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些年的爱情,与骄傲无关

第九十六章 生死未卜

那些年的爱情,与骄傲无关 雨落千晨 2966 2016-08-15 17:37:03

  “怎么样了?”

“还在手术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沫然急匆匆地跑到医院,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今天一天,她来了医院两次,一次是为了探望病人,而另一次,自己最好的朋友就在里面,生死未卜,而自己,束手无策。

沫然没有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竟然成为了亦瑶的催命符。她也想不到,两个人见得最后一面,说的最后一番话,竟然是绝交。

心痛吗?心痛。后悔吗?后悔!真的后悔了,老天爷,我求求你,我苏沫然愿意用毕生的运气担保,求你,让林亦瑶活下来,只要活下来就好,让我做什么都行。

沫然恨吗?她恨,她恨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她恨沈子辰,她恨自己。

林亦澈看着沫然在自己面前毫无节制的嚎啕大哭,心如刀绞。他走上前去,揉了揉沫然的脑袋,声音有些沙哑:

“没事,一定会好的。亦瑶她吉人自有天相,哪有那么容易死!”

“林亦澈,都怪我,我不该和她吵架的,都怪我!呜呜~~~”

一声声的哀哭,如同小兽呜咽,感觉到沫然的眼泪浸湿自己的衣服,林亦澈却只能一下一下的安抚她:

“不怪你,会好的,都会好的。”

林亦澈一直陪着自己,沫然哭了一会儿,情绪也慢慢平复了,她站起身,揉了揉眼睛,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手术室的门,上面“手术中”三个字闪着幽幽的绿光,在这种平静的气氛下,显得分外诡异。

“亦瑶呢?亦瑶在哪儿?怎么样了?”

亦瑶的父母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接到电话时,他们正在上班,路上还遇到堵车,两人此时已经心急如焚?

“还在手术。”

是林亦澈的声音。

“医生怎么说?”

“送来的有点儿晚,他们会尽全力,只是,可能不容易。”

亦瑶妈妈听到这儿,已经瘫坐在地上,她爸爸还算平静,一张脸上却已是老泪纵横。

本来瘫坐在地上的亦瑶妈妈突然情绪激动起来,她一把扯过呆愣在一旁的沫然,拳打脚踢起来,嘴里还念叨着:

“都是你,你这个祸害,亦瑶要不是去找你,怎么会出了这种事,我可怜的女儿啊!”

没错,是怪自己,亦瑶是在和自己说完话以后才出的事,当时她精神恍惚,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才会出了车祸,如果自己没有说那些话,她也就不会出事了!苏沫然,你可真是罪孽深重。。。

突生此变故,林亦澈和亦瑶爸爸都愣住了,反应过来后立刻去拉开两人,亦瑶爸爸拉住亦瑶妈妈,不让她再靠近,林亦澈把沫然护在怀里,用背部抵挡着亦瑶妈妈的击打,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亦瑶妈妈平时一个看起来雍容华贵的优雅妇人,打起人来却也是丝毫不手软,拳头落在林亦澈的后背,林亦澈也只是轻轻皱眉,看着怀里呆若木鸡的沫然,轻声问道:

“怎么样了?”

沫然摇了摇头,一张脸上没有一丝神采:

“本来就是我的错,让她打吧!我也好受些。”

林亦澈伸手抚上沫然脸上的泪痕,向后大声喊道:

“够了!亦瑶还没醒,你们这样有意思吗?”

或许是这一声起了作用,亦瑶妈妈停住了身体,捂着脸哭了起来,林亦澈看着狼狈的沫然,伸手将她扶起来,顺了顺她凌乱的头发:

“对不起!”

沫然挣脱林亦澈的搀扶,径直走到手术室门口,目光呆滞,看着她微微耸动的双肩,林亦澈知道,她又哭了。

等待的过程是如此漫长,过了好久好久,手术室上方的字样才变红:手术结束了。随着“叮——”的一声,手术室门开了,众人全部围上去,一双双眼睛看着医生。

“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我们都是。”

“手术成功,病人已经脱离危险,只是——”

众人还来不及高兴,心就随着医生的话提到了嗓子眼里。

“只是什么?”

“病人的头部受到猛烈撞击,伤到了脑部组织,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怎么会这样?医生,我女儿还小,她还有大把的时间没过,她不能这样啊!”

