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五十六章:嫁给命运?嫁给权利?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93 2017-12-04 05:39:12

  “小寒!你真的不能干涉这件事!”他们父子三人的所有恩怨,栾家姐妹不适合干涉,司振业也不想因为这件事伤及无辜!

  “可我怎么放心的下姐姐?”栾熙寒担心的说到。

  司振业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

  现在是紧张时刻,商界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司晨远选择在这个时候回来一定是早就计划好的,为了防止她们两姐妹再出什么事,说清楚让她们有些防备也好。

  “你见到的穿军装的男人,没错的话应该是我的大儿子司晨远。”

  “可他为什么要带走姐姐?”栾熙寒不解。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不过小寒,司家和栾家的联姻最开始定下的就是他和你姐姐,这件事你清楚吗?”

  栾熙寒颔首,她确实听栾域说起过。

  “20年前,他们关系很好,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后来我把晨远送到了军区,因此也跟他产生了不少误会和矛盾,他这次回来恐怕就是为了司家这块肉,至于他现在对小溪什么态度,我也猜不透。”司振业叹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

  “接下来帝都会有场腥风血雨,不管他带走你姐姐是为了什么,至少她现在是安全的,小寒,你先把注意力放在会栾氏上吧,马上就要打一场硬仗了,我也不希望这些琐事牵扯到你们姐妹。”

  “那姐姐怎么办......”栾熙寒自然知道如今帝都的局势,留给她和韩御凡斗的时间不多了。

  “我先安排人找着,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你先准备一下吧,明天就去栾氏。”司振业揉了揉眉心说道。

  “好吧。”栾熙寒只好答应。

  回到家,发现司晨翊又不见了,走到厨房,栾熙寒看到一桌子饭菜被放在保温箱内,上面还贴了张纸条。

  “记得吃饭,别浪费老公一番心意。”

  霸道的字迹,是司晨翊的没错,只是他的心意?她凭什么要领,浪费就浪费。

  肚子还在咕咕叫,她看了一眼保温箱内的菜色,尽管很诱人,栾熙寒却只是咽了口口水,拿起手包就出门了。

  出门解决温饱。

  车库里司晨翊那辆骚包的劳斯莱斯银魅并不在,估计是被他开走了,其他车随便一辆开出去都能吸满眼球,挑了半天栾熙寒最后挑了一辆相对低调的宾利。

  司机问她要去哪,栾熙寒只说了一句自己一个人出去,打了声招呼便走了,开着车在街头乱逛。

  不知不觉就开到了昨天那间家常菜馆,生意跟昨天清场前一样火爆,包厢和小桌都坐满了,想吃只能拼桌。

  反正栾熙寒是一个人来的,拼不拼桌无所谓。

  “老公,你说我漂亮还是她漂亮啊?”女人用筷子指着栾熙寒,小声问道。

  “当然是你漂亮啊亲爱的。”男人看都没看栾熙寒一眼,脱口而出。

  一起拼桌的是一对小情侣,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还真是羡煞旁人,栾熙寒倒是被塞了一嘴狗粮。

  这就是嫁给爱情的样子么?那自己算什么呢,嫁给命运?嫁给权利?

  尽管人很多,菜上的速度倒是不慢,味道也没辜负瑶瑶的推荐,确实不错。

  可能是人太多,服务员有些手忙脚乱,一个大妈端着盘子路过栾熙寒旁边时,一不小心将鱼里的酱汁洒在了她的手包上。

  那位大妈吓得连忙赔礼道歉,栾熙寒见她年纪大了也不好追究什么,说了几句没关系,让她去忙,自己洗洗就没事。

  还好是漆皮的,冲下就好,那对小情侣也好心的给她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

  可在栾熙寒专心清洗手包的时候,忽略了整个洗手间竟然空无一人,就像是和小餐馆隔绝开来一样,外面热热闹闹,里面却安静的可怕。

  等她清洗完想出去时,才发现洗手间的门从外面锁住了,她被关在了里面!

  察觉出不对劲,可惜已经晚了,栾熙寒只感觉后勃颈一凉,便没了意识,一个女人顺势将她接住。

  “Caesar派我们亲自出手,就是为了抓个这么弱的女人?”那个女人一只手抓着栾熙寒,语气有些不屑的说道。

  “别掉以轻心,亲爱的,这个女人重要着呢。”男人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是一张英伦帅哥脸,他刚想从女人手中接过栾熙寒,却被女人眼疾手快的拦住了。

  “怎么?看见美女了就想抱?这次的货我扛!”女人也撕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头金发,同样是英伦女人的面孔。

  “亲爱的你吃醋了?这面具真难看,我刚刚都有些亲不下去呢。”男人摸着女人的金发,对着她的脸蛋轻吻了一下:“还是现在的你更美。”

  他们撕下的人皮面具,和栾熙寒刚刚拼桌的那对小情侣一模一样。

  “行了,货到手了,先回去交差。”女人嘴角不自觉的扬了扬,扛着栾熙寒翻窗而出,男人紧跟其后......

  另一边的司晨翊,驱车正在前往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他接到的电话是江颂打来的,吕琳音被抓了!

  一路风驰电掣回道上查清楚一切,才发现这次绑架绝对不一般,放眼整个世界,敢和夜君正面交锋的唯有一个人......

  他敢来亚洲?还来他的大本营Z国?这么猖狂?

  司晨翊咬咬牙,那边抓了人,很快就联系他来谈条件。

  “你的条件。”简单的四个字,几乎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

  “哎呀,夜君大人动怒了?先别着急嘛,我家殿下有请呢。”说话的声音妖里妖气,甚至让人分不清男女。

  “另外,麻烦夜君不准带人,不准带枪,不然您的美人儿可就保不住了呢。”

  “好。”司晨翊干脆利落的答应。

   Z国是他们的主场,更别提这是在帝都,只要司晨翊带人,很轻易就能瓮中捉鳖,对方显然知道这一点,勒令他不准带人带枪。

  他是靠枪抢来的夜君之位,枪法到底有多深几乎无人知晓,道上曾有条传闻,有了枪的夜君就好比插了翅膀的猛虎,而现在,对方显然要折掉这双羽翼。

  没办法,只要吕琳音在他们手上,他就不得不言听计从。

  也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久,司晨翊停泊在了一处工厂废墟,这是对方给他的具体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