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阳光不是你的太阳

阳光不是你的太阳

华苼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5-07上架
  • 861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在深海中闪动的星

阳光不是你的太阳 华苼 2729 2016-05-07 17:07:33

  我始终无法忘记,高三毕业那晚,我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半夜,我因口渴醒来,沈洛倚在窗边画画,皎洁银白的月光柔和的摊在窗台,微风轻拂着他的脸庞,屋外雪还在下着,时间却是如此安谧……

——楔子

高速飞驰的火车外大雪纷飞,一眼望过的天空万里无云。

有人说,如果爱一个人,就会连同他所在的城市一同深爱,此刻的林锦或许也正望着上海所还能看到的这一片天空吧,而我却在从长沙驶向北京的火车上,凝视着这片即将远去的天空以及我们好几年的青春。

只是听说北京的雾霾越来越严重了呢?

我们都要面向太阳,骄傲的活着。

而我终究要离开,像风筝飞向很蓝的天。

我知道,我们都将离开,我们都不会再回来。

“爱一个人,是不是应该有默契,

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

我藏起来的秘密,在每一天清晨里,

暖成咖啡,安静的拿给你……”清澈温润的男声响起,一切恍如昨日。

2011年,长沙

我叫阳笙。

因为我爸姓阳而我妈喜欢笙。

每一个孩子的名字都凝聚了父母深沉的爱,我一直是这么相信的。

但我的父母已经离婚了。

在我八岁那年他们就离婚了,哥哥跟着爸爸,我跟着妈妈。

我一直很好奇,他们离婚的理由,什么原因强大到可以拆散本来恩爱的一家?

我对我名字的理解又是否错误?

正逢中考,在母亲不容置疑的态度下,我硬着头皮填了先前不敢想的元泽高中,我是冒着必死的心理下的笔,也许上天留我还有用,竟让我过了。

当天我便烧了几卦高香,直把我祖宗三代都感谢了一遍。

这一届里考上元泽的只有三个人。

陈忆宁,张依依,还有,我。

而连上厕所都不忘记英语单词和语法的易小亮却落了马。

对此我是一直感到莫名的抱歉,总觉得好像是我抢走了她原该有的甜筒。

初中毕业典礼那一天,初三的大家站在台上,流着泪唱“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我想那次是我们唯一一次富有感情的歌唱。

初一初二的学弟学妹们在台下看着我们,他们不懂我们为什么要哭泣,我们也知道他们暂时不能理解。

等到他们亲自站在这里,唱着相同的歌时,才会感受到我们当时的心情,可他们的学弟学妹依旧不会理解......

我曾经以为我不会哭,可等到真正站在上面时,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那一天,陈忆宁笑着拍我的肩膀,说:“BelieveYourself,NothinglsImpossible!”

后来见到易小亮是在暑假,我刚巧站在adidas的店前,店前写着大大的“IMPOSSIBLEISNOTHING”

易小亮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额头上满是熬夜熬出的痘。她只侧过头看了我一眼,又淡淡移过了眼神,就好像我们从不认识。

后来我知道她是去上补习班,有很多像她这样的人,我中考过后便在放松,而她们在高中开始前便早已学完高一的课程,这就是易小亮,即使甜筒被抢她也不在意,只会依旧努力,比以前跟努力。

后来开学,我拒绝了父母陪同,一个人拿着开学需要的东西跑到了学校。

结果在学校里碰到了我哥,阳箫。

“哟,老妹,考上了啊!”

他还是一样的帅气,一样的让人生气!

阳箫张扬一笑,冲我勾了勾手指。

我这才看见,他旁边站着一个超漂亮的女生,正看着我,我分明感受到了一丝敌意,心里更不痛快了,直接无视了他,转身便走。

“嘿~你这小鬼非要我过来,一点都不给你老哥面子!”阳箫一把揪住我的后领子提了起来,我屈辱极了,一边骂他一边用悬空着的双腿乱蹬。

他把我丢下来,用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露出了一个魔鬼般的笑容。

“我读高三,可以来找我哦~”

我忙对着地面呸了几声,瞪着他道“谁来找你~”

阳箫哼了一声,说“你倒是挺犟!”

