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爱不欢

第二章 初见

无爱不欢 蜕月 5519 2015-11-02 08:39:05

  出了小区,天已经快黑了,我又开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看着这个城市的喧嚣繁华,看着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看着街上的人有的来去匆匆,有的走走停停,我终于开始思考自己该怎么办。前面出现一家连锁酒店,之前看过广告,知道不怎么贵。当即决定,现在先住那里,然后再去找房子。

住进酒店,打开手机,快9点了。拨通林静的电话,她是我幼儿园的同事,为人爽朗,简单明了的一个大美女,也是我在滨洲市唯一的好朋友。“喂,大周六的不陪你家顾一平,干嘛骚扰我?”林静很快就接了电话,虽然听上去并不怎么耐烦,我却觉得很亲切。“静,我和他分手了,我现在在酒店,你可不可以过来陪陪我?”说着说着眼泪又情不自禁的掉了下来。哪怕我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要哭,也不值得哭。她立刻问了我地址,说20分钟后到是,便挂了电话。

我傻傻的坐在沙发上,很快门铃便响了。我打开门,林静已经风尘仆仆的赶来了。

“陈若槿!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跑来住酒店了,上周你们不是还好好的吗?”她劈头盖脸的就是这么一串,我让她坐到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水。她看了我的表情,明白了事情可能有点严重,“亲爱的,到底出什么事了?”这次语气很比比刚刚温柔了不少。我坐到她旁边双手拥抱住她“静,顾一平爱上别人了……”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长流。林静默默地拍着我的背一边哽咽的说“不要哭了,你不知道我最见不得别人哭的……”最后也泣不成声。哭了不知道多久,我觉得,眼泪应该快流干了我缓缓的对她说:“你知道他做销售的,一直以来也很努力,可是你知道业务要做的好人际关系就必须要好,他毕业到现在那家公司已经快3年了,可依然只做到了销售代表。可是就在两个月前他认识了SK公司的董事的女儿,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但是听他说是做房地产的,是滨洲市数一数二的大公司,而且全国还有很多家分公司,那个女孩的爸爸是董事,虽然股份不多,但是也是滨洲市也是小有名气。那个女孩很喜欢他,到公司里找他时被他们公司的领导看见了,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升职了,成了销售经理……呵呵,想到他几年的努力总算有人看到,我比他还高兴。可是我看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还闷闷不乐。一直到昨天,他回来得很晚,而且喝了很多酒,我以为他又有应酬所以回来晚了,我看他走路都不怎么稳,就过去扶他,他突然紧紧的抱住我说:‘若槿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分手吧!’我拍拍他的背:‘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他放开我说:‘我没醉,我很清醒,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爱上别的女人了,虽然她没有你漂亮,没有你善解人意;我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挣扎,可是你知道吗,我升职不是因为我的努力,而是因为他,因为他爸爸是SK的董事,我也很痛苦!可是若槿,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和她在一起我的努力才有人看得见……他爸爸也见过我了,对我很满意,所以若槿……我们分手吧!’……”

林静已经泪流满面,她紧握我的手以示安慰。我继续说:“我和他从网上相识,到现在快3年了,从毕业搬到他那里也快8个月了,我一直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简简单单的走下去……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几乎一夜未眠也祈祷他说的只是醉话,早上我很早就起床,画了精致的妆容,早早的做了早饭,想等他一起吃,可是等了好久他都没有动静,我去敲他房间的门也没有人回答,我打开他房间的门进去,床头柜上只有一张纸写的是:若槿,我走了,昨天晚上我说的都是认真的,我只拿走了我的衣服,房租我前几天才交过,你可以放心的住,还有,对不起!”我看看林静然后故作轻松的笑笑:“就这样了,所以就来住酒店了。”

“对!是该搬出来,那个渣男的房子,咱们干吗要住,啊!贱人!他最好祈祷,以后千万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她咬牙切齿还紧握拳头的样子也让我破涕为笑。我和林静聊了好久,直到两人累得到床上倒头就睡。

第二天,等我醒来的时候看看手机已经快10点了,我去洗漱了出来看林静还没有起床的意思,去隔着被子拍拍她:“静,起床了,你不用吃早饭的吗?”她闭着眼睛懒懒的说:“再让我睡一会儿。”然后翻个身又睡了。我便转身到洗手间拨通远在家乡的妈妈的电话。从大学开始每个周末给家里打电话是必不可少的习惯。我并没有和父母提到过顾一平,可能是我觉得时机还不成熟吧。我只是给父母说自己一个人来到这大城市长长见识。对我毅然离开家乡待遇相对比较好的幼儿园时,父母也有些许不满,可也熬不过我,最终妥协。直到我在这里的幼儿园找到工作时,他们才逐渐安心。

“妈妈,买菜回来了吧?”

……

“嗯,爸爸呢?你们身体没什么吧?”

