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些年的爱情,与骄傲无关

第五十九章 人没变,心变了

那些年的爱情,与骄傲无关 雨落千晨 4362 2016-04-23 00:31:57

  之后不知道是因为心理因素还是因为其他的,沫然见到沈子辰再也不会躲了,但也不会表现的太过亲近,两个人又成为两条平行线,各自向前,再无交点。在无人的时候,沫然还是会想起沈子辰,只是不同于以往,她心里不再有压迫,而是会释然的笑笑,沈子辰,在你没有表示的时候我放弃了你,你心里会不会难过?其实并没有不喜欢,只是没有深爱,或许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既然我们之间没有结果,那不如还是放弃吧!你说我们都不是对方的良配,那就让曾经都消失,你依旧是我爱的那个模样,只是我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心没有那么坚定了而已。

一切想通了之后,沫然退出了文学社,沈子辰依旧是阳光帅气的样子,两个人还是朋友,会在一起玩,也会一起讨论问题,为了一个问题各持己见,争论不休,仿佛又回到了初三初次遇见的时候,好像那天晚上的事从未有过,只是沫然再也不会把一颗心托付给他,那天的事,不管结果怎样,终究成为沫然心里的梅花烙。

亦瑶生日后没过多久就是高二的学业水平测试,沫然这两天一直在加倍努力的学习,她的成绩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在补课时也能跟上林亦澈的思路了。

今天沫然正在补课,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把沫然的思路一下子打乱了,她抱歉的看了看林亦澈,然后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夏木,她接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夏木带着哭腔,甚至还略显尴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沫然,你能过来帮帮我吗?我实在不知道该找谁了。”

夏木那边乱糟糟的,隐隐约约地还能听到叫骂声,沫然皱了皱眉,问:

“你在哪儿?”

“我,我在金旗百货。”

“好,你等一下,我十分钟后到。”

放下手机,沫然跟林亦澈说:

“抱歉,有点儿事,今天要不先到这儿吧?”

林亦澈看了看沫然,毋庸置疑的说:

“我跟你一起去。”

沫然摇了摇头,不知道夏木究竟出了什么事,如果林亦澈去了可能会有点儿尴尬:

“不用了,怕不方便,如果有事的话我会叫你。”

林亦澈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有事找我。”

“嗯。”

沫然没有多说,套上一件外套就出去了。

到了金旗百货,沫然给夏木打了个电话,可出乎意料的是,接电话的并不是夏木,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有点儿故作娇嫩,根本听不出真实年龄,只是语气特别凶,沫然虽然惊讶,但还是快速的说明了她的来意,然后根据那个人的指引来到了值班室。

值班室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人,本来就不大的房间显得更加拥挤,沫然到后,挤开人群,看到了狼狈不堪的夏木。夏木被几个人围着,身上的衣服乱哄哄的,大概是被人推揉过,再加上她凌乱的头发,此时她抬眼看了一下沫然,随后又迅速地低下了头,看着她红肿的眼眶,沫然眯了眯眼,衣袖下的手握成了拳头,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聚集到房子中间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身上,这个女人好像是这里的头儿,沫然对她说:

“不知道我朋友是犯了什么错,你们就要这么对她!”

那个女人看了看沫然,嘲讽道:

“你就是她的朋友?原来是一个小孩儿呀!你有钱吗?”

“你不先说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给你钱?”

“发生了什么?你问她呀!TMD整个一婊子养的贱货,偷东西都偷到我这儿来了,也不打听打听我红姐是不是好欺负的,我告诉你,这事儿你不给我解决了,我把她给弄成残废你信不信?”

嗬,红姐,这名字就跟开那什么的一样!沫然嘴角抽了抽,笑了一下:

“信,干嘛不信?不过红姐,你用什么证明东西是我朋友偷的?你是看见了还是找到证据了?啊?!”

“还用看?这个女的从一进来就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没安好心,她刚离开那个柜台东西就丢了,不是她偷的是谁偷的。”

“也就是空口无凭咯!红姐,你不能光凭自己怀疑就随便冤枉人吧!那我说我掉了钱,就一定是离我近的人偷的了?没有证据的事也敢随便乱说,红姐你可真是够牛了啊!”