“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家属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医生看了看他们,然后径直离去,林亦澈看了看沫然,拉住她的手:

“没事了,亦瑶没死,没事了。”

沫然呆滞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丝光彩,她看向林亦澈,眸子慢慢有了焦点,然后,林亦澈看到,她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淡淡的,开心的笑容!

几个人又等了一会儿,带着呼吸机,脸色苍白的亦瑶就被推了出来,沫然想过去,却被亦瑶妈妈拦住:

“你给我滚,不需要你假好心!”

看着一米以外毫无生机的亦瑶,沫然的手无力的垂下,这一米,成为了两人之间不可跨越的距离!

林亦澈拉了拉沫然的手,点了点头:

“没事的,姑姑只是一时气愤,过会儿就好了!这是钥匙,你去家里把亦瑶的衣物整理一下再过来!顺便把自己收拾一下,脏死了!”

沫然抹了把眼泪,点了点头:

“好!”

沫然抬头看着亦瑶离开,才递给了林亦澈一个安抚的笑容,转身走了!林亦澈自然也看懂了那个笑容的含义,笑了笑,目视着她娇小的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这才去了亦瑶所在的病房。

由于身上全是灰尘,狼狈不堪的沫然走在街上自然引发了不少的回头率,只是她的心根本不在这上面,也就没有注意。

先回了自己家换了身衣服,随后拿着林亦澈给的钥匙,沫然很顺利的进入了亦瑶家,在亦瑶的房间里翻找着,沫然却发现了一个令她震惊的秘密!

顾不得多想,收拾好亦瑶的东西后,沫然练了会儿基本功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往医院走去。

“阿姨,我来把亦瑶的东西送过来。”

“你出去,不许踏入这个病房一步!”

“阿姨,我求你了,让我进去看亦瑶一眼吧!就一眼!”

“我让你走你听不见啊!我不想再看见你!”

“阿姨,我求你了,就一眼!”

随着“扑通——”一声,沫然跪在了地上,通红的眼中有着异常的坚定神色:

“阿姨,我从来不给任何人下跪,今天是唯一一次,我求你!”

亦瑶妈妈,那个泪流满面的妇人,那个一向温柔地笑着看着她的阿姨,此时却格外心狠,她关上了病房门,将沫然与病房内的景物彻底隔绝:

“你不用再来了!”

**

亦瑶的东西整整齐齐地放在一旁,沫然的双腿已经酸痛,但她还是跪在那里,上身挺直,目光坚定。林亦澈从住院部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幕,他赶快跑了过来:

“沫然,苏沫然,站起来。”

沫然摇了摇头:

“我说过会跪在这儿,除非他们让我进去。”

“跪了多久了?”

林亦澈看着沫然略显疲惫的脸,心痛了一下,他并没有听到回答,但看着沫然坚定的目光,他知道,自己劝不动她了,只好拿起一旁的衣物,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她只是想看亦瑶一眼,为什么不让?”

“如果不是她,亦瑶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她的错吗?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不管是不是她的错,反正,她不能踏入病房一步。”

“姑姑。”

“你出去!”

林亦澈看着亦瑶妈妈,眼中已经有了愤怒的情绪,他吸了口气,转身走出了病房。

“对不起,你先起来吧!”

看着林亦澈满含歉意的双眼,沫然知道,他已经尽力了,所以她感激的看了看林亦澈,摇了摇头:

“跟你无关,我不起,你不用管我。”

“苏沫然,你别任性好不好,起来。”

没有得到沫然的回应,林亦澈皱了皱眉,直接把她拽了起来,拉到椅子上:

“坐下。”

沫然看了林亦澈一眼,忍着膝盖处的酸痛,走到房门前,又跪了下来。林亦澈真是又气又无奈,拗不过苏沫然,他只好站在她身旁,看着她,皱了皱眉,然后在她身边,慢慢的跪了下来。

沫然惊讶的看着他,愣了好长时间,才开口:

“你,没必要这样。”

“有必要,只要是你,都有必要。”

病房门开了,亦瑶爸爸站在门口,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看着沫然和林亦澈,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她妈妈只是太激动了,这不是你的错,起来吧!这两天不要来,等她气消了就好了。”

说完,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并没有关门,所以,沫然清楚地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的亦瑶,她笑了笑,两行清泪流了出来。亦瑶的爸爸是生了恻隐之心了吧!所以,沫然很感谢他,能看到亦瑶,真的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