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些年的爱情,与骄傲无关

第四十三章 夏木

那些年的爱情,与骄傲无关 雨落千晨 3526 2016-03-12 16:29:13

  假期生活总是过得特别快,在沫然还没有感觉的时候,两天就过去了。

在学校里,和林亦澈自然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过每次看到他,沫然总会低头匆匆而过,倒是林亦澈身边的一群跟班,每次看到沫然总会大声喊一句:“嫂子好!”经常把沫然吓一跳,但是也管不住他们,时间长了,沫然也就习以为常了。

林亦澈也会在下课后去找沫然,但沫然总会避免和他说话,有时避不过去了,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比如以下这些情况:

林亦澈:“苏沫然,今天下午放学后跟我一起去吃饭吧!”

苏沫然:“娜娜,你说让我去帮你买个东西是吧!一会儿放学后去啊!”

娜娜(一头雾水):“啥?”

林亦澈:“苏沫然,班里饮水机没水了,你跟我去搬一桶。”

苏沫然:“婷婷,你让我给你讲一道题是吧,这就来。”

婷婷(一脸茫然):“啥?”

撞墙撞的多了,林亦澈也就不再找沫然了,每次看到她,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沫然欠了他几百块钱一样,弄得沫然都心虚了。

自从经历过那天晚上后,和沈子辰的关系变得很奇怪,两个人见了面会很尴尬,就那么不近不远的,比朋友更亲密,比恋人更生疏。

有时沫然也在想,自己和沈子辰究竟算什么?但暗恋中的女孩智商都是负数,所以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倒是亦瑶的一句话点醒了沫然:

“你这样下去就被自己给纠结死了。他既然什么也没有说,你干嘛想那么多,反正你不说,那就只是个玩笑,继续当朋友就好了!”

沫然一拍脑门,对呀!反正自己没直说,就当那是个玩笑吧!

地球是圆的,有缘的人总能遇到。就像沫然和夏木,本来以为不会有机会再见,没想到事情总是这么巧。

这天中午沫然和亦瑶在外面吃饭,听到一阵叫骂声,沫然她们循声一看,是一群女生正追着一个女生打骂。

那个女孩,红色的头发,右耳上的黑色耳钉,沫然不由得张大了嘴:这不是那天那个女生吗?

沫然还在惊讶的时候,那群女生已经把夏木推在了地上,一群人骂骂咧咧的,对夏木拳打脚踢。夏木被迫蹲在那里,依旧是隐忍的,一言不发。牙齿紧咬着下嘴唇,眼中还是那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一场雾,只是紧握着的拳头表现出了她现在的恨意。

亦瑶本以为沫然不会多管闲事,没想到沫然已经站了起来朝着那个方向走去。她在惊讶的同时也跟了上去。

沫然走上前推开那群女生,把夏木护在了身后。那群女生见有人过来,收住了手,恶狠狠地瞪着沫然:

“告诉你,少管闲事啊!跟你没关系,否则,连你一块儿打。”

沫然嗤笑了一声,说:

“你们一群人打我朋友,还不让我管?”

她身后的夏木听到这句话,抬起头,眼中有一些错愕,但随后又低下了头。

“你朋友?就这个婊*子,哈哈,真是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

“嗬,我的朋友至少是人,不像我前面站的这几位,看着人模狗样的,其实,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呢?!”

那群女生明显生气了:“你TMD找打。”

沫然从口袋里拿出刀,大声说:

“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

亦瑶此时也掏出了一把刀,站在了沫然旁边,同时也护住了夏木。

那群女生感觉不对,也不想惹事,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走时还顺便踹了夏木一脚,使夏木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沫然等她们走了以后,扭头对夏木伸出了手,笑着说:“夏木是吧!我叫苏沫然。”

夏木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沫然,也没说话,扭头想走,却被一旁的亦瑶拦住了:

“你叫夏木,真没礼貌,好歹我们帮了你啊!你连个谢谢都不会说?”

“好了亦瑶,没关系的。”

“什么没关系呀!最讨厌这种人啦,自命清高,有本事别让我们帮忙啊!”

沫然拉了拉亦瑶的袖子,示意她别说了,但亦瑶本来就是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也就一下子把自己心里的不满全部说出来了。

“我本来就没让你们帮忙。”

“你......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我说,我本来就没有说让你们帮忙。”

亦瑶一时气急,挥拳就想朝她打过去。被沫然拉住了。

“小一,你放开我,我今天非要教教她礼貌两个字怎么写?!”

“好了,第一次见面,你矜持点。”

“矜持,你看看她,让我怎么矜持?你是怎么认识这人的?还帮她,帮她还不如帮条狗呢!至少狗还会摇摇尾巴。”

“你少说两句吧!”

沫然看了看亦瑶,然后又对夏木说:

“咱们都见过两次了,也算是有缘吧!交个朋友,认识一下不好吗?”

