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二货小无赖

独宠二货小无赖

风忆容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2-18上架
  • 1053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暗杀

独宠二货小无赖 风忆容 3306 2017-02-18 22:24:51

  震天大陆,清霄山,占星台房顶。

“师傅,你看!天启国那边……”一小童子兴奋的指着天幕,向师傅嚷嚷。

“嗯,看见了,不错啊!你有进步啊,都知道发现异常了。”一位仙风鹤骨的白衣老者望着那漫天繁星道。

“师傅,这异常何解?”

“异世来凰,这凰女马上要来了!凰女星出现了!这帝王星也越来越亮了!”

“师傅,那这凰女星边上那颗碧绿的星星,和帝王星边上那颗墨绿的星星是什么?”

“碧绿的星星是医仙,墨绿的星星是战神。”

“医仙?战神?”

“不错,两星助帝王凰女一统天下!”

“一统天下啊!好厉害啊!”

“为师要到天启国走一遭,你乖乖待着,不许偷吃!”

“嘿嘿嘿……师傅……”小童子不好意思的低头抓抓脑袋,在抓脑袋之间,白衣老人化作一缕青烟,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在一片死寂之后,小童子抬头一看,呜呜呜呜,师傅又不见了!

“师傅!师傅!你在哪里!我还在房顶上!放我下来啊!我下不来啊!”

————分割线————

华夏二十一世纪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紫色的圆月,下面是笔直的高速公路,一辆火红的兰博基尼如同陨星一般飞过,那如雷鸣般的马达声,在这静谧的夜中,显得格格不入。

“彼岸花的泪在心上不断敲,打错过的我们又白了发,你离去背影徒留孤独的天下,梦一场爱恨描成殇,模糊了初见时的模样……”车内紫色的手机响起,表示有电话来了。

某女将纤纤玉手慵懒的一划,甜美空灵的声音响起。

“嗨!无忧宝贝!找姐有何贵干?姐开车呢,姐要去看艺兴的演唱会,今晚艺兴湿身演唱,想想都有些激动啊!”某女色眯眯的舔了一下略带干燥的嘴唇,漂亮的紫眸倒影着一位男子绝美的微笑,啊啊啊!今晚艺兴湿身演出啊!一定帅呆了!矜持!一定要矜持!怎么办啊!这根本矜持不了啊!

“楚璃雪啊!醒醒吧!别给我对张艺兴犯花痴了!他不会喜欢你的!”

墨无忧听见这话简直要气炸天了!她身为堂堂医术世家的墨家传人,这辈子只治不了两个人的病,一个是她自己的病,这病是墨家嫡系女子特有,必须自己学医医治,十六岁后每月十六发病,二十岁前没治好必死无疑,墨家史书记载的墨家直系女子只有两位,一位是她自己,还有一位和她同名,传说是千年前的前辈,竟治好了顽疾,父亲为她取名无忧也是希望她可以医治自己,只可惜那是个传说,没留下什么线索。而且,明天便是自己二十岁生日,想她墨无忧空有一身医术,却无力自医,当真是医者不自医。

另一个便是楚璃雪只对张艺兴犯花痴的病,说来也奇怪,她打小和楚璃雪长大,楚璃雪对顶尖大神级别的帅哥都免疫,偏偏只对张艺兴情有独钟,当真是让人摸不清头脑。

“无忧,你不懂我对艺兴的爱,在艺兴眼底的柔波里,我甘愿做一条水草,我爱他,就像你妈打你一样没道理……我爱他……”某女深深的陶醉在了某男的美色中无法自拔,不经意间,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划过某女如莲般诱人的嘴角,低落在了方向盘上。

“楚璃雪!你赶紧擦一下你的口水吧!”啊啊啊啊!墨无忧内心接近崩溃,男色误人啊!她墨无忧多么清纯的乖宝宝,就被楚璃雪给带坏了!现在这丫头一定口水直流!

“嘿嘿,不过……那个……无忧你怎么知道我那个……”某女不好意思的笑笑,无忧不愧是无忧啊!料事如神啊!都算到她流口水了。

墨无忧感叹道:“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啊!”

天哪!我造了什么孽啊!这丫头竟然真的流口水了!

“啊!无忧!有流星!我……我希望……我……我可以嫁给和艺兴一样帅的男人!嘿嘿嘿嘿……”

墨无忧现在的脸已经可以和她的姓氏相媲美了,这二货流口水就算了,还许下这么……这么让人想吐血的愿望!她墨无忧要是没有病死,就会被楚璃雪活活气死啊!

“楚璃雪!醒醒啊!你个死花痴!你和张艺兴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要是脑袋没被驴踢,是不可能喜欢你这个花痴的!”

“墨无忧!你!你!你胆肥了啊!敢说我家艺兴脑袋被驴踢了!你也比我好不到那里去!整天怀里抱的除了医书,就是纳兰容若的诗词!谈到纳兰容若就傻笑!你敢说你没对纳兰容若犯花痴!”

“楚璃雪!本小姐比你正常多了!本小姐只是仰慕容若的才华和军人的气魄而已!”

好吧,花痴也有一点点犯的,传说容若可是满清第一美男子啊!

“哼!本小姐一生只痴情艺兴一人!绝不变心!变了我就是猪头!”

