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而为娇

第四章 凄凄离世

生而为娇 安九安 1205 2016-12-07 16:21:51

  可天下哪里知道呢,冷宫之中,前皇后陈琉沁满身憔悴,眼神呆滞,她自十六嫁与陛下,出谋划策,倾尽举家之力,助他打败三皇子,四皇子与六皇子,成功登基,为他多次挡刀,就是前半月,刺客于宴上来袭,刀光凌裂,向她刺来,自小陪着她的大丫头琴棋不惜以身挡刀,流血身亡,她才说过,要护她一生平安荣华,琴棋在太子东宫为了护她逃出火海,差点被烧死,终是毁了容,伤了腿,也不愿再嫁,她自己却安然无恙,只是虚惊一场,这都是琴棋的功劳。然而她没终究没兑现承诺,而当她看见刺客要刺到皇上之时,终是奋不顾身,为他伤及心脉,可竟没人知道,她自小心脉所长异于常人,偏了那么一点,才侥幸保下命来。不曾想,刺客竟是她自己这个皇后的娘家派来的,呵呵,这就是他给她的疼爱,说的一生一世永不言弃,就是让她由妻变妾,甚至千古罪人,这是怎样的恩宠!更可恨的是,她的玉儿缓儿,竟然染上天花而死,欺她不知道吗,近几年,就她王琉璃的侄庶女,是几个月前染天花死的!可恨啊,她陈璃沁就算巴不得王琉璃一生不得好死,也不至于下手于一个小儿,就算那小儿是王琉璃的儿子。她不善良,却也不恶毒,他们何其残忍,让她背负天下骂名,死后也不得安宁。好得很呐!只是可怜她一双儿女,他们也是你楚天筠的亲儿女啊,是你王琉璃的亲侄,陈琉沁忽又嘲讽一笑,为了弄她下位,王琉璃连自己的亲儿都舍得遭罪,何况是个斗了多年的嫡姐的儿女,更不用说是楚天筠与别人的儿女,怕早就被她视为眼中盯,肉中刺,恨不得除而快之,哪能会留他们一命?陈琉沁心中悲愤,嘴角渗出一丝血来,她缓缓的擦拭,目光沉寂,王琉璃,楚天筠,我等着你们遭报应!

陈琉沁躺在床上,心脉处的伤还为好透,起不来身,胸口的明黄的衣服上还渗有点点盛开的血,这是罢黜后位后她移居冷宫的时候被内侍们粗鲁的对待时挣裂的,她微微抬头,感受着阳光透过窗台照在她脸上,四周无一人侍候,发霉的寝殿里,发霉的床被,到处蜘蛛网朦胧,房梁上红漆掉落褪色,远处不时传来一声尖叫,或是咯咯的诡笑,或是凄凄的痛哭,这是以前犯了错被打入冷宫的妃嫔发出的声音,果然是冷宫该有的样子么?

门咯吱一下被推开,陈琉沁抬眼,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前萧淑妃,萧丞相的嫡女,萧雅,哦,一个被她陈琉沁整入冷宫的人,那萧雅见到陈琉沁,吃吃的笑了,笑得腰都弯了,眼泪都流出来了,她猛的一停,挺直了腰,双手混着泥泞,仔细的抚了抚毛燥的枯发,像以前那风光无限的萧淑妃一样的动作,只是以前的风流仪态,变得怪异不堪,“好姐姐,你也有今天,呵呵呵呵。”

陈琉沁蹙了蹙眉,没有说话,本来她们两个在东宫时就斗得厉害,她是太子妃,而萧雅比她晚进门一月,是侧妃,据说是因为太子新婚后在丞相家做客时,被还未出嫁的丞相千金萧雅一见倾心,死活要嫁,丞相疼女,舍了老脸,只得求了皇上赐婚,也因此陈琉沁看萧雅就不顺眼,新婚不过几天就传出这事儿,不过一个月就有了添堵的新人,而萧雅本就嫉妒陈琉沁占着正位,本就是骄傲的性子,哪儿能不斗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