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五十三章:分道扬镳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43 2017-11-19 02:28:34

  他不知道怎么给女儿解释司家的事。

  在这短短的几天内,司振业抗着凌家的势力已经将凌若颜送上了法庭,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瞒着凌家把司晨远送到了帝都军队,没有托任何人照顾,就是派人丢到了军队而已。

  而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司晨翊。

  司振业想补偿凌雨怡,补偿自己曾经拥有过又失去过的真心,所以把司家的一切交给了司晨翊,可这他的一番苦心在他这个二儿子眼里,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在做戏!

  抛妻弃子的形象已经定义,他再怎么补偿司晨翊也忘不了母亲当年的绝望!忘不了他们母子在外所受的苦难!

  司振业把他能做的一切都做了,可到了最后也没能修复他们破裂的父子关系。

  至于司晨远,不过是这出戏的牺牲品而已。

  这是栾域对这件事所知的一切,对于老友的选择他只能选择沉默,尽管这样做太草率,却也是唯一的法子了。

  将司晨远留在帝都才是最坏的结果,兄弟必然有反目的一天,豪门纷争虽然明面上不见血,但是暗地里捅刀子的比比皆是,作为父亲自然不希望他们手足相残!

  至于凌若颜是真的触犯到了司振业的底线了,才会毫不顾忌她是司晨远母亲的这一身份直接下狠手,这一举动已经和凌家结了仇,而他作为一个父亲,亲手将自己儿子母亲送上法庭,也让他有些无颜面对司晨远。

  这样想下来,将他送到军队确实是唯一的办法了,尽管这对于司晨远太不公平。

  “爸爸,远远哥哥......他回帝都了吗?”栾熙溪台头问向父亲。

  栾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知道女儿所说的帝都是指司家大院,而不是帝都的任何一个角落。

  “晨远,他去军队了,你司叔叔送他去的。”犹豫了半天,栾域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那他还会回来么?”栾熙溪继续问。

  “可能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爸爸你不是说好的长大了把我嫁给远远哥哥的吗?我还要当他的新娘子啊!”栾熙溪不甘心的站了起来,眼角湿润的继续问。

  “对不起,小溪,你们的婚约取消了。”栾域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栾熙溪愣了很久,眼角的泪再也憋不住,哗啦啦的往下掉。

  “为什么!”栾熙溪还是不甘心。

  “很多事情我现在也解释不清,要怪就怪爸爸吧,当初是爸爸订的婚约,现在取消了也是我提出的,怪我吧,对不起小溪。”

  栾熙溪看了一眼父亲,纠结了半天,最后什么都没说,抹着眼泪跑回了房间。

  另一边,帝都军区驻地。

  司晨远怎么受得住成年人的训练量,司振业把他丢到部队什么都没安排,甚至留了句话一切按最狠的来。

  他熬不住了,真的熬不住了,他想不通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强大的训练量让他还是孩童的身躯根本接受不了,尽管他仍在咬牙坚持。

  可是让他去执行任务算什么?

  参与捣毁一个老毒枭的窝点,这种任务算是a-b级,按理来说他一个新兵怎么也不可能让他去,可他在偶然之间听到了队长恭恭敬敬的接着电话,至于电话内容的大概,就是如何训练自己都无所谓,甚至不用顾忌死活!

  他无法想象是谁下的命令,但他除了司振业似乎找不到另一个可以想到的人!

  在军区有这么大权利的人,可没几个。

  他已经见识过父亲的疯狂了,因为突如其来的弟弟,已经对自己做出了很多难以想象的残忍了,现在还要对他赶尽杀绝?他司晨远就不是他的亲儿子吗!

  他实在找不到别的理由证明司振业是清白的,自从一个叫凌雨怡的女人带着一个男孩来了司家大院,他母亲就不见了,听外公的亲信说,是父亲害了母亲,可他怎么敢信?

  后来司振业说,那个男孩是他弟弟,作为哥哥要把自己的一切让给弟弟,他不会有意见吧?

  他怎么可能没有意见!敢怒不敢言而已。

  他曾经的家庭不见了,司振业再也没有像一个父亲一样关心过他了,甚至管都不曾管过,母亲也不知下落很久了,让他不得不去相信外公的话,是父亲害了母亲么......

  然后没过多久,他就被带到了冰冷的军队,没有一个熟人,甚至见都没见到司振业一面。

  这也就算了,可是放话让他自生自灭是什么意思!虎毒不食子!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他司振业的亲儿子了。

  他不能死,就算这个世界不要他了,他的心里还有那个小太阳,那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小姑娘!

  每当他坚持不下去,每当他在生死的最后一线,他都会想起栾熙溪,她还在等自己,这个破军队怎么可能困得住他!他总有一天会离开!

  多少次刀尖舔血,他终于活了下来,七岁进军区开始,他一步步往上爬,13岁第一次被授予了上等兵军衔,然后一次次军功让上级不得不佩服欣赏,一步步从下士,少尉,少校,少将,一直到27岁,他爬到了了上将的位置。

  足足20年,他在军队待了20年,从小小的一个驻地到军区总部的办公楼,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

  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很简单只有三个字,栾熙溪,他绝望时的那抹光明。

  儿时的承诺,便是一辈子。

  至于当时的栾熙溪,从最开始的不相信,到了最后一步步接近现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她后来也有去过司家大院,不过那里彻底变了,院里的猫儿不像之前那般自由了,被关在了一个屋子里圈养,大榆树枯了,小溪干涸了,秋千老了坏了,她心里的那个男孩,不见了。

  再到最后,她知道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司晨远了,就连他的一点消息她都没打听到一点过。

  一直到她长大了遇见了韩御凡。

  其实他和司晨远小时候长得有些神似,只是那股斯文的气质不符而已。

  栾熙溪劝着自己该认清了,便一步步接受了韩御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