……

“我当然挺好的啦,这不刚刚起床就先给你们打个电话,等会儿要和同事去玩呢。”

……

“嗯,嗯我记得吃早饭,知道照顾自己,你们也要注意身体哦。”

……

“嗯,那先这样,我待会儿还有事。”

……

“嗯,妈妈,再见。”

迅速的挂了电话,我早已泪流满面。擦干眼泪,回到房间林静还在睡觉,便去打开电脑,还是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可以租吧。

“哎,都好贵!”我一只手撑着头无奈的叹息。

“要租房子吗?”林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是啊,不可能天天住酒店吧。”我慢慢的回过头看着刚刚收拾好自己的林静。

“也是,唉,要不你到我家去住吧!”她点点头说道。

“不行,你不是和父母住在一起吗?再说我不能依赖你啊,我也该自己努力啊!你说是吧!”我认真的对她说。

“是是是,自己努力,可是我饿了,我们可不可以先去吃饭陈若槿小姐。”她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往外走。“唉,我还没拿包”……

吃完饭我们一起去了房屋中介,可是都没有什么适合的。林静安慰我:“不用着急,咱慢慢找,走,姐带你去shopping”边说边把我往商场的方向托。“不用……”我挣扎着说,心想住的地方还没有着落呢,还买什么呢。“走吧。”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林静就推着我往商场跑去。

到了商场林静直接把我拉到了一家装修奢华的女装店,我怯怯的拉拉她的袖子“这里的衣服绝对不便宜,我们看看其它的吧。”“试试又不怎么样,走,试试去。”边说边去选衣服。“这件、这件、这件……”一边说一边叫导购把衣服抱在手里,又转过头来对我说“去试试这些。”也不管我答不答应,她又继续挑衣服“好,这些我去试试。”我们两个开始试衣服,两个每次各自进了试衣间又一起出来,时而做做鬼脸,时而走走搞笑版的T台步。

等试完最后一件,我换好自己的衣服出来时,林静手里已经提了好几个袋子。她拉过我在我耳边说:“今天咱俩运气好,她们打一折,喏这两件给你。”又把手里的几袋在我面前晃晃“我比较贪心些!”我把袋子递过去:“不……”“我给你的分手礼物,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找个比他好一万倍的男人。”说着便又拉着我离开。

刚刚出了商场,林静就接到家里的话,便匆匆和我告别离开了。临走还给我比划着‘电话联系’手势。我也慢慢走着回酒店。

虽然租房子的事情暂时没有着落,我依然开始了新的一周的上班生活。看上去和以前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工作依然井然有序,小潮童欧小哲依然一有机会就来粘我,可是我自己心里始终隐隐有些没着没落的感觉。以前下班了会着急回家,哪怕多数时候回去也只有我一个人,可对于从外地来的我来说,也有着那么一点和这个大城市融合的感觉,至少我用钥匙打开的那扇门里有有一个温暖的名词叫“家”。现在我不那么期待下班了,不愿意一个人坐着公交车回到那个虽然温馨却不叫家的地方。

还好有林静只要有空就会在我左右叽叽喳喳,这让我很庆幸,庆幸我在这个城市除了那还在滋长就已夭折的爱情,还获得了纯粹的友情。也许看出了我的些许失落,这几天下班后林静会陪着我吃完晚饭才各自回家。也会和我一样一有空就在网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对于这些我给她说了几次谢谢,就挨了几次白眼。

不知不觉一周很快结束了。星期五刚刚下班,我还在办公室收拾自己的东西,林静就风风火火的进来了:“亲爱的,我给你找到房子了!走姐带你去见见房东。”“真的吗?太好了!”我也是很激动的,因为实在是不想去住酒店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家咖啡厅,林静说和房东约好在这里的。我们到的时候,房东还没有来,林静先点了两杯咖啡,一边喝一边弱弱的对我说:“亲爱的,你不介意和房东住在一个屋檐下吧?”弱弱的看了我一眼又立即举起一只手发誓似的补充道:“但是,绝对安全!”

正在这时,林静突然对着门口挥手:“哥,这里。”我抬头看了过去,那不是上周那个疑是肇事车辆里的那个冷面人吗?再看他有185的完美身高,长相英俊,穿着也很考究,不可否认他是一个极品的阳刚型帅哥,可在轮廓分明的脸上,那深邃的眼神却无时无刻不透着一股冰冷,让人望而生畏。

他看了林静一眼便径直向我们走了过来,然后坐在了我和林静的对面。林静吩咐服务员端来了一杯黑咖啡谄媚的献给他:“哥,请!”那冷面人,看了他一眼接过咖啡,优雅的喝了一口,又放到桌上。

她一双手比在我面前对冷面人说道:“哥,这个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陈若槿,我的美女同事兼姐妹儿。”然后又双手一挥换了个方向比在冷面人的面前看着我说:“亲爱的,这是我高贵优雅、器宇轩昂、貌若潘安的哥哥,也是我给你找的房东林璟睿先生!”

“啊?”我惊讶的叫了出来。林静是搞的什么名堂,难道是要我和对面那个冷面人合租吗?