声音冰冷至极,饶是那个自称为红姐的女人都感觉到了那股冷意,哆嗦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一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一样的人给吓唬到了,她警惕的看了看沫然,骂道:

“你找死是吧!没有证据?在这儿,我就是证据,我不想跟你个毛还没长全的小屁孩说那么多,你看看现在是怎么办?赔钱还是报警?”

“好好的报什么警呀!大家有话都好好说呗!”

“不想报警就赶快掏钱!”

沫然冷笑了一下,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诶哟,谈钱多伤感情呀!你说是吧!”

那个女人似乎被沫然气着了,额头上青筋都爆出来了:

“不谈钱谈什么?我这么大的损失谁给我赔?”

“那请问你都损失了什么?我得看看我能不能赔的起呀!”

“她,偷了我两部手机,一条手链,还砸坏了我两个柜台,你自己看看要赔多少?”

沫然右眼皮跳了一下,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不会要破财免灾吧!这么多,让她怎么赔?

沫然可不想报警,虽然她知道东西不是夏木偷的,但一个女生被人送进派出所,这种事听起来也不是那么好。沫然看了看夏木,她现在面无表情,仿佛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只是蜷缩着身体蹲在那里,让人心疼。

“那你看最少要多少钱?”

“两部手机,一条手链再加上她砸坏的两个柜台,最低也得四千!”

“四千?!您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呀!我们只是学生,就算你把我们卖了也凑不够这么多钱呀!”

“凑不够?我告诉你,四千已经是最低的了,我还没有让你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呢!而且我还得找人修柜台,你以为那么容易就修好了?这两天的营业额都泡汤了你知不知道?”

“那红姐,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朋友,把她打成这样,这个医药费怎么算,你要精神损失费,我朋友不也得要?”

“你——”中年女人被沫然说的哑口无言,沉思了一会儿后,咬了咬牙:

“就当我倒霉,三千,不能再少了。”

看红姐也是一副咬定了不松口的样子,沫然皱了皱眉:

“那好,你等一下。”

沫然看了看自己的钱包,数了数,里面只有八百块钱,还差一些,也不能跟自己父母要,她想了想,刚想给亦瑶打电话,结果夏木一把拉住了她,冲她摇了摇头,沫然心一沉,犹豫了半天,还是把电话打给了林亦澈,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传来林亦澈略微沙哑的声音,沫然一愣,今天补课的时候没注意,林亦澈好像很累的样子,自己是不是太麻烦他了?沫然这边还在愣神,林亦澈又问了一遍:

“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

“没什么,就是,那个,你能不能借我点儿钱?”

听到要借钱,林亦澈第一反应是沫然出事了,赶快问:

“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现在不方便吗?”

沫然回答没事,林亦澈也舒了一口气:

“不是,要多少?”

“可能有点儿多,我实在是没有那么多钱!”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金旗百货里面的保安室里。”

“保安室?你怎么去那儿了?难道把人东西砸了?”

“那倒不是,不过也差不多,诶呀算了,你先过来吧,来了我再跟你说。”

“好,等我二十分钟。”

沫然向自己求助,林亦澈也来不及想太多,他拿起钱包就跑了出去,一路上紧赶慢赶,还是在十分钟内就赶到了金旗百货。

那个画妆画的的特别妖(feng)娆(sao)的女人看到有一个帅气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脸上那副凶恶的表情一收,立刻换上了一副笑容,那个小表情换的,让沫然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林亦澈皱了皱眉,根本没有看那个女人,而是直接走到沫然身边,揽住了沫然的肩膀,笑了笑,低头轻声问:

“怎么了?”

沫然一记眼刀飞过去,嫌弃的看了看林亦澈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要不是这会儿这么多人在,她估计会把他的手掰断:

“不小心把她家柜台砸了,她要钱嘞!”

林亦澈无视沫然凶恶的眼神,笑得更加放肆了:

“不小心,这个不小心还真是厉害呀!”

“少废话,叫你来不是让你看热闹的。”

“拜托,这次是你求我,能不能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啊!”