“哼!二货小猪头!本小姐救死扶伤去了,没空理你!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

“你!你!哼!再也不见!”

楚璃雪吼完最后一句就马上挂了电话关了机,谁让你墨无忧玷污我家艺兴的,宝宝不理你了,宝宝还要看我家艺兴湿身呢!想想都好帅啊!我家小绵羊啊!我来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遭了!就不应该跟璃雪赌气的!这下真的完了!忘了通知她有危险了!真的是男色误人啊!张艺兴!本小姐记住你了!见到你,我一定把你打得鼻青脸肿!

“喂!楚爷爷,我是无忧,立即遣派人马!前往九曲盘山路,我刚刚得到消息,今晚你的宿敌黑鹰帮埋伏在那儿,璃雪手机关机,我打不通,她今晚会经过那里,立刻!马上!晚了,我怕璃雪有危险!”

“好!我马上集结人马!”

夜凉如水,深蓝的天空上的那轮紫色的圆月越发的紫,偷着神秘的光芒。

望着天边那轮紫月,墨无忧越发焦急,碧绿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楚璃雪!你给我开机啊!你难道不给张艺兴拍照了啊!你绝对不可以出事!

夜渐浓,渐浓,浓得天幕都变成黑色,浓得看不清一颗星星,浓得月亮更浓了。

“前方道路瘫痪。”

草!搞什么东东?道路瘫痪!你故意的吧!本宝宝还要去看艺兴小绵羊呢!啊啊啊啊!好气哦!

楚璃雪将车子停在了高速公路的护栏旁,下了车,马上掏手机开机,她要投诉!赶紧疏通啊!我家小绵羊在等我啊!

“老大,那女的打算开手机。”

“那就马上行动,一定要杀了她,气死那个死老头,居然处处与我们作对,这次杀了他孙女!给小爷我解恨!哼!”

黑夜中,数把手枪同时发出子弹,凭这多年混黑帮经验,楚璃雪本能的躲过这些弹雨。

草!又玩暗杀!姐可没空陪你们玩,姐要艺兴小绵羊啊!

好香啊!不对!是迷香!你们!卑鄙无耻!

楚璃雪立马重心不稳,身体重重靠在了身后的路灯上,在恍惚间,听见了一阵熟悉的火花声,啊!痛!真的很痛!左胸口感觉火辣辣的痛,有一股液体向外流淌着,呼吸也渐渐困难,就这样死了吗?可我还没见到艺兴呢,今晚艺兴湿身啊!艺兴!

“砰!砰!砰!”

“老爷!杀手已经全部击毙!”

“回总部,立即调遣所有人马,今晚血洗黑鹰帮,一个都别给我放过!”

“是!”

“雪儿!雪儿!醒醒啊!快醒醒!”墨无忧抱着楚璃雪的身体,连忙封住几个穴位,用力拍打着那绝美动人的脸,“雪儿不闹了!给我醒来!”

“无……无忧,雪儿……如何?”楚爷爷颤巍巍的问道。

“初步诊断,子弹穿破左胸膛,擦破心肌,在荒郊野外,可能回天乏术,”墨无忧看了看手表,长叹一口气,还有四分钟不到就十二点了,就是她的生日了,她害怕救不了璃雪她就发病而亡,“不过我封了她几个大穴位,璃雪还有一口气在,必须马上去墨家医院进行手术,还有生还的可能性。”

“噗!”

“无忧!雪儿吐血了!”楚爷爷惊慌失措。

“怎么会这样!”墨无忧摇头,“不可能!”

“艺…兴…”楚璃雪含糊的吐出这两个字,说完,头便倒在了墨无忧肩上。

“看来,是她最后一句话冲破了我封的穴位,连…连最后一口气都没了!已经脑死亡,她…已经走了……”

墨无忧的脸露出悲痛的神色,心真的好痛!

情字伤人,何苦追星呢?

“无忧,你可是墨家医仙,墨家最优秀的医者,咽气的人或许可以救活,你一定要救她啊!”楚爷爷老泪纵横,紧紧抓住墨无忧的手臂道,“这是我楚家唯一的血脉!”

“好,先扶她到上车,马上墨家医院,我尽力。”墨无忧强忍泪水,点头道。

“啊!”墨无忧感觉心脏撕裂了一般,遭了,果真发病了。

“爷……爷……我……我救不了雪儿了,噗!”

“无忧!无忧!你怎么吐血了!”

“无忧!你醒醒啊!无忧!雪儿!无忧!”

紫月越来越浓,似楚璃雪那双漂亮的眸子一般美丽动人,可惜盘山公路上的人无人欣赏……

楚璃雪,你这个死花痴!你竟然死在了对张艺兴的痴情上!若你不说话,我要是发病而亡,你有一口气在,墨家顶级医者照样可以救活你!可你却为了张艺兴耗尽最后一口气!给本小姐咽气了!现在本小姐发病了,这世没有人救得了你了!张艺兴!我墨无忧若有来世!绝对不会放过你!一定要把你打成猪头!

呜呜呜呜!该死的暗杀,害我没有看见艺兴小绵羊!呜呜呜呜!艺兴,我对不起你!这是楚璃雪临死前心底最后的话。

接着,楚璃雪就被一团紫色的烟雾包围起来,陷入了久久的沉睡……

紫月渐渐的淡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