“我不需要朋友,你帮了我两次,我以后会想办法还你的。不过以后再遇到我时,你可以不用管我。我怕欠你太多,我还不起。”

这是夏木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她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夏日中的一眼泉水,让人听的很舒服。

沫然微笑了一下:

“我没说让你还我,你也不需要记得这么清楚。”

“我夏木不喜欢欠别人的。”

这句话说的没错,多年之后,夏木真的还了她,她说:

“苏沫然,自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再不相干。”

夏木说的话应验了,几天后,她们又见面了,只是沫然和亦瑶还是忍不住帮了她。她真的越欠越多,最后还是和她们成了朋友。

那天是星期六,沫然和亦瑶一起出去玩,刚走到沫然家下面的公园,就看到了满身是血的夏木,当时她已经神志不清了,旁边一群看热闹的人,但就是没有人帮忙。这个社会,到处都是冷血动物,很少有人会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吧!

亦瑶看到旁边的人在指指点点的,生气地吼道:

“都看什么看,人都成这样了你们就不会帮帮忙啊!”

随后亦瑶和沫然一起把夏木带到了沫然家。好在沫然父母都去上班;不然把这么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带到家,还真是不好解释呢!

沫然帮夏木处理了一下伤口,让她穿上自己的衣服。夏木身上的伤不重,但是很多,还有一些淤青,好像是很久以前的。沫然看着她,有些惊讶,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可以这样麻木。

夏木在沫然家待了一天,这一天里,她和她们两个也熟了,话也明显多了起来。

当亦瑶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出那个问题时,沫然没有阻止,一是来不及,二是关于她自己的私心,她也很好奇。

这个问题是:

“夏木,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才让那群女生紧追着你不放?”

夏木听到这个问题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是长久的沉默,好久好久,她才幽幽地说了几句话,更恰当的说,是讲了一个故事:

“我抢了她的男朋友。”

夏木也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子,她喜欢那个男生,如同着了魔。尽管那个男生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尽管他并不喜欢她。

谈起她遇到他的经过,也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那个男生和另外的男生打架,她正好在旁边,也可能是无意识的,当那根木棍飞过来时,是那男生挡了一下。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就让夏木记住了那个男生,从此眼中只有他。

沫然看着她,眼神复杂,夏木无所谓的笑笑,问:

“你呢?为什么帮我?”

为什么?其实沫然也不知道,可能是出于同情,也可能是当时她眼中的倔强吸引了自己,她叹了口气,故作无奈地说:

“我心善,想给自己积点儿德,没想到惹了你个麻烦。”

本来就是开玩笑的话,没想到夏木却听了进去:

“是啊,我一直都是个麻烦,所以他们才不要我。”

“我开玩笑的,别当真啊。”

沫然连忙解释道。那个他们是谁,沫然也猜到了,夏木她,很可怜。

一个女孩,从小就被父母抛弃,在别的孩子穿着漂亮的衣服,跟父母撒娇时,她却要努力的生存下去。她没有任何人依靠,便只能靠自己,这个世界的艰辛和冷漠,她很早就明白。

成绩不好,没有父母,从小就要忍受着别人的冷眼,还经常吃不饱饭,换成别人,也许早就活不下去了吧!

沫然觉得夏木不应该被同情,不应该被轻视,因为这个女孩,活出了任何人都没有的精彩。

“我知道啦,看你,吓成这样。”

晚上父母回来了,夏木说要走,却被沫然强行留下来了。她跟父母说夏木是自己的同学,再加上夏木很懂礼貌,父母也很高兴,对夏木特别好,完全把她当作了女儿来看,不对,是比女儿还亲。还说让夏木以后常来玩,这让夏木受宠若惊。

晚上睡觉时,夏木说:

“沫然,我今天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我也没做什么呀!”

“你爸妈真的很好,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家的感觉,还有朋友,这种感觉,很温暖。”

沫然看到夏木眼底的羡慕和一丝黯然,咬了一下下嘴唇,伸出手轻轻抱了抱夏木,在她耳边轻声说: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这里就是你家。”

夏木没有说话,也回抱住了沫然,沫然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颤抖,轻轻拍了拍夏木的背。

午夜2点多时,沫然被一阵极细微的啜泣声惊醒(PS:沫然睡觉比较轻),她并没有动,而是静静地看着声音的来源——夏木。

夏木把身体蜷缩成一团,胳膊环抱着大腿,头趴在胳膊上,此时正在哭。

她此时呈现最无助,最警惕的姿势,如同一只刺猬,用坚硬的刺把自己包裹起来,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沫然觉得很心疼,这样的一个女孩,究竟受了多少苦,才成为这样隐忍的人。她的童年,是不是只是灰暗。

沫然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闭上了眼睛,既然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那就假装不知道吧!让这个女孩能永远像现在一样坚强。

只是沫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性格何时也变了,变得会为别人着想,也学会了忍让。

第二天,夏木又恢复了那个大大咧咧的,会跟沫然和亦瑶打闹的女汉子形象。沫然也把昨天晚上的那件事当成了一段小插曲。

雨落千晨

补更,努力写稿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