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玉汝于成

玉汝于成

锦唱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2-09上架
  • 276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王储殿下

玉汝于成 锦唱 2761 2017-02-09 15:37:42

  “殿下。殿下。王储殿下。”

黑暗中,听到有人在叫我,是该醒来了么。好像今天父亲有让我处理事情。那我得醒来了。

睁开眼睛看到侍女捧着我的衣物站在床前等待为我更衣。我挥手唤她们过来。为首的侍女为我递上令牌。

“王储殿下,王上送给您的生辰礼物。”

我拿过那块玉制的令牌,打量着,这可是地牢的令牌,除了狱卒和将军外,父亲手上的确是有一块,不过这生辰礼物,未免有些蹊跷。这份生辰礼一定别有用意。

“一会去地牢里看看,父亲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那侍女给我挽上发髻,我从镜子里看到她的眼神。她叫嘉兰,是我的贴身侍女,和我从小一块长大,非常会揣摩我的心思。

“怎么,嘉兰,你的眼神不对啊。”

她淡淡一笑,玉簪插过头顶的发髻。理齐了我的领子。

“殿下,这份礼物,您一定会喜欢的。兰向您保证。”

这么说来,还真的令人期待,不过什么宝贝我没有见过。地牢里又能有什么宝贝呢。

每天早晨到父亲的书房去聆听教诲是每个王子的任务,身为王储的我自然不例外。在回廊上一个侍女快速的走过,撞到了我的身上,我虽然没事但是那侍女被嘉兰一掌拍开。

“是谁!”

“王储殿下饶命,王储殿下饶命。”

我看了一眼那侍女到是被嘉兰那一掌吓得不轻,跪在地上求饶。我皱了眉头

“算了,收拾收拾下去吧。本宫还有急事,责罚就免了。”

我绕开宫女径直向父亲的书房走去。身后传来嘉兰的一句责备

“你疯了吗,要不是今天王储殿下有急事就可不是被我责备一句那么简单的了。”

“是,嘉兰姐姐,我一定会小心,不会有下一次了。”

“快去吧。”

等到嘉兰跟上我时,我对她说。

“其实刚才我没想责罚她。”

“是的,兰明白,兰这是帮您树立威信。您可是要继承王位的王储殿下,当然要严厉一些。”

“可是,嘉兰。我是……”女人啊

我想说出来,但嘉兰抢先一步拦住了我。

“王储殿下,当然,兰也明白。殿下,这是王上给予您的期望。”

然后在长廊上对我深深一拜。

“无论如何,兰都会帮助您。不管遇到什么危险。”

这是兰对我的期望,让我觉得负重不堪。

没错,我是王后生下的孩子,应当是王储,可是我偏偏是女儿身。为了不让前院后院同时起火王上将我伪装成王子,安排嘉兰在身边保护我,登基之前决不能让人发现我是女儿身。于是王后生下的儿子名正言顺的成为王储。就这样以嫡长子的身份生活了十七年。当我发现身边的姊妹都有漂亮的衣裙和花样繁多的首饰时,内心是多么的羡慕。可无论再羡慕,父亲能赐给我的只有价值连城的发簪,和玉冠,漆黑的长发梳起束在头顶。没有美丽的发髻和首饰。谁能明白呢。

若我不是生在这王宫之中该多好。

“殿下!该走了,不然赶不上朝会了。”嘉兰提醒发呆中的我。

我回过神来,向前走去。在红漆的雕花大门前理了理衣襟,扶正发冠。举步而进。

诸位王子都已到齐,只有我珊珊来迟。对坐在王位上高高在上的王上行了君臣之礼。

“臣下来迟,请王上责罚。”

我匍匐在地,周围传来兄弟们细细地议论声。

“王储殿下这可是头一回迟了朝会。”

开口的是右边第二位三王子,成勘

“王上,臣下认为,身为王储怎么能迟了朝会,就如同臣子迟了早朝。虽然是王储但该罚还是得罚,不然日后如何身为人君,治理天下。”

左边第一位,大王子。是诸兄弟的兄长,成沅,而我在兄弟中排行第四。大王子一向不太喜欢我,他长我七岁,正值意气风发,无论是书画还是骑射都要比我强,但就因为不是嫡长子而冠了个大王子而不是王储。况且大王子身材高大,挺拔,不似我一般纤细单薄。心中自然会有不甘。