那女生走过来,盈盈一笑。

“你妹妹的性格跟你很像呢……”

阳箫嫌弃的瞥了我一眼,鄙视的说道“这家伙比我讨厌多了!”

我偷偷瞪了他一眼,亲昵的抱着他的胳膊,看着那女生笑道“你为什么觉得我们是兄妹呢?”

她明显愣住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在我们之间交换着,半晌尴尬的笑道“不是吗?”

察觉到阳箫要说话,我暗地里捏起他手上一小块肉,旋转了一下以示警告。

他疼得直吸凉气,却没再说话,只是也背地里回捏了我一下。

最后那女生失落且尴尬的走了,阳箫一把甩开我的手,还装模做样的掏出纸巾擦了擦。

“你!”我气极,一脚朝他腿上踹了过去,,他动都没动,过了半晌,他把手上的纸巾斯条慢理的折了一下,扔进垃圾桶,眼神不善的朝我走来。

我地下一坐,抱着头大声道“哥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阳箫走到我面前停下,轻轻踢了踢我,坏坏一笑。

“我说,就算你喜欢我也不能这么直接不是?”

“你滚犊子吧!”

他俯视着我,阳光洒在他身上,阴影把他的脸一分为半,有种说不出的威严,我顿时就怂了。

“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阳箫嗤笑一声,转身离开,他的背影朝我挥了挥手,道“301班,来找我哦~“

鬼来找你!

虽然在我印象里他的确不是什么清高君子,但听到他在一班我还是不由得敬仰起他来。

话说读一班的哪是人啊?都是神!

找到高一所在的教学楼我整个人就懵了,二十多个班,每个班前都站满了人,家长和同级生。

我现在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便拉着阳箫过来了,他打前阵,我跟着,反正挨骂的也会是他……

话说如此,我还是只能认命的在人群里穿梭着,在各班的门上寻找自己的名字。

也许是我太认真,没注意到其他,“砰”的一声,我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真的是四脚朝天,按照物理来说,就是踩了香蕉皮什么的,下半身突然加速运动,而上半身由于惯性还是匀速运动,于是重心向后倒……

但情况不是如此。

完全就是头与头的冲击,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由于我俩都在跑,所以带来的冲击力也比较大,相互一撞……然后就四脚朝天了。

几秒里我的大脑是完全空白的,人也是晕昏昏的,过了一会才清醒了一点,我忙爬起来去扶他边道歉,他好像也被撞晕了,手捂着头,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我没事。”他扶着墙直起身子,眼神清明起来。

然后第一感觉就是……好高好帅~

我纯身高也将近一米七了,站在他面前也只到下颚。

至于我这么高也会被阳箫直接拎起来的原因嘛,那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我虽然高但是不胖,还有一些偏瘦;二方面那家伙是个练空手道的变态。

但我也有个疑问了,他这么高我居然还能撞到他的头?

说到帅,虽然我不愿承认,但阳箫着实是个大帅哥,就是那种在操场上吃个香蕉丢个垃圾都会被偷拍的帅。

也就是桃花运很旺。

而眼前这个人颜值高的程度跟阳箫是相近的,主要气质不同,阳箫是招花惹草,他则是生人勿近。

要是被阳箫知道我是这么评价他的话估计会有一顿揍……

再说眼前,他看了我一会儿,似乎想起什么,问道“那…你没事吧?”

“我?”我甩甩头,也没有刚才那样沉重了,便摆了摆手说我没事。

仰头看了看,刚巧我就在6班,几乎在心里大喊“Lucky!”总算是不要跑来跑去了。

“真走运。”“嗯?”我侧过头,他正专注的看着名单,嘴角掐着一抹笑。

“我就在这个班,太好了,我还担心要找很久呢……嗯?阳笙,名字真怪。”

他伸手示意我看了看,说道“就是我旁边那个,总觉得有些绕口。”

我一愣,阳笙的旁边只有一个,林锦。

“我就是阳笙。”“……”

很久以后我回想起这件事情都不免要笑出声来。

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能说出“我就是XX”的这种语序是多么的三生有幸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