “做他的新娘子不好吗?”栾域问着女儿。

  小姑娘将爸爸这句话消化了半天,眼眶渐渐湿润了起来:“我不要做远远哥哥的新娘子!他欺负我,我不愿意!”

  栾域没忍住,笑了出来,看了看旁边表情精彩的司晨远说道:“你小子,可不能再欺负我女儿了!听到她说没?她将来不愿意嫁给你,还不去哄哄?”

  说完他就走了,大榆树下男孩低着头哄着泪眼汪汪的女孩,手足无措的承诺着自己再也不会欺负她,再也不会用虫虫吓唬她,再也不会从哪个黑漆漆的角落里跳出来扮鬼脸......

  “远远哥哥这次要说话算话!”栾熙溪总算止住了眼泪,两只大眼睛哭的红红的,说话时还有些抽噎。

  “我保证!”男孩拍着胸脯说道。

  “好吧,那我考虑考虑要不要做远远哥哥的新娘子。”栾熙溪顺手抓住了路过的小猫,这只小猫崽还在笨拙的蹒跚学步,她轻而易举的就抓到了怀里。

  “猫猫啊,你希望我做远远哥哥的新娘子吗?”女孩对着小猫儿问道,猫儿听不懂,歪着脑袋费力的理解着她的意思。

  “你要是赞成就摇摇尾巴好不好?”女孩继续说着。

  猫儿依旧听不懂,这时男孩却走了过来,抓着它的尾巴晃悠了几下:“你看它摆尾巴了,你将来要嫁给我!”

  “你耍赖!”女孩不服的抱着猫儿跑走了。

  “我没有!”男孩一边辩解一边追。

  那年的大榆树下,又多了一对青梅竹马。

  只可惜,不久之后栾域就要带栾熙溪回华南了,女孩依依不舍的抱着男孩哭成了泪人,男孩又回到了之前那种千篇一律的无趣生活,少了那个小太阳一般的小女孩,他再也没有精神起来过,整天都是蔫蔫的模样。

  栾熙溪回到了华南,整天缠着栾域,一口一个什么时候去司伯伯家玩儿,什么时候能去帝都,什么时候能再见到远远哥哥,吵得栾域都有些头痛。

  偏偏那段时间是栾家内乱时期,他处理公司的那些破事就够心累了,回家还要被不矜持的女儿缠着,搞得他是心力憔悴。

  最后跟司振业商量了一番,拜托他照顾栾熙溪一段时间,一是让俩孩子能一起玩儿作伴,二是他能专心下来稳定栾家内乱,还能保证女儿的安全。

  女孩儿如愿以偿的见到了男孩儿,和之前不一样,男孩再也没有调皮的去欺负女孩了,他们的感情倒是一天比一天好。

  大半年后,帝都已经经历过一个深冬,栾家的事总算是定了下来,可是栾域却在后悔了,后悔他到底该不该去争这么多,抢这么多。

  这场内乱,他失去了爱妻,还没出生的小女儿他连见都没有见过一面就下落不明,他是得到了这座栾家大院,可是在这空旷的栾家大院里,他一个家人都没了。

  只剩下在帝都的栾熙溪了。

  他忍着悲痛去接栾熙溪回华南参加葬礼。

  当时的栾熙溪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不过就是去司伯伯家住了半年,妈妈就这么不在了......

  她不是不想家的,一有空她就跟妈妈通电话,前两天电话里妈妈还说肚子里的妹妹快出生了,她就要当姐姐了......

  可是为什么?这才过了多久,妈妈为什么会去世?

  在灵前,栾熙溪第一次哭的万念俱灰。

  她错了,她后悔了,她不该贪玩的!不然妈妈就不会离她而去!

  哭了一次又一次,她只记得自己哭晕了起来继续哭,一直一直哭到了她在医院里醒来。

  栾域坐在床边松了口气,看见女儿醒来激动地将她抱紧在怀里。

  一个而立之年的男人,已经失去了妻子和小女儿,唯一的家人只剩下大女儿了,他绝对不允许栾熙溪再出什么事。

  司晨远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不知道该插什么话。

  他只知道,她母亲不在了,他没有感受过母爱,并不知道那种伤心绝望是种什么感觉,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只好站在病房的某个角落里默默地陪着她。

  后来办完了丧礼,栾域就把栾熙溪接回了栾家大院,再也没有放出去过一次。

  当时的栾熙溪太小,难以承受母亲离开的悲痛,好几个月都是呆呆的。

  司晨远得到了父亲的允许,在栾家大院小住陪着她聊天,尽管她没有搭过一句话,他也没有放弃。

  曾经是她像小太阳一般带给了他温暖和光明,那么现在就让他陪着她走出灰暗。

  男孩的坚持不懈,终究是打动了女孩,栾熙溪最终走出了那段阴影,在那之后她懂事了很多,像是一瞬间长大了一样,尽管不是自己的兴趣,但她依旧下定决心跟父亲学习商业管理。

  因此她当初的空闲时间全部花费在了学习上,她自己都记不清有多久没像以前一样跟男孩玩闹了。

  再然后,男孩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华南。

  那天她提前学完了当天的课程,想要找男孩一起躲猫猫,可她喊遍了整个栾家大院都没能找到他的身影,她跑着,觉得男孩只是生气了,气她这段时间没理他,跟她在玩躲猫猫对不对?

  只可惜,直到天黑她都没能找到,她输了,男孩躲得太隐蔽了,她认输了,可他不应该得意洋洋的跑出来炫耀自己的胜利吗?

  栾熙溪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双腿间,有什么冰凉的水滴在脸上划过,是下雨了么?她抬头望了望天空,并没有下啊,原来是自己哭了......

  自母亲离去后,她再也没有哭过,这是第一次。

  栾域有些心疼的坐在女儿旁边,他感觉得到,自从妻子走了,她长大了不少,懂事了很多,愿意为他分担家族事务,甚至最不感兴趣的商业管理她也逼着自己去学。

  可他更喜欢当初那个纯真可爱的女儿,活得开心才是他想给她的公主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