这时冷面人冷冷的开口了:“陈若槿是吧?虽然我已经答应小静你可以住我那里,但是有些规矩麻烦你务必要遵守。首先,你住楼下,我住楼上,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踏上楼梯半步;然后,绝对不允许带任何同性或者异性到我家;最后,楼下的客厅厨房虽然是公共区域,也希望你能随时保证它们干净整洁,也就是说,楼下的卫生由你负责。”

我还楞楞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他又看着林静:“希望你给我找的不是麻烦,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带她过去吧!”说着便站起来离开了。

“谢谢哥哥,哥哥再见!”林静马屁的对着他的背影挥手。

我拍拍她的肩膀委屈的说“嗳!你这样就帮我决定了住处?我觉得你哥哥一定不好相处,冷冷的。”说着还抱着自己假装抖了抖。

“额……那个我哥的性格是有些高冷,不过还是很好相处的,你看我不就知道了吗?从小到大他对我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而且他工作也挺忙的,估计你们一周也见不了几面,对吧?”她看了看我依旧委屈的表情又继续说:“大不了先住着看看,怎么也比住酒店好吧,实在不行再说啰,好不好?”说着摇摇我的胳膊。

我无奈的对她笑笑:“那好吧!”

“哦,好诶我们去搬家咯。”说着就欢快的拖着我离开。

很快我们就从酒店收拾行李,搬到了冷面人所住的小区。我东张西望然后对拉拉林静的袖子说:“这也太高档了吧!我……我的工资够付这里的租金吗?”

林静拍拍我的肩膀:“放心吧!姐是什么人,姐已经替你谈好了,1000块钱一个月,没问题吧!”

“那还差不多,紧张死我了。”我拍拍胸脯。

到了冷面人的家里,林静带着我熟悉了一下环境。房子很大,装修以黑白灰为主色调,厨房连着客厅,是开放式的,客厅的正前方还有一个大概十多平米的阳台,阳台上摆放着一张玻璃材质的圆桌,旁边摆着一把灰色的棉质靠椅。还有两间装修一致的客房,而且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生间。房子总体显示着一种低调的奢华。林静让我自己选了个房间,安置好行李,我们俩又回到客厅。听林静说楼上面积和下面差不多是书房,主卧和次卧。不得不感慨:“静,你哥哥也太有钱了吧,这房子也太高大上了吧?”

“还行吧。啊……我就知道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她关上冰箱看着我说:“我好饿,我们出去吃饭吧,也庆祝你搬新家。”

“嗯,好啊,我请客。”我立即附和,因为我也饿了。

和林静吃完晚饭后,天已经全黑了,林静把冷面人家房子的钥匙交给我后就打车离开了。因为离小区不远我便慢慢的走回去,就当饭后运动了。

回到家,还是一片漆黑,冷面人应该还没有回来。我到客厅打开电视随意的看着。想着等冷面人回来给他打个招呼吧,毕竟是我的房东嘛。不知道看了多久,只是觉得自己好困了,拿过手机一看,已经快11点了,冷面人还没有回来。唉,算了,不等了招呼就明天再打吧。于是便关掉电视回到房间洗洗睡了。

这一觉睡得很好,等我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看见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缕缕阳光,心情也格外的苏畅。我起床,迫不及待的去拉开窗帘,阳光一下子跳了进来,倾洒在我全身。初夏的阳光温暖的包围着我,我闭上眼睛情不自禁的想要张开双手沐浴在这温暖的阳光里。

突然我感觉有一道目光正向我射了过来,一下子睁开眼睛把头向左45度一看:是冷面人!他正坐在客厅阳台的靠椅上,穿的是运动型的家居服,有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不像之前看到的那么高冷。手里拿了一本什么书,慵懒地坐在那里自然形成了一副唯美的画卷。坐的方向正是向着我这边!他看了我一眼便收回目光继续盯着手里的书。我立刻双手拉上窗帘,房间一下子又恢复了黑暗。

昨天没有注意到,我挑的这个房间和客厅是平行的,只是客厅多了个阳台就比我的房间超出2、3米的样子,所以在阳台上简直是能看到我这个房间的三分之二了。“啊!丢脸死了。我还穿着我的卡通睡衣蓬头垢面的在那里享受阳光!”我双手搓着自己正在发烫的脸走进卫生间。

等我慢慢收拾好自己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冷面人正从楼梯是下,衣服已经换成了一套剪裁合体的高级西装,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公文包。我弱弱的举了举手向他打招呼:“早!”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任何表情,便径直往门口走去。

“要出去吗?我……”

“有事?”他转头不耐烦的看着我。

“哦,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说,我搬到这里住,肯定会给你造成一些不便……”

“就这个?”他不太耐烦的打断我的话。

“还有,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回来吃饭,我想谢谢你把房子租给我。”

住在人家当然该表示友善了,礼多人不怪嘛。我是这样想的。

“今天没空!”

“哦。”要不要回答的那么斩钉截铁我很有诚意的好不好。心里腹诽着。

“明天晚上可以。”他一边说一边去开门,然后离开了。留着我愣愣的站在那里,他是说明天晚上有时间回来吃饭吗?好吧,今天也算为和房东和睦共处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是和睦相处的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