沫然“哼”了一声:“你爱帮不帮!”

林亦澈无奈地勾了勾嘴角:

“得,算我倒霉。”

那个女人看着两个人这么“亲密”,脸上的笑容都有点儿挂不住了,她瞪了沫然一眼,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既然人都来了,该赔钱了吧!”

林亦澈看了她一眼,问沫然:

“这个大婶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她瞪沫然的样子可是被自己看到了,敢瞪自己的女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给她点儿颜色看看,她还不知道她几斤几两了。

沫然翻了个白眼,无语了,这大婶刚才在那儿晃荡了半天,他竟然没看见,不对,人家哪里是大婶了?装的,这货绝对是装的:

“想不到你魅力还这么大呀!连大婶都不放过。”

林亦澈一口血差点儿没吐出来,但这么多人看着,他得淡定,所以他阴森森的笑了笑,手捏了一下沫然的肩膀:

“大婶,我们给你钱,你是不是也要赔偿一下我这位朋友,先不说发生了什么,你随便打人可不对呀,更何况这还是未成年人,你说这算不算违法,万一报了警,是不是还要刑事拘留呀!恩?”

那个女人这会儿脸都红了,她在那儿站了半天,结果这个男的根本没看见自己,一开口还这么犀利,竟然叫自己大婶,她有那么老吗?这么多人看着,让自己情何以堪,本来要他们的钱就不多,被他这么一说,难道自己还要倒贴不成?这么想着,刚才对林亦澈那一点儿小心思全都变成了恨意,她咬牙切齿地说:

“你叫谁大婶呢?瞪大你的眼看看,我有那么老吗?”

林亦澈装出一副特别认真的样子,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那个女人一遍,然后又特别认真的点了点头:

“恩。有。”

沫然一口气没憋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那个女的脸更黑了,手指着沫然吼道:

“笑什么笑!拿钱,不然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得,这下惨了,拿不出钱来还把人给惹急了,沫然看了看林亦澈,郁闷的撇了撇嘴,结果林亦澈似乎并没有把那个女的放在眼中,淡定地开口:

“阿姨,咱们还没商量清楚应该怎么掏这个钱呢!你看看我们应该赔多少?”

“我要你们三千已经是最少的了,你总不能让我自己掏这个钱吧!”

“是吗?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报警吧!就说金旗百货的老板殴打未成年人,还污蔑她偷窃。”

林亦澈说着,作势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那个女的一看也急了,连忙拦住林亦澈:

“别别别,我怕了你了行不行,这样吧,两千五,行不行?”

林亦澈没理会,继续打电话,眼看就要拨出去了,那个女的喊了句:

“两千,两千,真的不能再少了。”

林亦澈勾了勾唇,这才把手机装回口袋,这个女的欺软怕硬,如果他的态度不强硬一点儿,那她绝对不会妥协,更何况开着这么大一家百货商店,自然是要注意影响,他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会有这个效果。

此时那个女的已经满头是汗了,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精明?这要再来几次,自己这个商店可是不用开了,只能卷铺盖回家了。其实她也不清楚是不是夏木偷了东西,她当时是想着东西掉了,要找一个替罪羊,没想到自己打错了算盘,竟然算计到了这么一个人身上,这可真是自讨苦吃了。现在好了,钱没要到,还损失了一张柜台(两千块钱估计连那一张柜台都弄不好),自己这两天点儿就那么背?

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当然是林亦澈掏的钱),三个人一起走了出来,夏木依旧是低着头不说话,沫然站在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咬着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女生之间的事,林亦澈自然是不好参与,所以他很自觉地站到了一旁,不过对于沫然这个奇怪的朋友,林亦澈其实是有些好奇的,他总感觉今天晚上的事夏木脱不了干系,但夏木好像瞒着什么,自己猜不透。有了这么一丝疑惑,林亦澈看夏木的眼神多了一些审视,但他还是把脸扭到了一边,敛下了自己的神情。

雨落千晨

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博:雨落千晨S,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给我发私信,也可以在底下评论,感觉我的评论区都发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