“成沅说得没错,身为王储该以身作责。念在王儿是初犯,今日的朝会你便站着以示惩戒。”

王位上的父亲终于发话,但也没有过多的责罚,因为他明白,我和诸位王子们太过不同。

“谢王上开恩。”

我站在自己的座位前,对各兄弟浅浅一拜。朝会就这样开始了。

整个朝会持续了两个时辰,主要谈的是王子们对西北战事的看法。各有千秋,分为三大派。一是主张求和,二是主张智取,三是主张强攻。西北地势险峻,是易守难攻,那里的山峰高峻,地形复杂而且环境恶劣。不适宜久待,如此之下最不适宜的就是强攻。但又是些小国来犯边境,和亲又太过委屈公主。比较之下自然就是智取,但又是如何个智取法,也没论出个所以然来,眼看艳阳已经升到半空。父亲遣了我们批奏章说是明日再议。众人也纷纷地散了。

站了两个时辰,腿都麻得快没有知觉。跨出门槛的时候一个踉跄,嘉兰还没来得及上前扶就有人代劳了。有力的手臂拎着我相比之下细小的胳膊。

“王弟,小心脚下。”

亲切温和的声音,是二王子,我的二哥,成晔

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拂开二哥的手。

“呵,没事,只是站得有些久罢了。”

“王弟,以后这朝会可别再迟了,今日十几个王子都在等你,连我也觉着,该罚。”

成晔打趣着我说

“二哥王弟我以后一定会注意。”

我朝他嘻嘻一笑,二哥是我在这王宫里除开母亲和嘉兰最亲近的人,小时候和王子们练功手脚没有力气的我总是会被师傅责罚,而二哥也总是在暗地里帮助我渡过难关,不然这苛苦的王储生活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过来。

“煜儿,如今你都已快十八,怎么还是那么细弱如少年,我没记错的话幼时你可是都比兄弟们都要挺拔的啊。怎么这几年光是我们在长你好像都止步不前了呢。”我的名讳,成煜。

二王子打量我的胳膊,的确,相比之下,周围的兄长都在不停的拔高,而我在他们其中显得弱小许多,况且我的衣服自初潮以来都改宽了许多。为了掩盖身形,只怕有人会看出端倪。身边的兄弟们都越来越像个成熟的男儿但我越来越像女子了。腰变细,上围下围都要宽出来许多。尤其是来月事的时候无论是站着还是坐着都浑身不舒服。但又要装作一副坦然的模样。

“也许是我没有勤于锻炼罢,二哥又何必太过在意。”

我想就这么把这件事忽悠过去

“原来是这样,王弟,我是怕你有难言之隐,如果有需要二哥帮忙的,尽管开口便是。”

成晔伸手拍了拍我的肩,眼神笃定

“一定,一定。”我点头保证

看着二王子走远我才松了一口气,看到嘉兰也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我便也笑了。

“哈哈,嘉兰,瞧你这紧张的模样。”

“殿下才是,殿下可吓死兰了。”

嘉兰把手放着胸口顺气

“话说二哥怎么会注意到我这点小事,是我太过于明显吗。”

这我倒是有些疑惑,看我不顺眼的大王子都没有发现,怎么让二王子产生怀疑了呢

“您以为您是普通的王子吗,您是王储殿下。所有王子都在对您虎视眈眈的,生怕您不出意外,只要您出了什么意外,这王储之位就得再立。到时候您可就什么都不是了。”

嘉兰一脸认真对我进行了说明

“二哥可不是那样的人,你知道,他从小就待我如亲弟弟。”

我不相信二哥对我是另有所图

“殿下,兰自然也是信任二王子的,但在您登基之前这些都不能下定论,您说对吗。”

“好吧。”

我有些失落。但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了。

手指摸到腰间挂的那块冰冷的令牌。才忽然想起了今早嘉兰给我这块牌,说是父亲给我的生辰礼。被二王子这一问我都忘记此事了。现在闲下来,不妨去看看那地牢里的礼物吧。

“殿下,您要去哪?”

嘉兰追上我的步伐

“自然是去地牢里取本宫的生辰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