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五十五章:青梅变了,配不上当初的竹马了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89 2017-11-24 01:58:28

  一瞬间,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20年了,他们早就和小时候不一样了,竹马离开太久了,青梅早就不是当初的青梅了,他们不再合适了。

  “什么叫重新?我们好像从未开始过吧。”下一秒,栾熙溪就推开了司晨远,语气变得有些冷。

  感觉到了她的抵触,司晨远只好缓缓地说道:“那就从现在开始我们交往,你嫁给我。”

  栾熙溪差点被司晨远这话搞得吐血,他是真的在兵堆里待久了吧?哪有人交往还没有开始就谈婚嫁?

  “我有不答应的权利。”

  “为什么拒绝?给我个理由。”她这话倒是司晨远的意料之中,他继续说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有什么理由?”

  “你有不答应的权利,我也得知道你为什么不答应,这也是我的权利。”

  栾熙溪:“......”这有关联么?他这是什么鬼逻辑。

  “我结过婚,怀过孕,而且才离婚不久,我们不合适。”他要理由,那她找一个就是了。

  “你怀过孕?”司晨远一脸震惊。

  哦,差点忘了,她刚刚叙旧的时候特意略过了怀孕这段,不过现在说了到无所谓了,也算是让他死心。

  “不好意思口误了,我现在就在怀孕期间。”栾熙溪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满脸母爱的模样让司晨远找不出一点儿伪装的痕迹。

  执行过数不清的任务,审问过数不清的犯人,他察言观色的能力早就是炉火纯青了,不得不承认,栾熙溪说的是真的!

  显然是被这个消息震撼到了,司晨远在原地愣了很久。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我知道你跟你父亲的仇恨,作为朋友,我只想请求你不要伤及到我妹妹,她是无辜的。”栾熙溪大概知道他回来的目的,恳求的说了一句,便拿着手包去柜台付钱了。

  付完钱本来想走,却被司晨远猛地拽了出去。

  “你干什么!我是个孕妇,你别拉我!”他的手劲很大,栾熙溪挣扎不动。

  男人没有理她,有些粗鲁的将她塞到军车后座,自己坐到驾驶位开车,栾熙溪不熟悉帝都,也不知道他在往哪里开着。

  “你要带我去哪儿?”

  “送我回司家大院吧,我妹妹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刚开始,栾熙溪语气还算温柔。

  “我们不合适了,你带我去哪儿都一样。”

  “你要开多久?一句话都不说?”

  “司晨远!停车!放我下去!”

  可到了最后,栾熙溪就算是脾气再好,被人毫无理由的抓到车上拉去不知名的地方,就连一句解释都没有,怎么都该爆发了,她有些烦躁的大声喊到。

  驾驶座上的男人只是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信不信我跳车?”

  “你不会。”栾熙溪话音刚落,司晨远就紧接了一句。

  对啊,她说这话也只是气急了而已,她不可能拿着肚子里的孩子冒险。

  冷静下来情绪,栾熙溪最后问了一句:“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本以为男人会和之前一样不作回答,安静了很久后司晨远却是淡淡的说道:“不想让你在那种地方生活而已。”

  另一边,司家大院。

  栾熙寒满脑子都是吕琳音这三个字,查了一晚上毫无线索,搞得她有些头大。

  通宵的后果就是作息颠倒,她一直睡到下午才醒。

  准确来说她是被饿醒的,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觅食,出了客房才发现司晨翊居然还在客厅。

  他眉眼间有些疲倦,靠在沙发上浅睡着。

  真没想到他还有睡沙发的癖好,看他这样估计一晚都是在沙发上凑合的,倒是可惜了楼上的席梦思昨晚没人享受。

  “把自己关在客房关那么久,你就不饿?”听到动静,司晨翊睁开双眸看着她说道。

  栾熙寒已经把动作放很轻了,没想到还是把他吵醒了。

  “饿,怎么不饿?我不像你昨晚佳人相伴吃得挺开心,到现在我可是粒米未进呢。”懒得理他,栾熙寒直接走向厨房,却看见了满满一桌饭菜。

  “知道你饿了,我特意做的,感动不感动?”司晨翊像只猫一样,无声的出现在栾熙寒背后,把她吓了一大跳。

  回过神来,栾熙寒又看了看桌上的菜色,她知道下厨难不倒这个男人,完美的不亚于专业厨师,可知道这些是他做的之后,她一点儿胃口都没了。

  “有什么感动的?”他是失忆了?昨晚小餐馆的那一幕,他就这么忽略了?

  栾熙寒一点面子也不留,宁愿去外面吃也不会吃他做的。

  她需要时间屡屡她和司晨翊的关系。

  司晨翊本想追出去的,却在这时候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脸色瞬间变了......

  这个点也不知道姐姐吃了没,栾熙寒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栾熙溪的住处。

  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找到人。

  姐姐怀孕了,没事不会离开司家大院的,栾熙寒拨了个电话,然而却是一阵忙音,无人接听。

  打了几次都是无人接听后,栾熙寒才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姐姐失联了!

  匆忙的去保安室调出录像,她才发现姐姐是被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带走了,而那个男人的脸始终没有在监控中出现过,只不过他好像去见过一次司振业。

  “小溪不见了?”司振业看着眼前急匆匆的栾熙寒,有点吃惊的反问道。

  “爸,您今天是不是见过谁?一个穿军装的男人。”栾熙寒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猛地,司振业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不稳地向后退了两步路,险些摔倒。

  他是知道大儿子和栾熙溪的感情的,只是这次司晨远回来绝对是来者不善,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带走栾熙溪,想做什么?

  他们小时候玩闹的感情算不了什么,他会不会伤害到栾熙溪,司振业这个做父亲的人也说不准。

  “爸?您怎么了?”栾熙寒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司振业。

  回过神来,司振业揉了揉眉心:“小寒,你先别担心,这件事交给我,你不适合干涉。”

  “为什么啊,爸?姐姐怀孕了,现在很不安全,她出什么事了?那个穿军装的男人到底是谁?”感觉到了司振业的情绪变化,栾熙寒心里咯噔一声,怎么可能放心的下来,一连串的追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