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第一百五十八章:我为什么要在意她?

以婚之名:错爱花心二少 Miss_梓涵 2083 2017-12-19 03:58:52

  第一轮做庄的自然是Caesar,比起场上的三个赌场老手,吕琳音显得要慌张许多,更不巧的是,荷官第一轮发给她的两张牌是K和8,总数是极其尴尬的数字,18不算大,却也不能再叫牌了,点数大于3就要爆牌,风险太大只能选择停。

   Caesar的明牌是9,暗牌未知。

  司晨翊的两张牌分别是8和6,点数14,黑玫瑰的两张牌更小,分别是4和7,两人肯定要继续叫牌。

  司晨翊叫到了一张6,还好没爆,记为20点,黑玫瑰叫到一张9,点数和他一样为20,现在胜负的取决就在于Caesar的暗牌是什么了,他还没有选择叫牌或者停牌。

  他搓着下巴不紧不慢,面色上的表情依旧淡然,让人看不透他的心理想法。

  “继续。”他话音一落,荷官立马发牌,一张9,随后他直接亮出底牌,暗牌3,名牌9,补牌9,刚好21点,庄家获胜。

  第一把算是热身,没有Ace的出现倍数并不大,玩家一人只丢了500万筹码而已。

  第二把Caesar明牌直接摸到一张A,但是没有亮明暗牌,并不是BlackJack,司晨翊这边点数19,吕琳音点数18,都不敢再叫,反而点数20的黑玫瑰还要叫牌,一张5让他直接爆牌。

  随后Caesar直接亮牌,一张Ace一张9,总和20点,因为黑玫瑰的爆牌他倍率翻倍,一下输给庄家2000万筹码。

  很明显黑玫瑰已经在演了,他的目的就是把筹码送到Caesar手里。

  这时候的庄家筹码已经有9500万了,司晨翊和吕琳音各有4000万,黑玫瑰只剩2500万。

  “看来不认真不行了呢。”司晨翊收起撑着脑袋的手。

  第三把的Caesar没能继承前两把的运气,明牌是一张J,暗牌是一张6,卡到了16这个点上,必须要叫牌,偏偏叫到了张大牌,直接爆牌。

  庄家爆牌受益看玩家,巧的是这一轮牌最大的正是司晨翊,直接从Caesar那里捞来2000万。

  第四把司晨翊做庄,荷官发牌明牌是Ace,暗牌是一张5,虽然点数加起来也是16,但是却不会爆牌,Ace可以在1、11点之间随意变化。

  “继续。”荷官给他发了一张牌,庄家补牌可明可暗,一张8,Ace算作1的情况下才14点,基本上是崩盘了。

  吕琳音的牌运更差,点数总和是17,不甘心的叫牌,却叫到张10,直接爆牌。

   Caesar一张J一张9,点数19点。

  因为司晨翊的明牌是Ace,叫牌的原因肯定是暗牌很小,庄家没有亮明21点,20点的可能性也不大,大概率是Ace因为防爆而不得不算为1点,场上的局势已经明了。

  对于黑玫瑰来说,此时刻意爆牌,Caesar将赚的盆满钵满。

  一轮下来,黑玫瑰跟吕琳音直接输破产,司晨翊因为上把赚来的筹码还剩下2000万,可Caesar那边足足有1亿8000万。

  “反正决赛都是我俩,直接一轮定胜负如何?来点痛快的。”Caesar似是早就料到这样的局面,嘴角得意的扬了扬说道。

  “正合我意。”司晨翊爽快答应。

  双人玩21点就没有庄家那些繁琐的规矩,纯粹是一张明牌一张暗牌,要么叫牌到爆,要么叫到21点,没有停牌一说。

  荷官开始发牌,Caesar的明牌是Q,暗牌不知,司晨翊的明牌是张Ace,可是暗牌......

  他眯了眯眼,没有先叫。

   Caesar看他不叫,自己抢先叫牌,运气极好的叫到了一张6,加上他的暗牌5,刚好是21点。

  “我赢了。”Caesar亮牌站了起来,用他的蓝眸自信的俯视着司晨翊。

  “你确定你赢了?”这时候,司晨翊暗暗的笑了笑,不紧不慢的亮出暗牌,一张10,配合明牌Ace形成BlackJack,按照规则是大于普通的21点。

  “不可能!”Caesar看了眼他手里的牌,确实是BlackJack没错,可他明明算计好了牌局,每局发的牌都是按照他的意愿来决定的,司晨翊怎么可能摸到?

  “你出千?”他的反应倒是快。

  “有什么证据么?你这么多手下看着呢,而且你怎么确信我摸不到BlackJack?”司晨翊同样反驳。

  他早就看出牌局不对劲,自然是Caesar手下的荷官在搞鬼。

  他的暗牌本是张8,很尴尬的一个数字,一叫就爆,如果前几局他跟吕琳音的牌运只是巧合,那现在算什么?巧合中的巧合?

  没有永远的霉运,只有背地里的暗箱操作。

  既然是Caesar破坏游戏规则在先,那他出千又如何,反正他们抓不到证据,自己还能借机反咬一口。

   Caesar被司晨翊这话堵得死死的,回答是也不行,不是也不行,无奈之下只好毁约。

  “别忘了你现在是在我的地盘!没有帮手没有枪,你就是自身都难保,还想带人走?最后给你个机会交出东南亚那块地,我们一切好商量!”Caesar话音还没落,周围就有几十名雇佣兵包围了他们的赌桌。

  吕琳音从来没见过这样真枪实弹的场面,被吓懵了,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是啊,我从来不做没有计划的行动,你都知道我没有帮手没有枪了,那我怎么敢来救人呢?”司晨翊淡定的喝了口茶,缓缓的说道。

  他这话确实引起了Caesar的怀疑,要是一年前的司晨翊说出这话,肯定会以为他是在唱空城计。

  可自从见识过这个年轻人的狡猾程度后,他反而有些不敢动手了。

  他的目标只是东南亚那块地,别的他可不感兴趣,看司晨翊那胸有成竹的样子,Caesar心里有点儿没底,难不成真有什么阴招等着他?更何况这里是Z国,难不成他们外面已经被包围了?

  算了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反正自己手里还有他老婆在,放他一马又如何,等回到Y国就保险多了。

  “好,遵从游戏规则,你可以带这个女人走,但是别忘了你妻子还在我手上,Night!”Caesar狠狠的撇了司晨翊一眼说到。

  “Caesar,你都说过了,在我们Z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一个联姻的工具而已,我为什么要在意她?你要感兴趣就留着玩儿吧,不用谢。”司晨翊面色不改,依旧懒懒散散。

  “呵,我总算知道你是怎么从老夜君手上篡位的了,你够狠,真狠!”说完,Caesar在雇佣兵的拥护下从密道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